搜索

2020年开局这么难,Bilibili美团百度携程怎么看?

经纬创投 · 2020-06-17
疫情中的危与机。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经纬创投”(ID:matrixpartnerschina),作者:经纬创投主页君,36氪经授权发布。

在受疫情重创的2020年第一季度,中国互联网整体发展良好,二级市场反应了这一趋势——电商、社交、游戏类公司都公布了不错的业绩,但O2O、OTA等公司则受影响颇大。

Bilibili和腾讯一样,都受益于疫情,Bilibili从2019年开始的“破圈”举措,成功扭转了小众的公众印象,随着B站跨年晚会和《后浪》公益影片,成功覆盖了从15到35岁的主流用户群,这极大扩展了Bilibili的影响力和商业价值。

但美团和携程这样的服务型公司则喜忧参半。疫情导致餐饮、旅游、商旅等业务暂停,极大影响了美团和携程的收入与利润。这也令美团和携程的一些业务板块在今年的增长将为负数,特别是携程的国际板块,订单量在一季度几乎为零。携程也觉察到了危险,梁建章带着携程管理层亲自出马直播带货,以期带动核心收入来源——高星酒店的销售。

不过“危”中也有“机”。疫情令很多品牌型的高端餐厅开始触网,他们以前却排斥外卖这种形式。消费者不仅仅在美团上订餐,他们开始购买从卫生纸到蔬菜水果等各种商品,这套配送网络令美团有望成为面向中国老龄化趋势的基础设施。而在受影响很大的线下旅行社方面,携程作为OTA将进一步提升市占率。

疫情之后,中国互联网行业会出现什么结构性改变?有哪些改变会是长期或永久性的?

与炒股无关,带着这些问题,我们选择了代表中国互联网的二级市场公司,这些公司管理层对过去和未来自己业务的判断与回答,对我们了解商业世界的全局有一定作用。上一篇我们分析了阿里、腾讯、京东、拼多多

我们在本篇中为大家带来Bilibili、美团、百度、携程的财报电话会议精华,诸位CEO、CFO或是COO基于自身视角,对疫情期间本公司面临的危与机,和互联网行业因疫情产生的结构性改变,有很好的解释。以下:

 Bilibili:疫情不是增长的主要动力 

野村证券分析师Jialong Shi:第一季度的MAU增速非常快,这个增长有多少是由疫情驱动的?有多少是自身带来的增长?另外,一季度获取的新用户、用户的活跃度、平均时长以及留存率是怎样的?

Bilibili CEO陈睿:我们用户增长的主要原因其实是两个:一是优质的内容供给和扎实的内容生态,这是我们过去十年持续建设的;二是我们一直不断扩大我们品牌的影响力,以及我们更积极地进行用户获取。这些和疫情没有关系,疫情的确加速了我们的用户增长和用户活跃度,但它不是主要原因。

关于新用户,其实和过去几个季度没有太大差别,仍然是以年轻人为主。新用户的平均年龄是20岁左右,来源超过50%是三线以及三线以下城市。我们MAU增长70%,DAU增长也是69%。同时,用户的使用时长增加了10分钟达到87分钟。而且,我们的视频播放数也超过了10亿,达到11亿。

从这些数据我们可以看到,虽然我们的用户增加幅度巨大,但是活跃度和粘度是没有改变的,甚至还有提升。从用户的留存率来看,我们第一季度正式会员的留存率也比以前高,百分之八十多。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数字,是在我们的MAU增长70%的情况下,我们的月付费用户增长了172%。这其实也说明了,我们的用户增长其实是以质量为主的。

美银美林分析师Lei Zhang:在这个时间点,你们对非游戏业务商业化进展有什么新想法?怎么看待非游戏业务的增长,比如广告和直播这两大块,哪一方面的潜力更大些?

陈睿:从最早上市前的路演开始直到现在,我们对于非游戏业务的描述一直没怎么变过。我认为,直播是我们平台的一种能力,它是基于我们的内容生态的。我们的用户喜爱一些专业出品的内容,比如动画片、纪录片,所以我们也会持续地向他们提供优质的内容,从中收取我们服务的费用。

其实直到现在,如果让我来说我们对非游戏业务的思路和计划的话,我们的做法一直是,利用PUGV(Professional User Generated Video)获得了巨大的、年轻的、忠诚的、高活跃度的用户群。同时,我们提供给他们高质量的直播、专业内容和服务,让他们乐于在这里消费。

我对增值服务、直播和广告业务感到很乐观,在未来两三年,他们会持续高速增长的,而我说的高速增长,指的是成倍增长。而且,我也并没有将我们的商业化称作是“变现”,因为商业化本质上是提供给用户更高质量的服务,而这个过程是有利于我们的用户体验和内容生态的,越到后面,越能体现出这个模式的强劲。

China Renaissance Securities 分析师Zhangxiang Liu:对未来营销投放策略的思考是怎样的?

CFO樊欣:用户增长仍然是今年业务的第一要务,而这也是我们变现进程的基石。看相关数字的话,营销费用的主要部分是渠道推广如App Store(应用商店)的渠道、推送广告渠道、品牌建设相关活动以及销售人员激励费用等。如果跟第四季度的数字相比较的话,主要是渠道推广和品牌活动。

而用户的增长也带来营收的增长。你们会发现,杠杆效应依旧存在,营收在第一季度增长了69%,而毛利润涨了180%。我们只需进一步加快我们的变现步伐,以提高我们投资的回报。

目前,我们在注资之后有超过一百亿人民币的现金存量,而所有战略股东对用户增长策略都大力支持。总体来说,第一季度我们仍然进一步实现正的运营现金流,大约是2亿人民币。因此,公司的财务状况是非常健康的。

COO李旎:2020年增长是核心目标,2019年我们已经在考虑如何让消费者和用户对我们有统一的认知,这确实可以快速地破除相应的认知壁垒,B站不只是聚焦在几个垂直标签。2019年下半年我们尝试了很多独立事件,包括跨年晚会、《后浪》公益片等等,这些都是我们破圈的尝试。我们还会对vlog等品类持续投入,让用户认可B站内容生态的价值。从Q1的数据可以看到,我们在15岁-35岁用户中的渗透率明显提升。

高盛分析师Zhi Yi Chen:从第二季度往后,在可能复工和返校的背景下,您对之后游戏业务的收入展望如何?索尼作为新的战略投资人,在游戏业务方面合作的前景如何?

陈睿:我们现在有超过30款代理的游戏储备,其中8款已经拿到版号了。而且,目前我们的储备中,是以高质量的国产游戏为主,优质进口游戏为辅。所以,我们整个产品线还是比较健康的。

接下来,我们会从极具优势的一些二次元领域向高口碑领域作进一步的扩展。我也认为这一扩展正如我们在视频内容方面的扩张一样,也会取得好成绩。

其实在这次投资之前,我们跟索尼(Sony)就一直保持着游戏和动画方面的合作。所以未来,无论是在游戏方面,还是在动画方面,包括影视、音乐等等领域都可能有更多的合作,以满足B站用户文化、娱乐、消费的需求。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Chun Man Poon:在很多不同的平台,都可以让up主上传内容,他们也提供很多的奖金的激励,请问管理层怎么看这些up主的留存,以及他们在其他平台也上传内容这件事?

陈睿:根据我们财报公布的数据,越来越多的新up主在更快地成长,我们1万粉丝以上的up主的增长速度越来越快。在我看来,B站真正的竞争力不仅仅是我们有很多优秀的up主,同时也是我们在不断发展出更多的优秀up主。

有别的平台来挖我们的up主,这在过去十年以来也是常态。但是,为什么我们的up主一直能够留下来,还能继续成长呢?我认为,这就需要真正做到以内容品质优先,并尊重内容创作者,真正地以创作优先。越是优质的内容创作者,越能体会到B站的好。当然,我们也会给他们激励,我们会让他们出名,给他们更多赚钱的机会。但是我觉得,第一点才是大前提。

美团:低线城市的消费复苏领先于高线城市 

美银美林分析师Eddie Leung:尽管有疫情,但第一季度的表现还是不错的。我想问,第二季度看到了什么趋势?特别是,美团是否看到重返工作岗位的人们平均订单价值有所下降?

CFO陈少晖:对于第一季度的订单量,结果要好于我们最初的预期。首先,我们在1月的前20天保持了良好的增长势头,GTV和收入同比增长超过30%。其次,得益于中国对疫情的有效遏制,三月份送餐业务规模迅速恢复。2月20日的订单量不到疫情前水平的30%,3月底我们达到了约75%。

在供给端,截至3月底,活跃的外卖食品店家的数量,超过了疫情前水平的90%。截至4月下旬,已完全恢复。尤其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平台上的品牌和高品质餐厅的数量持续增加,这使我们能够进一步扩展我们的高价位餐厅选择。到目前为止,仍有一定数量的商家尚未恢复营业,尤其是一些独立和小型餐馆。

在需求端,第二季度的外卖每日订单量继续逐渐恢复。我们看到,人们通常无法在家烹饪的火锅、面包等类别的需求正在快速恢复,午餐和下午茶的消费回升速度超过晚餐和夜宵的回升速度,而工作场所订单的恢复速度继续高于周末订单。一般而言,低线城市的消费复苏领先于高线城市。

在5月11日那周,每日订单量恢复到了到疫情前水平的90%左右。如果可以在6月取消限制,我们预计食品配送业务的订单量增长将在第二季度实现同比增长。

盈利能力方面,我们预计2020年营业利润率将面临压力,货币化率将继续受到商家支持计划的影响,用户补贴已经再次提高,以进一步推动消费信心。另外,进一步推动订单量的恢复,并为我们的商人提供必要的支持,将是我们在2020年送餐业务的重点,而不是短期盈利能力。

高盛分析师Ronald Keung: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疫情会带来哪些结构性变化?

王兴:首先,越来越多的品牌和连锁餐厅加快了向在线渠道的迁移,这对我们有好处。中小型餐厅也在努力改善其在线运营,提高其服务质量,他们正在与我们更加紧密地合作以提供食物,因为这是疫情期间的主要收入来源。所以在供应端这些改进是非常好的。

在需求方面,更多的消费者意识到在疫情期间,送餐平台可以提供的便利选择。因此,他们倾向于在更多样化的消费场景中选择外送,不仅是快餐,有时甚至是非常正式的晚餐。消费者愿意为更高质量的物品付款并下达高额订单。

此外,在疫情期间,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开始在我们的平台上订购非食品类别,他们使用我们的平台购买几乎所有东西,药品、鲜花和其他任何东西。在优化价格和需求方面的同时,我们的送餐服务将成为面向中国老年人口的基础设施服务,并且从长远来看,我们还有足够的增长空间。

因此,尽管由于疫情造成了短期挫折,但我们将继续朝着2025年每天达到1亿订单和长期实现每张订单1元人民币营业利润的目标。

JPMorgan分析师Alex Yao:疫情将如何影响中长期的货币化趋势?

陈少晖:疫情期间我们启动了一系列商家计划,例如佣金返利、补贴和免费流量等,这降低了我们在第一季度的货币化率,并给Q2带来压力。我们新增加了一些品牌餐厅,短期内会适度降低食品配送业务的平均货币化率,但从长远来看,我们相信较高质量的餐厅将使我们有更多的潜力从高价订单中获利,我们认为这将抵消对货币化率的负面影响。

此外,在疫情期间,餐厅通常会减少营销预算,第一季度广告收入占GTV的百分比环比下降,短期内进一步降低了货币化率。

Jefferies分析师Thomas Chong:一般来说,店内业务的复苏是不是会弱于到家业务?您是否看到第二季度到店的某些垂直行业的复苏加速了?

陈少晖:是的没错,店内市场的恢复要比食品外卖市场慢得多。不同的服务类别正在经历不同的恢复速度。对于店内用餐,我们平台上的交易数量已从3月底的约45%恢复到5月11日那一周疫情前水平的约80%。

但是,由于正式餐点或聚会还未恢复,所以店内用餐的平均订单价值同比显著下降,远远落后于快餐或便餐的恢复。对于其他店内服务,我们平台上的交易数量已从3月底的约30%恢复到5月11日当周疫情前水平的约60%。其他可能涉及大量人员的垂直行业,恢复的速度也要慢得多。

我们继续注意到店内商家的经营压力。一般而言,我们店内服务的商家仅保留约3个月的净营运资金。如果恢复持续缓慢,他们很可能在第二季度末或第三季度初倒闭。

对于2020年第二季度,我们预计店内业务的复苏依然有瓶颈。要完全重建那些受影响大的类别的消费信心和供给,将花费相对长的时间。在第一季度,基于店内交易的佣金收入和CPC收入分别同比下降了50%和40%以上,这与交易量的下降保持一致。同时,由于订阅服务的合同续订,可能会受到未来几个月内许多商家倒闭的负面影响,我们预计第二季度店内业务的收入增长仍将为负数。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Gary Yu:对于酒店预订业务,不同类型城市和酒店类型的恢复速度有什么不同,以及您对今年全年预测的看法?

陈少晖:截至3月下旬,客房间夜量是疫情前水平的50%,在5月11日那周,它逐渐恢复到疫情前水平的70%。

我们观察到了经济复苏的几种趋势。首先,当地住宿的恢复速度要比跨城市旅行快得多。我们在所有城市中都有较大的年轻用户,他们对本地住宿的需求也更多。截至3月底,我们在本地住宿方面的客房间夜量已实现同比正增长,而跨城市仍减少了40%以上。

其次,由于更早取消了封城措施,低线城市的酒店总体上恢复较好。

第三,舒适的三星级和四星级酒店具有更好的恢复能力,因为它们具有更好的灵活性,可以提供有吸引力的价格和优质的服务,以满足我们消费者的广泛需求。第四,公司削减了商务旅行的预算并采用了视频会议工具,这导致商务型酒店订单恢复较慢。

在五一假期期间,国内客房间夜量的反弹速度比我们最初预期的要快,并且一些高线城市在假期前取消了旅行限制。但是,五一假期过后,国内客房间夜量立即下降。

总体而言,我们对全年酒店业务的复苏持保守态度,恢复将需要更长时间。我们预计酒店预订业务的数量和收入增长在第二季度将继续为负数,甚至在2020年全年都将为负数。

瑞士信贷分析师Kenneth Fong:鉴于今年一季度运营性现金流流出,以及业务恢复方面的挑战,您今年是否会调整投资预算?

王兴:从长远的角度来看,我们不会因为短期因疫情造成的挑战而减少对长期增长的投资。除了共享单车外,我们今年还将增加对我们认为有重要战略价值领域的投资。

由于美团点评的需求潜力已在疫情中得到进一步证明,我们将进一步投资以更好地利用送货网络,使商家更加多样化。对于自营的美团杂货业务(即美团买菜),我们将投资扩大地理覆盖范围,以覆盖更多城市并改善我们的供应链能力,并在关联更多不同的业务模式。

此外,对于我们新的B2B食品分销业务,我们将继续投资以改善供应链和综合服务能力,旨在更好地为高品质的商家提供服务,增加其粘性提升ARPU。对于我们的RMS(SaaS餐厅管理系统),我们将进一步投资于研发,以改善我们的产品并优化业务研发团队的覆盖范围。

我同意存在挑战,但我不认为新冠疫情会成为世界末日,因此我们将继续投资和建设。

百度:医疗保健广告占比在疫情影响下已下降到不足10% 

花旗银行分析师Alicia Yap:百度如何进一步利用移动应用流量的优势,在未来做更多货币化?在投资优先级方面,您在AI、DuerOS、Apollo和今年的核心搜索技术上投入的预算是多少?

EVP沈抖:百度的CPM从去年第二季度到第四季度持续改善,但这一趋势在一季度被疫情暂时打乱了,但如今趋势又回来了,CPM不断提高。我们有机会通过双引擎策略Feed,为用户提供更好的体验。因此,所有的经验都依赖于我们构建的基块,例如百家号,智能小程序和Managed Page。

CFO余正钧:从根本上讲,如果退后一步来看,我们过去非常依赖浏览器搜索。现在,当我们进入AI时,我们可以将流量转移到百度App中。百度应用程序内的利润率更高,我们的流量在百度应用程序中的增长速度,快于整体搜索流量和浏览器等,因此进入百度应用程序的那部分流量,将有助于提高CPM(每千次展示费用),也有助于提高收入。

关于百度的投资重点,我们将分为两部分,一是移动生态系统,在这里非常关注ROI驱动的参数。当我们查看应用程序内(例如应用程序安装、市场推广)时,我们会根据投资回报率来衡量产品。过去一年里,随着移动生态系统变得越来越强,我们在减少营销费用的同时,用户在不断增加。因此,这部分是由ROI驱动的。另一部分是AI业务,这个计划在于先获得更高的毛利率,第二步是试图使整个业务盈利,我们专注于如何增加收入,同时努力使利润率达到正数。

美银美林分析师Eddie Leung:对于百度移动生态系统,请问对竞争怎么看?例如,我们听说您的一些竞争对手正在考虑进行搜索,一些短视频网站今年将增加广告获利。您是否可以谈谈其潜在影响以及您如何应对?

沈抖:让我们先谈谈搜索部分。实际上,正如我们提到的,搜索已经从传统的浏览器搜索演变为应用内搜索。随着百度App在用户端流量方面的增长,已经为绝大多数此类移动端应用做出了贡献,这使得百度越来越少地依赖于流量获取,这与竞争对手形成了对比,它们仍依赖于流量获取。

百度之所以能够实现这一目标,是因为我们正在为移动生态系统构建三个支柱——为了用户体验的设施、与用户的深入互动、内容提供商和客户。我们有60%的每日活动用户登录了百度应用程序,对于搜索业务而言,这是惊人的。因此,搜索体验不仅与搜索有关。它实际上是关于整个生态系统的。

对于其他竞争对手而言,很明显,无论是短视频还是其他方式,访问量都在增长。因此,我们必须承认这对我们是一个挑战。但实际上,我们正在努力的不仅是通过百度应用程序和我们正在开发的视频应用程序来扩大用户群,我们还有巨大的潜力可以提高我们产品的获利能力。例如我们拥有托管页(Managed Page),它已经显示出可以有效提高客户的营销投资回报率。我们还有更多已经看到贡献的功能。

考虑到我们在浏览器搜索市场的规模,尝试与百度竞争的人们,尽管可以获得市场份额和收入,但他们却没有获得市场份额和盈利能力。当市场谈及竞争对手,主要假设是他们的用户行为也基于某种意图(intent-based)。如果您去看使用百度App的人,我们的用户就会有这种行为。但对于社交娱乐等其他类型的应用程序,要构建这种意图非常困难。

我们可以去分发医疗保健行业长达1小时的直播,但如果您正在观看15秒的娱乐视频,怎么可能突然坐在那里去看1小时的医疗专家说话,或者去关注您的朋友?因此,尝试建立意图时,确实改变了应用程序的活跃度。当用户正在准备搜索时,它可能不适用于其他类型的行为(比如短视频)。

对于短视频,再一次强调,我们的重点不是内容的格式,而是真正的主题性。因此,百度的强项是,例如专注于为医疗保健行业打造一个垂直的好地方,或者建立一个储存知识和信息的好地方。

在插入短片很有意义的地方,就像插入直播、文本或照片可以联系医生的服务一样,我们希望所有不同的媒体格式都被主题包围,这是我们关注的重点。当您看到很多人在消费短视频时,我们也可以插入短视频广告。

巴克莱银行分析师Gregory Zhao:百度应用程序在第一季度的用户增长很不错,我想知道如何将这些用户保留到下半年?另外我们看到百度的智能设备有强劲的出货量和稳定的使用率,这方面的货币化潜力如何?是否有计划将智能音箱扩展到更广泛的智能家居连接中?

沈抖:疫情爆发的确促进了更多用户使用百度App,因为他们希望主动寻求信息以帮助及时了解最新情况。显然,这有助于增加DAU和使用时长。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来教育用户,让他们知道可以在百度App上做什么。以医疗保健为例,最近咨询数量相当稳定,我们利用这次机会向用户提供了更多功能,这些功能以前对用户来说并不明显。

李彦宏:关于智能设备的货币化潜力,我认为这将与移动生态系统非常相似,因为收入可以来自硬件销售、订阅、广告甚至电商。不同之处在于它是家用设备,我们对从软件到获利后端的几乎所有内容都保持了更好的控制。它现在处于早期阶段,所以我们非常关注改善用户体验。一般来说,每用户每天的平均花费超过3个小时,这比普通的移动应用要长得多。因此,我们对智能家居设备的获利潜力非常乐观。

T.H. Capital的Tian Hou:我们观察到许多直播电商正在兴起,这实际上是实现CPM的方法之一,我想知道这些活动是否会对百度的电商广告收入产生负面影响?

李彦宏:直播应用在电商中正迅速发展,它可能会成为一种主要的商业形式,我认为直播将成为另一种新的媒体形式,与视频、图像和文本相当。因此,我们在提升搜索体验中,要求百度移动生态系统中也都接受直播内容。未来,当电商广告客户来到百度做广告时,他们可以选择各种媒体形式,来将其广告创意或内容与百度的产品集成在一起。因此,我认为百度将从该趋势中受益,而不是受到伤害。

中金公司分析师Natalie Wu:我好奇最近医疗广告的收入占比是多少?去年二季度我记得大约是1/7,最近的水平是多少?

余正钧:医疗广告的收入受线上和线下两方面影响,一是我们看到的流量,二是线下医疗活动的数量。如果医院现在不开放,那么他们很难来到百度投放广告或是购买潜在客户等。因此在一季度,医疗保健业务的收入占比下降,不到百度核心广告收入的10%。

携程 :业绩受疫情重创,梁建章直播带货力挽狂澜

巴克莱银行分析师Gregory Zhao:您如何预测疫情影响下,长期差旅需求和用户行为的变化?我们现在已经看到有些差旅需求被远程会议所取代。

梁建章:从中短期来看,我们认为差旅需求依旧会强劲,这与经济繁荣的发展呈正相关。举个例子,我们对于差旅客户进行了调查,有80%的企业合作伙伴认为等到公共卫生事件结束之后,他们的差旅预算会迅速恢复。

长期来看,我认为科技的发展会重塑这个行业的观点还需要时间的检验。在过去十年,差旅行业迅速发展,但是同时视频会议等新科技也在不断进步。在休闲旅行需求方面,能够长青的行业永远是能够满足人们精神需求而非物欲需求的行业,无论国内国外,旅游业都是最具弹性的行业。我们相信当疫情造成的影响消失后,旅行需求会迅速反弹。

Jefferies分析师Thomas Chong:管理层如何预测二季度和下半年的情况?对于携程的不同板块,比如住宿、交通、差旅等方面的变化趋势分别是怎么样的?

CFO王肖璠:在疫情影响下,国际旅行受影响最大,它在去年二季度占到了总营收的35%-40%。我们预计今年总营收将同比下降67%-77%。

对于其他板块的业绩,酒店订房同比下降67%-77%,不过国内旅游活动在3月和4月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复苏。国际旅行订单在整个季度都接近于0,原因是各国都收紧了旅行限制令,对于出境游业务造成了很大影响。但是我们在有些国家已经看到了国内游业务复苏的迹象,去年二季度,国际酒店营收占我们总住宿预订的20%-25%。

国际交通订单营收方面,我们预计同比下降70%-80%。过去3-4个月内,我们看到国内交通订单的逐步恢复,国内飞机出行订单超过了去年同期的70%。国际交通订单接近0,原因是各国都出台了非常严格的旅行管制政策。去年二季度,国际交通营收占国际总交通预订的50%,主要来自于出境旅行机票订单和国际品牌的空旅营收。

我们预计跟团游的营收将同比下降80%-90%,跨区域和国际旅行依旧受限制,但是我们已经看到了国内短途旅行,景点售票业务已经在最近几周全线恢复,甚至看到了正增长。商务旅行业务,我们预计同比下降65%-75%,几个大型企业在最近几个月才开始恢复商务旅行。我们预计来自于其他业务板块的营收将同比下降15-25%。

Oppenheimer分析师Jed Kelly:现在携程已经处于业绩恢复的过程中,那么如何来看待在接下来12-18个月的成本结构?

王肖璠:在我们的成本结构中,有服务成本和营销成本,这两个是可变成本,这两部分占Non-GAAP经营成本的一半。在人员成本上,也有很大一部分是可变成本,比如基于绩效的奖励。

管理层已经采用了降薪的方式降低成本,这个决策从一季度就开始执行了。为了应对疫情的影响,我们进行了成本控制,来应对大幅下滑的消费者需求,一季度的整体支出和经营支出同比下降了31%,二季度的整体节省成本相较于去年大概是40%-50%。除去我们在一季度就退款政策作出的一次性坏账准备,实际上,我们在non-GAAP运营水平上实现了收支平衡。

高盛分析师Ronald Keung:携程是否会在短期内把重点转移至国内?携程及其下属的品牌是否对于高端和低端市场采取了不同的策略?

CEO孙洁:携程有不同的品牌,对应不同的业务、不同级别的城市和不同的地域。现在我们的出国游业务处于暂时休停状态,我们的不同品牌也在不断创新,来应对商旅需求的恢复,和出境游转为对国内高端旅游产品的消费需求。

我们的总裁也在不同省份进行推介,开发更多的旅游资源,满足高端旅游产品的需要。在这个过程中发现了很多的高端酒店和景点。五一黄金周过后,高端酒店的增长甚至超过了其他业务板块。

在往常,暑期的时候携程出境游业务会增长至新高,因为很多家长和孩子都会趁着暑假出国玩。但是今年由于疫情影响,这部分的需求转化为了对国内高端和长途旅行的需求。因此,我们的团队也在调整,来应对这个转化趋势。

+1
2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短期在跌,长期看涨。

2020-06-1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