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男友”走红,“陪伴经济”会是下一个风口吗?

娱乐独角兽 · 2020-06-15
这些高度依赖线上的产业后续发展持续性都有待观望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ID:yuledujiaoshou),作者:赤木瓶子,36氪经授权发布。

非主播机制、无正规劳务合同、平台大量抽成,虚拟陪伴式服务不仅为大量复合型人才找到出口,也让行业弊端开始显现。

“怎么想到叫这种服务,小姐姐想男人了?”

“小姐姐你声音好甜,不会是同行吧?”

在淘宝某经营虚拟恋人服务的店铺下单后,小U迅速收到了好友申请,和淘宝店家同时发来的“不满意五分钟内可以换人哦”的贴心售后。

在长达半个小时的连麦单里,镇店小哥和小U从土味情话谈到人生哲学,从诗词歌赋聊到考研大业,小哥声音清澈透亮,思维敏捷,熟捻的套路搭配上不时走露的气泡音,让小U一度觉得,花钱找人陪聊天这件事,或许也没有那么不可理喻。

随着五花八门的相关测评视频的走红,虚拟恋人、虚拟明星、虚拟动物、虚拟父母、虚拟神仙等一揽子围绕虚拟社交经济展开的服务走入大众的视野。顾客们只需要动动手指在淘宝花上几十块到几百块,就能迅速载入一段消费关系。

而在贩卖与购买一段段关系的背后,不仅是分众化、碎片化和情感化的娱乐营销为市场带来的活力与思考,在并不成熟的虚拟交易体系里,迅速闯入大众视线的虚拟陪伴式服务不仅为大量复合型人才找到出口,非主播机制、没有正规劳务合同、平台大量抽成等行业弊端也开始显现。在互联网时代萌芽、随着疫情而再次繁荣的虚拟关系,推动力和持久力是怎样的?

被“贩卖”的关系

“我被佛祖召唤了?”

在一个从噩梦中醒来的午后,00后在东北读大学的萝卜收到了一条稍显惊悚的好友申请。这是朋友给萝卜点的“佛祖”单,全程“佛祖”为萝卜念诵了佛经,并在10元/5分钟的服务时间结束后,迅速更换了头像和ID,成为一名瘦削性感的小姐姐。

“原来线上社交也需要跑场子,时间一到,迅速更换人设。”

小藏是一名在山东读法律专业的大学生,做这行两个多月接了一百来单。因为接单率、好评率屡屡上升,迅速从金牌级别一路升职到连麦身价100/小时、包月3000/月的“镇店”。

在小藏所在的店铺里,除了文字语音条、连麦、哄睡及绿色视频聊天服务,和其他贩卖虚拟社交服务的店家没什么差别,这里还提供包括虚拟鸡鸭蛙蚊子佛祖唢呐烦人精等消遣式服务,服务周期包括包周包月及专属买断。

两个多月以来,前来点单小藏的顾客需求大致分为树洞安慰、虚拟男友服务两种类型,甚至还有想要应聘成为虚拟恋人的男男女女。小藏观察到,大部分女性顾客是来此寻求倾诉出口,其实与男性顾客的需求有着明显差距。

尽管相较于男性顾客,女性顾客的规模更大,新人顾客也往往是女性为主,但总的来说,男性顾客粘性更高。大部分女性抱着体验心态点单,基本再无后续。而男性顾客通常更加“长情”,会对虚拟恋人进行专一的投入,从计时式陪聊到包天、包月,最后甚至会发展到线下,从虚拟女友成为真正的女友也不是没有可能。

谈到将虚拟关系发展成现实关系,小藏斩钉截铁的表示,自己是占有欲很强的人,不会接受未来女朋友从事这一行业。

虚拟恋人产业反映到社会现实中,实则映射出了当代年轻人的精神空虚。小藏曾在凌晨3点钟接到来自墨西哥留学生的陪伴式聊天单,讲述自己的留学孤独与苦闷,“大家就是想找个树洞倾诉下罢了”,小藏也接到过人大学生的深夜单子,“都是纯聊天,找人做伴儿”。

也有同行在深夜接到女顾客的单子,原因是和男朋友吵架,需要找个人来帮忙分析调解下。自然也有不少顾客是抱着猎奇和艳遇的心态来下单,想要发展为现实关系的也大有人在,大部分是男性。

而深谙互联网各类新兴产业套路的萝卜表示,这种虚拟服务确实能够给顾客带来精神满足,自己身边会购买虚拟服务的朋友基本上都是处在很久没谈恋爱、突然失恋无所适从的状态中,想要通过快速进入一段加载好的情感关系中,疏解自己的不适应状态。因此也有不少顾客是“给朋友下的订单”,从搞怪式的鸡鸭蚊子叫,到“看不下去朋友太久没谈恋爱”而精心为朋友甄选店员下单。

虚拟消费的“业务能力”

随着虚拟消费的诞生,出于戏剧性、新鲜感、看客的猎奇心态等等,随之衍生的内容开始在互联网流传起来。

譬如上文提到的“姐妹单”,就因为充满随机性,也成为一些视频区创作者的拍摄素材。随之衍生出来的趣味视频开始在视频平台广泛传播:比如点单多位虚拟男/女友,拍摄不心动挑战;在不同店铺分别点单两位虚拟男/女友互相讲土味情话;为不存在的朋友创造身份设定,让不知情的虚拟男/女友们情景代入等等。

B站UP主GMH十三、糖窝瓜的相关视频传播率视频播放过百万,评论通常都在几千条的体量。这类将私域流量公开的视频内容,往往很好的满足了观众的猎奇心态与对不确定社交的好奇心理,与亲自上阵排解压力相比规避了社交恐惧患者的尴尬。

过了这个月,小藏选择放下兼职去专心考研。“现在就当兼职赚赚零花钱了,要想一直做下去不太可能,除非自己当老板。”

平台分成机制是一部分原因。

小藏表示,平台内部有专门的接单群。线上没聊完的顾客通常会续单,也有躺在通讯录成为普通朋友的顾客,不过私下里的聊天大部分是打字或问个好之类的,毕竟是靠声音赚钱的职业,线下就慎用声音,“我们也可以正常放松的状态讲话。”

而私下交易是店铺明令禁止的,但平台的分成机制十分“坑爹”。阿文表示,目前自己所在平台的分成机制是五五分,也有一些平台四六分成,平台抽成占比为百分之六十。按照目前市场上的普遍价格来看,100元/小时的连麦单,虚拟服务者能拿到40或50元的分成。

作为法学生的小藏认为这个新兴行业存在很多机遇,但也有不少弊端,没有合同就是其中之一。而一些店铺也会“贩卖”包括肖战、李云龙等虚拟明星及经典人物形象的社交服务——即提供以模仿明星语气来和顾客讲话的服务。虚拟影视人物还好,将虚拟服务上升到明星本身,是否存在一定程度的侵权行为有待考量。

如果将虚拟服务放到更宏观的市场来看,虚拟消费带来的经济效益另一个比较直观的案例在虚拟偶像领域。包括二次元虚拟人物、虚拟明星形象等等。

以明星为原型打造的虚拟偶像是在“盘活”艺人最核心的资源,包括在宣传资源、商务资源,热度流量的背景板上,开辟出一个新的维度;而虚拟二次元人物也于前段时间在电商平台进行了“带货”尝试。

前几日,知名虚拟偶像初音未来入驻淘宝直播,用户可以与虚拟偶像以对话、合影、录制舞蹈视频等方式进行互动。人气在天猫618明星榜一度超过王一博、朱一龙等明星。

虚拟偶像洛天依也于前段时间进行了一场跨界直播带货。短短一小时,观看人数最高峰一度达到270万,近200万人打赏互动。有传其坑位费报价高达90万,超过了李佳琦、薇娅等头部带货主播,即便虚拟偶像的成本及设计费用也价格不菲,一般厂商难以承受。

私域流量的机遇与隐忧

《网络评论蓝皮书:中国网络评论发展报告(2019)》曾指出:用户接触网络评论场景趋于碎片化,对情感的需求超过对信息的需求。用户接触网络评论最主要的动机是情感性动机,其中兴趣动机、娱乐动机和社交动机为最常见的三种动机。

而满足了这三种动机的私域流量,无疑将情感性动机加倍放大。可以看到,无论是虚拟偶像还是虚拟恋人,不同的虚拟经济变现方式背后,一个是以直播带货等形式寻求变现通道,另一个则是依靠私域流量与受众直接建立一对一的社交服务。他们都能在一定程度上满足当代人的碎片式社交需求。

在市场需求之下,是这一新兴产业暗中滋生的灰色地带。早在2014年,便有地方网站曾经报道称:因为有部分虚拟恋人网店涉黄,淘宝屏蔽了“虚拟恋人”的关键词搜索。至今活跃在淘宝的相关店铺都以各种形式规避了虚拟恋人的直接称呼,并通常声明了服务内容的纯绿色。

但据小U观察,仍有一些在公众媒体平台“售卖”擦边球生意的陪伴式社交服务存在,此类服务者通常会建立多个微博账号相互联动,以大尺度私房照片吸引受众群体,并在特定时间发布店铺内容甚至服务反馈,一再降低虚拟服务下限,此类软色情服务或许会未来会成为陪伴式服务产业化道路的“绊脚石”。

目前来看,相较于依托于淘宝、微博、微信公众号、贴吧、拼多多、咸鱼等平台建立“买卖”入口的虚拟社交服务产业,另一在近年来兴起的耕作私域流量的新兴产业——陪玩产业,或许能够为正当虚拟社交服务的体系化提供一些参考价值。

拥有正规平台并屡获融资的陪玩产业链中,形成了以平台运营商、职业游戏练家、游戏产业游戏设备等上游行业提供消费匹配支持以及游戏服务、游戏消费者通过寻找游戏陪练、提高游戏体验感组成产业下游的体系,而相较于虚拟社交服务而言,陪玩产业体系相对成熟。

2018年,陪练头部平台捞月狗宣布完成两亿元人民币C轮融资;3月,陪练平台“比心”也获得了IDG资本的数千万美元投资,估值达到1亿美元;2018年7月,陪练平台“暴鸡电竞”完成了1500万美元A轮融资,加上伴伴、刀锋电竞、猎游等陪练平台,陪练产业的队伍不断壮大。2018年,头部陪练平台比心曾公布一组数据:平台月流水超过2亿元。

二者一个依赖于游戏产品,一个依赖受众情感需求。在c2c的市场中,疫情催化了私域流量的繁荣,当人们从线上生活的局限中获得“解脱”,这些高度依赖线上的产业后续发展持续性都有待观望。

+1
2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本轮融资将用于继续完善和扩展数坤在心脏、神经系统、肿瘤等临床场景的覆盖,加快人工智能技术在各级医院和居民健康智能化方面的落地进程

2020-06-1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