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4份声明3次反转,Arm中国上演夺权大战,华为或被全面断供?

BT财经 · 2020-06-13
或将改变国内芯片格局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BT财经”(ID:btcjv1),作者:梓淇,36氪经授权发布。

华为因芯片开发遭美国蛮横制裁的事情还没过去,国内芯片业又出大事了。

4份声明、3次反转

6月10日上午,有消息传出,英国半导体设计厂商Arm在中国的合资公司安谋科技(Arm中国)董事长兼CEO吴雄昂(Allen Xionang Wu)已被董事会免职,董事会已任命公司副总裁潘镇元(Ken Phua)和唐效麒(Phil Tang)担任公司联席CEO,接替吴雄昂。 

还没等吃瓜群众反应过来,事情很快就发生了反转。

10日中午,Arm中国发布官方声明,称吴雄昂先生继续履行董事长兼CEO职责,公司运营一切正常。

更蹊跷的是,Arm中国声明发布4个小时后,Arm英国总部与合资公司大股东厚朴投资又发表联合声明,称已经达成罢免Arm中国吴雄昂董事长兼CEO的决定:

“美国公民吴雄昂的行为危害到了安谋中国的发展、公司股东以及利益相关者的利益,罢免他是一个负责任的决定,符合道德标准,能够确保安谋中国长期稳定和业务发展。”

事情还没完。

11日上午,Arm中国再发声明,称对CEO吴雄昂的指控完全莫须有,并再度质疑此前董事会罢免工作的程序合法性,指责Arm公司声明稿中对吴雄昂的指控给他个人和公司声誉造成了极大影响,还称Arm公司指定的暂时代理Arm中国管理职责的接手人唐效麒(Phil Tang)早就被解雇了。

短短两天,4份声明3次反转,让Arm总部与中国合资公司之间的对立彻底暴露,也让很多往事浮出水面。

Arm中国是家什么公司

u英国Arm公司是全球知名的芯片架构企业,在移动处理器核心“Core”的设计信息领域,握有全球9成份额。

过去十几年,Arm架构更是几乎垄断了整个智能手机行业,苹果、高通、联发科、华为的手机CPU全都基于Arm架构设计。

2016年7月,日本软银集团以三万亿日元(约310亿美元)的价格将Arm收入囊中,作为它在物联网和人工智能领域布局的重要棋子。

Arm中国最早曾是Arm的全资子公司,它掌握着Arm在中国的半导体知识产权授权,主要负责中国市场日常的知识产权授权、本地服务和本地技术专利开发。

它的一个最大客户就是华为海思,海思正是利用ARM的技术开发CPU(中央处理器)。

在截至2018年3月的2017财年中,Arm中国的业务约占Arm全球营收的20%。

2018年4月,Arm以7.75亿美元的价格将子公司51%的股权出售给了由厚朴投资和Arm共同管理的厚安创新基金,而该基金的发起成员还包括了中投公司、丝路基金、新加坡淡马锡公司、深圳深业集团等众多中方投资者,安谋中国也由此成为合资公司。

不过,虽然中方投资人持有Arm中国51%的股权,但股权分散,持股49%的英国Arm才是真正的实控人。

有行业人士称,Arm的研发基本都放在英国,Arm中国实际上做的就是销售Arm IP的工作,外加一些技术支持和培训工作。

但Arm中国并不甘于只是做Arm在中国的“独家代理商”,也在寻求做本土化IP,将基于Arm的IP量身定制适应中国市场的解决方案,打造中国标准的互联网、云计算、人工智能等领域专利技术。

天眼查数据显示,Arm中国名下有215项专利。

矛盾的由来

有报道称,无论是Arm英国总部还是厚朴投资,都对吴雄昂不满意,认为其权力不受约束,经常擅自做主。

比如在未充分告知股东的情况下,就以Arm品牌跟外部合作,包括在成都落地Arm西部研发中心、集成电路设计中心,在南京落户Arm开源人工智能系统研发及应用中心。

而股东们为Arm中国落地,曾和深圳市政府达成建立总部等承诺,吴雄昂也未执行。

此外,吴雄昂被发现在未获董事会批准的情况下,私自在外设立基金,涉及利益冲突。

但是,Arm中国官方断然否认这些指责,强调自己是完全独立运营的实体,公司为加大在国内的生态建设和投资所开展的相关业务,也一直是合规有序的。

一位与英国Arm、Arm中国两方都十分熟识的人士透露,这次激烈冲突,可归咎于两个深层原因。

第一,吴雄昂领导下的Arm中国与英国Arm文化很不相同。

总部位于英国剑桥的Arm,受英国文化影响,行事像传统的英国绅士,温文儒雅但缺乏效率。而吴雄昂为人强势,决策明快且执行力强,“狼性”作风鲜明,在商场上是典型的美式作风。

有人举个例子,要做一个小决定,中国公司不用三分钟就拍板,Arm总部要来来回回想足三个月才能决定。

这与吴雄昂的个人经历也有很大关系。

吴雄昂是南京人,在美国求学、创业,是一个有学历、有能力的人。

2004年加入Arm,最初从销售干起,2009年起升为Arm中国区总经理,2013年升任大中华区总裁,2014年加入Arm全球执行委员会,成为Arm全球最高决策层的一员。

吴雄昂的美式牛仔风格,与Arm总部的“英国绅士”风格完全不同,双方自然冲突不断。据说,在合资公司成立前,Arm总部已经有些忌惮吴雄昂了。

▲ Arm中国董事长兼CEO吴雄昂

第二个原因,也是更重要的,在英国Arm眼中,Arm中国已经不受管控成为了“脱缰野马”,因此要换个听话的人。

Arm中国成立以来,一直想要独立自主的控制权,对外也总是强调:Arm中国是一家未来要独立上市运营的公司,不能被任何单一公司所控制,唯有如此,它才能成为一家真正独立自主的中国公司。

吴雄昂也曾在公开场合表示:“Arm中国是一家深圳本土公司,欢迎大家加入Arm中国。”

可对英国Arm而言,Arm中国就是自己的孩子,并不想放手Arm中国“独立自主”。

随着中美关系的恶化,英国ARM对于ARM中国的立场变得非常保守,对吴雄昂凡事还想着冲刺、特别是想极力保住华为这个重要客户的做法很不满,双方之间的裂痕不可避免进一步扩大,最终彻底撕破脸。

何去何从

业界人士多认为,在罢免吴雄昂的提议获得绝大多数股东一致认可的情况下,吴雄昂很难继续呆在现在的位子,只不过他现在仍掌握着Arm中国的公章,因此后续法人变更等手续,目前仍无法完成。

而“亲华”的吴雄昂下台后,Arm中国势必换上一个更服从英国总部的负责人。不少人担忧这会对华为很不利,以后华为海思恐无法再使用最新的ARM架构。

要知道,Arm A系列公版CPU、GPU的架构研发团队主要位于美国奥斯汀,A76之后的几代也都来自这个团队,因此,美国的封锁禁令并非对Arm完全无效。

而且去年5月,Arm英国总部就曾因为美国禁令表示暂停与华为的关系。有专业分析人士还指出,Arm总部虽然在英国,但在美国的生态中有大量牵扯。如果美国开始向Arm施压,要求其关闭中国子公司,会让局面变得异常混乱。

尽管如此,Arm中国曾对媒体表示,与华为是长期合作伙伴,“从没有断供,会一直在支持华为”。

华为麒麟芯片的CPU与GPU采用的是Arm公版架构,也就是说,目前华为尚不能完全脱离Arm,未来麒麟芯片可能会无法顺利更新迭代。

尽管华为对外表示已获得V8架构的永久授权,而且还有一个达芬奇架构的NPU备胎,但这对华为来说,无疑仍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而Arm在中国的业务前景也将面临更多不确定性,如果失去华为这个大客户,市场地位或将面临重创。


+1
6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相较于美国,投资人更看好中国的L4自动驾驶。”

2020-06-1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