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微软小冰团队将分拆,核心高管另立门户

志象网 · 2020-06-09
陆奇、沈向洋等华人高管都为小冰倾注了不少心血。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志象网”(ID:passagegroup),作者:刘荻青,36氪经授权发布。

继去年底微软语音助手小娜(Cortana)宣布战略性收缩,退出中国市场后,据悉,透露微软AI野心的明星产品——小冰的团队将分拆。

据微软小冰(XiaoIce)内部人士向志象网透露,由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打造的小冰的团队即将分拆,团队内的员工面临的选择是,留在微软转到其他岗位,或离开微软,跟着公司产品负责人去到新公司。

据该知情人士对志象网称,大多数员工还是希望能够继续留在微软,转岗至其他部门。企查查显示,分拆出的新公司由微软小冰团队总负责人李笛任法定代表人,微软前执行副总裁沈向洋任执行董事。北京红棉小冰科技有限公司在今年5月20日才刚刚成立。

去年8月,微软小冰召开更新至第七代的发布会,小冰已经“无限接近人类”。在国内进行商业化的同时,小冰也在逐渐加速全球化进程。更新至第七代时,小冰已经覆盖了全球6.6亿用户,入驻了4.5亿台第三方智能设备,但还是没有独立推出某项硬件产品。

2014年,微软必应(Bing)搜索团队推出了智能聊天机器人小冰,自发布以来,开发团队的领头人都是科技圈内的明星人物。陆奇、沈向洋等硅谷华人高管还供职于微软时,都曾力挺小冰。

1 微软小冰的五年

诞生于2014年,微软小冰强调人工智能的情商,是一款语音交互产品,可以像一个朋友一样陪伴用户聊天,由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打造。

据上述知情人士向志象网表示,小冰的发展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2019年7月,小冰曾遭到微信封杀,用户量迅速下降。微信方面表示,小冰违反了《互联网用户公众账号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屏蔽其所有内容,账号也被停用。此外,他还提到,小冰的商业模式并不清晰。

此前,小冰的缔造者还包括现任百度集团副总裁的景鲲。在加入百度之前,景鲲在微软工作多年,负责必应搜索亚洲市场的研发工作,曾任小冰的首席研发官。在其担任小冰技术负责人时,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王永东在负责小冰项目。

但在小冰发布的同年,景鲲就加入了百度, 负责百度大搜索整体产品规划。日后成为了百度“度秘之父“、DuerOS的负责人。

中国围棋名将柯洁曾在节目中称自己是小冰的粉丝。2017年,李开复在其出版的《人工智能》读书会上提及小冰,他表示,人工智能已经无处不在,苹果Siri、微软小冰等都是人工智能介入人类生活的成功案例。

2019年8月,小冰更迭到最新一代即第七代,产品形态包括社交对话机器人、智能语音助理、人工智能内容创作、全双工语音交互感官和生产平台等。其中全双工语音交互感官可以让小冰进入车载场景,与驾驶员或乘客进行互动,主动提醒驾驶员超速了之类。

小冰团队首席科学家宋睿华还演示了小冰在唱歌方面的新进展,在之前的版本中,小冰拥有唱歌技术,新版本下,小冰拥有更多的嗓音,声音逼真程度也越来越接近人类歌手。

在这场发布会上,微软小冰宣布已经在全球多个国家覆盖6.6亿在线用户、4.5亿台第三方智能设备和9亿内容观众。据悉,打造微软小冰的团队也由最初的十几人发展至约200至300人的规模。

沈向洋在这场发布会上总结了小冰的成长历程,“第一代小冰非常简单,基本上是基于文本、搜索来做简单的对话系统;第二代的我们认识小冰应该多一些不同的落地场景,可以让她有更多机会学习;到第三代的时候,我们认识到她应该有不同的感官,除了文本以外,还有语音、视频、机器视觉等;到第四代,我们认识到知识图谱的重要性,因为只有通过知识图谱才能做更多IQ方面的尝试;从第五代开始有了框架的概念,开始考虑人工智能和世界之间的关系,开始做人工智能创造的布局;第六代的时候,这个框架已经开始逐步成熟;而第七代整体的框架有了飞跃的进步。”

对于一款人工智能产品来说,微软对小冰一直寄予厚望。在由陆奇主导的小冰前四代发布会上,他会专程从美国飞到北京,为小冰的每一次发布会站台。

2016年,也是陆奇负责小冰的最后一年,小冰已经更迭到第四代,两年多时间里,小冰在微信、微博、美图等平台上积累了上千万的用户,对话量超过了200亿条。

彼时,小冰已经拥有了和人类通电话的功能。小冰的语音团队是全球性团队,小冰也渗透进美国和日本市场。陆奇提到,小冰团队充分利用了中国独特的微信、微博这些平台,又充分利用了全球技术,而语音、大数据等都是全球共享的,美国很多团队做了很多基础研究来支持中国团队。

在小冰更新到第五代之前,2017年5月,微软召开了“人工智能创造”媒体沟通会,宣布小冰已经具备人工智能创造的能力。几天后,由微软小冰创作的139首现代诗,就收录进诗集《阳光失了玻璃窗》中出版。

同年8月,在微软小冰第五代发布会上,时任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沈向洋宣布,小冰将与 Infuse AI、必应以及小娜一起,成为微软人工智能三条产品线中的一条。

这一年,小冰的另一个重要突破就是开始走向商业化。2017年6月,小冰和小米loT开放平台达成合作,用户可以通过小冰,控制35种小米智能设备。

除此之外,小冰还同诸多loT厂商合作,例如和Yeelight(小米米家生态链旗下品牌)共同推出了第一款拥有全双工语音的智能音箱。

在有声少儿读物、歌曲、新闻等领域,也都能见到小冰的身影。彼时,据微软官方数据,小冰创作的有声少儿读物用时约为人类的1/500,成本约为1/80000。

对于2017年才开始商业化,时任小冰产品总监彭爽说,“可能大家不知道的是从两年前开始很多厂商都来找过我们,希望和小冰在IoT上有所整合,不仅在中国,包括日本也是。但是我们一直都保持克制,几乎全都婉言谢绝了,两年后的今天(2017年)我们已经比较成熟,今天我在这里和大家宣布,我们开始要进入IoT这个领域。”

2019年8月,在小冰更新到第七代的发布会上,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副院长、小冰团队总负责人李笛称,小冰最重要的技术进展在于团队发布人工智能赋能工具——Avatar Framework。而且微软已通过Avatar Framework框架赋能软银Pepper机器人等数十个第三方客户AI,目前也已面向全部合作伙伴及客户开放。

Avatar Framework就代表了小冰商业化的重要方向。据官方披露,已落地的商业客户覆盖金融、零售、汽车、地产、纺织等十个领域,客户包括万科、万得资讯、万事利、中国联通等。微软小冰还宣布了与腾讯、小米、今日头条、vivo和OPPO等合作伙伴的共同项目。

与此同时,小冰也在同时发展全球化,2015年小冰进入日本(りんな),2016年进入美国(Zo),2017年进入了印度(Ruuh)和印尼市场(Rinna)。

此前,和小冰发布于同一年的小娜的语音助手也逐渐退出了全球市场。在同类产品的竞争过程中,小娜逐渐落后于Google Assistant和亚马逊的Alexa等语音助手。

到了2017年,微软和亚马逊启动了合作,跨系统打通了小娜和Alexa,使得用户可以通过小娜唤醒Alexa进行购物,也可以通过Alexa设备唤醒小娜进行办公。

2018年下半年,微软将小娜从AI研究部门迁出。2019年初,微软CEO Satya Nadella表示,公司将不再视小娜为亚马逊Alexa和Google Assistant的竞争对手。

去年底,微软宣布小娜将战略性收缩,于2020年1月31日退出iOS和Android平台,其中包括中国、英国、德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墨西哥、西班牙、印度等8个市场。

2 小冰的豪华团队

在微软小冰内部,产品负责人也是几经更替,但公司对小冰的重视程度从负责人身上就可以看得出来。

陆奇、沈向洋在微软任职期间,同是硅谷华人高管,两人一直大力支持小冰的每一代更迭。而王永东、李笛、景鲲等也都曾为小冰的研发增砖添瓦。

微软小冰算是由时任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陆奇拍板的项目,前四代的小冰发布会都由陆奇负责。

但2016年,陆奇从微软离职,加入了百度。后又从百度离职,加入创业Y Combinator担任中国创始人和CEO、YC全球研究院院长。

陆奇离职微软后,时任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沈向洋接替了陆奇的角色。2017年8月,小冰第五代发布会上,主持小冰发布会的人已经变成了时任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沈向洋。

早年,沈向洋加入微软也是在陆奇的引荐之下。1996年11月,沈向洋加入设于美国的微软研究院,并且在1998年成为微软亚洲研究院初期创始成员之一,随后在2007年11月以搜寻产品研发工程部门副总裁身份加入微软必应搜索团队。

2013年,沈向洋提升为微软执行副总裁,同时也以华人身分成为微软高阶管理团队成员,负责带领人工智能相关技术应用与研究工作,包含小冰、小娜、必应搜索关联广告投放在内技术,都出自沈向洋带领的团队。

2019年底,在微软人工智能技术应用发展有诸多贡献的执行副总裁沈向洋宣布,预计将会在2020年2月1日正式离开微软。彼时,微软CEO Satya Nadella随后也通过内部信,对沈向洋过去以来作出的贡献表达感谢。

直到5月底,沈向洋的去处水落石出,他宣布将就职于硅谷创企News Break,公司的目标是通过技术将其打造成为智能本地新闻平台。

除了陆奇和沈向洋的支持外,王永东和李笛的团队则推动了小冰的研究工作。

2017年2月,微软公司宣布任命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院长王永东为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李笛被提拔为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副院长。小冰的发展也在某种程度上推动了二人在微软的晋升。

王永东于2009年加入微软的必应团队,并于同年8月返回中国创建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领导了微软人工智能与研究事业部以及Office产品事业部在亚洲的团队,主要涵盖微软必应搜索引擎、在线广告技术、语音及自然语言处理技术、小娜、小冰、Office 365、人工智能以及移动互联网等领域。

李笛则于2013年加入微软,彼时,李笛的团队开发了一款名为Bing Knows的网页产品,他希望带领团队做出一个聊天机器人,后来也成为了小冰的雏形。2014 年 5 月,李笛的团队敲定了产品名称,Bing Knows最终成为了小冰。李笛也被大家称为是“微软小冰之父”。

微软全球资深总监、微软小冰美国、印度负责人王颖曾评价他们称,“我认为陆奇是最先有这个慧眼、能去认知到小冰是能带来EQ的,他创造的是一个拟人化的AI,去帮助你很平等地沟通连接世界。”

但她同时也表示,王永东是第一个站出来承接小冰项目的,李笛则是把小冰从0做到现在的那个人。

如今,大力支持小冰的陆奇和沈向洋接连出走微软,曾经的产品负责人也开始组建新公司,另起炉灶。

+1
1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持续脱媒的刷脸支付,为什么没有替代二维码支付「大一统」?

2020-06-0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