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2020年开局这么难,阿里腾讯京东拼多多怎么看?

经纬创投 · 2020-06-08
疫情之后,中国互联网行业会出现什么结构性改变?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经纬创投”(ID:matrixpartnerschina),作者 经纬创投主页君,36氪经授权发布。

疫情之后,中国互联网行业会出现什么结构性改变?有哪些改变会是长期或永久性的?

带着这些问题,我们选择了代表中国互联网的二级市场公司的财报电话会议精华。这篇文章与炒股无关,主要是这些公司代表了参差业态,这些公司管理层对过去和未来自己业务的判断与回答,对了解商业世界的全局有一定作用。

我们在本篇中为大家带来阿里、腾讯、京东、拼多多的财报电话会议精华,诸位CEO、CFO或是CSO基于自身视角,对疫情期间本公司面临的危与机,和互联网行业因疫情产生的结构性改变,有很好的解释。鉴于篇幅太长,我们在下一篇中再为大家带来哔哩哔哩、百度、小米、携程的财报电话会议精华。以下:

阿里巴巴 

疫情后消费者的消费能力变化和趋势如何? 

外国公司问责法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Q:新冠疫情对阿里巴巴财务状况产生了哪些影响?最新趋势?

阿里巴巴CFO武卫(Maggie Wu):2月份,由于疫情的走向尚不确定,我们给市场的指引是3月份季度的整体收入增长率可能会受到负面影响,而部分业务例如中国零售市场和本地生活服务可能出现收入负增长。

但是3月份季度的实际业绩好于预期。政府采取了有效措施,控制病毒的传播,通过封锁社交距离和出行限制的措施,随着新冠病毒在中国的传播得到控制,这些限制从3月初开始得到缓解,供应链和物流配送能力恢复。

中国零售市场业务,天猫线上消费实物支付交易额在3月份增长超过10%。尽管只超过了10%,但是我们看到快消品和消费类电子产品的需求强劲,因为消费者开始居家烹饪,升级家用电器和3C产品,这两个品类在天猫平台上共计增长25%。另一方面,非必需品类比如说服饰家装和汽车零配件等出现了负增长。从4月开始,天猫线上实物商品支付交易额的增长强劲复苏,并在5月继续改善。

本地生活服务收入下降8%,反映出餐厅和本地商家大量歇业的状况,社交距离措施也使得对食品杂货和其他生活必需品的需求增加。从4月开始,随着封锁措施放松,餐厅开始重新营业,以及人们开始复工复产,饿了么的GMV增长开始转正。跨境及全球零售商业方面占 FY2020总收入的7%,复苏的时间和步伐仍不确定,可能会进一步影响中国以外国家的需求。

Q:最近美国出台了《外国公司问责法》,这会影响阿里巴巴吗?

武卫:依据这部立法,如果美国上市公司会计监管委员会 PCAOB连续三年未能检查发行人,审计师事务所的审计工作文件,比如由于外国辖区的法律限制,不允许向该委员会披露信息,外国发行人实际上无法在美国的证交所上市,我们紧密地关注该法案的发展。

阿里巴巴的做法以及该部拟立法引发的问题:首先,现有框架是可以让该委员会对有中国业务的公司的审计开展检查,就这一点我们的理解是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中国证券监管部门、中国证监会、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以及PCAOB,一直在保持对话,商讨有中国业务的发行人可以分享哪类信息,同时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

第二,阿里巴巴的财务报告是按照美国公认会计准则编制的。从1999年公司成立以来就是这样,我们的审计事务所是PwC(香港),PwC(香港)是PwC全球的成员所,其审计标准受美国普华永道办公室监督。阿里巴巴财务报告的真实完整性不言而明。自2014年以来,我们一直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备案,以高标准的透明度要求自己。每年我们都收到普华永道对我们财报的无保留审计意见。

第三,信任是我们的核心价值之一,而透明与坚持诚信是与利益相关方之间建立信任的基石。这些年来,我们始终努力发展长期业务,遵守所有适用法律,为客户员工和投资人创造价值。2014年阿里首次公开发行使入股的股东其投资价值5年半以来已经增加两倍。鉴于以上凡是为了保护在美国证券交易所购买证券的投资人,并为他们提供透明度的法律,我们都会努力遵守。

Oppenheimer分析师Jason StuartHelfstein:疫情过后消费者的消费能力变化和趋势?

阿里巴巴CEO张勇:在我们巨大的平台上,有不同层次的消费者,他们寻找不同品类和不同价格的商品。食品、生鲜、快消品在疫情期间大幅上升,居家隔离需要自己做饭,天猫上看到同比增长大约40%,强劲的消费趋势。与此同时,服装、化妆品减少,戴口罩会导致减少这些品类的需求,但是护肤品需求却很旺盛。中国是有名的高储蓄率的国家,消费能力一直都在那里,只是品类发生变化。

花旗银行分析师Yik Wah Yap:商家补助和补贴措施,哪种最有效?是免费流量还是佣金回扣?

武卫:关于补贴和优惠的佣金,是两个不同的事情。补贴是疫情中为了帮助商家,免收天猫上的年费。但是佣金优惠是持续的项目,已经好多年了。阿里巴巴不认同烧钱换取交易额增长,也不会去做的。任何投资,我们都希望看到可持续的增长。今年盈利大约1400亿元RMB,加上500亿美元的现金,我们希望做任何投资都是可持续发展且高效的。

Q:疫情之下,阿里甚至整个数字经济最大的结构性改变是什么?有哪些是长期或永久结构性的变化?

张勇:除了新的品类(比如食品、生鲜的渗透),我们认为更重要的是用户教育方面的渗透。原来有一些消费者不了解互联网、不会上网购物,比如老年人,疫情之后学会了网上购物。疫情期间,我们看到很多人转向在网上购买所需的一切,这不仅是类别的渗透,更是用户人群的渗透,这会改变许多人的生活方式。

第二件事与消费无关。这是工作、教育与学习方面的变化,比如远程办公的钉钉,实现了非常强劲的增长,在疫情之后这样的趋势还会继续延续。

腾讯 

疫情给行业带来什么结构性变化? 

如何拥抱转变点? 

巴克莱银行分析师赵晓光:疫情会给行业带来什么结构性变化?腾讯如何应对?如何考虑用户行为和业务策略的变化?

腾讯总裁刘炽平:就结构性变化而言,最大的变化是企业和组织意识到必须存在线上状态。当所有事物在线下关闭后,企业和组织能否在线上联系消费者非常重要。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大的认识改变,之前每个人都认为这种时代即将到来,疫情的到来意味着在线状态是真实的并且是存在的。

我认为这将在方方面面产生改变。例如在零售方面,零售商和品牌将进行更多投资以与消费者建立直接联系,我认为小程序是他们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关键性基础架构。政府和服务机构需要使自己触网,这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增加对技术基础设施和云的总体投资。

就特定的细分市场而言,有些公司需要建立远程工作架构,这将有利于远程工作的工具。显然在疫情期间,腾讯会议已大大增加了用户。

就垂直行业而言,我认为在线教育绝对是一个受益的领域。很多学生都成为了在线教育用户,甚至父母也是,这将推动这种模式的发展。

在线医疗将是另一个关键领域,许多用户希望获得更多与健康相关的信息,他们已经习惯于通过AI 或是在线上与医疗专业人员联系来诊断疾病。随着健康意识增强,在线医疗将会是显著增长的领域。

我认为以上这些都是疫情给整个社会和企业思维带来的结构性变化。消费者的心态已经非常集中在移动互联网上,但是对于企业而言,他们做出改变会有一定的惯性,因为这需要钱、需要人、需要组织结构发生改变,具有挑战性。但在经历过COVID-19之后,我认为变革的动力会更大,这是一个转变点。

巴克莱银行分析师赵晓光:全球疫情之下,动视暴雪等游戏公司为二季度提供了非常有力的预期,腾讯是否也会提供更强劲的二季度海外市场表现?

腾讯首席战略官(CSO)JamesGordon Mitchell:海外游戏市场的发展时间类似于中国市场,鉴于海外用户“在家待着”的时间较晚开始,因此存在约2个月的滞后。首先在某些地区,锁定期比在中国要短得多。其次,因为有些消费者担心失业风险,这可能会减少他们的游戏支出。但总体而言,用户花在游戏上的时间有所增加。

更精细地说,人们会在基于团队的游戏中花费更长时间,人们实际上想念自己的同事朋友,想与他们社交,而一种方式就是通过团队性游戏。

高盛分析师Piyush Mubayi:下一个季度会有多少流量在流失,在接下来的4月和5月里,增速会放缓到什么程度?

刘炽平:第一季度人们有更多的时间花在屏幕上,包括游戏、视频和互联网服务上。基本上从3月开始正常化,4月几乎正常化,五一假期后已经完全正常化。

James Gordon Mitchell:在一季度之后,有三个因素将成为这个行业的不利因素。首先是因为第一季度人们呆在家里,他们在网上花费了更多时间,带来了更多广告有效展示次数。

特别是对于直接响应的广告客户(direct response advertisers)而言,如果有效展示更多,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他们会机械地购买更多广告商品,并在整个行业中花费更多钱。因此,到第二季度,随着人们返回工作和上学,有效展示数量将恢复正常。

其次,如果您了解直接响应广告客户(direct responseadvertisers)的运作方式,他们是基于历史ARPU、历史客户流失率等指标,来确定某个客户的生命价值周期。然后,他们基于这个假设,按eCPM或eCPC来支付相应的客户获取成本。短期内如果发生突然震动(例如疫情),那么他们可能没有时间来更新其客户生命价值周期的假设,这是一个风险。

第三,针对某些在线广告赛道,例如在线视频,从历史上看,近一半的广告收入来自跨国公司。在过去的几周中我们看到,来自中国的本地公司(另一半的收入来自本地公司)具有相当的弹性,但是来自跨国公司的长视频广告收入,已经下降了一半。我们认为,跨国公司具有全球视野,他们在世界其他地方所看到的事物,会影响他们在每个国家(包括中国)花费金钱的意愿。

Daiwa证券分析师HyungwookChoi:在金融科技方面,腾讯似乎在稳定利润方面做的很好,展望未来如何考虑盈利能力?

刘炽平:在疫情期间,线下交易量减少且零散,但这并没有损害腾讯的盈利能力。一是因为线下服务本身的利润率低,二是还有很多营销支出。因此当总交易量较低时,我们也没有太多的营销费用,彼此之间几乎可以平衡。

当业务恢复正常时,我们的交易量将恢复到去年12月相同的水平,当然也会开始进行更多的营销活动,因此很大程度上这是一致的。我们正在构建支付的整体基础架构,因此并不急于从中创造利润,扩大市场份额、培养用户行为和覆盖商家非常重要。

小程序是腾讯生态系统中的基础设施,它帮助服务提供商与客户建立联系,在疫情期间也得到了加速。

非常清楚的是,当企业在小程序上运营更多服务,并获得更多收入时,他们将更有动力在腾讯的整体平台上投放广告,以吸引更多流量访问小程序。随着时间的流逝,它还有助于我们与这些企业建立更牢固的关系,以便我们可以更好地改善云业务,并为他们提供SaaS服务,无论是数据分析,还是帮助他们获取流量。

法国巴黎银行分析师William Henry Packer:在疫情造成的锁定期后,我们能否看到一些游戏和娱乐行业未来的长期变化?

腾讯CSO James Gordon Mitchell:在视频游戏(video games)方面,腾讯内部有一个互动娱乐集团(interactiveentertainment),之所以叫互动娱乐,在于我们认为视频游戏实际上是娱乐活动的一种超集(superset),而非子集。

以前就有各种各样的娱乐活动是被动(passive)和线性(linear)的,我们认为随着娱乐活动变得更加互动性和沉浸式,这些传统的娱乐活动都可以得到丰富。最早的视频游戏其实是网络纸牌或是那些能够聊天的游戏活动,随着时间的流逝,更多基于团队和竞争性的社交活动开始发展。

而且我认为在此期间,你会看到更广泛的专业人士在从事互动娱乐活动。例如过去观看一级方程式赛事的人们,现在也会去看由一级方程式赛车手玩的一级方程式游戏,或是去观看《英雄联盟》这样的游戏比赛,这些游戏本身已经变成了强大的体育项目。这代表了市场的结构性扩张。

另一个例子是音乐产业。从历史上看,围绕音乐会存在的巨大现场娱乐业务,不幸的是被疫情阻隔了。但是,如果你在玩Fortnite(《堡垒之夜》),游戏里有Travis Scott、Diplo等明星在播放音乐,这些音乐吸引了巨大的观众。

因此在某种程度上,人们在Fortnite音乐演唱会上度过的时间,或是他们在观看赛车手玩一级方程式视频游戏上花费的时间,并不能替代他们以前在玩《魔兽世界》中所花费的时间。这是对它的补充,并将交互式娱乐的范围扩展到了新的、更广泛的娱乐类别中。

因此,这些都是从定性角度结构性扩张的例子。

从定量的角度来看,我们的某些游戏类别,特别是团队合作性更高的竞争性游戏,观众要比当下行业发展阶段该有的数量要多,同时每位用户所花费的时间正在下降。这是因为在中国,人们正变得越来越忙,但这些娱乐形式所吸引的人数却比以前更广泛。

京东 

如何拓展低线城市市场?

整个行业长期的毛利率会不会下降? 

Q:京东Q1各品类表现如何?家电和服饰受影响是否比较大?

京东商城CEO徐雷:从品类角度来看,我们一季度因为疫情的原因确实有些品类受益,但是也有一些品类因为疫情的原因低于我们的预期。但是最新的情况来看,今年五一长假这个期间,家电品类和时尚品类在五一期间得到了增长。因为疫情的原因,今年的 "618" 确实是从品牌商角度、商家角度和零售商的角度积极参与性是最高的,应该是 17 年以来行业和上下游企业参与度最高的一次。

瑞士信贷分析师Yuanyuan Long:京东如何拓展低线城市市场?京东已经把微信的一级入口给了京喜,那么京喜在低线城市的表现如何?

徐雷:在(零售)场的打造上面,我们不会依赖于单独的一个场,除了京喜专门针对低线的场以外,我们主站的 APP 也会通过算法的方式在场的方面营造。坦率地说一季度京喜在二三月份因为受到春节和疫情的双重影响,其实是低于我们预期的。

GMV的占比中,低线市场依然非常强劲,我们应该是从多种方式取得的结果。当然,随着疫情的缓解,京喜已经恢复到了春节前正常的水平,而且因为疫情我们也看到了很多的机会点,例如一些大量的外贸的工厂转为内销,京喜在这些工厂和产业带的结合上取得了不错的进展,包括商家的拓展,以及农产品在一季度期间也会有一些滞销,京喜团队也做了大量农产品的销售和直播。

另外的场就是我们的线下场,我们有京东家电专卖店,包括电脑数码专卖店,京东便利店等等,这些实体场的下沉对我们也有积极作用。

UBS瑞银分析师Yuan Liu:宏观来看,考虑到你们的竞争对手(拼多多)的一些非常激进的措施,你们认为整个行业长期的毛利率会不会下降呢?

黄宣德:我们自己也尽可能希望保持激进,目前也会进一步提升自己的投资,尤其是在我们目前业绩比较好的情况下进行投资。我只能说自己的毛利率,我们的毛利率是基于我们的规模效益的,相信只要进一步增长,我们会在采购方面获得更多的优势,随着时间继续推进。我们有些时候是靠量,有些是靠其他的策略,靠贴牌,或者是靠其他的品牌策略去进行销售的。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Eddy Wang:疫情无疑会对来自第三方商家的广告收入产生负面影响,下一季度会有所复苏吗?

徐雷:整个中国的广告市场可以看到2019年是个位数的增长,但是网络广告方面应该更高。我们认为Q1整个中国广告市场是负增长。

京东最大的不同是我们的品牌和广告是高度结合,因为我们距离用户购买路径是最近的。第二,我们目前从广告主数量来说是中小企业占比比较高,但是从绝对金额占比角度,我们还是以中大型企业为主。所以在疫情期间,这个特点决定了我们品牌和广告商家方面的 ROI 是在提升的,在疫情期间,我们是中大型以品牌为主的广告主和商家最重要的广告投放场。

拼多多 

疫情如何改变零售行业?

疫情对GMV贡献类别有何影响? 

Q:COVID-19如何改变零售业?这些变化对拼多多意味着什么?

拼多多CEO黄峥:首先——直播,这次疫情让我们意识到虚拟世界和物理世界之间的界限已经模糊到前所未有的程度。我们在2019年11月上线了直播业务,我们发现它是降低障碍的有效工具,可帮助消费者克服对购买某些产品类别的厌恶情绪。

这些类别包括:珍珠、玉石等高级珠宝;阿根廷龙虾等活海鲜;甚至农具。直播不仅仅是销售产品的渠道,更重要的是,商家可以通过此平台来分享个人体验并与用户互动,这是非常棒的方法。我们还组织了一起对全球7个主要博物馆的现场直播之旅,同时展示了其礼品店中的精选商品。

通过直播,生产者通过展示他们的工作来赢得消费者信任,并且打开了商家生活,并以简单的列表无法展示的方式,来展现产品的故事。

其次——更快的线上/线下结合(online/off-line integration)。我们仍然看到将线上流量与线下零售结合的巨大机会,5月初,我们和上海市政府、当地企业联手,组织了55购物节,5天内组织了100个大型购物中心带动上海地区32亿元人民币的在线销售额。

在节日的头2小时,我们还与上汽集团合作销售了600辆汽车。在家用电器和消费电子领域,国美的全国零售网络发挥了关键作用,我们正在共同重新设计购物体验。(注:拼多多认购了国美2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

第三——出口转内销。中国的出口在2020年Q1下降了11.4%,前景依然不明,中国政府很重视将出口导向型生产能力转内销,这完全符合我们C2M的愿景。

Q:拼多多一季度市场营销费用又一次飙升,为什么?

拼多多CSO David Liu:疫情导致商家的广告活动减少,我们本可以削减该季度的销售和营销预算,并专注于最大程度地减少损失。但相反,管理团队认为这次危机时期需要进一步投资于我们的生态系统,我们迅速采取了行动,并通过有针对性的补贴稳定了医疗用品和其他关键产品的价格。

此外,为协助农产品商户确保库存,我们举办了几次促销活动。我们将继续投资以与用户和商家建立更深的信任和长期关系。

Q:疫情对GMV贡献类别有何影响?

David Liu-VP of Strategy:服装和快速消费品依然是绝大部分,我们还在投资化妆品和消费电子类别,以期后续增长。

+1
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如何开店做小生意?成为近期搜索量最高频的词句。

2020-06-0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