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疫情新经济:线上婚礼公司竟然融到钱了

志象网 · 2020-06-05
没有鸡尾酒会、美食盛宴、狂欢派对,来自孟买的新郎Sushen Dang,巴雷利的新娘Keerti Narang,在赖布尔的牧师见证下,用视频会议软件完成了一场婚礼。

新郎Dang在位于孟买的父母家中,头戴母亲红色围巾做成的缠头巾,出现在镜头前。新娘Narang则远在数百英里之外的巴雷利,身穿母亲的传统印度婚纱。主持婚礼的牧师则在另一座城市赖布尔,于荧幕前吟唱圣歌,引导着新娘父亲把女儿交给新郎。数百名宾客在自己的家中登录Zoom,见证了一场视频婚礼,祝福这对新人,并随着最新的宝莱坞热门音乐起舞。

Dang和Narang的家族,为了两家的婚礼已经精心策划了几个月,从为奢华的菜单搭配甜点,到为参加婚礼的客人购买豪华礼物。Dang已经设想好他的出场方式,不骑马,而是改以一辆四轮摩托车登场。

但在这场数字化的婚礼上,婚礼庆祝活动中弥漫着混乱的元素,没有静音的麦克风捕捉到宾客们私下的谈话,人们伴着音乐起舞时,宠物也乱入到屏幕中。

“这是印度疫情封锁下举办的一场婚礼,”网络婚介公司Shaadi.com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Anupam Mittal说。“我们希望帮助这些新人,让他们在社交隔离的情况下也能按照原定计划结婚。”

据毕马威会计事务所(KPMG)的一份报告显示,目前印度婚礼产业的价值约为500亿美元。印度的婚礼行业就像一个引擎,带动着服装、珠宝、酒店、鲜花、交通、餐饮等各行各业的发展。在印度,每年有超过1000万场婚礼,预算从50万到几千万卢比不等。而一场数字婚礼的成本仅需要5万至10万卢比不等。

新冠疫情对婚礼行业也造成了冲击,但很快初创企业发现了新商机,开始做起了数字婚礼业务。

奢华的印度婚礼

印度婚礼极尽奢华,双方家庭毫不吝惜在婚礼上的花费,因为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家庭地位的象征。

最让人们大跌眼镜的印度婚礼应该就是印度首富、信实工业主席穆克什·安巴尼的女儿伊莎·安巴尼的婚礼。2018年底,伊莎·安巴尼大婚,新郎是身价几十亿美元的企业家阿南德·皮拉马尔,双方家庭砸下重金,请了5000名印度市民来吃“流水席”。

伊莎·安巴尼和阿南德·皮拉马尔 图片来源:India Today

婚礼的献唱嘉宾包括碧昂斯、约翰·传奇(John Legend);政界名流则包括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约翰·克里(John Kerry),沙特阿拉伯能源部长Khalid A. Al-Falih、印度煤炭和铁路部长、纺织部长;还有印度第一钢铁大亨拉克希米·米塔尔(Lakshmi Mittal)、世界广告业巨头WPP的创始人马丁·索瑞尔(Martin Sorrell)、以及21世纪福克斯首席执行官詹姆斯·默多克(James Murdoch)等商界大佬都受邀参加这场世纪婚礼。而这些名流嘉宾也由安巴尼家用专机接送。

穆克什·安巴尼夫妇和希拉里·克林顿 图片来源:Bussiness Today

这场婚礼刷新了人们对印度婚礼奢华程度的认知,但即便是较为贫穷的印度农村家庭也会为一场盛大婚礼洒下重金,甚至背上债务。印度婚礼不仅仅是一场盛大的仪式和表演,整个家庭的情感都寄托在婚礼上。

毕马威会计事务所(KPMG)的一份报告显示,目前印度婚礼产业的价值约为500亿美元。

蓬勃发展的婚礼业甚至能影响印度黄金价格。婚礼上,新娘身着布满刺绣、金饰和珠宝的纱丽,赠送黄金是印度婚姻仪式中根深蒂固的一部分,据世界黄金协会(World Gold Council)数据显示,在印度,每年因婚礼产生的黄金需求约占50%。

即使2008年全球暴发金融危机,似乎也没有影响到印度繁荣的婚礼行业。彼时,新德里政府引入对商品和服务的新征税举措等,也未能给婚礼行业带来什么影响。印度的社会结构,加上年轻人口在全国人口中占主导地位,使得婚礼市场免受经济动荡的影响。

然而,新冠病毒和印度的锁国政策,让婚礼行业陷入停滞。全国各地成千上万的婚礼被迫取消。在印度,婚庆行业算是非正式行业,许多婚礼服务供应商,包括布景、餐饮、化妆师、技术人员和摄影师等,都在兼职做这些业务。

印度婚礼 图片来源:The Economic Times

但对于婚礼公司来说,疫情为行业带来了创新。像婚姻门户网站Shaadi.com在疫情期间就已负责协调了几场线上婚礼,包括线上婚礼邀请和将婚宴食物送到宾客家中。约有250万用户在Shaadi.com平台上递交了资料,该公司也正计划为线上婚礼建立一个独立的数据库。

“在封锁期间,公司的新用户注册和平台参与度都有所提升。”Shaadi.com的一位发言人说。

一场线上婚礼服务和传统婚礼流程并没有什么不同,发送电子邀请函、宾客管理、请主持婚礼的司仪和DJ、准备送给宾客的礼品篮,这样人们就可以各自在家中举杯庆祝。

数字婚礼带来的最大好处,就是减少了以往的铺张浪费。前印度驻伊朗大使K.C. Singh曾在推特上评论安巴尼家的婚礼,在他看来,安巴尼家族应该把挥霍在奢华婚礼上的钱投入到公益当中。

少了昂贵的酒店预订和餐饮服务、因为新冠疫情而按下暂停键的婚礼行业,也帮助政府实现了多年来的目标:限制婚礼期间肆意的挥霍。

创企瞄上数字婚礼

新冠疫情让世界上的各行各业重新洗牌,印度婚庆行业在结婚旺季也只得暂时止步。根据星运确定的婚礼日期,大多会提前几个月定好,如今,借助Zoom、YouTube和谷歌Hangouts等视频网站,这些婚礼都转化在线上举行。

Nilu和Animesh就在原定的5月8日举办了婚礼,两位新人称,“我们在家里准备好了结婚礼服。线上婚礼是一个很好的概念,这意味着我们不必推迟婚礼的日期。在一切恢复正常后,我们不准备补办仪式,但会在家中举办小型的婚礼后仪式。”

疫情之下,不少创企也在线上婚礼行业中寻找机遇。

因疫情暂停的婚礼 图片来源:Times of India

“传统婚礼中所能做到的一切,我们在线上婚礼中也能做到,”组织线上活动的初创公司My Eventz的创始人Geeta Raj Rawtani说,“我们为新娘和新郎提供完整的活动流程支持。”

总部位于孟买的My Eventz于今年5月开始运营,目前已经收到了来自各个城市的婚礼、结婚纪念日和生日会的预定。

PartyStarters从今年4月起开始承办数字派对,并提供婚礼服务。这家总部位于孟买的私人派对和婚礼承办商,目前已经承接了两场数字婚礼。公司创始人Niyomi Zatakia称,一旦婚礼邀请函发送给宾客后,推迟举行婚礼被看作是不吉利的,因此PartyStarters就要确保婚礼在疫情下也能如约定举办。

“下一个婚礼旺季将于今年12月至明年1月期间到来,目前人们还处于观望状态。即便不是整场婚礼,线上婚礼服务也仍将发挥一定效用,” Zatakia说:“依照目前的情况来看,超过1000名以上宾客参加的婚礼不大可能会举行。”

除了初创企业外,大公司也加入到数字婚礼的竞赛中。

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婚姻门户网站Shaadi.com的People Interactive,就发起了一项“在家里举办婚礼”的活动,在疫情期间协助不同社区、文化和宗教背景的新人结婚。

Shaadi.com的“在家里举办婚礼”图片来源:Best Media Info

通常来说,婚礼场地、食物和装饰占据了婚礼预算的大部分。在一场数字婚礼中,去除了这些费用,一场婚礼的成本从5万至10万卢比不等,如果选择大牌主持或DJ,费用还会再高一些。

投资者也正在密切的关注这一领域。

专注早期创投的Indian Angel Network的首席运营官Digvijay Singh表示:“作为投资者,我们关注那些能够在疫情下创新并蓬勃发展的初创企业。生物技术、机器人、医疗技术、教育技术等是我们重点关注的领域。不过,观察婚礼初创公司在这一阶段如何创新,并推出一种可行的商业模式,也将会是一件有趣的事。”

A&P Partners律师事务所合伙人Priyanka Sinha表示,随着很多活动都逐渐走向线上化,隐私问题也亟待解决。

“像线上婚礼就涉及到宾客要提供给服务提商个人信息,这就引起了关于数据方面的担忧。” Sinha称,平台面临的最大挑战将是数据安全。

但也有不少传统的婚礼公司对数字婚礼模式并不看好。L’amore Weddings的首席执行官 Gunjan Bansal称,“一旦疫情过去,人们就会选择传统的婚礼模式。客人数量可能会减少,婚礼可能会暂时变成小型的家庭事务。但一旦封锁结束,婚礼行业将会第一个恢复元气,这也是酒店行业也在关注婚礼业的原因。数字婚礼不适合印度客户,因为人们更看重的是聚在一起庆祝。一旦政府放宽限制,婚礼行业就会反弹。”

Weddingline的执行长Chetan Vohra也对此持相同的看法,他说:“现在举办一场不违反社交距离的婚礼,是一种潮流,这很酷。但随着疫情结束,这种潮流就会消失。”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