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在2020毕业季参加线上答辩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全媒派 · 2020-06-04
“我们不希望就这么无声无息地离开了”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全媒派”(ID:quanmeipai),作者:腾讯传媒,36氪经授权发布。

有没有觉得2020年过得超级快,转眼又到了毕业季。今年,你所在的学校或你曾就读的专业是通过什么方式进行毕业答辩的呢?

在经历了史上最长“寒假”后,这一届毕业生面临着一个前所未有的课题:线上完成自己的毕业答辩。导师和其他老师们只能坐在网络的另一端评议学生们的论文或毕设,当答辩结束,没有宿舍party,也没有班级聚会,甚至连一张毕业合照都只能以线上会议室截图的方式。

如此与众不同的答辩场景,催生了许多有趣的话题。失落、迷惑、紧张和期待交织在一起,让“云毕业”成为了上半年的一个热门词汇。课程也许能够延迟,但答辩却是毕业的必经之路,那么线上答辩究竟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呢?

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邀请了几位刚刚参与了线上答辩的新闻与传播专业的导师和学生,让他(她)们来聊聊都有哪些感受和获得。

感谢以下受访对象(部分为化名):

  • 辜晓进:深圳大学传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 小蕾: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在读博士,答辩秘书

  • Amuro: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研究生

  • 杨同学:中国传媒大学新闻学院媒介市场调查与分析方向研究生

  • Ly:武大新闻与传播学院新闻学系大四学生

  • Miumiu:中国社科院大学新闻学大四学生

  • 静静:山西大学广告学大四学生

在失落中准备一场云答辩

全媒派:当被告知今年会采取线上答辩的形式后,直接感受是什么?

辜晓进:我已经提前有了一些心理准备,但说老实话,学生还是有点失落的,每年毕设作为我们传播学院的最后一秀,现场的仪式感很强。这种环节没有了,他们的成就感似乎就会受点影响。

Ly:因为以为答辩会在学校里进行,所以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还是有点失落的。其他倒还好,毕竟自己准备挺多的。

静静:首先肯定是有点失望的,主要还是想见到老师和同学们,想跟大家面对面聊天。但是我们也能理解。其次,线上答辩这种新的形式,比现场答辩压力要小一些,更轻松一点。

Miumiu:我的感觉就是果然如此吧,因为确实这次持续时间太长了,我们学院本身也是答辩时间比较早的,之前在跟导师沟通的时候就得知学院现在已经开始同时准备两种答辩方案了,最后还是采取了线上答辩这种形式。

Amuro:我觉得其实也不是很意外吧,毕竟答辩在我看来,至少对于硕士生来说,还是很必要的。我们又无法返校,这或许也就是唯一的解了。

杨同学:其实是在预料之中的,因为刚过了年,学院老师就让我们每周都要和自己的导师线上沟通论文情况、线上指导,每周都要提交论文进度反馈单。但同时也很开心,因为可以足不出户在家里完成自己的答辩,在陪伴家人的同时完成论文。

全媒派:从准备到答辩全部在线上完成,有没有带来不便?

辜晓进:我们每次的毕设是一个大的作品,因此要求完成大量采访,所以这次有很多后期的采访是受到了影响。有些人你如果完全在线上采访,就无法观察,看不到现场的东西,这种感受是不一样的,获得不了更多的信息。

所以这个带来的不便是很明显的,毕业设计的质量多多少少是受了一点影响。但是,学生也还是弥补得不错,包括让受访者提供照片,用各种方式去补充完成。

Ly:不便是肯定的,比如放了一半的参考书在宿舍里,后面去找文献、看文献就很麻烦。调研也是有影响的,线上发问卷就不太好限定调查对象。和老师沟通这一块也有较大的影响,老师有其他事,没法面谈的时候,感觉不是很直接。

Amuro:我的论文设计方法里原本是有一个田野调查的,但是搁置了。和导师互动还是没问题的,甚至因为是线上的互动,我导师还请了别的学校的老师帮我看了论文。

Miumiu:我个人来讲是没有什么不便的,因为是文科嘛,所以就还是写论文、读文献,都是正常的。和导师大概进行了四五次沟通吧,包括前期定选题、中间写作过程遇到的一些问题、还有之后的修改定稿,老师都是正常进行指导,基本上都是通过微信电话来进行的。

静静:往年我们的毕业论文都是拿纸质版去老师办公室面批,一点一点改,今年全部改成了在微信上面,我们把论文发给老师,然后老师在原版的基础上进行批注再发给我们。主要还是给老师们增加了工作量。然后我们双方的一来一回,增加了时间上的成本。

全媒派:有没有为线上答辩而专门做了一些准备和调整?

辜晓进:作为导师,我主要还是在质量上把关,以前我们在线下要有好几次线下的修改,比如说稿件,特别是快要形成版面的时候,包括标题、图片的采用,都会跟他们提出来。这次也是采取了好几次的线上专题研讨会,用腾讯会议的方式,每次一开都是两个小时以上,我们会看所有的问题,提出来让他们修改,修改了下一次再来看,再接着修改。

小蕾:因为我是答辩秘书,基本上全程参与到了线上答辩的前期准备工作当中。当时被通知成为答辩秘书之后,我们就建了一个微信群,然后在答辩的前一周开始,教学秘书就开始布置相关的工作,比如说要收集所有学生的资料、提前跟答辩的评审老师进行沟通、收定稿、准备表决票还包括要准备老师的电子签名等等。这些东西原本都是线下进行,都是纸质版的,现在全部都要变成电子版的。这些都是为了当天的答辩可以顺利进行,以及之后我们要录入分数,登记成绩。

静静:线上答辩大家肯定最关注的是网络问题了。在答辩过程中,老师能不能清楚听到我们说话?摄像头能不能看到我们的表现?还有答辩的录屏工作能不能正常进行?以及答辩的周围环境是否安静?这些都需要我们准备。

Miumiu:只能说那天是我假期起得最早的一次,因为我的学号排在前面,我是第一个答辩的,八点半就要开始,所以就起得很早,化妆啊、自己先模拟了一下场景。但没有说专门进行调整或者准备吧,线下是怎么样,线上就怎么样来准备就好了。

焦虑源于答辩本身,线上反而相对轻松

全媒派:很多学生在网上表达了对线上答辩的焦虑,你觉得这种焦虑是源于“线上”这种陌生的形式还是“答辩”这一考核本身?

杨同学:的确会焦虑,更多是来自答辩本身,这确实是一种考核,就会担心自己过不了。但是形式上,我个人感觉线上答辩比线下要简单,因为比起线下盯着老师的眼睛来说,对着屏幕其实没有那么紧张。

静静:我觉得更多是对于答辩这一考核的本身。因为实际上线上答辩和线下答辩的区别不是很大,甚至线上答辩的压力是更小的。线下答辩的氛围、老师的目光、同学的注意力,都可能让你紧张,但是线上不同,更能专注自身论文的阐述和观点的表达。

小蕾:我觉得学生的焦虑,第一个可能是之前没有这样的情况,包括他们跟师哥师姐所获取的经验,都是现场答辩以及线下的沟通方式。线上的话,他们会担心自己软件使用不熟练、网络出现问题,很多东西转移到线上后,沟通可能没有线下那么直接。

然后我觉得除了焦虑,很多人是有一点遗憾,他们觉得线上答辩没有线下那么有仪式感。

全媒派:实际过程中,线上答辩是否和你的预期一样顺利?

Amuro:我觉得线上比线下的答辩更便利一些,一是没有很多旁听的人,会让我放松一点,二是我可以在旁边放着我的iPad当提词器,避免讲着忘词。

Ly:预期差不多。便利之处的话,就是不用打印答辩稿,也不用考虑线下放映PPT的格式不适应问题了。不便之处,就是没办法去考虑到答辩老师们的表情,有时候会突然被“骂”。

静静:我们是通过企业微信进行答辩的,一开始学院的意思是大家都通过电脑答辩,也提前进行了预演。但是当天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很多同学通过电脑无法看到老师的摄像头,只能用手机企业微信进行答辩。

Miumiu:线上会议工具还是不太方便,可能也跟我家网有关系,确实卡顿会比较严重。其实我们也前后组织了两次这种预演吧,主要是测试麦克风、摄像头和PPT,但是因为当时没有连续地进行演示,所以卡顿的问题可能表现得不是很明显,到展示的时候才暴露出来。

小蕾:线上答辩跟线下的流程基本上都是一致的,也非常的正式,包括答辩秘书需要及时做记录、所有的学生都要做个人陈述,还有所有的问答环节都有时长限制,基本没有什么意外的便利或者不便之处,形式和内容跟线下是完全一样的,就是环境不同而已。

“学姐的孩子突然哭起来要妈妈”

全媒派:师生们都是初次体验线上答辩,有没有遇到什么有趣的事情?

Amuro:好像没有,不过有时候开组会,学姐的孩子突然哭起来要妈妈,我导师也很贴心地赶紧打断了她的讲述让她先去看孩子

杨同学:我们答辩结束宣读答辩决议的时候大家都很激动的截屏、录屏,保留了老师“建议授予硕士学位”的现场录音。

小蕾:有的学生一开始以为不用开摄像头、只需要开麦克风,所以他做好了不洗脸或者不收拾的准备,然后到头天晚上突然被通知说需要全程开摄像头,就一下子很紧张,比如说要挑选衣服和化妆,会提早一个小时起床。

“不希望学生就这么无声无息地离开了”

全媒派:往年答辩结束后,师生们通常会有一些告别或答谢环节,今年答辩结束后有什么活动吗?

辜晓进:每年这个时候我们都有设计非常漂亮的海报,摆在深大科技楼的走廊大厅,依次排开来也挺壮观的,然后在海报跟前一起合影,大家热热闹闹,还有亲友团,或者是以前毕业的师兄师姐一起来看。

今年答辩结束以后,我们叫所有的同学暂时别退出,每个人在电脑上露出自己的头像,答辩老师和他们一起照了张合影,这也是临时想到的一种方式,算是一个纪念。

老师结束后一起在教工餐厅简单地吃了一个工作餐,聊一聊感受。学生那边答完辩后也纷纷给老师发了微信,都说期待在毕业之前还能有返校的机会,期待跟老师们能够再相聚。其实我们也很期待这样,我们不希望学生就这么无声无息离开了、毕业了,我们希望他们在毕业之前还能到学校来一趟。

杨同学:跟父母做了一些好吃的,庆祝了一下,我爸还高兴地把我答辩通过的消息发到了家庭群里。

Ly:补觉。七点钟起床,八点答辩,真的困,我日常都是十点醒。回归正题,今年唯一能聊表心意的就是答辩组的合影吧,然后每个专业的答辩组合影凑一下,就是我们今年的毕业照了。去年答辩完,15级就去吃不醉不归的散伙饭了,我们真的羡慕。所以,只好点赞了每一条答辩结束毕业的朋友圈,关系好的就评论一句“毕业快乐”。

静静:今年很遗憾,什么都没有。很让人伤感,我从来没想到会以这样的形式结束大学生活。答辩结束后,大家都继续自己的生活,我也一样。

Miumiu:其实期待了很久,去年的时候就跟爸妈说,明年六月你们要调休或者请个年假什么的,来北京参加毕业典礼。因为我爸妈至今都没有去过我学校,本来想着今年毕业典礼他们可以去一下的,结果现在毕业典礼也是个未知数,我们也还没有拍毕业照,所以感觉今年毕业特别没有仪式感。

全媒派:有同学说,虽然答辩前学校会让大家一起截个图作为合影,但是线上答辩还是减弱了毕业的仪式感,你认同这一说法吗?你打算用什么方式来弥补呢?

杨同学:感觉答辩结束的时候心里有些空落落的。有同学建议线上再视频一下,拍个云毕业合影之类的,但是人没凑齐。我们还挺期待6月份返校的时候能再凑齐吃一顿散伙饭,已经半年没见面了。可能的话,还是希望可以穿上硕士服在学校里合影留念。

Ly:少掉的仪式感不是一点两点。掰着指头算,寒假前的“珞珈山遗憾消除计划”告吹,没能和好朋友一起拍美美的毕业照,没能和舍友一起吃散伙饭,没能穿学士服和行政楼合影,没能和学弟学妹们一起拍照,没有武汉大学传统的大雨里拨穗……等机会早点回武汉吧,也许还能凑个散伙局。

Miumiu:说实话我觉得弥补还挺难的,只能说我自己去买或者租学士服,可能跟要好的朋友拍一些照片,估计也只能以这种形式。但是如果没有毕业典礼的话,我觉得其实很难弥补,也会觉得很遗憾。

不建议线上答辩成为一种常态

全媒派:线上答辩应该成为以后主要采用的一种答辩形式吗?还是说这只能作为备选方案?

辜晓进:我认为线上答辩不应该作为一个常态,线下种种的仪式和互动,都不是线上可以替代的。但我们可以尝试采取线下答辩和线上传播相结合的形式,把它做成一种更加常规化的交互传播,但是答辩的形式还是以线下为佳。

静静:我个人还是更认可线下答辩,更具有仪式感和正式性。我们经历现场考核,然后毕业跨出校门,这种线下的实际意义还是要更大一些。

Ly:线上答辩只是一种无可奈何之下的选择,因为和线上比,线下答辩更直接,也更考验答辩者的学识素养和对自己课题的理解。

Amuro:对于学院的组织来说成本也不低,我们的答辩还是把老师们都召集在一个会议室,然后大屏幕投影学生的。那么如果大家都在学校的话,为什么不线下呢?

全媒派:对正在准备线上答辩的师生有什么建议吗?

辜晓进:老师自己要做一些准备,师生之间的衔接是非常重要的,大家需要找一个网络比较好的环境,不要有临时卡顿这种情况。

小蕾:我的建议就是,虽然有一点遗憾,但还是可以和线下答辩一样做好充分的准备。因为我觉得很多时候仪式是可以用态度去弥补的,当你全程都尽力了,也都做得很出色了以后,你会对今年毕业的这种特殊的仪式感留存一些记忆。

杨同学:建议大家一定要把网络环境调试好,尽可能找安静、网速好、亮堂的地方,因为卡顿不仅让自己紧张,也不利于老师指导。还有就是注意自己的状态,虽然是在家答辩,但是也要打起精神,自信和充分的准备会让老师感受到自己的用心。

Ly:我只能从学生的角度讲,那就是不要太紧张,也不要太放松,把自己的论文熟悉透就行了,好好考虑论文的重点。

Miumiu:对于正在准备答辩的同学,我觉得还是把论文多熟悉熟悉吧,老师的提问还是很细致的,有些我没有注意到的地方。但老师都很好,后面都是在给我提建议。

最后,关于这个话题,还有一些感触:因为我是保研的学生,其实对我们这批的影响应该是最少的了,至少接下来还有研究生毕业典礼,还是能穿着硕士服合影留念的。但对于今年本科毕业打算直接工作的同学而言,之后就再也没有毕业典礼了,我觉得也是一件很遗憾的事情吧。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企业微信

点影

看孩子

点一点

有宿

爸妈说

武汉大学

友团

下一篇

还记得那年的百度外卖与百度糯米吗?

2020-06-0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