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五周年,水木资本向星辰大海再出发

36氪运营 · 2020-05-29
“在海量的早期创业项目面前,除了专注和努力,没有更好的投资技巧。”——水木资本董事长唐劲草

在清华大学东门外,坐落着全球最大的大学科技园——清华科技园,水木资本就位于这里。

水木资本

五年前的今天,水木资本,作为一家新设的且是当时少有的专注于早期投资的市场化机构,没有知名度、没有大规模的资金,希望和忐忑并存。

五年后的今天,水木资本点燃的点点星火,已然灼灼其华:旗下共管理4支早期直投基金规模约15亿元,3支母基金规模共260亿元,投资项目100余个、投资子基金8家。

01 清华投资人,投资清华人

景昃鸣禽集,水木湛清华。

自出生起,水木资本就带着“清华”的标签——作为一支清华系早期基金,水木资本的一个独特定位就是:清华投资人,投资清华人。

水木资本董事长唐劲草既是清华校友,又曾在清华控股下属企业长期工作过,20多人的团队几乎清一色的清华背景,其中不乏曾经的高考状元。“我们公司绝大部分都是清华人,连实习生也基本来自清华园。我们投资的全部项目中,有一半以上的创始人是清华校友。”唐劲草表示。

“我们着重于投资技术驱动类创新项目,专注TMT领域适于技术创新的细分赛道,而清华的教育背景意味着在高科技领域的竞争中相对容易地占领优势。”在唐劲草看来,早期投资即投人,投资清华人的定位对水木资本而言,是相得益彰、相辅相成的——一方面,是作为清华系早期基金“反哺”清华人的使命感与责任感,另一方面,这也让水木资本对投资标的更清楚,便于做背景调查,也更容易捕捉到符合投资方向的技术创新类项目,为推动科技成果转化添薪。

除清华系背景带来的大量校友创业资源之外,水木资本也在各类清华创业比赛中锁定优质创业项目,并通过在硅谷、波士顿等海外创业集中地布局渠道,与清华海外校友会合作,发掘海外优质校友创业项目。

“大力加强科技创新,在新基建、新技术、新材料、新装备、新产品、新业态上不断取得突破。”这是习近平总书记5月在山西考察时对科技创新的最新指示。自成立以来,水木资本已经投资了一批具有核心技术、具有新产品、新业态的清华创业项目。

其中,电子工程系王哲创办的有感科技,技术水准当属、国内标杆,作为提供无线解决方案与优质产品的技术驱动型企业,有感科技在今年的新冠疫情下“危中寻机”,实现了极大的业绩增长,也得到了央视新闻联播重点报道。

成立于2016年的硕橙科技,是国内首家将人工智能、机器学习与设备噪声分析相结合并运用到工业领域的高科技企业。硕橙科技的管理团队与研发团队都是清一色的清华出身,并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凭借团队专业能力及产品技术优势,公司主营产品机器听诊大师已成功应用于中冶赛迪、中国烟草、宝洁集团、中国商飞、宏发股份、德国艾默什水务等国内外知名企业。

在培育国家未来竞争力的教育行业,水木资本投资了清华大学经济学博士郝景芳创办的童行星球。郝景芳因作品《北京折叠》获得了第74届雨果奖而为众人所知,获奖之后她推出了童行计划,包括面向3-12岁儿童的创造力(STEAM)教育品牌——童行星球。郝景芳希望,“通过提供科学艺术等主题、线上线下结合的素质教育,让孩子成为有创造力、能自我成长的独立个体。”她的童行学院,另一个通识教育项目,也于去年完成了红杉中国种子基金领投的数千万元Pre-A轮融资。

02 专注早期的摆渡人

24小时随时在线,时刻充满“洪荒之力”、跑五六个场子,这样来描述水木资本董事长唐劲草的一天似乎并不夸张。

早期投资人作为“点石成金”的造梦者,不仅要有“三头六臂”同时处理多项事情的能力,还得“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练就敏锐的行业洞察力。水木资本自成立之初,就定位自身为专注于早期投资,温暖市场低谷,与创业者一起向阳而生。迄今为止,水木资本的早期直投基金已有4期,规模达15亿元,专注投资于TMT领域的种子期、初创期和早中期优秀企业。

“我们把TMT分为深科技、硬科技,也包括文娱体教与消费升级,以及互联网+和模式创新。”唐劲草介绍。“过去五年,水木资本已经投资了一百多个比较优质的早期创新创业项目,目前有30%左右的项目跑得相对较快,发展前景很好。”水木资本合伙人鲁飞表示。

水木资本第一笔投资始于2015年9月,投资对象为拥有优质创业社群的创投服务平台——小饭桌,那时正逢李克强总理提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一周年,双创事业正开展得如火如荼。

在大潮下,不仅是水木资本自身是乘长风而立,其投资的早期企业亦是在双创之潮中不断破浪前行。

到如今,小饭桌已成为提供深度创投报道、精准创业课程培训和专业投融资顾问服务的国内知名创投服务机构,并拥有了小饭桌媒体、小饭桌创业课堂、凡卓资本精品投行和凡创资本早期新锐基金等多个衍生平台。小饭桌迄今已深度服务了数万名创业者,被誉为“中国早期创业者的黄埔军校”。

投早期项目是沙里淘金,但也更能体现筛选项目时的眼光。后来成功转型互联网营销的手机游戏开发商掌中飞天,在接受水木资本投资后不久即成功登陆新三板,2019年全年净利润为大几千万元,是2016年全年的约20倍,正在准备IPO。

移动游戏市场纵然规模大、发展迅猛,但行业内玩家众多、水平参差不齐。水木资本合伙人马妍娇介绍,水木资本在接触掌中飞天的过程中看重的是创业团队的务实风格,“这也是对我们投资眼光的验证”。

水木资本投资的另一明星项目麻雀电商是专注新兴电商平台的电商代运营公司,是最早布局社交电商生态的佼佼者。水木资本投资后不久,即获得德聚资本、舟山乾海及拉芳集团等多轮投资。

投资中国的自主核心技术,然后一步步陪伴其成长为世界领先,可能是所有国内投资人的情怀与梦想。成立于2019年4月的莱德装备,主要从事OLED生产所必需的核心设备真空蒸镀机的研发。而蒸镀机及蒸镀工艺也是OLED屏生产过程中难度最高的环之一,正是看好莱德装备的核心自主技术未来的发展空间,水木资本领投了其数千万元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

水木资本合伙人鲁飞表示,OLED蒸镀技术几乎掌握在日、韩企业手里,这也是导致我国OLED产业大而不强的原因之一。“在国家大力鼓励科创、支持科技企业进行技术突破的大环境下,高端装备的国产化替代是必然,水木资本一直关注国产替代的趋势和红利,投资真正有核心技术的国内初创企业。创始人团队全面、扎实的工程技术和创业经验也是水木资本投资的重要原因。”鲁飞介绍到。

水木资本还是国内AR光波导龙头企业珑璟光电最早的投资机构。这家领先的虚拟显示模组供应商,其核心团队在微显示行业具有近 20 年的经验积累,在光学设计、生产工艺等方面拥有大量核心技术,服务了众多 AR 眼镜厂商,其产品也被广泛应用于警用、安防、工业、旅游、医疗、营销等多个领域。在水木资本投后,该公司又获得君盛资本、源星资本等多轮后续融资。

今年年初的新冠疫情,给了整个股权投资行业猝不及防的当头一棒。对身处资本寒冬的很多投资机构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募资渠道瞬间冰冻,缺少弹药的情况下投资业务也近乎停滞。但对水木资本来说,却是逆行疾进、全员出动、加速抄底的大好时机。

疫情虽无情,却能筛选出真正的玩家。“有不少头部项目都有了议价的机会。”水木资本合伙人王耀表示,现在看项目的速率明显加快,工作基本是7*24h运转,“每天都在开会,项目在线路演、项目推进会、被投企业沟通会……还有常规的预委会和投委会。一天至少5个长线会议从早排到晚。”

唐劲草表示,这几乎是水木资本所有员工疫情期间工作的常态,合伙人更是日理万机,一刻也不曾停歇。“做早期投资就是要勤奋和努力,在疫情黑天鹅影响之下,市场的马太效应加剧,正是抄底优质项目的好时机。水木资本在疫情期间,已经出手了五个项目。”

唐劲草介绍,水木资本是“自动步枪”式投资理念,专注于部分细分领域,投资于细分领域中经筛选过的有潜力项目。“不同细分领域及多样化的投资组合有助于降低整体风险,少数明星项目可以带动整体收益,这也依赖于我们在细分领域有较强的认知和快速学习能力。”

为何要专注于早期投资?唐劲草对此解释到,“经过统计,早期投资的收益率其实是最高的,风险越大,收益越高。并且,早期投资是具有重大的市场机会的,因为VC、PE已经被那些巨头基本把住了,但早期因为双创项目太多了,任何一家或者几家机构,都很难在早期阶段完全覆盖住所有的优质项目。”唐劲草亦表示,在当前的资本寒冬,VC并不好做,优胜劣汰、洗牌加剧,建议VC可以介入天使投资甚至是种子期的投资。

03 “两驾马车”:早期直投+母基金

早期基金之外,水木资本管理的母基金也起到了平衡风险的作用。“投资的本质就是Portfolio,就是投资组合。”唐劲草坦言。既做早期基金,又做母基金,这无疑也是一种投资组合。而水木资本董事长唐劲草亦是中国科技金融促进会风险投资专业委员会常务副会长、中国 母基金联盟秘书长,也曾长期从事母基金工作,现在已担任中国25家领先母基金的专家顾问或投委会委员,本就是管理母基金的行家里手。

水木资本旗下共管理着三支母基金,其中首期150亿的国家级母基金——中国科创产业母基金,更是资本寒冬中一支重要的母基金力量。

其中,在受到较大地域限制的引导基金方面,水木资本也已有了突出的成绩:受托管理的张家口绿色发展母基金,通过合作的子基金,重点投向高科技、清洁技术、高端装备制造等战略新兴产业。一年时间,已投资了包括深创投在内的白马基金,前后也为张家口引入了近20个优质的创新创业项目。

“我们以庞大项目库为依托,在全球范围特别是清华大学内初步筛选创新创业项目以及优秀GP,结合团队分析判断选择合适基金投资的赛道,通过行业研究与对比选择行业中的领先企业,并且结合基金情况筛选适合于落地在张家口的项目或子基金,最后对经过多轮筛选的项目或基金进行投资,部分优秀项目或基金进行市场化投资。”水木资本合伙人、福布斯亚洲U30李瑶这样介绍张家口绿色发展母基金的投资策略。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水木资本管理的中国科创产业母基金以金融赋能科技创新,把支持创新创业、促进科技成果转化和满足产业发展的需求作为根本,合理运用金融工具重塑产业价值,整合科技创新资源,推动产业结构调整升级。

中国科创产业母基金总规模1000亿元,首期150亿元,由中国科技金融促进会风险投资专业委员会、中国 母基金联盟、北京企业联合会、北京市企业家协会指导,由中城基金、水木资本和元贵资产三家作为联合GP,其中中城基金作为管理人,并由水木资本为主组建联合团队负责中国科创产业母基金的运营管理。

“F+D+S”——唐劲草介绍,中国科创产业母基金的投资策略为FOF投资配置优质白马+黑马,发掘老兵新基金与行业领军机构,单标股权选择跟投自基金投资的优秀项目,S基金兼顾退出流动性。投资比例方面,FOF占60%,S基金占20%,跟投占20%。

中国科创产业母基金聚焦于六大投资方向:深科技、硬科技、大健康、互联网及模式创新、文娱教体、消费升级。按照国家发改委《战略新兴产业指导目录》规划,中国科创产业母基金拟重点打造20个方向的产业链,计划每个产业链设立总规模为50亿元的子基金,重点推动该产业在具体城市落地,集中全国资源带动地区产业经济发展,助力和加强地方产业引导基金的拉动效应,并助力区域内产业的优势互补与协同发展,实现产业联动与产业结构优化升级。

04 不忘初心,行稳致远

2015年以来,创投市场经历了几年的非理性繁荣,热点、风口层出不穷,由于2018年资产端的突然收紧,使活跃的创投市场逐渐进入寒冬,VC/PE投资市场正面临行业洗牌,全面进入回调期,行业整体投资节奏放缓,从迅猛发展回归理性常态。

在投资弹药不足和项目成本贵的大环境下,无论是头部机构还是中小机构都在放缓自己的投资节奏,对项目持理性和谨慎的投资态度,将更多的精力放在过往投资项目的投后管理和项目资源服务上,着重思考基金未来的投资赛道等。

据CVSource投中数据,2019年,创投交易数量几近腰斩,尤其早期投资大退潮,锐减四成。曾有某创投合伙人在公开场合发言称,“非常勇敢的人才能做早期投资。”

“水木资本不会随波逐流,而是要坚持只做第一轮,争取未来做到中国最强的、只做第一轮的机构。”唐劲草坚定地说。

早期投资不能追求回报的速度,要相信时间才能给到最真实的反馈和答案。而除了资金的支持之外,水木资本一直秉持着做一家有使命感的专业投资机构的理念,用行业提升、资源对接、人才引进、政府支持等方式,陪伴初创公司一直成长。

投资已经进入专业化、精英式的时代,去伪存真,资本只会青睐真正的价值所在。作为专注早期的摆渡人,水木资本已走过五载。一路走来,有星辰大海,也有狂风暴雪。但只有在狂风暴雪中坚持下来的人,才有资格等得到新的春天。

投资奥义历久弥坚,拥抱创新、拥抱未来,不忘初心、砥砺前行,我们相信行业里见过周期起伏、路远马亡仍不弃远途的人,最终将能守得云开见月明。借用梁启超《少年中国说》中的“前途似海,来日方长”,愿与中国股权投资行业的各位同仁共勉!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