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滴普科技赵杰辉:见过雄鹰的人,不会喜欢乌鸦

BAI资本 · 2020-05-29
“不能沉浸在低层次的快乐中,视野要开阔。”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BAI资本”(ID:BAI_VC),36氪经授权发布。

5月28日,滴普科技A+轮融资的新闻发布会在深圳如期举行,滴普科技DEEPEXI 3.0的新品也同时发布,通过构建全场景的数据智能服务能力,加大产业数字化服务范围,重点关注商业智能、工业智能、智慧园区、数字政府等领域,以数据智能赋能组织业务创新与增长,推动产业数字化进程。

作为滴普科技本轮融资的联合领投方,BAI(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和滴普科技董事长兼CEO赵杰辉进行了一次交流,从滴普在疫情中的应对、对“企业数字化”的行业理解、组织建设的底层逻辑再到个人对“无用之物”的坚守,赵杰辉将多年的思考与滴普科技成立两年来的体会娓娓道来。

在我们的交流中,“视野”是赵杰辉不断重复的一个词,从个人的经验体会,滴普科技的组织建设,再到融资时对投资人的选择,赵杰辉始终将“视野”的提升视作一个重要的考量标准。赵杰辉甚至设想,自己能够拥有更多一个维度去感知世界,能够有长远的想象力去展望未来,他认为企业能否走得远,取决于创始团队的视野是否能够不断开拓。

以下,enjoy:

滴普科技董事长兼CEO 赵杰辉

人不能沉浸在低层次劳动的快乐之中,还是要不断地去开拓视野。以前有种说法,说见过雄鹰的女孩都不会喜欢上乌鸦,这对我们的干部也是一样的道理,如果你没见过雄鹰,就只能喜欢上乌鸦。只有不断帮干部去开拓视野,才能把整个公司拉升到一个高的层次上去。

——滴普科技董事长兼CEO 赵杰辉

01 经此一“疫”,数字化成为了刚需

BAI: 在疫情期间,滴普科技做了哪些努力,最后又获得了怎样的收获?

滴普科技赵杰辉: 首先对于整个市场来说,疫情带来了两方面的影响:经此一“疫”,数字化成为了刚需,企业开始在线上基于数据尝试各种经营活动,对数字化的认知无疑是更深刻了。但另一方面,疫情使企业的运营压力增大,一些客户因此推迟甚至削减了预算,这对市场而言,负面的影响实际上非常大。

对于滴普科技来说,我们这段时间做了两个重要的事情:第一,我们非常幸运地拿到了一笔较大的融资,在现金流上没有了压力,这让我们有机会去做产品的重构和深化。第二,我们基于之前的后台数据积累,为抗疫快速开发了一些力所能及的解决方案,比如基于红外检测、人脸识别并结合数据分析的“AIOT智能测温跟踪平台”,帮助了包括海关和一些大公司在内的组织机构复工复产。本质上讲,我们也想为抗疫做出一些贡献。

疫情中我们做的工作产生了很强的现金流回馈,我觉得这主要是因为我们结合疫情对产品做了比较深度的重构,比如我们D系列的三个核心产品:DM(Digital Marketing),DR(Digital Retail)和DD(Digital Distribution),现在都基于微场景进行了重构,让客户在一次具体的微场景中就能实现价值闭环,不再像之前一样,价值的闭环非得需要完全上三个产品或者上一个完整的产品才能实现。我们发现客户在疫情之中会更加倾向于基于一个具体的小微场景,采取“小步快跑”的方式,更精准地展开业务。

我们在疫情期间做了十几家客户,Q1的整体业绩同比增长了200%。这些客户作为种子,在疫情结束后会逐步发芽迭代,为我们带来更多的客户,以后也有更加深入的项目值得我们去深入探索。

BAI: 很多公司在疫情期间也都进行了一定程度的人员调整。

滴普科技赵杰辉: 疫情让一些优秀的企业面临压力,这却为我们提供了人才升级的好时机。从Q1到现在,我们高层团队的招聘进展是非常快的,整个滴普团队在Q1完成了100多人规模的人才升级,我们整体团队是600人,所以我们人才升级的比例是非常大的。

我们收获了很多在企业服务市场中深耕多年的技术专家和业务专家,他们中的许多已经成为了我们DEEPEXI 系列产品的整体负责人。比如原来IBM GBS的合伙人,现在加入了我们,成为了D系列产品的整体负责人,为我们带来了更加系统化的思维,交付团队也在这个时间整体上做出了升级。另外我们还引入了原阿里的高级人才加入,负责AIOT事业群。

在原有的联合创始人中,有90%现在都是汇报给后来加入我们的人,我们团队的能力天花板在不断地突破,不断进行着团队和组织文化建设的迭代。

02 我们深度地反对机会主义

BAI: 很多人谈“中台”和“产业互联网”,滴普科技是如何理解这些概念的?

滴普科技赵杰辉: 滴普科技希望做一个企业数字化的全场景数据智能服务商,在这个愿景下,我们做了丰富的产品布局。我们从来都没有说过自己是只做“中台”的公司,因为“中台”本身就是在云原生架构里面一个应用,我们不认为“中台”是个大市场。有些人把“中台”等同于“数字化”,但如果概念边界讲不清晰,那其实就是“炒作”。

“企业数字化”的概念则是非常清晰的,它的清晰就在于可以综合地应用现有的四大核心技术(5G、AI、大数据、云计算)去协助企业完成基于数据的智能化升级。

我们的核心高管大部分来自华为,我们继承了华为一个很核心的精神基因:我们深度地反对机会主义。我们一定要在我们认准的方向里把基本面做强。这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我们的技术路线独立,我们的产品路线独立,我们的客户拓展路线独立。

滴普科技走到今天,我们一直谋求中立发展,在客户面前,我们从来都讲我们是独立的,我们要保证自己的产品体系和技术体系独立发展。因为一旦依附于大厂,我们就必须要用它们的技术和产品体系,那就是机会主义。

BAI: 在年初参加BAI线上活动的时候,您提到在滴普科技“销售团队是打猎的,服务团队是种地的”,现在也这样看销售与服务吗?

滴普科技赵杰辉: 是的,在滴普我们没有一个单纯的所谓销售团队,我们有一个综合的销售与服务体系。

在这个销售与服务体系中共有三个组成部分,一个是传统意义上的销售组织,分为东南西北四个区;另一个是售前解决方案组织,他们帮助客户去做数字化业务设计;最后一个是交付团队。前期的数据化业务设计咨询团队有50多人,解决方案设计团队有50多人,最后真正去帮客户做交付的有100多人。在滴普,解决方案的设计也是需要拓展和交付团队共同参与的,所以你也可以将整个“销售与服务体系”都理解为是一个完整的技术团队。

在公司,有60%的合同来自于客户二期或三期的持续。在我们看来,真正的客户关系是普遍客户关系。我从来不相信公司可以靠销售和客户的个人关系争取到客户的订单,我们认为我们能够跟客户持久合作的核心,是因为我们建立了普遍的客户关系。

什么是普遍的客户关系呢?我们认为就是帮助客户落地实际的价值,这一块更多的是靠我们的交付团队,所以其实交付团队才是我们销售与服务体系的核心。

03 视野、意志、品格,滴普科技的三个关键词

BAI: 您在许多场合多次提到“视野”一词,对此您有何切实的体会?“视野”是如何影响到您的决策与判断的?

滴普科技赵杰辉: 不光是我个人,在我们的公司企业文化里也时常强调三个词:视野,意志与品格。

对一个人或者一个组织而言,“视野”意味着要见过世面。人不能沉浸在低层次劳动的快乐之中,还是要不断地去开拓视野。以前有种说法,说见过雄鹰的女孩都不会喜欢上乌鸦,这对我们的干部也是一样的道理,如果你没见过雄鹰,就只能喜欢上乌鸦。只有不断帮干部去开拓视野,才能把整个公司拉升到一个高的层次上去。

我们选股东也是一样,我们从来没有为一点小钱选一个小股东,有的投资方说只要让我们投了,我就可以给你拉什么关系,整合什么资源。这些我从来不信,我认为滴普能够和客户建立合作关系,一定是靠自己,一定是靠滴普法人和客户法人之间形成的非常普遍的合作关系,是有价值交换的合作关系。我从来不相信所谓的神秘力量,世界上唯一的神秘力量就是自己。

我们重视的是股东能够给我们带来的视野的开拓,他们或者更懂这个市场,或者有比我们有更高的平台,能够可以更好地引领我们更好地去研究市场和环境。

“意志”也是我们非常重视的东西。曾国藩说,做事情要“躬身入局”,也就是做事必须跳下去把手搞脏,你不能总是站在岸上说来说去。

“品格”就不做什么泛化的解释了,我们有一条比较看重:既然加入滴普的团队,你就要从内心深处认可这个团队,加入进来就要有看齐意识,你要是不认同,做起事情来就会非常累。你看我们最伟大的创业团队——中国共产党,就是这样。

当然这些词也不是滴普创造的,我们也是继承自一本书——《马世民的战地日记》,华为的任老板在扉页上给他写了序,任老板寄语年轻人,希望年轻人拥有视野、意志和品格。

我是在华为成长起来的干部,我一直记到现在。

《马世民的战地日记》书影

BAI: 滴普科技是如何保持团队迭代的?

滴普科技赵杰辉: 我们在选干部的时候,会特别强调一点:任何一个团队,如果开始产生了非常平稳和平衡的状态,我们就需要去打破平衡。如果状态稳定了,就说明大家没有了更高的追求。我对团队leader的要求是,如果3个月或最晚6个月不调整团队,那么这样的leader就是不合格的。

所以在滴普做干部还是挺累的,我们七八个联合创始人,到现在只有我还没有汇报给别人。在公司,有的干部会被折腾掉,有的人则成长很快。如果公司进步快于你的进步,你肯定要往下走,汇报给别人。企业在不断发展的过程中,会有视野更开阔的人进来,那么就应该让视野更开阔的人带领我们。

BAI: 频繁的组织调整是否会影响稳定?滴普科技是如何在组织迭代和业务稳定间谋求平衡的?

滴普科技赵杰辉: 滴普在不断进行组织迭代的背后,也进行着配套的人力资源体系建设。我们虽然只成立了两年,但我们对使命、愿景、文化、价值观这件事却落地得非常深刻。公司想要真正的成长,就需要以这种标准去建设团队。

我们公司真正的HR就是我自己,专业的HR只能做一些技术性的工作,但一个公司的灵魂,一定要由在业务上有显赫战功的人去做,创始团队要有一个联创级别的人去做HR的工作。

其实组织建设的核心就是两件事,一件是刚才说的使命、愿景、价值观的建设,另一件事则是利益分配。第一件不做,你折腾团队的标准就不清楚;第二件不做,别人凭什么被你折腾?两件事一定是相辅相成的。

你看我们党的历史,道理也是一样的。一开始要做思想建设,要做组织建设、党的建设;思想建设之后,再做利益分配——土地革命。

04 无用之用,方为大用

BAI: 有没有自己特别想拥有的超能力?

滴普科技赵杰辉: 在我们感知世界的时候,其实都是四维感知:长宽高的三维空间,加上时间一维。但作为一个人,我觉得应该再增加一个维度,那就是想象力。

处在更高的维度去看低级的维度,所有的细节都会看得很清楚。如果我通过思维的维度,运用想象力,我可能能够看到另外一个人的更多的细节,他的心肝脾肺肾我可能都能看到。

一个企业要往前发展,固有的思维和认知能力可能都是不够的,重要的是拥有更强的想象力,能够想象未来企业会是什么样,能想象一件事情未来会怎样。

BAI: 您生命中的无用之物是什么,它是否在某个不经意的刹那,对自己产生过影响?

滴普科技赵杰辉: 我其实特别重视无用之物,比如闲下来学习党史什么的,我觉得这些无用之物都是大用。有些事情你看似没用,但实际上会是思维方式的一种积累。比如我们建设团队,其实不用学别人,学咱们中国共产党就够了。你看咱们党的建设,《人民日报》上的那些文章,平时无心看看,其实用处会有很多。我电脑桌上放的,都是党史。

BAI: 商业世界以外,您最欣赏的一个人物是谁呢?

滴普科技赵杰辉: 邓小平,他的视野开阔。你想象一下当年改革开放,邓小平的确给中国打开了视野。

BAI(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成立于2008年1月,由国际传媒、教育、服务巨头贝塔斯曼集团全资控股,旗下管理的资金规模超过30亿美元。成立10年以来,BAI累计投资160多家互联网企业,实现10年超过10个IPO和超过20家独角兽的优异成绩,投资领域涵盖城镇化与零售,社交/媒体/内容,新科技/企业服务,移动出海,新金融等。投资企业包括正保远程教育(NYSE: DL)、易车(NYSE: BITA)、凤凰网(NYSE: FENG)、寺库(NASDAQ: SECO)、易鑫(02858.HK)、乐信(NASDAQ: LX)、爱点击(NASDAQ: ICLK) 、优信(NASDAQ: UXIN)、团车网(NASDAQ: TC)、蘑菇街(NYSE: MOGU)、优刻得(688158)、美团单车、Bigo、Keep、探探、易久批、联易融、网易云音乐、叮咚买菜、即刻、豆瓣、春雨医生、352环保科技、拉勾网、毒舌电影、小猪短租、小盒科技、Club Factory、VeeR、叽里呱啦、小年糕、云歌智能、新分享、同程生活、欢乐番茄、中联惠捷和多保鱼等。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新浪的变现逻辑是做流量平台,而它的流量池或已告别红利期。

2020-05-2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