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莉的“野心”:赋能,从汽车到汽车人的进化!

山行资本2020-05-29
Best engineers change the world.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山行资本”(ID:Hike-Capital),作者:山行资本,36氪经授权发布。

庄莉,著名的清华96级计算机专业毕业生,坚信并践行着技术改变世界的理念,即bestengineerschange the world。

“关于商业上的想法,就像puzzle的拼图,各块拼上了,就出来创业了。”几年前,庄莉买了一辆特斯拉Model S,从未有过的驾驶体验让庄莉产生了创业的想法。“它不是一辆车,而是moving computer on wheels。”

从蒸汽动力、汽油动力再到电力,汽车在动力上不断革新,这个经过一百多年发展的行业在庄莉眼中,既古老又新鲜。当计算机科学遇到传统汽车产业,将会产生无限可能。“这个行业的技术革命正在发生,我一直在思考,如何通过计算机技术推动汽车这个行业的变革与发展。”

而“镁佳”这个名字从某种程度上也体现了庄莉内心的愿景,技术大神的浪漫体现在一些小细节中。《变形金刚》电影中,有个角色叫Megatron(威震天),庄莉觉得这个名字非常酷,好听,把它和汽车零部件的英文结合一下,公司的名字就成为:Megatronix。而Mega这个词本身也包括宏大的,极佳的的意思,翻译成中文——镁佳。

镁佳做的正是赋能整车厂、汽车行业一级零部件供应商,共同打造高品质高体验的新一代智能汽车。

山行资本作为庄莉的天使投资方,一直为其“技术改变世界“的愿景所打动,而未来的镁佳或许也将如其所愿,将汽车变成汽车人

赋能——让车内没有难写的软件

山行:镁佳为何选这个时间点进入汽车行业?

庄莉:汽车这个行业已经有一百年多年的历史了。汽车本身其实也都是从工业的领域过来的,不管是发动机还是汽车底盘技术,所以这里面最初其实是没有软件的,慢慢的在里面会有一些嵌入式的ECU,在ECU上面有一些比较简单的软件,它不像互联网,可以创造很多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产品形式。而(汽车行业)有的东西,和大家期待当中的类似移动互联网的体验是不一样的。行业内和行业外的人,或者消费者和汽车制造者的观点也不一样。从消费者的观点看,他会认为车里连导航应用都没有,还要拿一个支架放手机来导航。从汽车行业的观点来看,十几年前就已经配备导航应用了,所以汽车行业是一个既新又老的行业。

这个时候,如何把消费者对车载软件体验的期望和当前汽车提供的软件体验之间的Gap填补起来?

我觉得本质上是解决车载软件的开发方式和整车里当前的软件构架的问题。

就像PC刚开始时,主要都是硬件,在没有windows操作系统之前,整个PC上的生态和应用发展的特别慢,可能十年的发展还赶不上有windows或者像手机有安卓或IOS之后一两年的发展。

汽车软件在过去很长时间里都在缓慢的发展,车里有很多软件体验不及我们的预期,是因为车里还没有一个好的软件构架支撑新的软件快速开发。

但现在,基于软件行业和互联网行业的发展,很多方面其实可以和汽车原有的东西结合,类似于Windows出来之前,操作系统其实也是中间件,它是向下管硬件、向上管应用的角色。移动端的安卓和IOS代替了塞班系统和功能机,也是因为出现了手机的操作系统,发挥了向下管硬件、向上管应用的角色。

我们的想法是,把车里面这些软件服务的根系统或者说中间件做得更扎实、更模块化,这样整车厂就可以专注于车内的应用软件体验。我认为将来所有的车厂都会成为汽车智能应用的软件开发者。但会有一些公用的部分逐渐抽象出来,变成相对比较独立的第三方,为软件开发者提供这样的支持和服务,让整车上的软件变得更容易编写、让软件编写的质量变得更高。

山行:你们的目标是提供公用支持、相对独立的第三方?

庄莉:现在我们是零部件供应商,包括硬件以及硬件上附带的软件,最终我们的角色会朝向这个方向发展。我们希望车厂能够自己掌握软件能力,但目前大多数车厂还没有完全独立的软件开发能力,但这是渐进的过程。像iPhone刚出来的时候,苹果会提供应用。

山行:现在的汽车行业准备好智能化了么?

庄莉:我觉得现在刚好,各方的条件都准备好做这件事。

首先,车类的电子电气构架开始以太网化。以太网化意味着车里很多小的ECU功能集中在大的车载电脑,或者域控制器。这样的构架其实就回到了相对传统的软件开发,比较合适做革新。原来绝大多数车里电子电气件都是嵌入式的ECU,或者硬件有不同型号,很难去做出中间件。所以车里的电子电气的集中化、以太网化、联网的强需求已经促进了硬件条件更新。另外,车里的芯片功能已经比较强大,能够支撑车内的智能应用。新技术的实现需要更大的决心与耐心。但是退一步看,有一些事情是一定要发生的。大家都希望开车的过程变得更舒服,并且在一些比较简单的场景下,大家希望我的车能够给我提供更多信息。

“有这样的可能性:有的大厂,他会变成车行业里边的iPhone。还有大量的其他车厂,它会变成车行业里面的安卓手机,这个安卓操作系统的角色谁来扮演?我觉得更多是我们去扮演这个角色。”

山行:但现在一些大的主机厂已经在开发操作系统,他们的研发能力不可忽视,如何看待?

庄莉:车厂一直以来的工作方式,是和供应商和合作伙伴一起去做一辆车。车厂会有一个渐进式的朝特斯拉的这种构架过渡的需求,这个需求其实是一定要有人来满足的。可以类比的一个例子是什么呢?早期的互联网公司他们都需要提供后台服务、云端服务,数据中心这样的服务器。最初大家都是买服务器,自己管理。后来一些公司不再自建私有云,而是把服务构架在公有云上。公有云可以提供稳定的、随时容错的、可靠服务和存储、计算平台,更少的公司会愿意自己去管物理机器。任何一个行业,在公用化和标准化的地方最后一定会出现独立的第三方,用更高效的方式提供服务。而镁佳就是类似这样的一个公司,并且我们将核心能力留在了整车厂。我们更多的希望每家车厂都有自己的软件能力,都可以定义出自己很酷炫的应用出来,我们帮车厂把下面的这个基础扎好。我们不是要把车厂的软件能力给拿走,更不是要替代掉车厂在软件开发上的角色。

山行:除主机厂之外,您怎么看互联网巨头的参与汽车智能化?

庄莉:互联网公司分两类,一类是BAT这样的公司,他们非常看重数字座舱,因为它天然是互联网内容生态的延展,但是他们可能不会特别关注动力系统、通信软件或者其他控制方面的软件。

另一类比较典型的是像华为这类公司,他们自己研发芯片和相关的硬件,希望进入到车的链条中。这类公司基于原有通信模组的基础,希望能够进入车的场景应用中。比如会希望5G的通信模组,4G的通信模组在车里面应用。我觉得他们切入的角度会让公司现有的优势扩大,或者利用现有的优势撬动一块新的蛋糕。不同的切入点会对应不同的路径。

镁佳的角色其实是填补行业当中没有被满足的诉求。 

山行:您是否想象过未来主机厂和第三方组成的生态,理想的协作关系是什么样的?

庄莉:公用的部分,独立第三方提供公用模块和服务,可以平摊成本,提高整个体系化效率。与各家车厂产品的定位密切相关的部分,以及实际投入的硬件资源,大家会去平衡和定位。我觉得最后车厂会把软件能力和资源更多地集中在用户能够直接体验的地方,公有部件通过值得信赖的第三方去完成。

但大车厂有可能会是iPhone的角色,它会从上到下全自己做,其他的车厂有可能是安卓手机生产商的角色。所以我觉得长期去看的话,我们承认有可能有这样的可能性:有的大厂,但也有可能只是特斯拉,他会变成车的行业里边的iPhone。还有大量的其他的车厂,它会变成车行业里面的安卓手机,这个安卓操作系统的角色谁来扮演?我觉得更多是我们去扮演这个角色。

但现在完全类比于安卓也不是特别合适,目前我们更多是车里的服务中间件,能够协同车里零部件各个模块之间能够共同工作,特别是能在云端共同工作。未来会支持各种应用,但是否需要应用商店,决策权在车厂。手机大家会认同上面需要有应用商店。但是在车的场景下,用户需要的应用要不要那么多?驾驶是个比较特殊的场景,未必需要坐在车上打游戏。

山行:镁佳如何理解未来人跟车的交互形态?

庄莉:起初,肯定是人开车,但我们想象当中坐进车里就睡觉的情形,从现在技术积累和工业化水平、量产化水平来看,还是比较遥远的。所以,我觉得人开车,首先希望车内的空间不那么无聊,所以发生变化的地方是数字座舱。如果联网后语音可以控制,想听任何音频内容,只要说一声就好,车里驾驶的伴随体验会变好。在驾驶情境中,“touch”形式很影响开车,所以车里的交互会越来越向语音集中。例如在和项目方的路测中,我们的路测工程师也不太愿意用touch了,更愿意用语音去触发。车内语音交互,如何能够做到和每一个应用顺畅结合?或者“touch”和语音多种操作的协调?接下来还是很有挑战且需要经验的事情。另外,每个车里面空间不一样,需要做定制的算法。是否能够高效地完成定制化也成为用户体验能够快速迭代的重要原因。大家现在也在尝试其他的技术,例如手势、视觉跟踪等,但是技术和稳定性层面离实际的应用都还有一段时间。所以我觉得语音交互更合理一些,也会是未来数字座舱的主流趋势。

第二,导航体验非常重要。以前车里导航导没有实时交通信息,体验很差,这是可以提升的一个方面。另外,技术能让人开车更容易一点,也就是辅助驾驶。例如,开车的时候要观察车周围的状况,需要看好几个镜子。如果能够把周围的人和车的驾驶相关信息呈现到屏幕上,例如特斯拉现在的技术,驾车时不用东张西望。通过AI的算法,人在驾车的过程当中更轻松,可以比较简单地变成一个好司机。加上疲劳驾驶的检测,提醒什么时候不应该开车,能够保障更安全的驾驶。

第三,像特斯拉Autopilot在某些特定场景上可以稳定可靠地驾驶。这意味着在高速上放心地用Autopilot,只要稍微关注,紧急情况介入就可以了,绝大部分情况是稳定的。目前一些是L2、L3,甚至L4的技术,在路上真的使用,可能比自己开车更累。我觉得稳定可靠地、能够在一定场景下帮用户开车,特别是长期的、比较无聊的开车路段就是比较理想的。

第四步,人上车以后输目的地,车自动驾驶,这一步离前面的三步非常远。前面三步可能很快一步步全都跨过去,但是从第三步到第四步,会是特别大的飞跃。这个在多长时间实现,现在谁都不知道。

纵观全局,目前的整车角度,其实除了数字座舱之外还有很多其他例子。例如车身预控制器、动力预控制器、联网网关,需要的技术模块都非常多,都是软件开发现在相对忽视的地方。因为座舱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再加上互联网生态的冲击,所以它的发展比较快。但是我们看做的好的特斯拉已经在很多车内控制的模块中做了很多的创新和改进,使得整车的软件开发效率以及长期用户关系维护、服务的效率都极大地提高。这些看不到的地方未来也会变成车厂的核心竞争力,目前看现在没有人来帮助车厂来构建相应的能力和服务。

山行:这个行业快速发展是否有需要不断逾越的壁垒?

庄莉:我觉得早期都是技术壁垒,最后都是平台壁垒,会有逐渐转换的过程。

互联网行业一般需要三年左右,但汽车行业真不好说。汽车行业最大的特点就是慢,它比我们每个人想象的都要慢,它不是一个可以不管不顾的行业。一百多年整个行业发展成现在的状态,我们需要思考哪些可以变,哪些不能。

“广汽蔚来HYCAN 007交付,我们与传统零部件厂商有本质区别:第一个是我们交付的产品是有生命的,在整个车的生命周期,我们可以持续地进行软件更新,不断地迭代产品体验;第二个,我认为它是车厂里面的一颗种子,在车厂内部的环境中能够发芽。” 

山行:我们知道,镁佳前几天刚刚给广汽蔚来交付了产品,请问广汽蔚来为什么把项目交给创业公司?镁佳的相对优势是什么?在这个行业中是否有先发优势?

庄莉:从产品角度,广汽蔚来首款产品HYCAN 007的数字座舱及智能语音交互等方面,是我们和广汽蔚来智能网联中心联合开发的。HYCAN 007在寻找车内软件合作伙伴时,最看重的两个能力:1、快速迭代的能力;2、互联网与AI技术集成能力。

其次对于镁佳来说,第一个,我们拥有过行业领先产品开发的基础,团队包括汽车行业和互联网行业的双人才。我非常感激广汽蔚来的合创007这辆车,给了我们这个机会去磨合SmartMega OS+模块。毕竟这是我们团队在联发科MT2712硬件平台上第一次应用SmartMega OS+这些中间件。底层软件和硬件平台的磨合,仍然遇到了很多挑战。但是我们用正确的方式去解决问题、OS+的基础构架是干净和扎实的,这个将帮助我们用比较快的速度把这个车上软件中的小问题迭代掉;第二个,心态比较好。镁佳的愿景是去创造好的汽车软件的开发方式,去赋能整车厂,让整车厂基于我们的服务模块自己也能写出更高质量的软件,拥有强劲的快速迭代能力,而我们则是在软件构架以及服务工具上为车厂提供坚实的基础。

对于整个行业来说,镁佳关注的领域暂时还没有别人关注,大多数整车厂暂时还没有完全建立自己的软件开发能力,所以我们非常乐意帮助他们定制开发。我们90%的员工都是计算机科学专业、汽车电子电气构架两个领域的工程师。他们会根据每家车企的需求以及对客户的洞察,去抽象出更好的软件中间件,并与车企一起定制开发并完善原型系统,满足不同厂商不同车型的需求。目前对于汽车这个行业我觉得还有大概三到四年的时间窗口,在这个时间窗口里,有能力把各种资源组合在一块的创业团队是有机会的。有了镁佳这样的角色,整车厂能够在车辆开发周期内,进行整车功能的开发、供应及部署。在实现标准化后,整车厂能在更短的时间内完成交付。

山行:汽车软件行业也刚发展,通过这次的产品交付,镁佳能否介绍一下,与传统的汽车零部件供应商相比,智能汽车时代的零部件供应商有哪些不同?

庄莉:先简单介绍一下产品。镁佳是通过自主开发的从车到云的分布式整车级别操作系统SmartMega® OS+,为HYCAN 007打造出其专属的小CAN人工智能操作系统。小CAN是打通了显示屏、摄像头等多个设备。负责显示车辆状态、多媒体导航、空调控制等重要信息的飞梭三体大屏分成仪表盘与中控上屏与中控下屏。

镁佳为了实现多屏、分屏及跨屏互动的体验,整个HMI的开发难度比过往的项目提高了不止一个数量级,工作量也多出了两到三倍。从合作到现在不到两年时间内,镁佳配合HYCAN 007做了四次大的交互设计迭代开发,同时根据HYCAN 007产品本身的设计和研发节奏,更灵活地、持续地调整车内软件设计。SmartMega® OS+帮助广蔚用更低的成本获得了快速迭代的能力,让广蔚将用户体验的定义和实现都牢牢掌控在自己手。

从整个行业来说,我们现阶段和客户的合作方式,是以软硬件一体的零部件的产品交付为主。但从用户和车厂长期的能力构建来看,我们的产品都是有生命的。同时,我们又与传统零部件厂商有本质区别:第一个本质区别是我们交付的产品是有生命的,在整个车的生命周期,我们可以持续地进行软件更新,不断地迭代产品体验;第二个,我认为它是车厂里面的一颗种子,在车厂内部的环境中能够发芽。它不再简单是供应商交付的产品,车厂可以基于这个产品持续地构建自己的软件能力。这个类似“授人以鱼,授人以渔”的问题。这种模式既涵盖了原来的合作方式,又带来新的可能性。

目前,数字座舱只是汽车的冰山一角,软件层面还有很多的空间,能够真的把车、人、车厂连接起来。以前很多人猜测镁佳是做数字座舱的公司,但是车厂后来发现我们可以带给他们更多价值的,甚至很多是他们没有听说过或者市面上没有的产品。

山行:对于车厂来说,需要额外增加一些成本吗?

庄莉:对车厂来讲,主要仍然是硬件成本。软件部分,水平不同的软件工程师做出来的东西要付出的人工成本是差不多的。所以从实际投入来讲,车厂的成本是不增加的。而且因为我们开发效率比较高,匹配快速迭代的能力,车厂的投入反而是便宜的。

现阶段,我们同时提供硬件和软件,决策权在车厂,我们的核心是灵活。车厂希望我们做哪一部分,我们就做哪一部分。我们既支持软硬分离,也提供硬件设计,甚至包括提供硬件零部件的售卖方式,以此来适应不同的车载的采购流程。我们合作的方式能尽量地适应客户的需求。

山行:交付之后,镁佳如何获得客户的反馈?

庄莉:目前车里边比较难的是出了问题找不到,很多时候开到4S店里问题已经没有了。我们现在做了大量的工作帮车厂去捕捉小概率或者不易发现的现场问题。帮车厂做了数据升级和数据反馈的通道,确保他们很快地获得客户的反馈。操作层面也很便捷,语音唤醒后说要反馈问题,反馈内容直接进入到车厂。数据通道的建立帮车厂链接到客户,同时车厂还可以把相应的信息反馈给零部件供应商。现在只要知道是哪辆车,哪个时间点,不用特别精确,我们就能到车厂把当时出问题的整个现场数据全部恢复。

山行:这种软硬一体的方式适配汽油车吗?

庄莉:汽油车是一样的,里面的电子电器和软件构架和电动车是完全一样的,我们所有的产品都能够适配。我们合作的客户以新能源车为主,主要因为各家车厂在新能源战略上的投入更多。原有的汽油车品牌和型号,匹配的供应商体系已经相对固定,替换的可能性会更小。但是从技术上讲,我们的后装产品能够适配500多款汽油车,在功耗、休眠,以及电源管理方面都能够满足汽油车的要求。

“镁佳未来——镁佳会是人工智能驱动的汽车科技公司,我们想成为PC上的Windows,或者是手机上的安卓或者iOS这样的中间件。”

山行:我们知道镁佳不止提供前装定制产品,也有后装产品,现在前装和后装的大概比例是什么样的?

庄莉:我们目前采用的是用前装来带后装的方式。前装的中间件的构架可以支持后装的适配,这样效益比较高。后装的软件产品质量也是按照前装的软件产品质量来要求的,但是由于实际车的条件的限制,可能不会做到前装的功能那么完整。例如,前装可以用语音控制开关窗,在大多数后装车上因为窗户控制器未必能够对接上来;但是,前装产品中的语音导航在后装同样能做到。目前,后装车机可以支持百度和高德同时导航,前装导航的选择更多的是车厂定义的。前装的交互设计,我们通常是辅助车厂来完成。例如合创007广汽未来这款车,整体的软件的界面、人机交互的设计都是车厂自己做的。在设计过程中,我们会辅助。后装产品我们可以有更多空间展示对设计的理解。

整体镁佳前后装比例大概是80:20,还是以前装为主、以服务客户为主的。

庄莉试驾HYCAN 007

山行:未来镁佳会是什么样的一家公司?

庄莉:大方向希望计算机科学技术在汽车领域有更多应用,最后镁佳会是人工智能驱动的汽车科技公司。想要达到这个愿景,需要一步一步去做。

首先,我们应该带给这个行业现在最需要的产品,解决行业中的痛点,同时理解整车厂对于差异化功能的诉求,帮助它们软件开发过程更加高效。汽车这和互联网最大的区别是汽车行业已有的东西不能抛弃掉或者完全颠覆,整体应该是逐渐进化的过程。

而镁佳的价值最终取决于能够为主机厂创造多少价值。例如,车内软件能够让车更好卖,或者产生更高的品牌溢价,那我们就给他们创造了价值。好的合作伙伴一定是愿意分享价值的。

山行: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加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推广新能源汽车……”等,怎么看这样的政策指导?

庄莉:我们的运气比较好,国家政策非常鼓励,而且对我们整体的发展方向起主导作用。我觉得政策当中,国家鼓励共享技术和开放,希望产业内部从上到下是开放。就像我前面说的如果每个品牌都从零做一遍,其实是对国家整个资源的极大浪费。共享有可能是车厂之间相互联合,也有可能像镁佳这类公司,能够给行业提供公有的中间服务件,我们可以成为值得信赖的第三方。

我这半年跑了很多客户,聊下来把对很多对客户的理解变成了对整个公司发展方向的定义。一直以来我的理想是做一个改变世界的工程师,但是做着做着你会发现,技术能撬动的只有那么多。所以我最终把这家公司从一家单纯追求技术先进性的公司,调整成了一家把技术先进性和客户现状结合起来、为他们提供服务和价值的公司。我们的角色是赋能整车厂,让整车厂对软件体验和软件开发流程有完整的控制权。我们想成为PC上的Windows,或者是手机上的安卓或者iOS这样的中间件。把服务中台和云之间的界限打通,让车成为一个无缝与云进行交互的产品。

“我们希望成长的过程像红军的两万五千里长征,个人能够逐渐成长为将军。”

山行:您怎么规划镁佳整个组织的成长?

庄莉:镁佳是工程师文化,整个组织构架是非常理科的,即使负责销售的同事很多也是工程师背景,他们一个人从销售、技术、硬件和软件全都能讲清楚,效率非常高。初期整个公司以工程师为核心是挺正常的,随着业务的发展会有不同的角色进来,包括市场、产品、销售等。汽车行业是一个人文和科技交叉的行业,我们需要有更多能够理解客户的人才加入公司。长期从公司生意的本质来讲,镁佳会是一个综合性驱动的公司。

镁佳团队整体比较年轻,我们会有意识地选择可塑性和成长性比较强的人加入。我们希望成长的过程像红军的两万五千里长征一样,个人能够经历逐渐成长为将军的过程。员工除了经济回报以外,我更多希望团队能学到很多东西,能够有成长。

山行:公司的管理方面,这两年您有什么感悟?

庄莉:还在摸着石头过河。例如,工程师的逻辑思维能力比较强,但成长性会因人而异。有的工程师成长性很好,能很快从工程师逐渐地拓展到产品、销售等领域。只要是一个不拒绝成长的人,我觉得一段时间之后,都会发展的不错。

人的思维模式有两种的,Growth mindset和Fix mindset。拥有Growth mindset的人,他会认为什么事儿都可以试,可以学。Fix mindset类型的人遇到不一样的事情,他会觉得这不应该是自己的职责,比较抗拒。这两类人最大的差别在于“这个事情是否该我去做”。所以在团队管理上,我们不会刻意强调一个人的学校背景,公司经验,我们更注意观察这个人是否属于Growth mindset。因为如果是一个Fix mindset的人,即便是你不断地去帮他,不断地去扶他,当某一个时候,他的天花板出现的时候,他就走不下去了。

山行:您自己有哪些成长与感悟?

庄莉:我经常会思考为什么要去做一件事,做一件事情是对谁负责。职业经理人和创业者,他们所负责的事情和对象是非常不一样的。职业经理人首先要帮助公司创造价值,对团队负责,让员工在工作中有所成长,收获真实的自己。

我记得以前一个师姐说过“Everyone can aim high,but at your own pace.”。每个人都可以定很高的目标,但是要用合适自己的速度前进。生活中大家的焦虑,很多来自于自己的目标和野心和能力不匹配,所以我觉得最重要的是顺势而为。意思就是不去定不切实际的目标,30岁以前或者40岁以前一定要怎么样。世界是动态变化的,这样的目标没有任何意义。

我觉得人的成长是从很多事情不断的反思中得到。反思发生过的事情是有效的办法,能够让自己更高效。另外一点很重要的是不清高,谁都有新的领域要向别人学习。尤其是汽车领域,汽车行业的思维方式和互联网非常不同,不能先有预设,应该去学习现有的状况,理解不同思维方式形成背后的原因,然后再去理解如何帮助别人。我觉得人和人之间的交往有一个重要的原则,别人愿意和你在一起,因为你可以让他变成更好的自己。做生意也是一样,最重要的是你是否能让合作伙伴受益。其次才是回到生意的本质,不能赔钱。如果能守住这个底线,大家会碰撞出越来越多新想法。

成长最重要的就是不断反思目标是什么,从目标回看,如何做的更高效。至于成长速度,其实不重要,因为人的际遇和悟性是不同的。保持空杯心态,放下自我向周围的人学习,帮助自己成长是真正有效的方法。

延伸阅读

山行资本(HIKE Capital)成立于2015年12月,是中国的创业者基金(Founders Fund )。

创始合伙人为车好多集团、赶集网创始人杨浩涌与网易新闻APP创始人徐诗。

作为一家创业者基金,山行资本拥有一支由大众点评网联合创始人、高德地图创始人等多位一线企业家组成的风险合伙人团队。帮助创业者链接核心人脉及资源,陪伴创业者不断打破边界。

山行旗下管理早期及成长期基金,覆盖Pre-A到C轮项目,重点关注新技术及新消费。作为新独角兽捕手,山行资本已投资瓜子二手车、理想汽车闪送、悦刻RELX、宝宝玩英语、火花思维鲸鱼外教培优石墨文档及在楼下等公司。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石墨文档

B轮

特斯拉

广汽蔚来

闪送

火花思维

华为

大众点评

赶集网

百度

网易

好司机

悟性

工作帮

理想汽车

汽车人

得到

鲸鱼外教...

数据通

微信

高德地图

下一篇

今年以来,面对疫情突袭,大部分房企调整了全年投资额度,但唯独在长三角的重兵布阵,甚至超过粤港澳大湾区。

2020-05-2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