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Netflix拍《海贼王》惹“众怒”,漫改真人是个坑?

毒眸 · 2020-05-29
一门“不确定性较强”的生意。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毒眸”(ID:youhaoxifilm),36氪经授权发布。

文 | 张娜

编辑 | 江宇琦

向来标榜“出品必精品”的Netflix,最近也难得遭到了观众们的抗议。

不久前,经典美剧《越狱》的制作人Marty Adelstein放出消息,称Netflix将拍摄真人版《海贼王》剧集。据悉,该剧集一共有10集,将由曾参与过《神盾局特工》等漫威剧集编剧工作的Matt Owens担任主要编剧,并会和《海贼王》原著作者尾田荣一郎进行紧密地合作,其制作规模也会超越TNT的剧版《雪国列车》。

然而这种“神仙配置”并没能让网友们买单。消息一出,立刻在互联网上引发“众怒”,许多网友纷纷表示“虽然很相信Netflix,但没有必要毁原著”、“求放过”,甚至也有网友直言:“目前欧美翻拍日本动画真人版,几乎就没有拍得好的。”

这种质疑并非毫无根据。

新世纪以来,日本动漫IP在美国影视化的案例中,无论是2009年的《七龙珠》、2017年的《死亡笔记》等作品的“探索”,还是此后上映的《攻壳机动队》《阿丽塔:战斗天使》等大制作,这些漫改电影要么褒贬不一,要么“一烂到底”,违和感、人物形象塑造失败等,都常为人所诟病。

网友对《阿丽塔:战斗天使》的评价

可与此同时,美国本土的漫改产业却是蒸蒸日上。过去的二十年里,从早期二十世纪福克斯的《X战警》和索尼的《蜘蛛侠》,到而后华纳与DC的“黑暗骑士三部曲”,再到如今席卷全球的“漫威宇宙”与各类衍生剧,美漫借助大银幕和小荧屏,正逐渐焕发出新的生机。

同样是漫改,为何成败差异如此之大?

有相关从业者向毒眸(微信ID:youhaoxifilm)解释,漫改影视中出现成功和失败的案例都十分正常,只不过不同国家在面对动漫IP时,所处的文化环境、处理的方式不同,导致最终呈现的结果上也有所差异。因此直到今天,业内对漫改作品也依旧没有一条通用的成功法则和公式,这也让漫改真人版影视剧相比于其他原创剧本,有着更多的未知性和翻车的机率。

但即便如此,漫改真人版作为动漫产业链中的重要一环,且在原作的基础上,已经具备了一定的认知度和热度,而天马行空的剧情构设也正在吸引着不同的入局者。因此尽管现阶段漫改仍然是一门“不确定性较强“的生意,但注定会有越来越多人前赴后继地投身其中。

漫改电影,中日美“共同的难题”?

粉丝们对美国公司改编《海贼王》保持“警觉”,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2009年,二十世纪福克斯斥资3000万美元,开发了真人版的漫改作品《七龙珠》,并邀请到周星驰担任制片、周润发出演龟仙人,原作者鸟山明也参与到了剧本创作当中。

结果这部备受期待的作品,既没有拍出原著中的精髓,也没有讲出一个足够好的新故事,而是弄了个四不像、烂得一塌糊涂——目前该片在豆瓣上只有3.7分,而IMDb也只有2.5分,迄今为止仍被视作是毁童年的“典范”之一。

毁童年的《七龙珠》

《七龙珠》之后,一些原计划上马的日漫真人翻拍也因此而被搁置。直到2017年,Netflix才再度选择挑战翻拍了日漫中的经典之作《死亡笔记》。然而从烂番茄26%的观众喜爱度、IMDb4.7的评分、豆瓣4.1的评分来看,这一次的日漫IP的影视化尝试依旧不尽如人意。

除了片方启用黑人演员饰演原作中的L之外,Netflix版《死亡笔记》更改了故事的发展线,使得人物性格也与原作大有出入,进而被很多网友评价为“最砸Netflix招牌的作品”之一。

同一年,由派拉蒙影业出品、斯嘉丽·约翰逊主演的《攻壳机动队》在全球上映。相比于之前一些漫改片的一扑到底,这部目前豆瓣评分6.4分的影片还算中规中矩。

有观众认为,片中的意识形态太过于好莱坞主流类型片,是一部“没有真正精神内核的中空故事”;但也有粉丝选择“降低标准”,认为相比于以往的日漫改编作品,此次的画风和视效形式已经保留了原著的部分元素,至少是合格了。

《攻壳机动队》

“漫威系列的真人版影视之所以能够在美国市场中备受喜爱,原因在于超级英雄IP属于三次元作品,符合美国主流的文化价值观——即主角在剧中进行自我救赎,用美式个人英雄主义拯救世界。”一些从业者称,文化理解上的分歧,成为了美国在日漫IP改编上的主要问题,因为拿捏不好改编的尺度,故而导致日漫和美漫的改编很容易产生不同的结果。

其实不仅仅是美国,即使是同属东亚文化圈的中国,也因为拿捏不好改编的尺度,在日漫的真人化上也是屡屡翻车。

2008年,内地翻拍的热血体育题材的《网球王子》,目前豆瓣评分5.5分;2018年后,内地多家公司又购入大量日漫IP,并再次翻拍了《花样男子》《一吻定情》等经典爱情动漫IP,但都被认作在感情表达上过于刻意,本土化不够成功,豆瓣评分均低于5分……

如此来看,中国漫改翻车的原因也和美国不同,不是“改得太多”,很多时候反倒是因为缺失本土化处理、不够接地气。比如2017年由黄磊主演的《深夜食堂》,直接生搬硬套一些日漫中的情节和场景设定,进而被众多观众评价为“惨不忍睹”、“过于生硬”,豆瓣评分也只停留在了2.8分。

黄磊主演的《深夜食堂》豆瓣评分2.8分

而在本土IP方面,近年来伴随着国内动漫产业的发展,一些国漫IP的强势崛起,也有类似于《快把我哥带走》这样较为成功的国产漫改作品的出现(票房3.7亿,豆瓣评分6.9)。但遗憾的是,这类成功案例目前还相对较少,能做到真正出圈的漫改真人版更是凤毛麟角。

“国内没有能够支撑起漫改的独立市场。”一位动漫从业者向毒眸表示,目前国内的漫改剧中,同样是所谓的三次元(以韩漫中的爱情漫画、少女漫画为主)改编成功的几率较高。“因为这些漫改的场景和叙事与现实生活相通,但只要是有厚重次元壁的、有大量特效的漫改,出来的效果都不太行。”

中美漫改屡受争议的情况下,作为很多知名IP“发源地”的日本,在浓厚的二次元文化沉淀和相对成熟的产业支持下,漫改成绩的确要相对出众一些——自从1987年出现了日本影史第一个漫改真人系列《比波普高校》后,漫改作品已经成为日本影视产业里十分重要的部分。

剧集领域里,既有《花样男子》《一吻定情》《东京爱情故事》《交响情人梦》等火遍亚洲的经典爱情剧集,也有青春、搞笑题材的《龙樱》《我是大哥大》《网球王子》等,而在日本娱乐文化中占据着重要地位的推理悬疑,也借由《金田一少年事件簿》等实现了剧集和动漫的成功“打通”。

《我是大哥大》

而在电影领域里,早年间上映的《NANA》《死亡笔记》等热门漫改电影,都曾在本土收获了超过40亿日元的票房成绩,打破了以往“卖座的漫改电影基本是电视剧的剧场版”的状况,也再次带动了漫改真人版的翻拍热潮。近年来,《银魂》《寄生兽》等题材也都先后上马,取得过不错的成绩。

但即便有这些佳作频出,日本漫改的翻车案例也同样不在少数。

比如2014年上映的《我的朋友很少》、2015年上映的《进击的巨人》,正是由于片中的一些改编和架设与原著差距较大,被网友评价为“通过影片深深感受到二次元和三次元的巨大鸿沟”。因此哪怕放在日本,“漫改真人版”也同样有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标签,总体来说成功率也并不算太高。

《进击的巨人》剧照

“相对而言,日本漫改市场已经比较细分,有少女爱情漫,也有科幻类。且片方在处理漫改剧上已经相对轻车熟路,所以成功率会相对较高。”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毒眸,和其他国家相比,日本漫改在理解理念上和创作基础上已经有了一些优势。

而之所以还会出现口碑“冰火两重天”的现象,还是主要集中在题材选择、次元感处理等问题上——和中、美两国遇到的情况一样,偏向三次元、现实题材的作品,漫改起来都会比较容易成功。

比如最近几年比较火爆且容易出圈的《将恋爱进行到底》等都市爱情题材作品,以及《金田一少年事件簿》等偏向现实主义题材的漫改作品,都是由于在改编上没有次元壁的束缚,和现实世界有着直接联系,因此改编难度也并不大。反之,一些非偏向三次元的IP,翻车的可能性就会大大提升——即使是日本也不例外。

漫改真人版的痛点在哪?

为什么一旦脱离了“现实”,漫改真人版就成了个各国都容易栽跟头的“大坑”?

首先不论是业内人还是粉丝群体,对于漫改影视作品,最大的担忧集中在“抽象的漫画形象如何转换为三次元的画风上”。

有参与过多部漫改作品的从业者向毒眸介绍,当制作方在面对一个IP时,为了减少次元壁带来的违和感,最基本的操作是要确定一个形式的主基调,即是采用拟真的大场面大制作、还是嵌入漫画的二次元表现形式。现实题材的漫画可以直接套进生活里,但在非现实题材的漫画改编上,则需要主创团队的反复思考和摸索。

以《攻壳机动队》为例的机器人科幻类的IP,可以在制作上对标赛博朋克的表现形式,那么《秦时明月》等少年武侠类的IP,也可以沿袭传统武侠影视表现形式等。如果能够找准这种比较好“三次元化”的“主基调”,则有机会减少所谓的违和感,反之则很容易画虎不成反类犬。

陆毅、陈妍希主演的《秦时明月》(图源见水印)

而在表现形式上保持统一的节奏后,内容改编也要尊重IP的创作原理。

一方面,需要贴合原著的漫画人物,并按照影视化的模式将剧情、台词、人物造型等进行适当修改。比如有的漫画台词和人物表现会比较夸张中二,《灌篮高手》里樱木花道的吃惊表情、《海贼王》中路飞吃饭时的样子等,如果被一味照搬到影视剧中放大后,只会让人觉得违和感十足。

另一方面,在内容选取上需要思考动漫IP的类型定位。“定位为灾难片,就不要强加爱情元素,讲爱情故事就不要增加战争打斗的戏份元素。”某动画编剧告诉毒眸,在漫改IP的内容呈现上,虽然平衡动漫原著和影视感,已成为了制作方以往头疼的问题之一,但一定要在尊重原著的基础上再进行二次创作,而不是随意增添剧情线。

2015年上映的《进击的巨人真人版:前篇》里,就有加入了大量爱情线和暧昧元素,而被粉丝批评为“进击的三角恋”,女主设定的改动更是引发了大批粉丝的不满。而在2017年日本媒体做的一次调查显示,“改变原作的设定或故事”是漫改真人版最容易让人感觉不爽的地方。

这点在文字IP的改编上同样适用,去年改编自网络小说《全职高手》的同名剧,就因为没有像很多同类作品一样强加爱情线,而受到不少粉丝的认可。

《全职高手》中杨洋主演的叶修

片方如果能在开拍前就确定内容和形式的定位,基本上就能保证作品不至于太“毁原著”,但想要出彩还有很多需要去主动调整的地方。

最简单的一点在于,无论是以杂志分版为主的日漫、还是以条漫居多的韩漫,大多都没有景深、没有场面调度、没有影视化的镜头。这也意味着,漫改真人版需要重新根据漫画绘制分镜头脚本,在某种程度上相当于主创团队对于原作进行重新理解和想象,实现二次创作。

此外,如果说拍摄镜头和场景的筹备,是一部作品的画面基础,那么后期制作的特效,往往才决定能否帮助作品进行锦上添花——对于漫画的粉丝们而言,在二次元世界里可以天马行空地架构新的世界,借助科幻和神话等超现实元素的杂糅,尽可能地释放出人类的想象力。

因此在真人版漫改过程中,要将一些虚幻的场景拍到实处,特效就成为了辅佐漫画落地的重要工具。毒眸发现,在中美日多国翻拍的作品中,因为特效被人诟病的案例不再少数,比如真人版《七龙珠》就曾因廉价的特效被无数观众抨击。

但好在随着技术的进步,想要实现这些特效,难度也在大大降低,这也是近年来成功的真人“热血漫”作品数量在上升的重要原因之一。

“五毛钱特效”的《七龙珠》

由此看来,漫改真人版虽说是“改编”,但其创作难度并不比重新开发一个新故事小,因此有从业者向毒眸直言,很多时候“漫改就是个坑”。但由于动漫IP经过了一轮市场和观众的验证,无论是在剧情还是人物角色上,都已经具有了一定的认知度和粉丝群体,漫改真人版在开拍之前就已经能在热度和话题上进行蓄能。

况且在成熟动漫的IP产业的开发路径中,主打的本就是一条从二次元到三次元的全产业链条,而漫改真人版虽然是整个IP产业里下游环节,但却是产业里能放大IP影响力和形成破圈势力的重要一环,从产业的角度来说也极具吸引力。因此即便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也依然有从业者愿意去进行尝试。

“对于漫改来说,好玩点不就是在于有挑战吗?”一位从业者在采访的最后这样向毒眸表示。

+1
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站在创业板注册制的门口。

2020-05-2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