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焦点分析丨意外“得利”之后,阿里健康想好下一步了?

杨亚茹 · 2020-05-28
营收超预期、亏损收窄,但这份年度答卷也有瑕疵。

文丨杨亚茹

编辑丨Cheer

离全面盈利更近了的阿里健康,也失去了它引以为傲的高速增长。 

5月27日,阿里健康发布了截至3月31日的2020财年业绩。数据显示,阿里健康2020财年营收95.97亿元,同比增长88.3%,高于彭博一致预期的90.58亿元。财报称,收入增长主要是因为医药自营业务、医药电商平台业务快速增长。

报告期内,阿里健康净亏损1570万元,同比大幅收窄,经调整净利润2.61亿元,同比增长114.8%,连续两个财年实现盈利。

财报发布次日,阿里健康在港股高开2.43%,报18.52港元,之后随市下跌,收报17.38港元。

收入超预期、亏损收窄,但阿里健康的这份年度答卷并非没有瑕疵。

增长引擎三缺一,自营单独扛大旗 

2020财年,阿里健康的营收增速离开了连续三年的三位数增长水平,甚至低于2016年的增速,只有88.3%,创近五个财年以来新低。 

相比上一财年的增长归因,本年度的增长引擎“三缺一”,曾被阿里称为“收入和利润增长强劲引擎”的消费医疗业务不在其中。

36氪制图;数据来源:财报

根据财报,消费医疗本年度实现营收2.14亿元,同比增长67.1%,这一数据与其2019财年275.5%的增速相去甚远。

消费医疗事业部是阿里健康于2019财年上半年成立的新业务板块,首次在财年报告中露脸就交出了高增长的成绩,GMV增速超140%。开局势猛,后劲也足,1H2020消费医疗收入同比增长274.4%至1.11亿元。 

但上半财年还“高高在上”的消费医疗,从全财年来看却成了阿里健康五大业务板块中增速倒数第二,主要还是下半财年受疫情影响,拖累了2020财年的整体增速。

消费医疗板块布局了医美、体检、口腔和疫苗等大健康服务类领域。该业务意在连接品牌、线下服务提供者和用户。这决定了消费医疗发展非常依赖线下场景,疫情中断了线下接触后,业务增长自然遭受打击。

不过,阿里健康4月上线了核酸检测服务,随着后疫情时代的全面复产复工,其消费医疗业务在下一份财报中或有亮眼表现。但在本年度,最终扛起增长大旗的是电商类业务中的自营部分。

2020财年,阿里健康的医药电商和医药自营两项电商业务合计收入93.04亿元,同比增长89.3%,而上一财年的增幅为106.4%,其中,医药电商业务本年度增速下降了227.2个百分点至69.6%,这进一步削弱了该业务板块及阿里健康的整体收入增速。

36氪制图;数据来源:财报 

本年度营收占比第二的医药电商平台业务,在2018财年和2019财年的营收增速分别高达324.1%、296.8%,这主要源于在此前阿里健康的两次资本整合运动中,改变了天猫医药馆收入的计算方式,从服务费按比例分成计入收入变为全部服务费直接算进收入,从而连续两个财年推高了该业务板块的收入。

2020财年内,没有相关的资本整合,医药电商平台是自然增长,但之前两个财年的自然增长数据又无从获得,统计口径的不一致,也可能导致了医药电商平台业务增速下降较快。

在截至3月31日的2020财年,阿里健康2月份宣布收购天猫平台相关业务,4月完成交割,没赶上本年度的财报发布。反而增速微微提升1.1个百分点的自营业务,才是阿里健康本年度营收增长的“执旗手”。 

长远来看,拥有电商基因的自营业务有低毛利率的属性,若要拿来描摹阿里健康的未来,未免有点缺乏想象力。

盈利进入最后一公里,得扶持“新丁” 

靠着自营业务这根营收支柱,阿里健康的全面盈利路会走得很局促。

就2020财年业绩来看,阿里健康距离全面盈利只差临门一脚,近3年来,其亏损幅度逐年收窄,剔除股权激励费用后的净利润也于上一财年转正,本年度保持盈利并同比翻番。但接近盈利的背后,阿里健康的毛利率却是逐年走低。

36氪制图;数据来源:财报

2017财年,医药电商业务首次出现在阿里健康的财报中,其毛利率也首次大幅下滑,彼时财报解释称“系医药电商业务毛利率相对较低”。2018财年,阿里健康将业务丰富为四大板块,新增了电商平台业务和创新健康相关服务,毛利率再度下滑,财报解释称“系业务构成较上年发生巨大变化”。

过去4个财年中,电商类业务是阿里健康的中流砥柱。

2017财年至2020财年,其电商类业务的收入占比依次为79.7%、95%、99%、99.2%。也就是说,阿里健康整体毛利率的下滑,是由电商类业务主导。而囊括了阿里健康大药房、阿里健康海外旗舰店和阿里健康旗舰店的自营业务,又是电商类业务中挑大梁的角色,进一步地说明,自营业务的毛利率没有太多惊喜。

阿里健康的业务从最早单一的追溯业务丰富为如今的五大板块,但能创收的始终是阿里的老本行——电商。在某种意义上,阿里健康成了一家纯医药电商平台。

电商平台做的是赚差价的中间商生意,毛利率低是长在基因里的东西。

参考平安好医生过往年报,从2016年开始,其健康商城业务毛利率开始在四大业务板块中垫底并逐年下滑。截至12月31日的2019年的年报显示,平安好医生的健康商城毛利率下降至8.1%,同期,以广告投放为主的健康管理与互动业务毛利率为81.6%,在线医疗毛利率为44.2%,消费医疗毛利率为36%。

过于依赖电商,或者说过于依赖自营业务,对于阿里健康来说,让毛利率很难调头增长。在此情况下,阿里健康还能向盈利靠近,无非是“节衣缩食过日子”。 

2020财年,阿里健康的四大费用中,仅履约费用(物流仓储)增速提升,其他三项均收紧了投入步伐,其中,市场和销售推广开支增速降低了近7成。阿里健康本年度亏损大幅收窄的原因便在于此。

36氪制图;数据来源:财报

新上任的阿里健康CEO朱顺炎在财报中表示,疫情期间,阿里健康主动放弃了包括成人计生、隐形眼镜、非疫情器械等非疫情类目的营销宣传。对应1H2020财报数据,阿里健康的市场和销售推广开支增速为112.5%,这验证了其“主动放弃”一说。

需要注意的是,阿里健康依靠自营业务增长,而自营业务由活跃用户数据驱动,高额的营销费用则用来催长活跃用户规模。疫情以来,互联网医疗走上风口,用户热情高涨,即使阿里健康缩减了相关营销投入,但其自营业务的活跃用户数却涨至4800万。 

缩减营销开支非但未影响主营业务,还附送了亏损大幅收窄的意外惊喜。

从亏损收窄到全面盈利,踏出这最后一步,阿里健康有两个选择,要么继续控费,要么寻找新的更赚钱的业务。疫情带来的用户是一次性的,控费意味着牺牲增长,阿里健康应该深知这一点,早在2018年就选择了后者——发展创新业务。

在过去两份财年报告中,阿里健康花了不小的篇幅来介绍医疗AI系统、互联网医院、C端服务业务——截至2020年3月31日,AI技术服务在近170家医院上线使用,400家医疗机构入驻浙江省互联网医院平台,支付宝医疗健康频道签约医疗机构超15000家,该频道在2020年1季度累计活跃用户数超3.9亿。业务进展都摆在明面上,可创新业务就是不善生财。

2019财年,阿里健康的其他创新业务收入1196.3万元,2020财年更名为互联网医疗业务,收入3842万元,同比增速高达221.2%,但营收占比仅从上一财年的0.3%进阶到了0.4%,对整个公司的影响微乎其微。不过这并不是阿里健康独有的问题,平安好医生也在一次次验证做互联网医疗业务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整个赛道进化缓慢,仍处于摸索阶段。

今年3月中旬阿里健康换帅,朱顺炎接替沈涤凡担任首席执行官、执行董事兼董事会主席,而朱顺炎曾任阿里创新事业群总裁等职位。

从业绩报告到高管变更,创新业务的重要性已在凸显,这是阿里健康未来要继续直面的命题,但创新何时能接棒增长重任,仍未可知。

+1
2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