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中概股危机中的万达体育:十亿净利还是死生破局?

懒熊体育 · 2020-05-28
与中概股面临的资本环境变恶劣相比,万达体育更需要的是在疫情年梳理好业务,找到新的支点。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懒熊体育”(ID:lanxiongsports),作者:李静林,36氪经授权发布。

计划中,2020原本是万达体育实现王健林“净利润10位数”小目标的一年。

现实中,在新冠疫情和美国监管机构的的双重夹击下,如何健康运转恐怕才是万达体育当下需要考虑的问题。

5月20日,美国参议院全数通过了《外国公司问责法》,要求在美国上市的公司财务数据透明,且不受政府的控制。纳斯达克也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申请修改上市规则,加强对上市公司的资格审计。这是自瑞幸咖啡自曝财务造假之后,美国监管机构所施行的一系列动作的延续,与此同时,整个美股市场对中概股的不信任也在进一步蔓延。

对于万达体育来说,一个好消息是,此前针对其IPO的集体诉讼得以解除。5月20日,万达体育发布公告称,有关公司IPO承销商及部分现任及前任董事的综合证券集体诉讼投诉,已由首席原告主动全部撤销,且不带任何偏见。

作为中概股中体育公司的代表,万达体育目前来看还不会因这些政策性因素受到重大影响,但真正需要让这家公司警惕的,是本身的经营状况。

今年4月29日,万达体育发布了2019年财报,主要财务数据如下:

· 总营收10.3亿欧元(约合81.3亿人民币),同比下滑9%;

· 毛利润3.44亿欧元(约合27.2亿人民币),同比下滑6%;

· 净亏损2.7亿欧元(约合21.3亿人民币);去年同期盈利0.54亿欧元,同比下滑600%。

2019年虽不是体育大年,但总体风调雨顺,万达体育的这份年报恐怕不是一份能令投资人和市场满意的成绩单。而在全球几乎所有大型体育赛事都因疫情或推迟或停摆的2020年,比起创造多少多少亿的净利润,如何生存下去恐怕是面向所有体育公司更现实的问题——当然,这也是国内绝大多数体育营销和赛事运营公司共同面临的问题。

在万达体育的上市公司板块划分中,业务分为观赏性运动、大众性运动和媒体制作与服务(DPSS)三个板块。因2020年的特殊环境,这三块业务目前都经受这不小的挑战。

▲万达体育2019年三大板块收入/图片来源:万达体育2019年财报

2019年,万达体育观赏性运动业务收入达到5.67亿欧元,相比2018年增加了8%,在整体收入占比中达到55%。这部分收入的主要来源是旗下盈方公司所代理的各项赛事版权。虽然缺少了FIFA世界杯这样的盛会,万达体育还是在2019年参与运营了包括男篮世界杯、法国女足世界杯和IIHF世界冰球锦标赛在内的超过3700个比赛日。

这一年,万达体育还与国际冰球联合会、欧洲排球联合会等组织延长了合约。2019年9月,万达体育旗下盈方意大利公司获得了NBA在意大利的独家招商代理权。此外,万达还与国际奥委会签约6年,代理销售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的媒体版权。

由于体育赛事具有周期性,无法保证每年都有全球性大赛上演,持续扩大自己的版权地图可以让万达在体育“小年”也能一定程度保持稳定的营收。然而到了今年,疫情的到来却会打破这种平衡。

万达体育是世界羽联独家商业合作伙伴,代理着世界羽联旗下国际比赛全部商务开发权益。然而疫情肆虐下,全球性羽毛球赛事在8月前都不会开始,所波及的赛事多达十余项。万达体育还代理着FIFA旗下赛事亚洲地区的媒体版权。目前五大联赛中也仅有德甲一家开打,国家队比赛更是遥遥无期。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曾表示,世界杯亚洲区40强赛将会在9-10月间开始。

大众性运动业务方面,2019年该分部的营收占到了万达体育总营收的33%,并且保持了多年的稳定增长。然而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2020年3、4月以来,欧美及亚洲的大型群众参与性运动几乎全部暂停,职业体育赛事也大部分停摆。未来这一项收入还能否长期保持增长,要打上一个问号。

媒体制作与服务方面,因为相比于2018年缺少了世界杯,万达体育的在2019年该分部收入仅为1.36亿欧元,同比下滑58%。对此,万达体育在财报中解释称: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的举办,让作为转播方的万达体育获得了可观的收入。

2019年缺乏世界杯同等规模的大赛,致使该部分的收入受损。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扣除可报销营收(由万达体育替甲方先行垫付,后由甲方支付给万达体育的报销收入)后,DPSS部分的收入为1.02亿欧元,与2018年基本持平。

▲2018年世界杯,万达是官方合作伙伴

媒体服务业务的营收受世界大赛影响颇大,这也是该部分营收不稳定的原因,在包括欧洲杯、奥运会在内的国际大赛都被迫推迟的2020年,这部分不稳定因素也将被格外放大。

可以看出,万达体育的三大业务板块在2020年都面临着不小的挑战。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万达体育2019年2.7亿欧元的巨亏并非源自经营,从财报数据来看,万达体育最主要的亏损项目来自于商誉减值,这部分减值主要发生在第四季度,约2.5亿欧元。截止2019年12月31日的商誉减值分析显示,这部分减损主要来自于世界铁人集团的北美和大洋洲两个现金产出单元。过高的商誉减值,直接导致了2019财年万达体育净利润的盈转亏。

财报同时提到,若不计算商誉减值,万达体育2019年的利润为600万欧元。这也意味着,单从经营角度看,万达体育在2019年或许并未亏损。除去可报销营收的影响,万达体育2019年实际营收较2018年增长了10%。

经营之外,巨额债务和资产变动也是万达体育将面临的潜在风险。

组建初期,万达体育的主要资产大多通过杠杆收购的方式获得,因此债务水平始终较高。2017年到2018年,万达体育的负债率一度超过100%;到上市前的2019年第二季度,资产负债率降至83%,截至2019年末,万达体育资产负债率再次走高,达到了87.3%。

截至2019年12月31日,万达体育负债总额从2018年的18.92亿欧元减少至15.68亿欧元。公司全年经营活动现金流净流入2772.5万欧元,投资活动现金流净流出1.37亿欧元,融资活动现金流净流入9311.3万欧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63亿欧元。

为了偿还债务和增加公司的流动资本,万达体育在3月17日与瑞士信贷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新加坡分公司在数日前成功签署2.4亿美元贷款协议,这笔贷款还间接加速了铁人集团的出售。

万达体育在关于这起融资公告中表示,这笔贷款能“同时增强公司资产流动性,降低财务成本”。但彭博社的报道却披露:如果自这笔贷款生效日开始的8个月内,万达体育无法卖掉世界铁人公司,那么借款方将要求万达体育提前偿还一半的贷款金额。

此后在北京时间3月26日晚,万达体育正式宣布,与传媒集团Advance Publications达成协议,将旗下铁人三项业务以7.3亿美元的估值出售给后者,交易以全现金形式完成。这笔交易预计在2020年第二季度完成交割。铁人集团及旗下项目,在万达体育大众性运动业务板块占据重要地位。

根据出售协议,万达体育拥有铁人的独家授权,可以继续在中国经营铁人三项系列赛、摇滚马拉松系列赛和Epic系列越野山地自行车系列赛。(相关链接:关盈方中国、7.3亿美元卖铁人公司,万达体育率先断臂求生?)

如果这次收购最终能够顺利交割,万达体育可以拿到巨额现金大幅度降低自己的负债水平,但同时也意味着失去铁人公司这一重要资产。

其实在由瑞幸引发的这波中概股困局之前,万达体育自上市开始,市值和股价就在不断缩水。

万达体育在2019年7月26日挂牌上市,然而首日便破发开盘,相较8美元的发行价下跌了25%,这个跌幅在2019年美国上市的中概股中排名第二。2019年内,万达体育的股价跌幅达到了69%。截2020年5月25日收盘,万达体育股价位2.48美元,市值仅为3.42亿美元,不到一年时间已蒸发过半。

万达在2019年财报中表示,由于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目前还无法准确预计2020年的收入情况。彭博则预期万达体育2020年前三季度营收分别为1.08亿欧元、0.41亿欧元、0.45亿欧元,净亏损分别为1.22亿欧元、0.49亿欧元、0.12亿。

这也是万达体育当下面临的最大问题,原本就不乐观的经营状况又因疫情到来大幅度缩水,而另一方面、已经采购的版权等重要成本却并不会因此而自动降低。

可以预计的是,正如彭博社所预测的,至少在2020年前三季度,万达体育的经营都不会轻松。

2016年末,王健林在第七届财新峰会的主题演讲中提出,万达体育的目标是“2020年净利润至少要做到10位数,或者几个10位数“,但从如今的现实来看,这样一个”小目标“距离实现恐怕真的有些遥远。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