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救不了的违约 难复牌的明发

未来城不落 · 2020-05-27
年报迟迟不发,复牌遥遥无期。

编者按:本文来自每日经济新闻,作者:吴若凡,36氪经授权转载

苦扛多日,终究以违约收场。

明发集团(00846.HK)5月23日未能完成一笔美元债本金或利息的兑付,构成实质性违约。

这只违约债券发行于2017年5月,发行票息为11%,固定利率,期限3年,发行规模2.2亿美元。

有投资者透露,目前明发集团正寻求通过发行六月期IRR票据兑付上述债券,同时也在向一家欧洲银行借款。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阅看到,明发集团目前手上有3笔离岸债券,其中1笔到期、1笔违约、1笔新债。

值得一提的是,新债发行于今年1月15日,规模2.2亿美元、票息15%,将在2021年1月14日实施兑付。尽管规模适配,但有业内人士指出,或出于资金到账时间、待还其他旧账等因素制约,这只新债最终没能救下“近火”。

这一次“救而不得”也揭开明发集团的资金链伤疤。

停牌4年,明发集团这家曾经历史辉煌的闽系房企,似乎并没有修葺一新,相反公司盈利能力持续下滑、财务杠杆高居不下,仍处多事之秋的黄焕明家族也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

明发似乎也一直没有放弃复牌的念想,但无论是业绩成果、财务状况,还是资本市场信任度等各方面,明发依旧前路坎坷。

无力“以新还旧”

“停牌”是明发集团资金问题的结果,也是揭露这一事实的导火索。

2016年3月17日,普华永道对外称,因未能对明发若干股权转让、销售交易以及多项与其他公司具资金流动性质的事宜取得足够且适当的审核凭证,故对明发2015年财务报表“不发表意见”。

也就在2016年,港交所责令明发集团自4月1日起停牌。

随后,港交所要求明发给出4个初始复牌条件:回应2015年年报审计疑点、处理2015年年报中审核保留意见、告知公司重大事项、刊发所有未刊发年度财报。随后的2019年,港交所给出额外3个复牌条件则聚焦明发内部经营管理以及管理层诚信管理上,并要求解决2015财政年度至2018财政年度间一切审计修改。

2019年7月,明发集团相继补发了2016年起三年的年度报告及中期财务报表。尽管明发为复牌做了多次努力,甚至其创始人黄焕明也在今年4月宣布辞任,不再担任公司提名委员会主席及薪酬委员会成员,业内认为,明发是以此来表明由公司“家族企业”转向现代化经营管理企业的决心。

不过,复牌资料递交近一年时间以来,联交所仍未给出回音。

而这几年,明发集团则是每况愈下。其中最突出和严重的问题就是流动性。与此同时,明发的融资成本一路走高。2013年,明发集团发行的5年期美元债票面利率为13.25%,到了2020年,其一年期美元债票面利率竟高达15%。企业融资成本高企,不仅使得自身运营承压,也客观展现出明发想融资、难融甚至融不到资金的困窘。

截至2019年12月31日,明发集团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已经为负,说明企业现金流压力很大,明显处于流出大于流入态势。同时,2019年底对比2018年短期借款、长期借款都有一定程度减少,表明企业在持续解决债务问题,但由于其自身负债水平偏高,加之企业的规模偏小,融资的成本也明显偏高,企业后续的经营压力较大。

“明发是因为财务报表问题被停牌,说明企业出现了信用危机。而停牌本身会让股票失去流动性,无法交易、质押、贷款,无法发债,这意味着明发会更缺钱,信用危机更严重。”

58安居客研究院分院院长张波表示,按理说,信用好的企业会持续用新钱来替换之前的融资形成良性循环,这就是常说的借新还旧,但信用能力丧失,就无法用合理成本去借新债。

况且明发集团的长期借贷正在逐年减少,这直接导致其筹资性现金流为负,说明今年吸收的资金小于应该偿还的债务,流出的比流入的要多,有大量需要偿还的债务,但又无法借新还旧。

这或将导致生存危机。

寄望“卖子求生”

客观来看,明发集团已经不具备合理运用“新债还旧债”的能力。

从明发艰难发行的最新一笔美元债能够看出,规模仅2.2亿美元、期限仅一年,票面利率却高达15%,融资成本之高,充分说明明发在债券市场信任度已经很低了。一个可供比对的例子是,同为闽系房企的正荣地产,一年期美元债券的利率是5%。

这类企业该怎么办?

张波告诉记者,明发集团的规模化没有起来,这种负债水平高、增长乏力的中小房企,只能靠通过和大房企合作或项目转让等方式,尽快盘活土地储备,快速提高自身现金流水平,度过危机。

“这比用金融手段救金融,更有长期效果。”张波表示。

事实上,明发也确实这么做了。

2019年4月,明发集团曾发布公告,出售全资子公司东胜有限公司51%股权予世茂房地产,代价为27.92亿元。

紧接着,明发又做了一波操作,2020年4月23日,明发集团发布公告,创始人黄焕明退出董事会、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但仍为公司控股股东,持股83.7%。

改事务所复牌?

业内人士称,会计事务所一旦对财报不发表意见,说明该公司财务数据真实性难以得到保障。但至今明发集团亮出的财务成绩单,只能算差强人意。

2019年度,明发集团综合收入约为人民币126.61亿元,较2018年增加8.8%;权益持有人应占综合利润约为人民币9.52亿元,较2018年增加11.3%。合约销售额约113.14亿元,而2018年约为163.59亿元,同比下降约30.8%。根据亿翰智库的年度销售排行榜,这个水平在百名开外。

2020年第一季度,明发集团录得未经审核合同销售约14.9亿元,同比下降29%。这一业绩和前20强房企单月销售额不相上下,不过,亿翰智库指出,这一降幅与同行业其他企业相比,属于正常表现。

财报数据显示,明发集团的累计土地储备为2130万平方米,其中,36.8%土储位于安徽省,24.6%位于江苏省,用明发集团自己的话说,如果保持一年150万平方米左右(2019年144.8万平方米)的出货速度,足以应付未来七八年的销售量。

“换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只要发出合规的年报,并积极和港交所做沟通的情况,只要没退市,就存在复牌的可能性。”一品牌房企IR告诉记者。

但如果企业财务状况没有很明显的改善,房企年报过不了审计,也就过不了银行等正规机构的风控,除非是关系特别好的机构。如果相关会计机构保持“不发表意见”,那么明发复牌依然无望,那么明发在资本市场上将继续丧失融资能力。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对房企来说,投资还是根据现金流状况,疫情带来的有‘危’也有‘机’。”

2020-05-2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