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A16Z 创始人:是时候开始“全球新基建”了

神译局 · 2020-05-27
想要纪念先辈的努力,造福后代,只有一种方式,那就是“去建设”。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突如其来的疫情,不仅改变了工作和生活,也引发人们对于全球秩序、经济制度的深度思考。风投界大佬 a16z 联合创始人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通过博客发表了自己对当前制度和未来的看法,并倡议美国也应该开始“新基建”了。以下 enjoy:

新冠肺炎来势凶猛,尽管有前车之鉴,但是西方各国却没有做好相应的准备。这场疫情显现出西方制度的巨大失败,这将在未来十几年里产生深远的影响。现在是时候问“为什么?”以及“我们需要做什么?”了。

在西方,很多人都把责任归咎于执政党或政府。然而,现实很残酷,尽管许多人付出了艰苦的努力,做出了极大的牺牲,却没有任何一个城市,哪怕是一个州、一个国家,可以应对这场疫情。所以,原因远远没有那么简单。

很明显,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们缺少远见,没有考虑到疫情发生后会需要什么。但还因为我们没有提前构建立应急机制,导致现在束手无策。我们缺乏行动力,尤其普遍缺乏一种“建设”的能力。

如今,这种能力的缺失体现在方方面面,医用品紧缺就足以说明这一点。核酸检测试剂紧缺,只够一部分人进行核酸检测,更令人惊讶的是,连棉签和普通试剂都不够。呼吸机、负压室和ICU床位不够,外科口罩、护目镜和医用防护服也不够。就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纽约市被逼到了绝境,竟把雨披当作医疗防护服。这是美国!2020年的美国!竟然沦落到把雨披当防护服用!

尽管我们多年前就已得知蝙蝠体内携带冠状病毒,可是至今还没有治疗方法和疫苗。科学家倒是有望研发出治疗方法和疫苗,但到那时,我们会有工厂规模化生产疫苗吗?治疗方法和疫苗能快速投入使用吗?要知道,2014年埃博拉疫情爆发后,科学家们可是花了整整五年的时间才得到新型埃博拉疫苗的监管测试批准,五年啊,多少生命得不到有效治疗而绝望逝去。

在美国,政府甚至无法将联邦救济金送到困难的民众和企业手中。上千万的失业人员和他们的家庭,以及数百万的小企业,现在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而我们却无法直接快速地向他们提供救助,但凡慢一点点,都会产生灾难性的后果。联邦政府每年向公民和企业收税,却从来没有建立一个合理的系统,在公民有需要时及时发放救助。

为什么会产生这些问题?生产医疗设备、创建救济金发放机制又不像研发火箭那样难。研发治疗方案和疫苗确实不容易,但生产口罩和发放救济金并不难。这些事情原本不成问题,然而我们自己不愿意付出行动去争取这一切,具体来讲,就是我们自己不愿意建立医疗设备机制、生产疫苗的工厂和救济系统,我们不屑去创建这一切。

人们对现有体制盲目自信,自满于现状,不屑做出改变,这种现象不仅体现在这场疫情或者一般的医疗卫生中,而是体现在整个西方生活的方方面面。在美国,这种现象尤为突出。

美国的住房和城市规划可以体现出这一点。美国城市的经济潜力迅猛增长,住房却出现短缺,导致旧金山等地的房价疯涨,普通人根本负担不起,也没法从事有前景的职业。我们无法再开发这些城市了。美国HBO公司发行的连续剧《西部世界》描绘了美国未来的城市,但拍摄地不在西雅图,也不在洛杉矶或奥斯汀,而是在新加坡。美国的大城市里,本该摩天大楼耀眼夺目,生活环境舒适优越,远远不是现在这个样子,这是为什么呢?

再来看一看教育行业。没错,我们是有很多一流的学府,但是每年只能招收极少一部分学生,而仅美国每年就有400万高中毕业生,全世界高达1.2亿。为什么不让每一个18岁的孩子都享受一流大学的教育呢?这难道不是我们力所能及的最重要的事情吗?为什么不建立更多的大学,或者扩大现有大学的规模呢?K12教育的上一次重大创新是蒙特梭利教育法,也是上世纪60年代的事情了。之后的50年来,我们一直在做教育研究,但研究成果从未应用到教学中。既然如此,为何不建造更多的K12体制学校,用现成的优秀的教育方法培养学生呢?我们都知道教育心理学家本杰明·布鲁姆的“两个标准差”效应,一对一辅导可以提高学生表现,学习成绩可以提高两个标准差。既然我们有便捷的互联网,那为什么不利用互联网建立一个系统,让每一个学生都有专门的老师辅导,培养出更优秀的孩子呢?

制造业也是如此。其实,如今美国的制造业产量比任何时候都要高,但为什么这么多生产工厂转移到了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地方?我们知道如何建造高度自动化的工厂,我们也知道,设计、建造以及运营这些工厂,会创造大量的高薪就业岗位。我们知道,而且也正面临着关键产品依靠海外制造所带来的问题,那么为什么我们不在全美建造像埃隆·马斯克的特斯拉工厂那样规模庞大、先进瞩目的工厂,以低成本生产各种高质量的产品?

交通工具方面也是这样。为什么还没有研发出民用超音速客机?还有无人送货机、高速列车、单轨列车、超级高铁,还有飞行汽车,为什么至今没有面世?

是钱的问题吗?很难相信一个没钱的国家还能在中东发动无休止的战争,还能一再出资为银行、航空公司和汽车制造商纾困,更何况联邦政府刚刚在前段时间通过了2万亿美元的疫情救助计划!是利益的问题吗?住房、教育、制造业、交通等方方面面都能产生巨大的收益,都应该得到投资,这对投资者和用户都有好处。是我们的技术不行吗?显然不是,我们的住房、高楼大厦、学校、医院、汽车、火车、手机电脑等都可以证明技术不是问题。

问题在于欲望,我们要渴望拥有这一切,拥有更好的东西。问题在于惰性,一种不愿意做出改变的惰性,不要让这种惰性阻碍我们的步伐。问题在于规制俘虏,我们要摆脱现有企业利益的牵绊,要求现有公司付诸行动来建设这一切。或者交给新公司去办,即便这不会给现有企业带来利益。问题在于行动力,我们要付诸行动,建设更美好的未来。

我们应该抛开政治立场和意识形态,集中精力建设更好的未来。为此,美国左右翼都应该为之付出努力。

右翼尽管有所妥协,但还是比较自然地开始付诸行动。右翼通常支持生产,但往往容易被一些阻碍市场竞争、不主张通过行动来建设未来的力量所影响。所以应该极力遏制裙带资本主义、规制俘虏、僵化的寡头垄断、有风险的离岸外包、以及不断对投资者有利的股份回购。

现在,右翼应该全力以赴、坚定不移地发挥政治力量,大力支持投资新产品、新产业、新工厂和新技术。

而美国左翼倾向于支持公共部门,我想说的是,那就努力去做吧,向人们证明公共建设的优越性,证明公立医院、公立学校会更好,证明公共部门能更好地管理交通、住房和城市建设。让公共部门完全致力于未来的建设,而不是一些与建设无关的方面。米尔顿•弗里德曼曾说,美国公共部门往往只关注政策和项目的意图,而不是凭结果来判断是否正确有效。但是左翼没必要把这个说法当成一种侮辱,而要当成一种挑战,努力做好建设,做出样子来!

不妨从解决退伍军人待遇的问题着手,创建既便宜又有效的新型公共医疗体系。这样以后如果再有疫情发生,我们的公共医疗就可以有效应对。甚至像哈佛这样的私立大学也有大量的公共资金,那为什么每年不能多招收学生,比如10万,100万?为什么监管机构和纳税人不能要求哈佛大学多招收学生呢?我们还可以通过建设来应对气候危机,能源专家说,只要几千个零排放核反应堆,就可以代替所有碳基燃料进行发电,所以让我们建造这种反应堆吧。我们可以先尝试建造10个新的反应堆,然后100个,最后就可以完成目标。

事实上,我认为建设未来是我们重启美国梦的方式。电脑和电视的价格越来越低,是因为大量生产;而住房、学校和医院的费用飞涨,是由于数量有限。什么是美国梦?美国梦就是能拥有一座自己的房子,生活幸福美满。我们需要抑制快速上涨的房价、教育和医疗价格趋势,确保每个美国人都能实现这个梦想,而实现这个梦想的唯一途径就是“去建设”。

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否则我们早就放手去做了。这对政府官员、商界领袖、企业家和投资者提出了更多的要求,对我们的文化和社会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对我们每一个人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们人人都有责任,建设更美好的未来。

在努力建设的过程中,对我们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应该问这样的问题:你努力的目标是什么?你在建设的道路上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如果你的努力没有成果,也无法发挥自己的力量,那我们就会给你换一个角色,让你在建设的过程中发光发热。即使是在最糟糕的体系中,也总有杰出的人才。我们需要在面临的最大问题上竭尽所能获得人才,并找到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

我希望这篇文章能受到批判。对于批评者,我有一个小小的建议。与其反驳我的观点,不如设想一下我们应该建设什么,我很有可能同意你的想法。

我们的国家和文明是靠生产和建设建立起来的。我们的祖先修建了公路、发明了火车、农场和工厂,后来有了电脑、芯片、智能手机等无数司空见惯的东西,它们处处可见,改变着我们的生活,为我们的生活带来便捷与幸福。想要纪念先辈的努力,造福后代,只有一种方式,那就是“去建设”。

 译者:牧之

+1
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斜杠青年”会说话的肘子、宅猪的命运转变启示

2020-05-2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