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逐渐复赛的东亚“赛区”,日本为什么“输在起跑线”?

懒熊体育 · 2020-05-26
东亚许多国家和地区已经吹响复赛号角,而2020年原本作为世界体育聚焦点的日本却仍在“讨论中”。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懒熊体育”(ID:lanxiongsports),作者 吴韵晗,36氪经授权发布。

进入5月以来,全球诸多体育赛事,尤其是足球赛事陆续吹响复赛的号角。欧洲五大足球联赛里,德甲已于5月16日复赛,西甲也宣布将在6月8日重启,英超球员已经恢复训练,意甲也有望在6月13-20日之间重启。

相比欧洲,看回疫情防控处理得相对较早的东亚赛区,韩国职业足球联赛K联赛作为全球最早复赛的顶级足球联赛,一度被大家戏称为“世界第一联赛”。

尽管韩国职业篮球联赛KBL在3月宣布提前结束常规赛,但进入4月以来,韩国对于体育赛事的限制措施开始放宽。目前,其国内各大项目的联赛都以空场的形式复赛,先是5月5日韩国职业棒球大联盟正式开赛,随后在5月8日,K联赛也打响新赛季揭幕战。

▲K联赛于5月8日开幕,场边空无一人。

但与此同时,与韩国仅隔海相望的日本,情况却大不相同。比起逐步恢复正常的韩国职业体育,日本的复赛似乎困难重重。

在早期,同韩国一样,3月27日,日本篮球联赛B联赛宣布直接取消赛季剩余所有比赛,提前结束2020赛季。但到了5月,情况开始产生分化。

5月20日,日本高中棒球联盟宣布取消夏季甲子园大赛,也是二战之后首次停办。加上此前春季的选拔赛也已取消,除了1942-1945年因战争影响中断过之外,春季和夏季比赛连续取消在日本史上尚属首次。

就在B联赛和甲子园两项赛事前后取消的近2个月中,日本足球职业联赛J联赛关于复赛的讨论却迟迟未有结论。

J联赛此次国内受疫情影响较大,自2月25日停赛以来,J联赛先是于3月中旬宣布本赛季J1、J2、J3联赛全部取消升降级制度,又在4月29日向金融机构申请超过200亿日元的融资,这也是J联赛创立以来首次申请融资。

4月25日,J联盟召开临时理事会,商议J联赛或许会在6月和7月重启,并表示会在5月23日之前决定是否在6月重开。5月22日的临时会议后,J联赛官方表示准备学习K联赛和德甲的经验以空场形式复赛,但仍并未公布具体的复赛时间,称具体安排会在29日的会议后公布。

除了国内联赛的复赛困难重重,日本最受人关注的自然还是东京奥运会的最新进展。

自从3月24日宣布原定于今年7月举办的奥运会延期一年至2021年举行后,对奥运会能否顺利举办的讨论也始终未停歇。就在5月20日,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表示,若疫情到2021年仍然无法控制,东京奥运会将必须取消。虽然这个说法随后被东京奥组委首席执行官武藤敏郎反驳,但东京奥运会究竟能否顺利举办,至今仍然是一个未知数。

▲3月24日宣布东京奥运会延期的第二天,东京的奥运会倒计时变为“调整中”。

相比于邻近的韩国,为何日本的复赛情况会严峻这么多?

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日本的抗疫情况比起韩国并不乐观。截至5月25日下午6时,日本累计确诊人数16550人,韩国累计确诊人数为11206人(数据来自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对于总人口数1.2亿的日本和5164万的韩国来说,后者的确诊率还要高过日本。

韩国虽然没有对城市和国家进行封锁,也没有让国内民众停止工作,但是自3月起就开始进行全国范围的大规模新冠病毒检测,并通过数据追踪感染患者的数据和相关信息,以进行合理的隔离和管制。

但日本在疫情开始的最初选择了“软性抗疫”的方式,并没有加强新冠病毒的检测工作,发表紧急事态宣言也无法强制性要求相关行业停业,根据日本共同社5月11日发布的民意调查结果,超过半数的日本公民对政府采取的抗疫措施并不满意。

因此,虽然日韩两国确诊人数相差相对不多,但其现存病例却有较大差距。在韩国宣布K联赛复赛时间的4月24日,韩国国内的现存病例数为1967例。然而,截至5月25日下午,日本现存病例数仍有2317例,韩国仅剩713例(数据来自约翰·霍普金斯大学)。

良好的疫情控制正是韩国能较早恢复联赛的重要原因。而韩国也不是东亚唯一做到控制疫情并及时恢复比赛的。确诊人数较少的中国台湾地区,在疫情在大陆地区爆发之前就开始了警戒措施,并且在疫情发展的早期及时收缩入境政策,控制了境外输入病例,在限制人流的同时要求居民佩戴口罩。

鉴于实施了良好的防疫措施,截至5月25日,拥有两千多万人口的台湾地区的确诊病例仅有441例,死亡7例,现存病例仅有20例(数据来自约翰·霍普金斯大学)。

在良好的抗疫举措下,中国台湾地区的联赛已经恢复一个多月了。中国台湾职业篮球联赛SBL于3月25日就重启,并在4月20日决出了赛季总冠军。而4月12日,中国台湾职业棒球联赛开幕,这也是全球首个开打的职业棒球联赛,同天,台湾企业足球甲级联赛也正式开幕。

▲中国台湾职业棒球联赛以空场、放置假人的形式复赛。

相较之下,日本的疫情控制缓慢也导致其承担着愈来愈重的经济压力。

5月18日,日本知名体育经济学家宫本胜浩预测,新冠肺炎疫情给日本体育产业带来的经济损失大约是26亿美元(约合185亿元人民币)。根据宫本胜浩此前发布的报告,经济损失中46%(11.9亿美元,约合84.5亿元人民币)都是由于日本职业比赛无法正常进行造成的,其他的损失来自体育用品制造商和销售商以及餐饮等行业。

除了面临的国内联赛的大量损失,仍处于不能确定状态下的东京奥运会也给日本带来了相当大的压力。由于东京奥运会购买的保险只对赛事取消有效,并不会为延期举行的情况赔偿,此次奥运会延期产生的附加费用预计达3000亿日元(约合195亿人民币)。

而根据韩国媒体《京乡新闻》2月27日的报道,这次疫情让韩国体育产业遭受的直接经济损失可能达到上百亿韩元(一百亿韩元约合人民币5770万元)。

如果不考虑双方的统计方式和口径,从表面看数据相差非常大,但可以确定的是,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18年日本国内生产总值为4.971万亿美元,韩国则为1.619万亿美元,韩国是日本的约1/3,更重要的是,韩国经济对外贸易依存度非常显著,此次疫情的全球限制对其造成的打击更为巨大,因此通过复赛来提振国内的消费需求和民众心气更加着急。

但这里头微妙的是,尽管在2-3月很长一段时间内,日本曾表现出如期办好东京奥运会的态度,但在全球疫情加剧和各界舆论压力之下,很快也选择了延期。在这种情况下,日本最终的底线,就是保住明年顺利进行。

在之后的这段时间,国际奥委会也反复强调,若2021年疫情仍然难以彻底控制,东京奥运会则不得不取消。虽然日本对此说法多次进行了反驳,但对无论如何都仍然坚持要办好东京奥运会的日本来说,鉴于新冠疫情仍然没有出现疫苗或“特效药”用以防治,疫情随时可能出现反弹的情况,这样的情况下,体育复赛则更不能“着急”。

在疫情尚不稳定时复赛可能会造成反扑的情况并不是危言耸听。韩国虽然疫情一直控制较为良好,但自5月初联赛复赛后,其国内疫情的形势也并非保持稳定。5月10日,根据韩国疾病管理本部发布的数据,韩国时隔28天单日新增病例数再次超过30例。其主要原因是韩国开放部分娱乐场所后,梨泰院等夜店及部分公共场所出现人群聚集的情况。

从5月11日开始,韩国每日的新增病例数最低为13,大部分时间都在新增20到35例之间徘徊。而在这之前,韩国每日新增病例数几乎不超过15例。

▲自5月10日之后,韩国的日确诊病例较之前明显增加。

在疫情随时可能反扑的情况下,体育赛事,尤其是足球、篮球、棒球等线下接触类赛事需要做好更加细致的防疫工作。

日本自奥运会圣火传递取消、奥运会延期之后,对于“谨慎”二字执行得颇为小心,5月22日,东京奥组委相关人士接受日本经济新闻的采访表示,东京奥组委正在探讨取消开幕式的运动员入场仪式、压缩参加人员的方案。

现在的日本可以说是步履维艰。直接取消比赛或是暂停比赛都面临着高额的经济损失,只能依靠向金融机构贷款维持生存。而复赛可能造成的种种后果又难以预料。学习德甲和K联赛空场复赛方式的同时,日本必须加强监测,并做好强有力的防疫措施。

不过也就在今天,据日本共同社报道,安倍晋三发表宣言称,日本将从今天(5月25日)夜间起全面解除紧急状态。

因此日本职棒联盟(NPB)的12支球队代表也于今天召开会议,决定如果东京都、北海道和其他三个县撤销目前进行中的紧急状态,那么NPB将会在6月19日以空场的形式恢复赛季。为了将原来的143场次赛程压缩到120场,部分赛事如交流战和全明星赛还将被取消。

日本经济财政与再生相西村稔本月初在NHK的节目中曾表示,日本“自肃疲劳的现象已很大程度出现”。现在,经济和赛事的重启有望给日本带来久违的活力,当然,此刻谁都不能掉以轻心。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一位服装店“大姐”的直播卖货周记

2020-05-2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