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第一批复课的体育培训机构,它们做了这些事情

懒熊体育 · 2020-05-22
​家长一直关注的“产品和价格”,机构需要在疫情后更加重视。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懒熊体育”(ID:lanxiongsports),作者:丁梦垚,36氪经授权发布。

2020年即将过到第6个月的时候,线下体育培训终于开始回归。

5月10日,厦门市发布公告,提及“体育赛事、业余训练活动和各类社会培训机构,可有序恢复举办或营业”,这也是疫情以来最早宣布恢复社会培训尤其是包含体育类机构营业的城市之一。

从11日开始,厦门当地各培训机构陆续启动复工事宜。

不过,在目前部分省市有个别本土确诊病例出现的情况下,原本逐渐平缓的疫情态势再次被打上了问号,这对培训机构来说更不是好消息。即便物业和机构进行多方打扫、消杀,家长对送孩子回到培训机构上课多少仍有顾虑。

在此现状之下,培训机构如何做才能利用接下来这段时间弥补前几个月损失的营收,是行业倍加关注的问题。

这个节点,最早启动的厦门体育培训机构在复工初期的应对措施和计划,一定程度上也有了“风向标”的意义。懒熊体育即时跟进了当地机构的复工计划。

经过过去三个多月零收入的艰难状况,培训机构目前最迫切的需求就是“复课”。在正式宣布培训机构可复课前,当地一些体育培训机构就已经在规定允许范围内,进行1对2、1对3的私教课。

在厦门进行篮球培训的燃火体育就是其中之一,创始人赵阳告诉懒熊体育,4月25日开始,燃火体育就尝试进行了一些私教课,一直到5月16日正式恢复集体课程,内容从恢复体能、拉伸,过渡到对抗性训练,意在帮助孩子找回疫情前打比赛的感觉。

“正常来算,幼儿班一节课在8至10人左右,青训课最多也在12人左右。现在一节课在3至5个学生,基本是疫情前的一半”,赵阳提到。

懒熊体育了解的几家体育培训机构情况大多也是如此。一方面,刚刚复工不到一周,很多家长都处于观望状态,仍担心孩子的安全问题;另一方面,由于厦门当地对培训机构复工有明确限制,规定中提及:开展体育线下培训的活动区域每100平方米的人员密度应控制在50人以下、全体人员之间应保持1.5米以上的距离并科学佩戴口罩。

在防疫方面,赵阳提到,防疫检查目前主要还是由物业负责。除了常规检查健康码、测量体温、消毒通风、减少在场人数和戴口罩外,燃火体育还规定:学生必须自带水杯、纸巾,家长不能在场地停留聚集,学生来上课必须由家长接送。

正如燃火体育目前的复课状况一样,复工初期,体育培训并没有迎来令人惊喜的“报复性上课”——即便真有这个想法,防疫现状也绝不允许。

燃火体育复工两天时间内,每天基本能做到保本。不过,赵阳却并不悲观。他认为,首先,不能上课教练也很心急,复工能稍微缓解他们的压力;其次,目前复工还不到一个星期,家长们正处在“建立信心”阶段。他认为,再给家长们1个月左右时间,就可以慢慢恢复信心。

家长之所以会出现信心不足的情况,不单单是疫情导致。培训公司“跑路”现象,也加剧了他们对社会培训行业的不信任。

在5月16日正式复工之前,燃火体育为家长预约了一些体验课,一周时间的成单率在50%至60%。“明显感觉到,家长对花钱更谨慎了;大家对上体验课还是觉得没问题,但是对于花钱可能就有点害怕;可能以前10个上体验课的孩子有5个人报名,现在只有3个”。

赵阳观察下来,就厦门本地而言,部分大商场的大机构存在“跑路”现象。而就整个行业而言,家长们在看到某个机构“跑路”后,往往会对报名的其他机构也产生怀疑。

但对于挺过来的机构而言,现在是抄底场地和生源的好时机。“跑路”机构留下的学生,是机构可以发展的对象。赵阳也告诉懒熊体育,疫情之后,个别原来不长租场地的厦门当地场馆,也在近日告知机构可以长期租赁场地,价格也只需原来的60%左右。赵阳表示,目前燃火体育也在寻找投资人合伙,准备进行扩张,争取在今年将业绩翻番;下半年会考虑与学校合作,拓展生源。

实际上,经过疫情时期,家长和孩子对通过运动提高抵抗力、维持身体健康的认知有一定提高。就部分培训机构的反馈而言,家长咨询和了解的数量也在增加。

▲疫情之后,家长或许会更注重通过体育锻炼来增强孩子的体质。

但经历过跑路事件和疫情打击消费的情况,家长在选择机构时会更加“挑剔”。简单来说,疫情之后,家长会更看重两方面——价格和产品。

就厦门当地而言,疫情毋庸置疑的影响了居民的收入,而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数据来看,截至2018年末,厦门居民资金杠杆率为172.2%,位居全国第一。在收入减少的情况下,负债率却居高不下,这也会对当地家长为孩子选择培训项目的价位有所影响。但放眼全国,这种情况也不在少数。因此,推出降价打折的营销活动,一定程度上或许能为机构减轻一些招生压力。

另一方面就是产品。在与懒熊体育交谈中,赵阳也提到,疫情影响了公司2020年的计划,但也给了自己思考的空间。“可能以前很多机构是以销售为主导的,疫情之后可能更多会以产品为主,要打造好课程”,他说。对于大部分机构来说,可能原本定在2020年新开门店的计划会暂时搁置,横向扩张难度不小。所以,在这个时间里,进行纵向提高是最可行的操作。之前没有仔细考虑过的课程标准化、精细化内容,疫情影响下的课程内容调整等,都是今年可以进行的优化。

在厦门当地,篮球和体适能培训机构宸锐体育就针对疫情后的课程进行了调整。虽然厦门允许室内未成年人培训场所开放,但对人员距离和密度都有限制。

宸锐体育负责人沈楠告诉懒熊体育,“现在我们基本是能在户外上课就去户外。”沈楠提到,厦门5月底的天气仍然比较适合在户外运动;另外,户外空气更加流动,也可以打消家长们的担心。

不过,沈楠也认为,户外体育教学仍然存在缺陷。“在培训机构上课人数比较少的情况下,教练们尚且还能在户外跟学生保证沟通;但如果是学校的大型体育课那样的规模,在每个人间距1.5米的情况下,执行状况并不会太好”。

厦门的趣我放肆练负责人Bob则对懒熊体育表示,在目前天气比较适宜的情况下,培训机构在户外上课尚且可行。不过到了福建7、8月份雷阵雨和天气炎热的情况下,机构需要制定“B方案”,选定一个比较阴凉、避雨的地方上课。“但总的来说,我们更希望户外课是跟室内课形成互补,到了暑期比较炎热的时候,可以把户外课的孩子导流到门店中,形成一个闭环”,Bob说道。除此之外,趣我放肆练还决定调整课时包时长,让家长打消顾虑,同时心理上也更容易接受。

▲小朋友在户外上课。

而对于一些有精力的培训机构来说,推出新产品也是不错的选择。在厦门当地,上述的宸锐体育和趣我放肆练都推出了“教练上门”服务。

在沈楠看来,体育培训是线下属性非常强的项目,很多动作都需要教练手把手教学、抠好细节,而线上课并不能替代达到这一效果。疫情期间,宸锐体育部分教练只能拿基本工资,不得不选择兼职外卖员谋生。但在近期,宸锐体育选择让教练去到孩子家中“上门教学”,教练就可以赚取一些课时费来维持生活。

“我们现在的上门服务,要么是到学生家里去,要么就是在学生家的小区找一片空地练”,沈楠说。复工之后,宸锐体育每周大概有5次左右的“教练上门”服务,专门针对目前仍然对到店复课不放心的学生家长,但主要精力还是会放在集体课程上。

与宸锐体育不同的是,趣我放肆练则是主动选择推出上门服务。Bob对懒熊体育提到:“其实在2019年,我们就对‘拼课上门’这个线上平台有了一些想法,类似于滴滴拼车加上饿了么点单的形式,由家长发起需求,在家门口定制一个小规模课程。”Bob认为,这种轻量化的运作模式,一方面可以节省客户的交通和时间成本,另一方面则能够节省机构的场地成本,从而拉低客户的消费门槛。碰巧的是,因为这次疫情,这个项目提前进入了测试阶段。

而对于“教练上门”这一服务,或许中考培训也是值得一试的方向。诸如跳绳和长跑之类的项目,对场地的要求并不太高,教练上门进行1对1、1对2的辅导,或许能在价格和内容上都让家长更满意。

疫情客观促进了线上培训的发展,家长对在线上完成学科教育等项目培训的态度越来越包容。但换个角度来看,这并不一定是对体育培训行业的冲击,或许以后留给更重线下的体育培训机构时间也会更多、更灵活。如果体育培训机构能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把握机会,推出满足家长多样化需求的产品和高质量的课程,也不失为一次业务拓展和转型的好机会。

+1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这里有一份共享充电宝的商家收益对比图。

2020-05-2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