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有人决定逃离深圳,有人决定留在这里

未来城不落 · 2020-05-21
“深二代”的尴尬,或许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那一座城”(ID:thecity2015),作者:那城的城君,36氪经授权发布。

深圳,是座让人又爱又恨的城市。

这座城市给予了年青一代实现梦想的希望,没有梦想,何必深圳。

为了追求梦想,多少人前仆后继地来到深圳,跃跃欲试。

但要想在深圳存活,扎根,又谈何容易。

疯狂忙碌背后的辛酸与苦楚,又压垮了多少人,让他们想要逃离深圳。

在这些奋斗的后浪里,“深二代”看起来很风光。

父母早已买了房定居在深圳,在外人看来,“深二代”不就是活生生的“富二代”!

“深二代”真的都很富有吗?其实也不。

反而,他们可能是最尴尬的一群人。

01 小时候能入深户 特别矜贵

叉叉,是在深圳奋斗的一个普通的金融白领,祖籍广东揭阳。

97年叉叉父亲来深圳打拼,03年在龙华区买了房以后就把叉叉和家人一同接到了深圳生活。

那时深圳的房价,还很便宜,但他印象最深的还是当时深圳的那道“二线关”。

这道管理线将深圳分为特区内外,也俗称为关内外

关内、关外的生活一关之隔,天渊之别,也让深圳成了一座名符其实的“围城”。

“我家在城外,进城要过关口,还要居住证和身份证。”

搬来深圳以后,叉叉就成了班上的插班生,当时上的还是民办学校。

学校里,像叉叉一样的外地人很多,“同学是真的五湖四海”,河南、河北、甘肃、四川、青海……应有尽有。

那时候叉叉在上小学三年级,正好是开始学英语的时候。偏科,曾是叉叉最大的烦恼。

“我就是英语完全不会,零基础,当时深圳一些好一点的幼儿园都已经开始教英语了,但我数学超级好。”

由于叉叉的父亲有高级技工证,招工入户,家人也相应地有随迁入户的政策。

初三的时候,叉叉正式拥有了深圳的户口。

入了深户,自己感觉有什么变化吗?

叉叉说,当时还小,感觉没什么变化,只是觉得很稀罕。

“初中一个年级两百多人,只有两个深户”。

在一番发愤图强、刻苦学习之下,叉叉考入了深圳市红岭中学,一所公办的重点高中。

比起以前,叉叉说本地的同学不少,只是为了高考大家都说普通话,除了港剧的熏陶,他也没什么接触粤语的机会,所以现在也只是“识听唔识讲”(会听不会讲)。

02 在深圳,想要逃离的人 不止一个

当全国各地无数带着梦想的人,像海浪一样涌向深圳时,也有成千上万的朵朵浪花,在偷偷计划着告别。

高考过后,叉叉下定决心要离开深圳,想要出去闯一闯。

在填报志愿时,除了第一志愿的暨南大学和保底的深圳大学以外,叉叉清一色地都选了外省的学校。

奈何命运弄人,叉叉这一次“出逃”深圳,最终还是宣告失败。

虽然被第一志愿暨大录取,但由于专业调剂,叉叉还是被调回了深圳校区。

收到录取通知书那一刻,叉叉很无奈,“老子逃不出深圳了吗?离我高中就五公里”。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虽然被留在了深圳,但这大学四年让叉叉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一个“真正的深圳人”。

“大学的时候,毕竟家住深圳的人很少,我就带大家逛逛深圳,有了主人翁思维。”

现在还有逃的想法吗?叉叉说没有了,挣钱打拼,其实哪里都差不多。

想要逃离深圳的不止叉叉一个,祖籍江西的木木,也是“深二代”逃离大军里的一员。

不同的是,木木在读书那会没能入深户,她想趁着大学的时候多出去看看。

“真正对户口有要求的是高考,如果要在深圳异地高考的话,必须满足是广东省户口,且在深圳借读三年。”

木木至今印象还很深刻,当初爸爸说如果她中考能考上一个不错的高中,就会帮她在高中开学之前把户口转到广东省。

03 深二代 一个被分成两半的身份

上大学第一波常规操作,就是自我介绍,介绍自己的名字和来自哪里。一聊起来,分分钟还能喜提老乡一枚。

但对于深二代来说,这个问题却让人纠结。虽然自己在深圳长大,但祖籍并不在深圳,或许户口所在地又是另外一个地方……

那我,究竟是哪里人?

在叉叉身后,是他们家在揭阳老家的祖宅

就算说自己是深圳人,人家喜闻乐见地开始用粤语跟你打招呼。

周围的空气又安静了,“原来你不会说粤语呀”!

语言,就像是一座城市最先打出去的身份牌,当你一开口,能听善辨的人就能捕捉到你的来历。

但对于很大一部分“深二代”来说,普通话是标配,用粤语交流的机会太少,能听懂已经算不错了。

而从小到大几乎都没怎么接触过粤语的木木更为尴尬,她完全听不懂粤语。

现在的木木是一名辅导班的老师,疫情期间,她就靠着直播给学生们上课

在广州读完大学以后,木木还是选择回到深圳,入了深户。

不仅因为她的家人在深圳,更重要的,她觉得深圳对于她而言,比广州更具包容性。

这份包容,就体现在语言。

“我当时在广州读大学的时候,一进去一家店,服务员会首先用粤语问你,你用普通话回答他,他才会用普通话来问你。

但是深圳就不一样,大家通用的语言都是普通话,就算是本地人或者是其他地区过来的会说粤语的人,也不会经常在公众场合说粤语。”

当然,这份包容性也是有前提条件的:抛开买房不说。

04

想要靠自己安稳扎根在深圳

有多奢侈?

——“你看过雪吗?”

——“小时候看过,印象不深了。”

——“听父母说甘肃老家一到冬天就会下很大很大的雪,可我一次也没见过。”

说完,两个人看向了远方。

这是在电影《路过未来》中,杨耀婷(杨子姗饰)与新民(尹昉饰)的一段台词,言语间透露着淡淡的乡愁气息。

电影中,耀婷是在深圳长大的甘肃人,除了办理身份证外她再没去过甘肃。

在深圳打工二十多年的父母决定返回甘肃农村老家生活,耀婷看到父母在村子里生活并不如意,她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把父母重新接回深圳生活。

为了能付一套30平小房子的首付,耀婷不惜成为试药人,拿命换房。

或许电影中带有一丝艺术夸张的成分,但耀婷对于房子的那种渴望,房子给予她的那种归属感,其实对于每一个在深圳打拼的年轻人来说,都是一样的。

哪怕是家庭早已定居在深圳的“深二代”,也不例外。

与白手起家的父辈相比,绝大部分“深二代”都需要面对一个残酷的现实:买房。

深圳的房价之高,让人望尘莫及,甚至有人说,深圳就是一座来了就为房东打工的城市。

在深圳,为梦想拼搏是家常便饭,但总有那么一瞬间,内心会喊着自己想要停一停(图/Aying)

没有房子,何谈安家。

叉叉未来要肩挑起家庭的大梁,自然有买房的需求。

木木则希望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小小天地,哪怕只是简简单单的一房一厅,“毕竟有房子才意味着稳妥一点,租房毕竟还是人为刀俎”。

为了这个目标,叉叉和木木在洪流一般的深圳里马不停蹄地向前奔跑,生怕一停下来就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他们俩,只是千千万万“深二代”忙碌追逐安稳的一个缩影:自己拼到的,才叫天下。

参考资料:

1. “深二代”的我们,公众号“Samson Ma”

2. 我要:喊停人生一小时,WhatYouNeed编辑部

版权声明:

文中部分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作者 / 城君

文中叉叉、木木为化名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