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滴滴全球出击,Uber断臂求生

志象网 · 2020-05-19
疫情是块试金石。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志象网”(ID:passagegroup),作者:陈燕妮,36氪经授权发布。

在Uber 4月全球订单锐减80%、员工悬心吊胆生怕被裁员时,它的竞争对手滴滴出行率先宣布微盈利了。

这是滴滴出行在2019年集体“过冬”后迎来的首个好消息。

5月7日,滴滴出行总裁柳青对媒体表示,主体网约车业务已实现微盈利,国内业务在疫情后已恢复六七成。

虽然滴滴的盈利时间比创始人程维预计的晚了将近2年,但相比深陷盈利泥沼、连续三轮大裁员的老对手Uber来说,算得上一步大跨越。

4月,程维向公众宣布了滴滴未来3年战略目标,其中着重提到滴滴的全球化战略。程维规划在3年内滴滴在全球每天服务1亿单,全球月活跃用户超8亿,同时全力推进国际化出行业务。

滴滴出行创始人 程维

5月初,滴滴国际事业部首席运营官仇广宇则进一步透露滴滴的全球化方向:收购支付公司、与有牌照的金融公司合作、拓展食品配送业务和支付业务。同时,仇广宇还表示正在研究欧洲、中东和非洲等新市场。

目前,滴滴与全球七大出行企业都有合作,在8个国家开展业务,和北美的Lyft、印度的Ola、东南亚的Grab、中东北非的Careem、东欧的Taxify、巴西的99联盟,在业界被戏称为“全球反Uber联盟”。

相比滴滴在全球攻城略地,Uber则是连连失利。在2016年退出中国市场后,第二年Uber又失去了俄罗斯市场,其俄罗斯业务被俄本土出行公司Yandex收购。2018年,Uber又宣布退出东南亚市场,将其所有东南亚业务出售给本土出行平台Grab。至此,Uber仅在其大本营北美市场,拉美市场和欧洲市场直接开展业务,然而在欧洲市场Uber屡次面临安全质疑,在拉美市场又和滴滴重燃战火,四面受敌。

在疫情的冲击下,滴滴业务已经逐渐恢复;而Uber开局不利,一季度亏损29亿美元,裁员3700人,关闭8个国家的外卖业务,断臂求生。

Uber激起滴滴“好胜心”

滴滴的全球化算是由Uber启蒙。

2014年,Uber将“触角”伸到中国,一来就给滴滴撂了句狠话:要么被Uber收编,要么被Uber干掉。

当时,Uber成立4年,滴滴成立2年。Uber在美国旧金山起步,一成立就很快在北美市场站稳脚跟,第二年就宣布进军海外市场。东南亚、非洲、中东、欧洲、南美都有Uber的身影。

登陆中国后,Uber在中国雷厉风行攻势迅猛,一上来就大打补贴战,资金雄厚根本不怕烧钱。而当时滴滴正在和国内的快的激烈竞争,账上可烧的资金少得可怜。那时Uber和滴滴的估值相差10倍。

由于Uber的加入,滴滴有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当年5月,滴滴吃下快的后,掉转头全心全意迎战Uber。滴滴内部还组建了“狼图腾”项目专门商议对Uber的作战计划。

滴滴的天使投资人之一朱啸虎极力促成滴滴融资,带着程维飞美国,不停约见投资机构,顺便给程维当翻译。同时,朱啸虎还力荐滴滴向腾讯融资。

滴滴融资的焦虑在柳青加入后有了很大改善。

柳青加入滴滴之前供职于高盛中国,担任董事总经理,代表高盛和程维洽谈投资滴滴事宜。谁成想,投资没谈成,柳青反而加入了滴滴。

滴滴出行总裁柳青表示大部分业务已恢复,来源:CNBC截图

滴滴深知不能和Uber正面硬刚,曲线救国是滴滴的对战思路。滴滴当时瞄准了Uber的北美竞争对手Lyft,准备投资Lyft,让Uber的大本营“起火”。接着,又陆续投资了东南亚的Grab、印度的Ola和巴西99,一步步地蚕食Uber后院。

直到2016年,两年烧了20亿的Uber终于决定和滴滴息战,在双方共同投资人软银的撮合下,Uber决定退出中国市场,将Uber中国卖给滴滴,换取滴滴17.7%的股份和董事席位。

在吴晓波的《十年二十人》节目中,程维将滴滴比作“中国互联网培养出来的新一代代表”,Uber则是“美国互联网精神新生代的标志企业”。虽然如此,他认为与Uber的竞争构成中,滴滴的国际化是被动的。他将Uber比作一只“八爪鱼”,主体在美国,“触角”伸到全球其他市场。要想和Uber竞争,滴滴需要走向全球市场。

全面出击

和Uber的竞争让滴滴尝到国际化的甜头,接下来滴滴开始大规模国际化。

2017年,程维在接受《财经》杂志专访时曾表露过国际化的野心,他说“全中国每天有11亿次出行,滴滴只渗透了中国出行市场的2%。而且,如果你在8亿用户上碰到瓶颈,那就国际化,就像突破第一宇宙速度一样,从地球到太阳系,哪里有60亿用户。”

当时,程维表示,2018年滴滴会全面出击,在全球战场上与Uber会有激烈竞争,程维对此很自信“我们账上有100多亿美元,对手只有我们的三分之一。”

《金融时报》的报道侧面佐证了程维自信的来源。在过去两年,滴滴筹集了超170亿美元资金,手头约有120亿美元现金用于业务增长或收购。而当时Uber账上仅有57.5亿美元。

滴滴首席技术官张博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曾表示,“Uber正在非常积极地进行国际化,如果滴滴不迅速跟进,机会可能稍纵即逝 。”

滴滴在海外地区有四大战略:自然增长、收购、投资本地企业以及继续筹措大额资金。2018年,滴滴开始密集布局拉丁美洲。

2018年1月,滴滴宣布收购巴西本地最大共享出行企业99。程维在当时表示,国际化是滴滴的核心发展战略。一个月后,滴滴的估值首次超过Uber,领先约百亿美元。同年4月,滴滴进入墨西哥。墨西哥是滴滴第一个亲自下场的海外市场。

巴西本地最大共享出行企业99,来源:The Brazilian Report

体验过99的乘客表示,99在巴西市场有一些本地化功能,例如行程途中可以增添或更改目的地。对于没有本地银行卡的乘客,可以绑定国际信用卡支付车费或现金支付。

滴滴的成功引起了其他国家的注意。4月,新加坡李显龙总理一行到滴滴实地探访,李显龙在社交媒体上发文,“滴滴正在从一个打车软件扩张成多重业务平台。”

当Uber在欧洲、美国和拉丁美洲裁员时,滴滴正在这些地方卯足了劲。

2018年7月,滴滴出行宣布与软银公司成立合资公司,进军日本出租车打车市场。日本是全球第三大出租车市场,滴滴自2018年秋季在大阪开始运营,并陆续在京都、福冈、东京等主要城市提供服务。当时滴滴日本的CEO是朱景士,也是滴滴出行副总裁。2019年末,滴滴拓展到日本的20个城市和地区。2020年4月,滴滴还在大阪上线了外卖服务,与Uber Eats直接竞争。

去年6月,滴滴进入智利和哥伦比亚。目前滴滴在拉美4个国家运营,提供快车、出租车、拼车等服务。滴滴国际事业部首席运营官仇广宇9月曾向媒体表示,滴滴在拉美有1500多名员工,且绝大部分是本地人。

2019年7月,滴滴宣布与巴西和墨西哥金融机构及连锁便利店合作,向乘客和司机推出借记卡和钱包服务。这一举动,为拉美地区用户依赖现金交易的习惯提出了解决方案。现在,乘客可以在便利店为滴滴账户充值,还可以使用滴滴支付水电费和话费。

当然,大规模国际化带来的副作用是亏损剧增。据媒体报道,滴滴2018年整体亏损高达109亿元。相比2017年的25亿元亏损,同比增长336%。

Uber遇劫

相对于滴滴宣布核心业务已盈利,Uber今年显得尤其流年不利。

5月7日,Uber发布2020年一季度财报,当季亏损29亿美元,录得三个季度以来的最大单季亏损。在财报电话会议上,CEO达拉·科斯罗萨西表示,一季度Uber受疫情影响叫车业务总订单量同比下降3%,影响不算太大。但在接下来的4月,Uber全球订单将下滑80%。

外卖业务可能是转机。疫情来临后,Uber的餐饮预定业务需求旺盛,一季度同比增长54%。但外卖业务的增长,并不能弥补核心叫车业务下滑的损失。

Uber决定断臂求生。上月末,Uber宣布裁员,裁撤3700名员工,约占员工总数的17%。此外,Uber还宣布关闭8个国家的Uber Eats外卖业务。

疫情下Uber的外卖业务,来源:Observer

一名发言人解释,Uber决定终止在捷克、埃及、洪都拉斯、罗马尼亚、沙特阿拉伯、乌克兰和乌拉圭的Uber Eats业务,并将阿联酋的Eats APP关闭后转移给当地出行Careem,因为Uber Eats在这些市场未能做到第一第二。他表示,Uber要将资源集中在Eats全球头部市场。

疫情的打击让Uber的盈利时间表变得不甚明朗。原计划2020年四季度实现盈利,Uber首席财务官在此次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盈利时间或将推迟到2021年某个季度。

高盛曾估计,2030年,全球乘用车市场将增长8倍,达到2850亿美元。Uber和滴滴的战役还未结束,但对于滴滴来说,经过这次疫情,它显然已经掌握了先机。

+1
8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志象网资深作者

见证中国科技企业全球化之路,公众号:passagegroup

下一篇

在这个瞬息万变的时代,无论企业本身还是产品,可持续的生命力不在于维系其本身,而在于获得“造血”能力。

2020-05-1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