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去年11月开始建仓,谁在拉升新冠疫苗第一股康希诺?

阿尔法工场研究院 · 2020-05-14
资本拥有最敏锐的嗅觉,能够挖掘到更深层的投资逻辑。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阿尔法工场”(ID:alpworks),作者:林晓晨,36氪经授权发布。

股市的涨跌反应了市场的情绪。

口罩——神药——呼吸机——核酸检测——疫苗,几乎所有与疫情相关的概念都被爆炒了一遍。潮水退去,我们能看到的裸泳者只有疫苗,它作为解决本次疫情的最终方案,市场给予了一个持续很久的热度。

纵观所有的上市公司,康希诺(06185.HK)是投资者情绪最高涨的疫苗股之一,在上市仅一年多的时间内,其股价暴涨673%。从疫情爆发开始计算,康希诺的涨幅就已接近185%。

康希诺的暴涨原因其实是“公开秘密”,与军科院联合研发的新冠疫苗是目前市面最接近成功的一款,而“抗疫”相关产业又是资本市场关注的重点。

回顾股价走势图,我们发现康希诺的“罗马城”并非一日建成。在整个股价拉升过程中,共经历3次主要的快速拉升阶段,每次股价的涨幅都在50%左右。拆解每一次股价拉升,或许能找到康希诺暴涨的真相。 

图片来源:雪球

01 去年11月谁在大幅加仓?

康希诺的第一次拉升,打破了外界对他的质疑。

上市初期,康希诺的股价连续上涨并创出45.8港元的阶段新高,而在此后半年内,其股价始终在30港元附近低位震荡,外界对盈利问题的质疑始终都在。

康希诺第一次股价拉升发生在2019年11月份,当时康希诺股价突然从35港元附近涨至50港元左右,重新挑战前期高点。

据当时港交所披露易数据显示,康希诺流通H股的头部投资者集中度进一步提升。在2019年11月12日,康希诺前八大交易商合计持股36.67%,集中度较上一月提升0.43个百分点。

其中,外资意见出现分化,渣打银行、摩根大通(JPMORGAN)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继续增加持仓比例,而高盛(亚洲)和花旗银行则纷纷减持,并将持股比例降至1%以下。此时股价已接近上市后的新高,高盛和花旗选择落袋为安,无可厚非。 

(点击可看大图)

除集中度提升外,另一家外资机构德意志银行大幅加仓,跻身康希诺流通H股的前八交易商之列。而在上一个月,德意志银行的持仓比例仅为总流动H股的0.62%,净增1.17个百分点。

德意志银行激进杀入,其他外资平稳加仓,这确立了康希诺股价突破的趋势。虽然当时股价涨幅有限,但是却让股价重新挑战上市初期的高点,为此后的腾飞打下基础。

02 信息不对称下的“换庄”

对信息的判断,将影响投资的长期收益。

确立突破走势后,康希诺重新获得市场的关注,并且一路涨涨涨。然而让康希诺股价发生本质变化的是疫情的变化。

康希诺的第二次拉升发生在2020年2月份,当时正值国内疫情高峰,康希诺股价由60港元左右涨至90港元左右。

投资者持股情况来看,虽然前八大交易商的持股比例所有下降,但实际上在整个2月份。康希诺相当于经历了一次“换庄”转换,交易的主导资金从外资逐渐向港资过渡。

此前,持有康希诺股份最多的交易商一直都是渣打银行,而在2月份渣打银行却几乎清仓,持股比例由10.68%降至1%以下。

在渣打银行大幅减持的时候,香港汇丰银行大幅加仓,持股比例由上个月的6.06%增至14.09%,几乎全盘接下渣打银行减持的股份。 

(点击可看大图)

疫情突然侵袭,康希诺作为新冠疫苗的“先驱者”,获得港资的关注是很正常的,毕竟疫苗是终结病毒的最好武器。

从渣打银行和汇丰银行截然相反的动作来看,可以发现国内外投资者存在明显的信息差。当时外资普遍认为疫情仅是地区性事件,而深知事情严重性的港资则早已料到,事态的全球化发展是必然趋势。

03 外资纠错

犯错后,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及时纠错。

忽略疫情严重性的外资,均在三月重新追加了在康希诺的仓位,港资与外资两股资金在康希诺内碰撞,伴随而来的就是股价拉升。

康希诺的第三次拉升发生在2020年3月至4月之间,康希诺股价从100港元涨至150港元左右。

在4月7日,基石投资者LAV宣布出售康希诺已发行H股19.62%的股份,在减持后LAV实体依然持有公司H股15.52%的股份,这一利空消息引发股价重挫14%。

但从长期来看,基石投资者的减持并没有对康希诺的股价走势造成实质影响,仅用5个交易日,康希诺就消化了减持的利空,并重新进入上涨轨道。之所以有这样强势的表现,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有投资者消化了大量的减持做空盘。 

 (点击可看大图)

数据显示,在LAV大幅减持后,康希诺前八大交易商的股权集中度由32.67%提升至58.94%。整体来看,国内资金逐渐减仓,汇丰银行继续加仓1.47%,而外资则成为接盘的主力。

在康希诺第一波拉升时获利出逃的外资高盛(亚洲)和花旗银行同时加仓,不仅承接了LAV出清的全部股份,甚至还额外多收购了1.94%的股份。

经此变动,香港汇丰仍是持有康希诺股份最多的交易商,而高盛(亚洲)和花旗银行则分别一跃成为第二和第三大交易商。此外,摩根大通也继续加仓2.94%,以9.18%的比例位列第四大交易商。

在康希诺第二次拉升时,港资是做多主力,而外资则是主要空头。然而国内疫情逐渐稳定,国外疫情却突然爆发,这大大出乎了外资的意料。包括高盛(亚洲)和花旗银行在内的外资,不得不重新考量疫情对全球的影响。

可以说康希诺股价的第三次拉升,就是外资在纠错。

04 外资赛马

资本拥有着最敏锐的嗅觉,能够挖掘到更深层的投资逻辑。

众所周知,中国康希诺和美国Moderna(NASDAQ:MRNA)是最接近成功的两家疫苗公司。在《康希诺:新冠疫苗的中国希望》一文中,我们曾对康希诺的疫苗研发史做过深入研究,在这里就不再赘述。

简而言之,康希诺的腺病毒载体技术有成功研发埃博拉疫苗的经验,而且又是与权威机构联合研发。反观美国Moderna采用的是创新型的mRNA疫苗技术,成功率有多高真的很难说。

坦白来说,疫苗这种东西成功率并不高,而且是赢者通吃的行业,因此谁能最终胜出谁就能赢得整个市场。

外资疯狂加仓康希诺,并不是说他们认为康希诺一定会胜出,与康希诺同时展开竞争Moderna公司的股价同样在最近大幅上涨,仅从4月至今Moderna的股价就涨了近125%。

对于未来很有前景的行业,外资惯用的投资方式就是赛马,同时布局康希诺和Moderna,无论两家公司谁最终胜出,那么外资都会从这次投资中获得丰厚的回报。

但有一点可以明确,在获得外资大幅加仓后,康希诺的技术实力已经获得全球资本的认可。而资本对于疫情的持续性判断是悲观的,最终要靠疫苗解决。

Moderna确实是疫苗最早进入临床试验的公司,可是在二期临床试验时,其已经被康希诺所反超。据陈薇院士透露,康希诺疫苗的疗效将在本月揭盲,而这也再一次加快了“新冠疫苗”研发的脚步。

05 总结

除股价大涨外,康希诺已经在4月30日获得科创板上市审委会的批复,将在不久后登陆A股。

科创板上市对康希诺来说有着非凡的意义。在康希诺通过科创板审批后,港股的股价一度大幅拉升。

具体而言,一方面创新疫苗研发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虽然康希诺已经在H股上市,但获得国内资金支持的力度却并不大,科创板上市能够让公司融资更方便。另一方面,作为中国疫苗界的风向标,国内投资者无法投资不得不算一种遗憾,而登录科创板将弥补这种遗憾。

从公司质地来说,康希诺毋庸质疑,但国内市场热衷于投机炒作,对于投资康希诺国内的投资者也应保持理性。研发疫苗这件事充满着不确定因素,稍有不慎就会满盘皆输。

我们衷心的希望在科创板上市后,康希诺依然是个醉心研发的好公司,不迷失在“真香”的资本局中。

+1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全面开放新氧后台?中国医美产业首个主打“参与感”的机构平台共创计划正式启动。

2020-05-1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