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网易云拿下华纳版权背后,流媒体版权格局再生变数

犀牛娱乐 · 2020-05-13
全球三大唱片巨头竞争激烈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犀牛娱乐”(ID:piaofangtoushijing),作者远木,36氪经授权发布。

流媒体版权格局再生变数。

5月12日,网易云音乐宣布与华纳版权(WCM)达成战略合作,华纳版权为世界三大唱片公司之一华纳音乐集团旗下的国际词曲版权公司。

网易云音乐将获得华纳版权130万首音乐词曲版权,其中既有Eric Clapton、George Michael、Green Day、Katy Perry、Madonna、Radiohead、Steve Aoki等国际知名巨星相关版权,也覆盖众多华语歌手、音乐人的词曲版权,如A-Lin、陈楚生、陈家丽、赵传、姚谦、陶喆等。

对于平台而言,拥有词曲版权是决定歌曲能否在平台上播放的基础因素,这一次网易云音乐与华纳版权达成的词曲版权合作,双方预计今后将在曲库内容、在线K歌、音乐IP开发等音乐产业上下游领域展开全方位合作。

唱片公司愈加依赖流媒体

5月4日,国际唱片业协会(IFPI)发布《2019全球音乐报告》,报告显示,2019年全球录制音乐总收入为202亿美元,较上一年(187亿美元)增长了8.2%;实体唱片收入同比下降5.3%,至44亿美元;流媒体收入达114亿美元,同比增长22.9%,占录制音乐总收入的56.1%。

IFPI报告还指出,唱片公司对Spotify、亚马逊和苹果音乐等流媒体服务的依赖度不断提高,2019年订阅收入增长24%,占唱片公司所有唱片收入的40%以上,流媒体平台的作用愈加明显。

这也同样是近年来各大唱片公司纷纷寻求与流媒体平台合作的原因,流媒体不断增长的用户体量以及订阅收入,正是唱片公司所需要的资源。

世界三大唱片巨头与国内的流媒体平台合作已久,腾讯音乐一直是与三大唱片绑定较深的平台,从2017年起,腾讯音乐独家代理环球、华纳、索尼全球三大唱片公司,并与网易云音乐、阿里音乐形成转授权,同时,网易云音乐、阿里音乐也会将旗下唱片版权转授权给腾讯音乐,也在国内形成“独家版权+转授权”的常态模式。

唱片公司所看中的,正是流媒体平台的商业运营能力,作为国内头部的数字音乐平台,腾讯音乐、网易云音乐的泛娱乐战略以及商业模式同样体现出了明显的优势。

比如腾讯音乐曾与环球音乐合作,打造了张学友专辑《Wake Up Dreaming醒着做梦》,同时发行数字唱片和实体唱片,内地版销量超过30万张,在中国大陆还一举创下了IFPI(国际唱片业协会)10白金唱片销量认证。

前不久网易云音乐与滚石唱片达成合作,后者的OST等歌曲在网易云音乐获得极高播放量,相关歌单播放量在千万量级左右,伍佰的一首《Last Dance》评论超十万,不少歌曲多次登上平台热搜成为爆款。

全球三大唱片竞争激烈

2019年,数据分析平台Midia Research称在整个录制音乐市场中,三大唱片公司环球、索尼、华纳收入占67.5%的份额,其中,三大唱片的录制音乐总收入中,流媒体收入占比都超过了50%。

但即使是巨头,也依旧摆脱不了亏损的命运。最近华纳音乐发布2020年Q1财报,截至3月底的三个月内,WMG的录制音乐收入同比下降2.8%,而净亏损则达到了7400万美元。

在录制音乐收入、流媒体收入方面,华纳均位于三大唱片的末尾,而且在不久之前,全球疫情流行对股市造成了较大打击,华纳音乐集团的IPO计划一度暂停。

相比之下,环球一直是最大赢家,无论是收入还是增速都超过其他两家索尼与华纳。然而三大唱片的竞争一直较为激烈,除了竞争版权内容和抢夺顶级艺人,近年来也纷纷向延伸产业拓展,从单一的内容生产、艺人经纪,转变成以内容版权为主的传媒集团。

其中,流媒体就是唱片公司内容版图中极为重要的一项。华纳音乐也曾进军过流媒体业务,2018年华纳音乐收购了视频流媒体服务商Uproxx、流媒体大数据公司Sodatone,与Spotify、腾讯音乐等平台合作进军流媒体领域,而流媒体也给华纳带来不小的回报。

相比国外流媒体如Spotofy常年持续的亏损,国内的流媒体可谓是一股清流,从最近腾讯音乐发布的财报能看出,即使是在疫情期间,流媒体平台的音乐订阅收入也在强势增长,而且其从2016年下半年起就已实现盈利。

不同于营收单一的Spotify,国内流媒体音乐平台早已扩展音乐边界形成多元增长,在live直播、数字作品宣发、音乐人曝光等方面,音乐平台均表现出了较强的运营能力。

《2019全球音乐报告》显示,在全球市场里,中国的订阅服务用户数量排在第二位,仅次于美国,QQ音乐、网易云音乐等服务的普及率也在上升。

对于三大唱片公司尤其是华纳音乐来说,中国显然已经成为下一个增长点与机遇,这也是近年来三大唱片公司寻求与国内流媒体达成多方面战略性合作的原因。

后版权时代,流媒体的竞争是泛娱乐的竞争

音乐流媒体平台如今已来到后版权时代,围绕版权之上的泛娱乐生态是竞争的关键,这也是平台拉动会员付费、广告、音视频直播以及基于社交的变现基础。

对于诸多长尾音乐而言,通过与版权上游建立战略合作,结合平台的固有粉丝与宣发资源,能让音乐出圈的几率更高。

最近,各大音乐平台在争夺上游版权方的动作不断。腾讯音乐获得日本Being厂牌版权,后者是日本上世纪90年代销量最高的唱片公司;网易云音乐则频繁拿下《歌手·当打之年》《我们的乐队》等头部综艺音乐版权和吉卜力工作室等日音版权,利用平台用户的互动与情感交流,也让更多老歌在平台上实现“翻新”。

同样,华纳作为经典音乐作品与顶尖艺人聚集之地,平台围绕其进行深耕运作,能够进一步促进平台的日活,在平台主流Z世代内部形成更为广泛的影响力。

典型如网易云音乐的云村特色,歌单、乐评、Mlog等构筑的社区风格,以及音视频、图文、直播等建立的音乐宣发生态,使得网易云音乐不仅能吸引华纳原有粉丝受众,还能推动歌曲的出圈。

长远来看,预计未来围绕泛娱乐的战争,还会越来越激烈,国外唱片公司也会与流媒体进行越发紧密的利益捆绑。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虽然钱不多,却引发诸多小区“抵制”丰巢的连锁反应。

2020-05-1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