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韦神、阿水、XDD……法律角度看电竞选手的合同纠纷

读娱 · 2020-05-11
一个天才少年扎堆的行业,更需要规范化,未来才能够更好。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读娱”(ID:yiqiduyu),作者 赵二把刀,36氪经授权发布。

为什么合同纠纷那么多?为什么总是要打官司?为什么菠菜屡禁不绝?普通职场人遇到劳资纠纷的时候可以申请仲裁以及求助司法,为什么职业电竞选手就只能起诉?难道电竞选手不是一个职业吗?

职业电竞逐渐火爆之际,电竞俱乐部和职业选手也被巨大的名利所包围着,这就好像更年轻版的 “了不起的盖茨比”;所以,这些年轻的职业电竞选手就好像明星一样,八卦和隐私自然也成为网友关注的焦点,言行也和明星一样被拿着放大镜来解读——这或许就是成名的代价,也是电竞市场红火的见证。

但与此同时,电竞,一个年轻的行业,电竞选手,一群很可能从未成年就进入职业圈子,也会比普通人更早的遇到职场问题,比如劳资纠纷、合约纠纷等等,尤其是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四月,LPL、PUBG、KPL等诸多电竞赛事的线上春季赛陆续收官的过程中,更是有多位顶级的电竞选手爆出合约纠纷……

这正是,“人红是非多,行业火爆瓜更多”,带着诸多疑问,读娱君也连线了知名合同法专家、目前仍在国内TOP互联网公司担任法律顾问的Shirley杨女士(化名),就涉及法律专业的相关问题进行探讨。

阿水跳槽、IG、RNG、TES受牵连,意向合同存疑点?

2020年,LPL(英雄联盟)春季赛于日前落幕,JDG战队成为新科冠军。但因为王思聪在之前的一个微博引发的LPL选手和俱乐部之间的合同问题,却成为2020年以来LOL职业圈最大的瓜之一。

旋涡中的主角是阿水,实名喻文波,赛场ID JackeyLove,职业电竞选手,成名于IG战队,2019年11月22日和IG的合同到期。2020年4月3日,喻文波正式加盟滔搏电子竞技俱乐部,4月26日春季赛半决赛,滔搏击败IG进入决赛。

就在这一场比赛之前,也就是4月24日,作为阿水的前老板,王思聪发微博实名diss阿水,说要曝光阿水和他表哥的“聊天记录”等骚操作,一时引发无数讨论。

根据网友的诸多猜测,以及阿水的表哥等微博,这件事情的大概脉络如下:阿水委托其表哥代表其和各大战队谈合同,先是与某战队(大概是RNG)签约了意向合同,然后在谈正式合同时接受不了正式合同中的条件决定不进行签约,但是由于之前签署了意向合同,不签约要付违约金;之后,又和IG谈续约,但因为诸多原因一直拖延,最后好像是阿水自付违约金成为自由身,才得与滔博签约。

当然,阿水的合约事件,随着春季赛的落幕也并没有近一步的发酵,关于该事件的很多细节也都没有被爆出,但对于传闻中“阿水自付违约金成为自由身”的说法,读娱君特意向Shirley杨女士求证“意向合同”的法律效应。

关于意向合同,Shirley杨女士介绍说,意向合同就本身而言是有效的法律文件,但是商务习惯中,意向协议一般只明确了合作意向和合作方向,写明具体以正式签订的合约为准,一般不具备严格的违约条款和惩罚机制,所以从这个层面上意向协议不具备强约束力的很难追究责任,最后履不履行或者能不能促成交易并不确定。

所以,阿水事件中,表哥代表阿水和某战队签订的意向合同究竟是否存在,以及之后所谓的赔偿,和真正的事实可能存在较大的差异。

韦神胜诉、XDD被索赔5000万,选手、俱乐部和直播平台的合同纠葛

4月,同样收官的还有PUBG春季赛,就在这一线上赛事即将落幕之际,两位最具人气的PUBG职业选手韦神和XDD,都有合同纠纷相关的事情发生,只是有好有坏。

好的是韦神,其和斗鱼的合同官司终于结束,斗鱼需要补偿其数百万的直播工资和礼物分成。

4月26日,4AM的“大恶人”龙神绝发微博曝光判决书的内容,判决书指出 “韦朕已离开斗鱼直播平台不再进行游戏直播,双方协议已无法继续履行,故韦朕要求解除协议,本院应予以支持。”

同时需要赔偿韦神2017年10月1日至2017年12月5日的直播报酬共计729677.45元、虚拟物品收益分成及推广费用分成共计1437066.25元、服务费用210000元,共计需要赔偿约237万元,同时驳回原告韦朕其他诉讼请求。

在2018年,斗鱼起诉韦神违反合同跳槽中提到给韦神支付工资的时候显示其银行账号已经被“注销”,所以并不是没有支付而是没能实现支付。

所以,在斗鱼和韦神的合同纠纷中,有一个谁先违约的事实认定问题,按照斗鱼的说法是韦神方面违约,而韦神方面则认为是斗鱼一直都没有遵守双方的合同。

也就是在春季赛最火热的时候,RNG俱乐部PUBG分部的XDD在赛场上有高光的“一穿三”的那一天,有媒体爆料RNG俱乐部已经起诉XDD和其母亲,并索赔5000万。

根据南都的采访,XDD方面认为RNG的合同存在以下问题:

——工资问题:RNG从2019年5月份起,就一直拖欠XDD的工资,一直不给发放;

——直播合同问题:斗鱼合同是在去年12月底到期,在到期之前,RNG并没有对于后续的直播进行安排,并没有去与下一家公司谈判,这让今年的XDD损失了收入。

当然,根据RNG方面的回应,XDD方面的说法都是无中生有,RNG一直都是按时发放工资并且一直都在沟通直播合同问题。

其实,对于哪一方“说谎”也很好验证,Shirley杨女士提到只要到了法庭上,根据双方提供的银行流水直接就可以判定。确实,就跟韦神和斗鱼的合同纠纷一样,在和俱乐部以及直播平台的合同纠纷中,哪一方违约其实是司法实践的关键点。

关于哪一方违约的认定,Shirley杨女士介绍说,一般来说,合规的合同条款,会明确双方都互有互负权利义务的,“如果对方有先履行义务而没有履行,我们作为后履行方,有权行使后履行抗辩权,如果我方有先履行义务但有确切证据证明对方很可能在我方履行后也不能依约,这种情况下,我们在对方未履行或未提供担保之前,有暂时中止履行合同的不按履行抗辩权。在本案中,如果对方应当先支付报酬而没有支付,或者有确切证明表明不会支付报酬,我方完全有权中止履行合同。”

韦神和XDD的合同纠纷中,也都牵扯到如果对方违约,他们是否可以结束合同的问题,对此,Shirley杨女士解释到,“合同中一般都有违约和单方解约的约定,如果对方达到合同中约定的情形,我方可以根据合同单方解除合同以免扩大损失,且合同法给予了合同双方法定解除权。

比如因不可抗力,对方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主要债务,迟延履行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以及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即便是合同没有约定,我可以单方解除合同,同时也可以主张损失赔偿和违约赔偿。”

此外,Shirley杨女士告诉读娱君,早些年也有朋友委托她看过一些电竞选手和俱乐部以及直播平台的合同,这些合同中其实是存在责权利不清晰,有类似“霸王条款”存在的,而这些对于电竞选手和其家长而言,进行合同谈判都是很难的——不仅电竞选手如此,主播、UP主以及网文作者等新兴职业,在和平台方的合同签订中都会遇到类似的问题,所以这也需要专业的律师介入。

未成年人保护、电竞行业草莽期等交织,腾讯或将承担更多

在电竞、直播发展初期,俱乐部和直播平台并没有限制未成年人参与电竞赛事和直播,所以产生的合同纠纷中,很多都会牵扯到未成年人以及其法定代理人。

比如,RNG俱乐部起诉的就是XDD和其母亲,而在阿水事件中则有其表哥的身影出现——这也是职业电竞圈的常态,职业电竞选手往往会在未成年阶段就会展现出电竞的天赋,所以最初签约时都会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签;之后,因为过早的放弃学业,电竞选手的法律常识可能也会有缺失,这也给很多职业电竞选手以及退役的选手在处理合同上“心有余而力不足”,埋下纠纷的伏笔。

作为法定代理人,杨女士介绍说,“未成年人10周岁以下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独自签的合同无效,10-18岁未成年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签的纯获利的或者与其年龄、智力、精神健康状况相适应的合同效力待定经法定代理人进行追认后有效,签的协议应该是要符合未成年人保护的一些相关规定。但16周岁以上以自己的劳动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的,视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可以自行签订合同。”

当然,在电竞选手和俱乐部的合同纠纷中,都会牵扯到职业合同和直播合同,这是因为职业电竞即使到现在,商业化程度也是不足,所以直播合同也是选手和俱乐部最大的商业来源,一般来说,俱乐部都会直接代理选手的直播合同——这一点,也是XDD和RNG俱乐部中需要厘清的,看两者的合同对此是否有约定。

作为国内最成熟和最有影响力的赛事,LPL各大俱乐部的运营其实也是相当不规范——在阿水事件爆发之后,很多前IG战队的选手都说王思聪很义气,即使不打比赛或者退役,王思聪和IG俱乐部也会给他们发工资,这可以说是义气,但同样也可以看做运营的不规范。

王思聪对于中国电竞来说是里程碑的人物,一己之力让电竞选手的收入暴增,同时也让直播成为电竞的推动力,但其个人英雄主义的行为,也成为电竞行业职业化、商业化发展的阻碍,从这点来说,赛事运营方以及版权方应该要发挥更大的作用——恩,说的就是鹅厂。

据读娱君了解,在包括PUBG、和平精英以及王者荣耀的电竞赛事和俱乐部运营中,鹅场以及其赛事运营机构,都在推进赛事的职业化和商业化的规范上做了很多事,比如,制式合同、工资帽以及最低工资限制等。

在纪录片《电子竞技在中国》中,据KPL赛事负责人介绍工资帽是KPL的创新,结合中国电竞的实际情况,尤其是俱乐部的运营情况而产生的具体措施之一。他认为俱乐部控制住运营成本是其发展的重要的一个方面。当然工资帽并不是一个工资上限,他还规定了工资下限,保证选手的权益。

当然他强调说。工资帽并不是为了限制选手的收入,因为除了工资收入,联盟还会从代言、奖金、直播等等多方面提升选手的收入。

确实,工资帽以及最低收入等规范化的举措,是成熟的职业赛事的标志之一,从我们熟悉的NBA到英超,都有相关的规定,尤其是NBA在这些措施上都有很成熟的做法。

但在国内,目前电竞赛事和俱乐部的运营,盈利大概是谈不上,离成熟也尚远——以LPL为例,工资帽虽然常被提及,但总是难以实现,无论从粉丝还是俱乐部似乎对此都有异议,他们认为,高工资是LPL联赛崛起的重要因素,吸引很多韩国选手加盟,提升了联赛的竞争力和整体影响力,才能够连续两年拿下S赛的冠军。

但这真的是拒绝规范化的理由吗?为什么合同纠纷那么多?为什么总是要打官司?为什么菠菜屡禁不绝?普通职场人遇到劳资纠纷的时候可以申请仲裁以及求助司法,为什么职业电竞选手就只能起诉?难道电竞选手不是一个职业吗?尤其是这样一个天才少年扎堆的行业,更需要规范化和正规化,黑箱操作少一些、阳光一些,未来才能够更好。

最后:

随着电竞、直播的火热,越来越多的合同纠纷也随之出现,面对新问题也需要相关立法或者行业各方规范化的努力,但与此同时,对于电竞选手而言,也需要多一些法律意识,面对合同的处理上不妨多一些心眼。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微博

职业圈

电竞圈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