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比特大陆营业执照被抢幕后:内斗、夺权、驱逐、清算

连线Insight · 2020-05-09
兄弟反目、内斗不断,几经波折的比特大陆上市还有希望吗?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连线Insight”(ID:lxinsight),作者:青松向阳,36氪经授权发布。

文/青松 向阳 

编辑/水笙

比特大陆曾被称为虚拟货币世界“巨无霸”,是全球最大矿机生产商。但围绕掌教之争,这家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吴忌寒、詹克团,用一场升级的内斗,将比特大陆推上了风口浪尖。

5月8日上午11时,北京市海淀区政务服务中心二楼,52号窗口前,比特大陆创始人之一詹克团正在领取公司营业执照时,数十位不明身份人士出现在现场,从工商行政人员手中强行拿走了营业执照。

财经网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这群不明身份的人由比特大陆公司另一位创始人吴忌寒的高中同学、比特大陆现任CFO刘路遥现场指挥。

争夺营业执照现场,图源财新网

财新记者在现场记录下了这场争端:

“根据北京海淀区司法局的决定,目前是要向公司的登记法定代表人发放营业执照,并要掀起缴回(此前的)营业执照。”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刚刚读完通告,要把营业执照交到詹克团手中时,比特大陆方面人士突然将营业执照一把夺走。

“营业执照属于公司财产,怎么能交给个人!”财新网报道指出,在现场,刘路遥这么说道。

由此,这场发端于2018年底、围绕比特大陆法定代表人选、核心人物为比特大陆联合创始人吴忌寒与詹克团的内斗被推向高潮。

这场风波也在持续发酵。5月9日,有媒体报道称,一位刚刚从比特大陆离职的人表示,比特大陆员工正在和一家位于重庆的新公司重庆硅原大陆科技有限公司重新签订劳动合同,HR称他们可以保留北京比特大陆的司龄。

据Pingwest品玩报道,重庆硅原大陆成立2020年3月24日,是BitmaintechPte.ltd的全资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刘路遥。

而早在4月28日,比特大陆宣布,蚂蚁矿机官方商场的收款账号已经变更为重庆硅原大陆科技有限公司。

刘路遥为重庆硅原科技有限公司法人,图源企查查

在双方不遗余力争夺营业执照的背后,实为比特大陆的控制权之争。

吴忌寒与詹克团,在这场权力之争中更是展现出了水火不容的一面。内斗背后,比特大陆本就波折的上市路,也被打上了问号。

早在2018年9月,比特大陆就向香港联交所递交招股书,最终上市未果。

但在2019年10月,有媒体报道称,比特大陆再次向美国证券交易所委员会(SEC)秘密递交了上市申请,计划于2020年初上市,保荐人为德意志银行。

不过截止目前,并未有关于上市的进一步消息曝出,而这场内斗升级之后,可以预见,比特大陆的上市之路或许依然遥遥无期。

詹克团“回归”梦碎?

在进一步了解这场内斗之前,我们不妨先来看看,吴忌寒、詹克团与刘路遥,他们分别在比特大陆承担着怎样的角色。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吴忌寒毕业于北京大学,创建比特大陆之前,他曾在一家风投公司担任分析师和投资经理。2011年,其偶然接触到比特币,并成为bitcoin talk中文版版主,是国内首个将中本聪比特币白皮书翻译成中文的人。

詹克团毕业于中国科学院,研究生毕业后一直从事集成电路设计工作,深耕芯片行业。

至于这场权力之争的边缘人物刘路遥,其是吴忌寒的高中和大学同学,由吴忌寒邀请加入比特大陆担任CFO,负责公司上市相关工作。

企查查数据显示,2019年10月之前,吴忌寒担任比特大陆执行董事兼法人代表,詹克团担任公司董事兼经理。

但在2019年11月5日,詹克团不再担任公司经理一职,转而由吴忌寒担任这一职务。从工商变更信息来看,在此之后,詹克团便不再担任比特大陆任何职务。

再到今年1月,刘路遥新增为比特大陆总经理,吴忌寒则继续担任公司执行董事。

在这些变动之中,值得注意的是,关于比特大陆法定代表人的变动极其频繁。这也是此次营业执照争夺战中的焦点问题之一。

2019年10月28日,比特大陆法定代表人由詹克团变更为吴忌寒;今年1月2日,再由吴忌寒变更为刘路遥;但到5月8日,这一人选再次由刘路遥变更为詹克团。

比特大陆工商变更信息,图源企查查

事实上,在刘路遥抢夺公司营业执照之前,詹克团早已于2019年10月份被“逐出”比特大陆。

微博认证为“香港比特大陆”的主体5月8日发布公告称,北京比特大陆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比特”)为外商独资企业,唯一股东为注册于中国香港的Bitmain Technologies Limited(以下简称“香港比特”)。

公告指出,2019年10月28日,“北京比特”的唯一股东“香港比特”做出股东决定,免去詹克团的执行董事职务。以及法定代表人资格,随后,“北京比特”与詹克团解除了劳务合同。

比特大陆官方声明,图源“香港比特大陆”微博

也就是说,目前詹克团在比特大陆并不担任任何职务。

那为何是詹克团领取公司营业执照?企查查显示詹克团目前是比特大陆的法定代表人又是怎么回事?

原因在于,被“逐出”这半年,詹克团一直在尝试回归,如果不是刘路遥横插一手,拿到新的营业执照后,詹克团将重新成为比特大陆的执行董事及法定代表人。

凤凰科技报道指出,过去的这半年,詹克团在海外以及国内不断向当地法院及工商部门提出诉讼和行政复议,试图重掌比特大陆。

詹克团,图源其个人微博

北京司法局发布的行政复议书显示,2019年11月7日,申请人詹克团不服被申请人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于2019年10月28日作出的变更登记行为,向海淀区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要求撤销被申请人作出的准予变更北京比特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登记事项的行政行为。

海淀区人民政府查证后,北京司法局决定,北京比特大陆法人代表的两次变更登记行为(2019年10月28日北京比特大陆法人代表从詹克团变更为吴忌寒,2019年1月2日北京比特大陆法人代表从吴忌寒变更为刘路遥)均被撤销,北京比特大陆公司在市场监管部门登记的状态应恢复至2019年10月28日之前。

天眼查数据显示,10月28日之前,詹克团正是比特大陆的法定代表人。

但刘路遥与吴忌寒显然不接受这一结果,这也是他们抢夺营业执照的直接原因。

在一份网上流传的比特大陆员工群的聊天记录中,吴忌寒昨日回应詹克团的回归宣言,态度强硬、言辞激烈,“过去3年里,所有人有目共睹的是,老詹虽然是作为创始人令人尊重,但是他摧毁了公司的上升势头,毁灭了公司数十亿美金的价值。”吴忌寒这么说道。

不仅如此,在这份聊天记录里,“大家不要相信他的鬼话”、“不要怂,就是干”这样的回应也从吴忌寒的口中说出。

吴忌寒在员工群中的回复,图源网络

比特大陆官方也在微博回应称,市场监管部门公示登记显示詹克团为比特大陆法定代表人为登记错误,且严重违反《公司法》规定,刘路遥为公司现行唯一合法有效的法定代表人。

“詹克团不在本公司担任任何职务,也未经本公司授权,无权领取本公司营业执照。相反,只有经本公司释放授权人士才有权领取。公司有义务保护公司重要资产不受未经公司合法授权的无关人等的侵犯。”比特大陆如此回应外界传闻。

这起事件的发生也意味着,詹克团重回比特大陆之路困难重重。

吴忌寒、詹克团内斗始末

比特大陆内斗的主角,是吴忌寒与詹克团这两位联席创始人。

财新网曾报道指出,吴忌寒毕业于北大经济学院,对数字货币有理想有理念、擅市场营销,詹克团则曾任清华大学信息技术研究所研发工程,是比特大陆的“技术之脑”。二人一个管市场、财务和上市,一个负责技术研发和生产,有互补之妙。

从比特大陆前期的发展来看,这二人的配合颇有成效。

比特大陆在2018年公布的招股书显示,其收益由2015年的1.37亿美元增至2017年25.18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为328.2%,并由截至2017年6月30日止六个月的2.75亿美元,增长至截至2018年6月30日止六个月的28.46亿美元,同比增长率为936.6%。

天眼查数据也显示,2017年8月、2018年7月、2018年8月,比特大陆分别完成5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2.9亿美元的B轮融资以及4.4亿美元的B+轮融资,发展势头良好。

比特大陆融资历程,图源天眼查

2018年9月,比特大陆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寻求上市。

但仅仅两个月后,吴、詹二人的矛盾开始激化,并演变成一场场破朔迷离的权利之争。

吴、詹二人的主要分歧,集中在比特大陆未来的战略与布局方向上。

一位接近比特大陆的人士告诉全天候科技,吴忌寒非常钟情于区块链的发展,希望能带领比特大陆向区块链行业发展,但詹克团却不太愿意去做BCH或区块链,他更希望将比特大陆转型成为一家人工智能领域的巨头。

分歧之下,二人分别重金投入到各自看好的领域,但这些投入并没有在短期内给比特大陆带来回报。

2018年下半年,加密货币暴跌,比特大陆业绩也急转直下,招股书数据显示,2018年第三季度,比特大陆亏损约5亿美元。

从2018年11月开始,比特大陆展开了一系列人事调整。

当年11月7日,除吴忌寒与詹克团之外,此前担任董事的赵肇丰、葛越晟、周峰等人悉数退出董事会,此前担任监事的胡一说也退出监事会。

在这次调整中,企业法人詹克团由此前兼任董事长和经理,变更为兼任执行董事和经理,吴忌寒则由董事变更为监事。

吴忌寒,图源网易科技

同年12月17日,比特大陆爆发“1217风波”。这天,比特大陆召开高管大会,宣布詹克团担任公司董事长,王海超担任公司CEO,吴忌寒则卸任一切职务。

关于吴忌寒退出的原因,外界普遍认为是比特大陆主导的BCH(从比特币中分叉出来的新币种)硬分叉导致BCH大幅贬值,且比特大陆持有大量BCH资产,这直接导致比特大陆上市遇阻。

但也有接近吴忌寒的人士告诉界面新闻,吴忌寒对比特大陆很有感情,离开是因为詹克团将吴忌寒从核心业务中架空了。

出走比特大陆后,吴忌寒携部分核心人员成立新创业公司Matrixoort,主要聚焦区块链相关业务,包括数字货币交易所、矿池等。

这次事件之后,据界面新闻报道,很多比特大陆的员工都认为吴忌寒与詹克团的矛盾已经彻底解决,“和平分家”之后,二人也约定互不干涉对方的公司。

但没人想到,吴忌寒正在谋划一场更大的“政变”。

2019年,比特大陆的现金流支柱矿机业务开始出现颓势。

一位前比特大陆员工告诉界面新闻,公司主打的蚂蚁矿机价格本就比竞争对手高出不少,加上遭遇币圈寒冬,囤的很多机器都卖不出去。“顶峰时期蚂蚁矿机市场份额达到70%,现在不知道有没有50%,而神马矿机市场份额上升很快,现在已经占到40%。”上述人士表示,竞争对手也在不断蚕食比特大陆矿机的市场份额。

2019年10月29日,吴忌寒杀回比特大陆,上演绝地“翻盘秀”,吴忌寒向员工发布内部信,称解除董事长詹克团在比特大陆的一切职务,“即刻生效”。

“我必须回来拯救这家公司,在悬崖边上把公司拉住。”当天召开的全员大会上,吴忌寒这这么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被解除职务时,詹克团还在深圳的安博会上参展。直到11月7日,其才在朋友圈首次发声,“比特大陆是我们的孩子,我会拼尽全力保护她!我会拿起法律武器,让所有试图伤害和利用比特大陆的阴谋不能得逞!”

但此时,詹克团已经陷入完全被动的局面。

吴忌寒回归之后,先是开除比特大陆HR负责人(詹克团在2018年底引入的原华为HR),重新任命信任HR负责人索超,再是宣布全员加薪,以此笼络人心。

不仅如此,吴忌寒正式回归两个月之后,比特大陆迎来了一轮裁员潮,詹克团此前主导的AI团队是重灾区。

据Odaily星球日报报道,比特大陆AI团队在这次调整中从360人裁至100人左右,成都、武汉、上海和深圳的AI团队近于团灭。

孤立无援的詹克团,就这样被曾经的好兄弟,赶出了比特大陆。在多次尝试回归后,发生了5月8日营业执照被抢一事。

上市一波三折,比特大陆将走向何处?

内斗之外,比特大陆的上市进程屡屡受挫。

第一次申请上市是在2018年9月,比特大陆向港交所递交的招股书,已经在2019年3月26日过期失效,根据规则,比特大陆在递交招股书后6个月内未进入上市听证阶段,上市申请自动失效。

再次提交上市申请是在2019年10月下旬,当时有媒体报道,比特大陆再次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招股说明书,计划于2020年年初完成上市,最多募资5亿美元。但这次申请到目前为止并没有进一步消息。

影响比特大陆上市未果的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区块链行业陷入寒冬,数字货币行业不佳,直接影响了矿机产能。同时,陷入内斗和裁员境地,也影响了外界对比特大陆的评价,比特大陆想要成功IPO困难重重。

港交所对矿机企业的态度也十分谨慎。港交所总裁李小加在2019年的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提到,“你过去通过A业务赚了几十亿美元,但突然说将来要做B业务,但还没有任何业绩。那我就觉得当初你拿来上市的A业务模式就没有持续性了。那你还能(继续)做这个业务,还能赚这个钱吗?”

李小加没有提到比特大陆,这段话却完全反应了其现状。比特大陆、嘉楠耘智等矿机生产商在经历早期发展后,都试图以AI业务布局转型科技型公司,詹克团也曾提到,比特大陆的目标是实现“从矿机到AI,并从AI到区块链”的商业闭环。

不过,从2016年布局AI以来,比特大陆该业务未有盈利能力。大量的投入但没有换来收益。

形成对比的是,嘉楠耘智也曾两次申请IPO。2018年,其曾经尝试香港上市,但最终上市申请于11月无果而终。2019年10月29日,嘉楠耘智再次递交了赴美上市招股书,最终成功上市。

不过,嘉楠耘智上市后的情况也不容易乐观。根据其发布的2019年业绩,全年净亏损达到了1.49亿美元。近期,美国做空机构Marcus Aurelius Value曾发布一份嘉楠耘智的做空报告。报告质疑嘉楠耘智持续经营能力以及分销商造假。

一直以来,比特大陆都是最大的矿机生产商,嘉楠耘智只能屈居第二,但在IPO上,比特大陆却慢了一步。

内忧外患之下,比特大陆转型AI的梦想已经破灭,如今主营矿机业务也不容易乐观,比特大陆还能守住第一的位置吗?

币圈从不缺魔幻的故事,比特大陆的这场闹剧最终将如何收场,连线Insight将持续关注。

+1
1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