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创变者的 AB 面:生于忧患,死于忧惧

未来城不落 · 2020-05-09
同事和家人面前,他们的AB面。

4月最后一天的深夜11点,杨丽最后一个走出办公室,停顿在望京某个著名高楼的依稀灯光下,看了看天空的夜色,然后驾车回家。

过去五年,杨丽一路从行业小白做到中层leader,成为同事和同业眼中上进、求新、事业小成的女强人,公司敢于把新业务交给她,朋友有工作纠结时也乐于求助。但是驾车走过大山子路口的时候,她开始焦虑、恐惧——她已经有半年时间没有完整看过一本纸质书,不知道今年的生活潮流了。

像杨丽一样的创变者,有着AB两面。对于工作,他们自信,信奉只要努力用心、不倒下就有希望的逻辑,时刻比拼着线性加速能力;但另一面,他们充满忧惧,害怕资本的暴力扰市,害怕被超越、被低估,害怕自己不再站在行业塔尖。

在同事心中,他们站在聚光灯下,优秀又努力;在家人心中,他们却经常是那个不陪孩子、不回家的人。

01

“怎么平衡家庭和工作”,这几乎是每个职场女性都会被反复问及的问题。

这个问题,杨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但显而易见,无论内心如何,工作和家庭的天平从最开始就是倾斜的。

如果问创变者这个问题,10个人里面会有8个人回答:工作就是生活。

“仔细想想,我好像没给孩子开过一次家长会”,杨丽并非对孩子漠不关心,相反她也会为孩子教育而早早的操心学区,但用钱表达的次数要多于真正的陪伴。每个星期只有周日下午能看着儿子写一会儿作业,上一次亲自带他去欢乐谷,还是去年初秋时节。

「平衡」对于她来说,并不是加班回家后要分担多少家务,而是卧室里孩子睡觉时的侧脸、周末时从不出席的游乐园和回过头看生活的贫瘠和朋友间的相顾无言。刚刚结束的疫情期,已经是她近五年来在家呆的最久的日子,随着疫情缓解,以前的生活又回来了。

她愧于只有十分之一的时间留给家庭,也惧怕自己变成无趣的中年人,没时间深入阅读,不能及时了解潮流,放弃自己极客爱好,只成完成了一个枯燥的成功人生,给很多人示范着成功学。

望京SOHO楼下就有6家咖啡馆,2家烘焙房,其中一些不断变换着。街对面有两家影院,更多的咖啡馆、书店,杨丽有时候想品一品食品最原始的味道,就像在深夜审视自己的初心,简单而直接。

02

虎哥越来越感受到来自家庭和时间的压力。他不到30岁进入互联网大厂,目前带着50人的团队,不用担心团队出走,也不用害怕公司倒闭,过着大多数人羡慕的日子。

他也曾“油”过,下班之后约上三两好友,钻进街头巷尾,来一大杯精酿,一盘炸鸡,开始跟兄弟们商业互吹。

但于萨克斯小调的夜色中,逐渐透出一丝凉意。35岁的工作大坎,孩子出生之后的家庭责任,将他拽回一个正常的中年人。

虎哥脑袋里的钟上好了发条,开始“滴答滴答”前行。他开始主动加班,学新的代码,带着手下人主动上新的项目。

一旦你盖上酒瓶,打开眼睛去审视周遭,世界就好像变成了一个千丝万缕、因果相巡的过程,时间如潮,善泳者才能遵循目标而行。

03

2019年,资本市场遭遇寒潮,投资者的热情退却,持币观望,从中关村到望京,到处都是创业者的悲喜故事。

90后创业者阿海,从北五环的一套三居室出发,开始向投资者讲述自己的创业故事,天使轮、pre A、A轮,眼看着就要完成B轮,但资本寒冬来临,投资者开始拉长犹豫期。

局外人眼中的踌躇满志,在局内人眼中时刻都是胆颤心惊。

房租、工资、服务器都是日常成本,而流水、盈利、速度,成为了投资人新的硬性指标,过去他们可以等3-5年,可以烧钱试错、花钱引流,现在他们第一句就会问你“怎么赚钱”。

市场如潮水退落,剩下的并不总是守望相助。

阿海曾换到更便宜的办公室,听到初创成员主动要求降半薪,让他再挺一挺。他在望京街头听过太多梦想和失败的故事,最后只得出一个结论:“只要不死,就有希望”。

04

“向年轻人学习”,美团王兴有一次回母校演讲,对他的师弟师妹们说这是创变者成功的秘密。

但参与创建英特尔公司的前CEO安迪·葛洛夫曾说得更直白、残酷:创新是唯一出路,淘汰旧的自己,否则竞争将淘汰我们。

创业进入win阶段的张强说,职场中最大的谎言就是财务自由。“钱永远都不会满足。因为欲望是随时上升的。”而焦虑与欲望又和年龄、能力错综交叉,互相拉扯。我们生活在一个快时代,新经济带来的改变突如其来,危机感与忧患意识是跟进时代脚步的必要条件。

年龄越大就越无法安逸,因为忧惧会加剧。一个年轻人,可以比拼记忆力,用996或007累积时间,缩短到成功的路径。但一个真正的创变者,一旦接触到足够大的面,就需要更大掌控周边资源、掌控自己、对时间精打细算的能力。

张强说,度过了初创时代熬夜换成绩的阶段,会进入“你投入更多时间,并不一定能产出更多成绩”的时期,开始在工作和生活中寻找“最优解”,比如每天保证7小时的睡眠,每个周日下午都会给自己预留三个小时的“复盘”时间,附近找一个安静的咖啡厅、书店,或者就在自家阳台上,去思考过去一周工作上的新想法,生活中的小细节。

也就是说,到了一定阶段之后,布局能力要比单纯的投入更为重要。

张强把公司的大目标细分成不同时间、不同分支的小目标,让他们像竹子一样长高。他还定下更多的个人小目标,比如体脂从20%降到10%,每周三个小时的深度复盘,和最为要好的朋友聊聊思想、见闻。

生活一旦变成真实而新鲜的,人就会有更大的动力。

张强将创业和研究创业变成了一种生活方式,打车软件轮着来,几部手机换着用,甚至在O2O大火的那一年,也曾经在望京SOHO和麒麟社的大街上从头扫到尾,去观察行业里有意思的商业模式。在大半夜将看到的新鲜事扔进群里是他的生活常态。

一切都是为了让自己距离市场和前沿更近,从而远离无效的时间和忧虑、恐惧。

杨丽、虎哥、阿海、张强并不想做那道“怎么平衡家庭和工作”的选择题,但当生活的半径拉到十几、二十公里,“平衡”变成空想,工作和家庭之间大概率只是个单项选择题。

走在望京的街头,你能看到附近的798艺术区、中央美院、草场地艺术区,韩国酒吧、内地精酿、各式咖啡馆,就像一场从云南到东北、国际到国内的融合,见证着多元的文化、多彩的青春和故事。

在这里,一个传统菜馆的旁边是一家创业咖啡;星巴克的可能挨着一家地道的韩国店;荣誉加身的名企大佬也有可能在某个下午,与初出茅庐的小年轻长谈最新的技术问题;一个中青年人向往的理想社区,可能距离象征创业塔尖的阿里巴巴新总部只有800米。

望京不等同于传统意义上的北上广,它不是一座围城,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也拼命的想留在城里。

但留下来谈何容易。城市核心的限量生活人人向往,但放眼整个大望京区,每平米10万+的「老破小」只有大一居和两居,谈不上有质量的家庭生活;曾经的臻园和望京金茂府却都是以大户型为主的改善型产品,动辄千万以上的总价也让大多数创变者望尘莫及。

幸好,望京把核心区最后的机会留给了阿里巴巴新总部旁的华樾北京,89㎡的三居室难得做到了一梯两户、明厨明卫,方正的空间和南北通透的格局终于能让创变者有机会掰一掰望京横七竖八的方向感。相比于千万总价买个改善房,690万起留在望京核心区的机会也不容错失。

更国际化的望京,追求更高生活质感的望京创变者,对生活的未来显然有着更高的追求和憧憬。而不论是从生活的N种视角还是从城市的发展跃迁,均价7.8万 / ㎡的华樾北京都给出了新的选择。

哪怕是半夜11点走出公司,也不用费时费力迈过“生老病死大山子”,十分钟就能拐进温馨的家门,守在床边为孩子讲上一段睡前故事;哪怕是结束了一天的会议应酬,也有地方安放自己疲惫的灵魂和忧思,有家人在侧,每一天都是重新出发。

当工作的重担一步步挤压生活的空间,当随性自我在繁忙中渐渐迷失,是时候作出选择,给距离做减法,为生活做加法,华樾北京给你一个可以走路即到的家,享受无限可能的城市核心限量版生活。(下图为北入户示意图)

+1
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恶魔老板”催生“无数怨恨和敌意”。

2020-05-0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