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起义”:没有一,何生二?

烹小鲜 · 2020-05-08
阅文集团只有重新考量作者与平台的关系,形成合理的发展模式与生态规则、权益规范,才能维系网络文学的可持续发展,从而反哺并深化其IP版图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烹小鲜”(ID:pengxx01),作者:左柚,36氪经授权发布。

自2002年发展以来,腾讯旗下的阅文集团一直是数码阅读和IP衍生领域的行业龙头。然而在近些年,随着其他互联网公司用“免费阅读”的模式攻占相关市场,以“付费阅读”为主营业务的阅文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由于主营业务的营收逐年下降,阅文正在不断寻求突破。4月27日,集团正式发布公告,宣布核心管理层大换血。与此同时,一些签约作者就网 传的“新合同”向阅文发起了声讨。

一时之间,阅文陷入了业内外舆论的暴风眼。而集团将如何应对,则决定着其和腾讯在文娱领域的未来发展。对此,烹小鲜(pengxx01)深鲜企划栏目独家策划“阅文「翻转」”专题,试图从企业的社会责任、IP版权归属、官方会议内容、腾讯战投布局、网络文学发展史等几个维度解析阅文的相关事件。

本篇将从“作者”层面出发,探讨网络文学生态中,内容作者的价值以及与平台良性关系的建立。

新世纪以来,网络文学的发展有目共睹。

据数据显示,目前网络文学用户数量已达4.55亿,网民使用率达到53.2%,半年增长率高达5.2%。

此外,围绕网络文学的IP产业开发和联动,如改编影视、游戏、动漫等,这种文化再创造使IP不仅保鲜,而且增值,形成巨大的价值蕴藏。

然而九层之台,起于累土,需要注意的是,网络文学繁荣的背后,离不开众多网络文学创作者的付出,如今这一数字已达到1755万。

可以说,在围绕网络文学的产业链条中,“内容”是源头活水,“作者”始终是整个网络文学生态中最重要的一群人。要想实现网络文学的存续发展,作者权益的保障是保证持续性内容输出、网络文学生态良性发展的必要条件。

不过在各方势力进入、开发网络文学价值的当下,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这是近日来阅文集团备受关注 “作家合同争议”的主要争议点所在,也是很多年来国内“作家”面临的困境。

我们简单梳理一下整个事件的发展过程。

此前,网络文学的奠基人之一、阅文集团的CEO吴文辉携核心团队荣退,腾讯影业CEO程武接棒。

再之后,因为一份所谓的阅文集团与作者签订的新合约,让网文作者们开始对自己的利益会否进一步受到侵害感到担忧。

合同中出现了“运营版权不归甲方,且不予分配收益”、“乙方签约期间发布的所有版权归甲方所有”等内容。作者们最担心的是自己沦为“枪手”,不再拥有著作权。

但事实上,从阅文的回应来看,这并不是换帅之后的新合约,只是这份合约暴露了之前对于作者权益存在的诸多问题,在此时爆发。

阅文集团与作者权益最大的争议点在哪里呢?为什么会推出这样的策略呢?我们认为,这背后是阅文集团IP版权业务和线上业务,如何平衡和选择的问题。

一方面,IP版权业务持续走高。

近年来,《鬼吹灯》《盗墓笔记》《琅琊榜》《庆余年》等国产爆款剧集的背后,都有阅文IP的身影。

相应的,从2017到2019年,阅文的版权运营收入逐渐提高,分别为3.66亿元、10.03亿元、44.23亿元。还出现《庆余年》这样的爆款剧,发展态势远远好过付费阅读。

因此,从收购新丽传媒,到任命提出“新文创”概念的程武为新CEO,阅文集团的一系列操作早就在为IP影视化运营铺路。

但IP版权仰赖于粉丝基础和用户,因此对阅文来说,扩大用户规模迫在眉睫。而为了吸引新用户,免费模式成为了不二选择。

另外一方面,当下付费阅读遭遇冲击。

相比较版权收益,阅文的付费用户比例已连续多年下滑,2017年5.8%、2018年5.1%、2019年4.5%。

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免费阅读应用的崛起,抢占了付费阅读的市场,阅文集团若要争夺用户,增加流量,必然需要增强其免费策略。

但无论是全版权运营还是阅读模式的策略,体现在与作者签订的新合约上,都一定程度上积压和损害了作者的利益。

首先,针对版权归属问题,新合约中签约之后“所有版权归阅文所有,甲方运营版权无需作者同意,且不予分配收益”,那么这也意味着作者签约之后,在后续IP开发的各个环节的收益,都无权分享。

然而,对于网络文学作家来说,随着IP产业开发的成熟,IP版权收益是其最重要的收入来源。

从“2018年作家版税排行”榜来看,网络作家版税收入大大高于传统文学作家,这主要是因为除了图书出版版税之外,加入了音频、影视、动漫和游戏等他领域版税的一个综合版税。

如果没有这些IP授权版税,网络作家的收入将大大收缩。

其次,免费阅读模式下,作者们尤其中腰部作者们收益无法得到保障成为最大的问题。

作者权益的不能保障,反过来将会制约阅文集团整个围绕网络文学的生态。

在内容行业,作者永远是产业链上最重要的一环。一旦作者生态被破坏,不仅是阅文,其他内容驱动行业一样会成为无水之源、无木之本。

作为国内最具盛名网络文学运营平台,阅文集团占据着中国网文的大半壁江山。起点中文网、创世中文网、QQ阅读、潇湘书院、红袖添香…2019年末,阅文集团各大平台共有作者810万,作品总数1220万部,其中自有平台的原创文学作品总数高达94.3%。

可以说,阅文平台聚集了国内大部分网络作家,尤其是头部作家。

从今年速途研究院发布《2019年中国网络作家影响力榜》可以看出,上榜的绝大部分男频作家集中在阅文旗下平台起点中文网和QQ阅读内,占比高达96%;女频作家的签约平台虽分布相对广泛,但榜单中有高达88%的作家来自阅文旗下女频原创文学品牌。

并且男女频榜单前三均被阅文集团旗下作家包揽,来自阅文白金作家爱潜水的乌贼以及丁墨分列男女作家榜单首位。

2019中国网络文学作家影响力Top50(部分)

由此可见,在作者占比方面,阅文集团拥有绝对的优势。围绕这些作者和背后作品。背靠的腾讯确立了“新文创”战略:希望通过布局IP源头,打通IP产业链,形成IP生态。

然而,中国网络文学作家的收入,却没有跟上中国网络文学发展的速度。

从福布斯发布的“2019年全球收入最高作家排行榜”可以看出,《哈利波特》的作者JK·罗琳以年收入9200万美元高居榜首,詹姆斯·帕特森以7000万美元紧随其后,这位今年72岁的美国男作家以《汉尼拔》、《女子谋杀俱乐部》及《亚历克斯·克洛斯》系列闻名全球。

《哈利波特》的作者JK·罗琳

相比较而言,我们的TOP3就显得有点相形见绌。2018年,唐家三少以1.3亿的版税收入荣登网络作家富豪榜冠军,天蚕土豆和无罪分别以1.3亿和6000万的版税收入分列第二、第三位。

更何况,能够进入富豪榜,名利双收的也不过是极少数,更不提大量的普通作家。

国内的网络文学发展速度如此之快,IP变现方式不断多元化,为何网络文学作家的收入,却远远落后于世界水平呢?

究其原因,或许很多人第一反应是,国外作家的全球知名度及图书销量。但事实上,无论是国外作家还是国内网络文学作家,实体书销量只是作家们致富的一块敲门砖而已,真正使其作品实现市场价值的是其IP变现的能力方面。

哈利波特作者JK·罗琳的收入之所以增长,是得益于其主题公园以及《哈利波特与被诅咒的孩子》在百老汇和伦敦西区的演出。

不同的是IP版权收益的分配方式。

在国外,即使是以固定薪酬,作为雇佣工为漫威、DC工作的作者们都有资格拿到版税收入。

现在,漫威、DC与作者签约时,一般会有三份合同,一份为固定薪酬合同,另外两份为版税合同和股权合同。

基于版税合同,作者可以从相关数字收入中获得抽成,而基于股权合同,作者还拥有从人形公仔玩偶,衍生品中获得收益抽成的权利。作者甚至还可以拿到其作品改编成电视、电影之后的费用,并且这种收益不仅仅是基于单本作品,而是基于所创作的人物、故事和情节。

然而在国内,作家与平台的合作关系,还主要以“全版权”合约为主。

这也决定了作者在IP开发所得收益分成上,属于弱势地位。IP变现方式再多元化,IP的收益再飞速增长,从其中获得的收益并不高。

此次阅文“新合约”,更是将这一矛盾放大。

因此如何管理作者,推出能够保障作者权益以及保证后续商业存续发展的发展模式,是阅文集团需要解决的的重中之重的问题。

阅文集团也知道这一点,针对此次作者版权风波,阅文集团在5月6日紧急召开了“作家恳谈会”。

对于作者关系的几大问题进行了调整。

首先关于付费和免费模式,侯晓楠坦言,“目前关于免费阅读的机制还在讨论中。付费阅读肯定要继续巩固并且做大,而未来在考虑免费模式时,也会有明确的作家收益。同时,需要为付费和免费规划不同的作品内容库,匹配不同的产品渠道及对应的收益体系。当然,无论哪种模式,都由作家自主选择。”

换言之,阅文之意在于拓宽商业模式,并把选择权交给作家。

此外,关于另一个更大的争议点——著作权的问题,作家们普遍指出存在不近人情之处。

对此,程武明确表示:“著作权包括著作人身权和著作财产权两部分。著作人身权,是作者不可转让、不可剥夺的权利,属于作家独有。阅文绝不会通过任何方式分享或获取这种权利。对于包括改编版权等各种衍生权利在内的著作财产权,将会在双方自愿的前提下,为作者的授权匹配对应的权益。

与此同时,阅文集团也表示,阅文也将考虑到作家群体广大,具体到每个人的情况不同,会考虑提供多版本的合同选择,对授权权限分级,把著作财产权的授权选择交给作家。

也就是说,阅文力图与作者间建立对等的关系,并进一步细化与定制化合同,从而使更多不同层次的作者获益。

可以看出,此次恳谈会,在一定程度上对于作者关心的问题进行了调整和修改。

同时也有作家针对阅文本次座谈会的结果,提出了疑问,认为即使阅文提出合同分级、“把选择权交给作家”。实际上,平台单方面拟定的委托合同的确难以做到绝对的公平和对等。

不过我们认为,一个新的商业模式的建立,需要经过不断修正和调整,不可能一蹴而就。

与国外版权分成模式相比,网络文学平台,使国内的网文作者们,在创作初期比国外的作者们,拥有相对稳定的经济收益。

在IP开发以及增值部分,也需要根据国内IP开发进程,调整作者收益策略。

可以肯定的是,通过这一事件,阅文认识到了对于阅文集团来说,倘若长期侵害网文作家的权益,无异于竭泽而渔,终将瓦解18年来一步步建立起的优秀内容创作机制。

经历过这次断更风波后,阅文集团只有重新考量作者与平台的关系,形成合理的发展模式与生态规则、权益规范,才能维系网络文学的可持续发展,从而反哺并深化其IP版图。

这对于阅文集团以及整个网络文学生态来说,都将是好事。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阅文集团

红袖添香

实现网

得到

百老汇

微信

下一篇

以最终交付质量为导向的物流协同平台。

2020-05-0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