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A股2019年艺人创收榜:杨紫创收4995.28万元,华谊、华策和欢瑞普降40%以上

文娱商业观察 · 2020-05-07
2019年《艺人创收榜》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文娱商业观察”(ID:wenyushangyeguancha),作者:浮萍,36氪经授权发布。

2019年影视公司很难,华谊、华策、万达电影这些曾经被视为细分行业的龙头公司都纷纷亏损十亿元以上,交出了史上最差成绩单。

亏损、业绩巨差的锅完全需要影视公司独自来背吗?

也不能这样说,宏观环境的不佳、整个行业的颓靡是不争的事实,身处其中的大多数影视公司或多或少会受到较大影响,尤其是在疫情影响下,整个行业的举步维艰已经成为一种显性事实。

但是如此惊人的亏损额度,更大程度上来自于单个公司为自己之前的错误买单。从前的资本运作有多疯狂,现在的痛苦指数就有多畸高,满眼狂欢大概率以落寞独行收场。

好在行业韧性还在。经过这一次深刻地资本教训,大部分公司都强调主业的重要性,将内容放在公司发展的第一位,如果真能做到聚焦主业,经过几年的恢复,影视公司的集体反弹也不是没有可能。

伴随着影视公司们“狂飙突进”的还有明星艺人,这个一度被热炒至扭曲变形的细分行业,曾经一人创收就相当于一家上市公司,集资本、业务、商务等千万资源于一身。后来在行业挤泡沫的过程中,明星艺人们的处境也开始急剧下滑、难复往日风光。

这个从上市公司艺人收入的真实数字中就可以反映出来。文娱商业观察从披露艺人经纪收入的9家影视公司中,统计出了2019年《艺人创收榜》,其中有7家公司在2019年的艺人经纪收入呈现大幅下降的趋势。

 

华晨宇等创收能力强,天娱传媒2019年营收8.23亿元

由于开心麻花、嘉行传媒、乐华文化这样的新锐经纪公司都从新三板摘牌,不需要再披露任何业绩数据,所以外界难以得知他们的经纪收入情况,只能从A股的上市公司中寻找艺人经纪的数据。

2019年上半年经纪收入最多的公司是芒果超媒旗下的天娱传媒。这是一家湖南系的艺人经纪公司,旗下签约了华晨宇、欧豪、白举纲、姜潮等艺人,在2019年实现经纪收入8.23亿元,相比较于2018年的6.86亿元,足足增长了20%。

天娱传媒虽然是艺人经纪业务起家,但近年来积极参与出品电影、电视剧,比如《人民的名义》《那座城,这家人》等,因此这超8亿元的收入并非都是艺人经纪贡献的,还包含其他业务收入的合并。

但即使这样,天娱传媒在艺人经纪领域的收入依然可观,目前旗下艺人中华晨宇的活跃度最高,创收能力也非常强:2019年深圳连开两场演唱会、六神等多个品牌代言、数字专辑售卖屡创纪录;年尾参加了《王牌对王牌》《歌手》两大顶级综艺……

但自2018年以来,关于华晨宇与天娱传媒的小摩擦不断,粉丝们也一直力挺华晨宇摆脱天娱传媒、独立发展,因此双方分手的传闻一直不断。有知情人向文娱商业观察透露,对于《歌手·当打之年》的参赛,天娱传媒并没有提前征得华晨宇同意,导致首场比赛中,华晨宇没有彩排直接现场的表演的,双方的矛盾由此可见。

因此2021年7月12日双方合约到期后,华晨宇与天娱传媒很大程度上会走向“分手”,就像华晨宇的前辈李宇春、周笔畅等人的选择一样。

杨紫为欢瑞世纪创收4995.28万元,华谊、华策和欢瑞经纪业务普降40%以上

与天娱传媒业绩增长不同的是,华谊、华策和欢瑞三家老牌的影视公司经纪业务在2019年都出现了40%以上的降幅。

其中华谊旗下华谊经纪在2019年收入5146.2万元,相比较于2018年的1.16亿元下降了55.8%,同时华谊经纪的净亏损达到了3322.04万元,相比较于2018年同期由盈利转亏。

作为国内最老牌的艺人经纪公司,也是曾经最辉煌的艺人经纪公司,在范冰冰、李冰冰、黄晓明等艺人纷纷出走之后,目前还有多少大牌艺人的经纪约在华谊是一件比较难清楚的事情(包括华谊经纪与华谊浩瀚明星股东之间的经纪约等问题)。

另一家华策影视虽然不是做经纪业务起家的,但是经纪业务贡献的收入比重越来越大。2019年实现经纪收入1.52亿元,相比较于2018年的2.66亿元下降了42.99%。

目前华策影视旗下的艺人主要有胡一天、吴倩等,这个艺人的咖位都不属于头部艺人的阵列,能够实现这样规模的收入还是有些让人意外。

胡一天是从2017年《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开始爆红的,之后陆续出演《绝代双骄》《亲爱的,热爱的》等剧,目前人气巅峰期已过,难以与李现、王一博等蹿红的新一代流量小生相比。

事实上经纪收入已经成为欢瑞世纪的支柱性收入之一。年报资料显示,欢瑞世纪2019年艺人经纪收入1.22亿元,占到当期营业收入的5.4亿元的比例达到22.61%;相比较于2018年的2.11亿元,下降幅度达到了42.17%。

在其收入贡献前五的作品中,第三名是艺人经纪贡献的,为4995.28万元。

按照目前欢瑞世纪拥有杨紫、任嘉伦、秦俊杰、茅子俊、颖儿、袁冰妍、赵樱子、成毅、韩栋、张睿、李曼、王劲松、何中华、傅方俊等46位签约艺人的排序和咖位综合判断,排名第一的艺人是杨紫,换句话说就是杨紫2019年为欢瑞世纪创收4995.28万元。

被资本“玩坏”的王京花和常继红们:核心艺人纷纷出走、公司业绩巨亏

第一梯队的华策影视和欢瑞世纪分析完之后,文娱商业观察聚焦北京文化、慈文传媒、唐德影视和ST中南这几家的情况,他们的艺人经纪创收都低于5000万。

这四家又可以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慈文传媒和唐德影视这样的电视剧公司自带艺人经纪业务,但是规模并不大,也没有知名艺人,整体的经纪创收规模较小,不值得大书特书。

而另一种是北京文化、ST中南这样收购业内著名经纪公司而获得艺人经纪收入,它们在2019年表现都不尽如人意(甚至可以说已经崩盘)。

北京文化2014年斥资7.5亿元的价格100%收购王京花的经纪公司星河文化,后者承诺2014年、2015年、2016年和2017年分别完成业绩4970万元、6530万元、8430万元和1.04亿元,承诺期内每一年都完成了。

但是业绩对赌期结束后就立马变脸,2019年星河文化实现营业收入3888.09万元,净利润亏损1289.46亿元,旗下艺人陈道明、陆毅、郭京飞等人早已解约,业务基础开始出现大的动摇,2019年商誉减值6.41亿元。

目前北京文化深陷高管内斗,董事长宋歌被副董事长娄晓曦实名举报,这对于公司后续的发展构成了极大地负面效应,北京文化的经纪业务也几近于“瘫痪”。

星河文化是王京花一手创立的,其结局最终可能和常继红的千易志诚类似。

2015年中南文化以2.6亿元的价格收购了千易志诚,后者承诺2015年、2016年和2017年扣非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600万元、3380万元和4394万元,承诺期内每一年都踩线完成业绩承诺。

但是对赌期过后业绩快速下滑。2019年千易志诚实现营业收入293.89万元,净利润亏损9279.95万元,曾经引以为傲的黄轩等演员,早已不再出现在公司艺人名单里了。

ST中南因为暴雷年年亏损,基本上已经只剩下一个空壳,在2019年年报披露之后也被退市警告了,如果“自救不成功”,ST中南就将步乐视网、印纪传媒的后路,彻底告别资本市场。

2家曾经的艺人经纪头部公司,就这样被资本“玩坏”了。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为何美团、抖音、滴滴和微博,赚钱也挨骂?

2020-05-0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