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蒋凡被踢出阿里合伙人,但什么是阿里合伙人?

柳胖胖 · 2020-04-30
蒋凡这次的处分,被认为只是轻轻的“罚酒三杯”,而抢月饼的阿里员工,已经消失在茫茫人海。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一个胖子的世界”(ID:we_the_people),作者:柳胖胖,36氪经授权发布。

蒋凡这次被阿里开出的4条处分里,第一条就是“取消阿里合伙人身份”。

个人认为,这是蒋凡最严重的一条处分,远超职级和金钱方面的惩罚。

阿里合伙人是个非常特殊的群体,里面有马云、彭蕾和蔡崇信等三十多位阿里老人,蒋凡曾经是其中最年轻的一位。(不过他并不是最晚加入阿里的一位,曾经更有太子气象的俞永福还比蒋凡晚加入一年,但年龄比蒋凡大了将近10岁。)

合伙人之间会定期召开合伙人会议,讨论集团相关事务。阿里通过这种从咨询和基金公司借鉴而来的制度,部分替代了传统意义上的公司董事会。

也就是说,现在的蒋凡,理论上失去了和阿里最高决策层们直接对话的机会。(除了直系汇报的阿里CEO张勇,以及一些外部不可知的私下小灶。)

(阿里合伙人全名单,from光大证券)

印象中,蒋凡可能是第一个以开除的方式离开阿里合伙人的。能不能回去,不好说,但难度非常大,短期内几无可能。

戴罪立功可能是唯一的机会。比如,拼多多的增速完全被淘宝给按下来,或者市值被打掉一半之类的,那回去还是很有希望的,但不用想也知道里面的难度有多大。

而阿里合伙人制度的起源,本质还是管理层和股东之间的碰撞。

早期的阿里发展不顺,马云只能出让大额股份换取真金白银用以发展,软银和雅虎就是那个时候进来的。根据光大证券分析师的统计,所有投资完成后,马云及创始团队占股 31.7%, 雅虎占 40%,软银站 29%。

但当时阿里还没什么合伙人制度,董事会里有四席,主要还是马道长的长袖善舞和阿里真实的高速发展,稳住了孙正义和杨致远。

阿里合伙人这个制度,进入公众视野的过程,其实有点被逼无奈。

2013-2014年的时候,阿里巴巴集团终于决定再度上市,但当时马云心仪的首选地不是后来上市的纽交所,而是在香港。

但当时的香港二级市场,是不接受国内互联网公司已经习以为常的“同股不同权”架构。

同股不同权的本质,是让有着低比例股权的马道长,依然拥有高比例的投票权(所谓的AB股),进而达成对公司的实际控制。而投资人也可以在公司价值提升后,获得相应的财务回报。

不只是互联网公司,任何早期不赚钱但又需要大量的钱来进行高速发展(或者高速垮掉)的产业,这都是两全其美的解法。

也因此,大部分国内互联网公司,当时上市都只考虑美国,彼时已经有不少中概股已经在美国二级市场混得风生水起。

但马云认定了香港,可能是他为了弥补当年阿里B2B在香港跌破发行价后退市的遗憾,可能是他早就看到了香港迟早会成为中概股们回来集合的地点。总之,当时的马云非常执着于要在香港上市。

这造成当时的阿里和港交所、甚至整个香港金融圈和普通民众,之间的关系非常紧张。马云直接喊话,规则也应该与时俱进。港交所回应,香港人自己过得很好。

当时发生过不少趣事,比如一开始马云没这么强硬,邀请香港各界人士来杭州总部参观,并说自己在香港买了房子,准备养老用的:“我爱香港,每次望着维港景色,我的心情就特别的轻松。全世界的交易所都邀请阿里上市,但我希望香港是阿里上市的首选地。”

不过争来吵去,核心无非还是几点,香港人不习惯这种制度,认为一家公司权力集中在一个人手里,风险非常大。而之前2007年阿里在香港上市时,不少人在里面亏了钱。

总之,港交所不想为阿里单独开先例,而马云偏要试试。

就在这样的情境下,阿里突然向整个圈内抛出了“阿里合伙人”这一概念,并自称这套体系在2010年就已经开始在阿里内部实行了,只是没有大肆对外说。

为什么在这里要抛出这套东西呢,因为里面有一条规则,又是近似符合传统上市公司“同股同权"制度的。那就是,每个阿里合伙人,在合伙人会议上讨论事项,都只有一票投票权。

(这条规则在阿里年报里被单独成段。)

这近似又回到了传统公司的董事会制度,但又不完全是。因为理论上,在特殊时刻,马云还是可以直接做一些跳过董事会的操作。

比如后来在赴美上市前,支付宝又被单独从阿里集团剥离出来,蚂蚁金服和阿里之间达成一系列股权和利润分配的协议,但并不在上市主体内。

雅虎和软银方面当时都声称,自己完全不知道这个事情。

这个支付宝事件直到马老师已经完全退休的今天,都没有被解释得特别清楚,以后可以单聊下。

后来,阿里在纽交所成功上市,市值几度攀升,几乎占到了所有中概股在纽交所+纳斯达克市值加总之和的三分之一,堪称恐怖。

而港交所又在2018年放开了同股不同权政策,小米、美团等公司纷纷在选择在此地首发上市,当年港交所成了世界第一活跃度的交易所。阿里也在去年底于港交所二次上市,这两天听说京东也要回来。

所以,阿里合伙人的发展始末,大概如此。还有一点要讲的是,阿里合伙人里有“合伙人委员会”和“永久人合伙人”的设计。

“合伙人委员会”决定谁成为阿里合伙人,里面有马云、蔡崇信、张勇和彭蕾等6人;而马云和蔡崇信,又是唯二的“永久人合伙人”。合伙人委员会成员每3年选举一次,而永久合伙人不用通过选举,直接留任合伙委员会。

通过这个合伙人委员会和永久合伙人体系,先后卸任了阿里集团CEO和董事长的马云,其实依然是真正的阿里第一人。

但话说回来,即便如此有着如此强势的制度设计,阿里的企业管理水平依然是要领先其他互联网大厂至少一个段位。

美团那位即将退休的联合创始人老王,曾经有过很精当的点评:“做新业务本质上是组织能力溢出......用客观眼光看待今天中国 互联网的组织能力建设,我认为除 了阿里巴巴其他都是不过关的。”

作为和阿里缠斗很久的对手还能这么说,只能是发自内心的认可了。

当然,阿里在内部推行的这套文化和价值观是有用的,是高效的,但不代表是没有瑕疵的。客观说,这依然是一种实用主义至上的体系,但只要追求效率,就必然会出现问题。

蒋凡这次的处分,被认为只是轻轻的“罚酒三杯”,而抢月饼的阿里员工,已经消失在茫茫人海。

某知名社区产品创始人说过这么一句话:任何的文化和价值观,都是求同不存异的过程。

所以,互联网行业c端的格局之争,其实依然掌握在双马手里。

但两人都不再是直接出手了,阿里和京东、拼多多以及美团的战争,总指挥还是张勇。但他不可能一个人同时承担这几个大方向的攻防,所以才需要蒋凡等大将不断上来。

腾讯从前年的930开始,说了半天的“动骨”、“去中干”,其实没见太大动静,四五十岁的老人依然遍地横行;但阿里已经扶植出了蒋凡这种85后,来挑起淘宝天猫等基本盘业务的大梁,这就是两家在组织体系上的差距。

解决了这个问题,Pony可能也可以学学马道长两袖清风独自去了。
+1
5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