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华映资本章高男:新基建 VS 老基建,「新」在何处?

华映资本 · 2020-04-29
震荡市里「危中寻机」,挖掘To B行业投资新机遇。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华映资本”(ID:MeridianCapital),作者 高远,36氪经授权发布。

“新基建的内核有三点:数字化、信息化、智能化。老基建都是国家和政府引导投入、靠投资驱动,而新基建的核心是数字化技术驱动。以前是政府把基础建设好,我们在上面玩、玩出花样,现在,新基建本身就需要大家一起参与,由此诞生很多投资标的和投资机会。”

全球市场巨震之下,投资方向如何选择? 复工复产全速推进,哪些行业值得布局?新基建全面铺开,对投资带来哪些启示?

近日,华映资本主管合伙人章高男做客第一财经「投资人说」栏目,分享To B领域投资心得,以及新基建背景下的行业新机。

华映资本主管合伙人章高男做客第一财经「投资人说」栏目

下文中你将看到:

  • Zoom在疫情中的逆势大涨,是否证明一向“缓慢而稳定”的To B领域,其界限与To C领域正在趋于模糊?

  • 以C端作为流量入口、结合B端变现手段和变现渠道的投资标的,是否拥有更多投资机会?

  • AR、MR爆发期是否已经到来,能最终取代手机成为新的日常交互方式吗?

  • 面对信息安全领域的风险与机遇,中小企业以及投资者如何布局?

  • 新基建VS老基建,“新”在何处?有何具体范畴?

  • 以数字化、信息化、智能化为内核的新基建,是否会再次陷入制式之争?

  • ……

 To B和To C界限仍清晰,投资时要分清标的属性

第一财经:感谢章总接受第一财经的专访。很久以来,您都在专注做To B领域的投资,有很多成功的投资案例。但其实To B领域对大众来讲,没有To C领域那么受关注。而这次疫情之后,ZOOM这家专注To B的公司,它的股票却逆势上扬,而且名声大振,从您的角度来看是不是To B跟To C领域的界限,未来会越来越不清晰?如果投资者想关注To B类的投资标的,应该注重哪几个维度考量的指标?

章高男:如果我们的企业服务的客户,是一个组织或者是一个企业,那么它就是一个To B类的企业;如果它的客户是C端的消费者,是一个又一个人的话,那么它就是一个To C类的项目或公司。它们的界限并不因为所谓的行业的发展和趋势而改变,这是一个很清晰的界限。 

那么之所以会有这样一个问题,我个人理解是在所谓To B类的这些项目中,我们可以从另外一个维度再去细分,这当中还有一大类服务是服务于人的。你比方说我们帮企业去招人、帮企业去做组织建设、像ZOOM公司就是帮企业去做沟通,在企业内部的一个沟通。所以这一类企业它跟To C类的企业有一定的联系、有一定的相似度,但又有一定的区别。

所谓的相似度,是在于这一类企业它们服务的主体是人,你必须考虑像C端一样,考虑你所服务的这个人的主观感受、考虑他的行为方式的改变、潮流的改变。因为你服务的主体是这些人,所以说在这一点上跟To C类公司是很接近的,你必须尊重这些人的感受。 

另外一点的区别,就在于我们来服务他并不是为了服务他个人的,所谓消费生活和感知,我们是为他解决企业的某一类问题,所以这个类服务它具有很强的企业属性。所以这一类项目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借鉴一些所谓To C类的一些逻辑,但是仍必须跟To B服务相结合。你服务的人的目的,要与ToB类服务高度的结合,是对这类投资项目比较合理的看待方式。

传统To B领域,仍有相当多的投资机会可挖掘

第一财经:上述这类公司在疫情中的表现,让很多的To B领域的公司,看到了未来可以向To C领域去延展的一种可能性。从投资人的角度来讲,您是否认可这样一个演变的逻辑?或者是完全反对这种演变逻辑的?您认为这当中会有很大的风险吗?

章高男:因为我个人是投企业服务的,其实我在三年以前或者更早的时间,就做了一个分类,其中一类是投人的、跟人相关的。这就是为什么我投资了Boss直聘,因为它是帮人去找去找工作的,Boss直聘里面它既有企业端的需求,也有个人端的需求,有To B和To C的双属性,这类项目都具有类似的特征。

其实除了招聘人,像ZOOM这样的帮你做会议沟通,还有包括企业个人的成长、职业成长、职业教育等,这也是我高度关注的一个方向,这是比较刚需的。

还有一些次刚需的可能就稍微弱一点,包括企业的组织建设、文化建设、绩效管理,它围绕着HR相关的,这也有比较大的市场,而且这个市场一直存在。随着技术和企业沟通效率、沟通方式的改变,我觉得这里面还是有很多布局机会,是可以深挖的领域。

具有双重属性的投资标的,或将有更多投资机会

第一财经:插一个话题,像我们平时用的航旅纵横这样的软件,像您这种商务人士可能也在用,您觉得它应该是To B类还是To C类的产品?

章高男: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它服务的肯定是一个To C的领域,因为它的服务对象是C端的。这类To B项目以从C端来获取流量的方式为业务入口,但在C端流量的后台,其很多业务本身却跟B端有极强的耦合性。

这也是回答您第一个问题的非常好的一个例子。一个To C的项目,但它有很强的To B的基因和属性,这个项目首先要立得住,你要按照To C的逻辑来看,To C端的任何一个消费品、流量平台等等,这个逻辑都是一样的,你要让客户满意,例如满足我在做差旅时、我出行时相关的所有的信息的服务和关怀,你都要给我及时性的反馈。这个是完全To C的。

但是它的变现手段和变现渠道,你会发现跟B端有极大的联系,跟航空公司、某些企业的组织,这些都要去打通。它业务当中个人的流量获取完成之后,它的变现方式里面有很多B端的基因,我觉得这是这类公司的一个特点。

AR、MR类产品最终将取代手机成为新交互方式

第一财经:这次疫情使得很多人习惯了远程视讯沟通。大家对它未来的发展有很多期待跟想象,正如您过去也投过一些VR、AR的公司,它可以实现远程互动和一些物理教学互动设计。您认为未来在这个领域当中是否有很多投资的机会?爆发期是否已经到来了?

章高男:我投资影创科技,是因为它是一个AR和MR的公司,不是因为它是一个VR的公司。

首先我们先来看一下,VR跟AR、MR有什么区别? 我个人理解,跟AR和MR比起来,VR还是一个相对比较小众的市场。VR首先要戴一个比较大的头盔,完全沉浸在虚拟现实里,它跟AR和MR比起来,这个市场不是一个量级。

AR、MR是一种根本的交互方式全方位的改变。举个形象的例子,比方说我们在一个现实的场景,我们戴着一个很轻薄的眼镜,我们能看到现实场景,比如一束很漂亮的花,通过科技手段马上能把这束花数字化——它是来自于哪里?生长在哪里?它的稀缺性、它的商业价值、信息完全会呈现给你,当你看到实体的时候,就能给我们呈现出来这些信息。

它相当于把整个现实世界给虚拟化了、数字化了,带来的一个交互方式的改变,不仅仅是对我们的娱乐、工作产生剧烈的影响。这也是为什么像Microsoft、苹果这样的大公司,都会不遗余力的向这个方向发展;这也是为什么Magic Leap这样的公司估值为什么这么高。这说明AR、MR未来如果发展起来,能取代手机,开拓一种完全新的交互方式。

信息安全领域未来有广阔投资前景

第一财经:一些To B企业的产品和服务,在这段时间也受到了一些市场质疑,比如说它的隐私、安全性问题。一个人可以跟世界上任何一个人视频连线时,你周边的信息也是暴露在对方面前的,当然它有镜头的视域范围的限制,但有些东西仍然会暴露,对于信息和隐私的安全性来讲,这方面的投资机会是否也会凸显出来?

章高男:我个人认为信息安全未来是一个有非常广阔前景、非常重要的一个投资方向,我高度认可这个趋势。

信息化本身还在高速发展的过程中,对信息的安全监管,其实远远落后于信息化本身的发展。无论从企业组织、个人、国家的层面,都需要一个认知、理解的过程,因此它一定是滞后的,是第二步的事情。

当然我们看到,国家也在不断的在加强保护企业信息的安全性,以及对社会影响的程度,我们要对信息安全进行保护和管控。从个人端,我们也会有各种保护隐私的立法出台,包括之前对贩卖数据行为的打击,这些措施和管理都是在进步中。

而对于创投领域来讲,如果在现在来投资信息安全,我仍然会侧重于从那些对信息最敏感、对安全最敏感的组织入手,包括政府、超大型企业、涉及到国计民生的石油、建筑和电力等等领域,从这些企业里面的刚需去着手,这是第一步。

我们永远不要想着去教育市场。要知道安全也是个高科技产业,你要开发大量的产品、做大量投入,不要想在用户还没有认知之前去教育他们,这对中小公司是没有能力的,因为他们可能就活不到那一天,所以要面对现实。要从最基础的刚需去着手去发现这一领域的投资机会,这是对投资者的警示。

新基建的两个重点与三大层次

第一财经:在这一轮的新基建的投资当中,我们发现新基建跟老基建最大的区别在于数据中心的建设,它是完全跨领域、甚至是更高科技附加值的机会,如果谈到新基建,就会想到老基建的改造和升级的问题,就像旧小区加电梯这样的比喻一样,所以您觉得这个机会是不是也凸显出来了?

章高男:新基建拆开,一个点是“新”,一个点是“基建”。

“新”在哪里?网络化、数字化、智能化。它包括5G、工业化、工业互联网、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区块链等。但这些大行业中有很多细分领域,什么才是“基建”?大量级,全要素,跨行业。有一定的通用性,可以用到各行各业,一旦做好,它不会频繁的、剧烈的变化。

举例来说,人工智能领域里,疫情当中被广泛应用的人脸识别系统、智能测温系统,已经到达场景端,这不是基建;支撑整个系统的算法框架,因为在不断更新进化,也不是基建;再往深入挖掘,底层算力的支持,云服务,这就属于基建,是各行各业都要用到的「通道」。

运营商都在做的计算网络,促进了产业的AI化,这就是新基建所带来的一个巨大红利。现在我们讲的是带宽流量,未来需要的则是算力,是立体的网络管理。

进一步,我们可以把新基建分为三个层次,从内核到外延,再到应用。内核就是数字化、信息化、智能化,外延是底层能源的支持,再往外就是应用,就是各种各样的场景。

先说内核,也是新基建最大的内容:第一,网络化。物联网、工业互联网等都是在做“连通”,先把数据连通起来。第二,数字化。也就是所谓的云计算,联通以后的每个企业,尤其是大量的传统企业,都要被充分的数字化。第三,智能化。在大量数据的基础上发展人工智能,帮助企业完成之前无法完成的事。这也是一个多层级、逐步发展的过程,可以在其中寻找机会。

再往外延伸,是数字化等基础之上能源方式的更新,也就是我们现在说的特高压、新能源充电桩等,自动驾驶、新能源汽车、新能源消防等行业的发展都要建立在此之上。最后是广泛的应用场景,应用层会充分享受到网络化、数字化、智能化,以及新的能源利用方式带来的好处。

新基建的每一个项目,都是一个长期持续投资建设的过程,它没有一个起点和终点。它是随着上面的场景越来越多去不断地扩张,当然技术路线可能相对比较稳定。

新基建光靠政府投资是带不动的。老基建都是国家和政府引导投入、靠投资驱动,而新基建的核心是数字化技术驱动。以前是政府把基础建设好,我们在上面玩、玩出花样,现在,新基建本身就需要大家一起参与,由此诞生很多投资标的和投资机会。

在这个机会中,老基建那些项目的贡献是什么?无非是它给我们找了很多新基建应用的场景。场景越多,新基建里面的应用就会越多,投资机会就越多。只要有更多的应用,就有更多企业参与进来,也就能获取更多的商业价值。

新基建过程中是否会再次陷入制式之争?市场将做出最好选择

第一财经:过去电讯通信领域算是老基建的话,过去这个行业一直存在一个通信制式之争的问题,新基建过程中是否会再次陷入制式之争?毕竟如果是自从下而上的发展过程,必然企业会有这样一种诉求,它希望垄断,它希望能够把它的制式推向整个行业,比如过去我们讲CDMA、S-TDCDMA、GSM等制式,这个过程,在新基建的背景下会不会重倒制式之争覆辙的可能?

章高男:你这个问题很专业,因为我学通信的。听到S-TDCDMA、GSM觉得还是蛮亲切的。过去老基建当中的通信行业的所谓制式之争,更多的我认为是一种平衡。

我相信,如果我们真的想把这个行业做起来,一定是开放和竞争的趋势,只要是坚守好这一点,我们就不用担心,让市场去做最好的选择。我们只要把市场的规则定好,同时又保证对国家层面信息通信的安全,不要导致市场失控,做好基础的监管。我相信市场会给我们最好的答案。

+1
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华映资本特邀作者

专注于文化娱乐、消费升级、互联网金融、企业服务四大领域投资。

文章提及的机构

华映资本,每一天,为值得专注的未来!

下一篇

二季度净利润有望同比增长10%-23.75%。

2020-04-2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