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拳头新游戏Valorant内测持续火爆,它能否复制《英雄联盟》的成功?

懒熊体育 · 2020-04-29
拳头花6年制作出来的新游戏Valorant测试期已经连续3周观看时长破1亿小时,但目前看拳头并不着急大举电竞化。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懒熊体育”(ID:lanxiongsports),作者 孟桥,36氪经授权发布。

如今,当你打开知名游戏直播平台Twitch,就会发现平台首页目力所及的地方都被一个叫做Valorant的游戏所占据。无论是来自美国、土耳其还是俄罗斯,世界各地的主播都在玩这个游戏,而这还只是这款游戏的内测阶段。

2019年10月16日,拳头游戏(Riot Games)借着公司十周年庆的节点,在YouTube官方频道上首次公布了最新射击游戏的雏形视频,并称之为“A计划”(Project A)。

这个“A计划”,最终被拳头游戏定名为瓦洛兰(Valorant,暂译名,目前无官方译名。瓦洛兰是拳头游戏英雄联盟中架空世界的名称。),并已经于今年4月开始了内测,并计划在今年夏天正式面向公众。

4月7日,Valorant开始了在Twitch直播平台上的内测,当周便创下了1.28亿小时的总观看时长,开播首日同时观看人数接近170万。根据Esports Observer公布的数据,这个数字超过了Apex Legend(Apex英雄)发售以来最高的月观看时长1.23亿小时和2019年英雄联盟总决赛月观看时长1.25亿小时。

不仅如此,Valorant还在接下来的两周里延续了首周的爆火。在4月15日至4月25日间这两周,Valorant均保持了1亿小时以上的周总观看时长,超过了第二到四位栏目的播放时长总数。

拳头公司自己可能也没料到Valorant的爆火。

游戏发布前,拳头游戏执行总监、Valorant首席设计师安娜·塘伦曾在接受电竞网站网站Inven Global采访时表示,虽然拳头公司对Valorant抱以厚望,但从不认为Valorant能像英雄联盟那样受欢迎。但仅从目前这个阶段来看,在电竞类游戏中,Valorant所获得的人气已经超过了DOTA2、CS:GO和使命召唤等老牌IP——要知道这些游戏IP都已经经过了超过10年的积淀。

毋庸置疑的是,作为拳头游戏成立十年以来“唯二”的两款游戏之一(另外一款是《英雄联盟》),Valorant势必会吸收一大波“拳头粉”。

但外界更关系的是,这款拳头花费6年制作出来的游戏,是否能够取得《英雄联盟》这一路走来的成就和电竞赛事影响力?

回到Valorant发布之初,拳头公司表示过,在这款游戏之上要先做到“亲民”和“公平”这两件事,在这样的基础上才能谈及职业赛事。

这对应的其实是早期玩家增长和赛事规则保障两个核心要素。

作为一款新上线的游戏,从游戏设计上来看,Valorant几乎融合了目前市面上所有主流射击游戏的元素,这也使得这款游戏能够吸引各界玩家和职业选手的注意。

在游戏模式方面,Valorant毅然决然地放弃了近些年来爆火,却又逐渐令人“审美疲劳”的大逃杀模式,回归到了最原本的第一人称射击游戏。但除此之外,玩家还能从中看到许多其它游戏的影子:它的射击手感与CS:GO及其相近,并引入了CS系列传统的经济系统;除了传统枪战场景之外,Valorant的游戏人物还各自拥有不同的辅助技能,这点则让人联想起暴雪的《守望先锋》。

然而,Valorant这种“博众采长”的风格在吸引其它项目游戏玩家的同时,也遭到了部分玩家的诟病。他们认为这款游戏没有新意,只是简单粗暴的拼凑其它游戏的优点,并戏谑地称其为“缝合怪”。

▲玩家戏称Valorant为“守望精英:围攻”,以调侃这个游戏融合了守望先锋,反恐精英和彩虹六号的元素。

但就在普通玩家们为了“抄袭还是借鉴”这个话题吵得不可开交时,全球各大职业战队却都已经用实际行动给予了这款游戏肯定。

美国职业电竞战队一百大盗(100 Thieves)招募了shroud、AZK、Hiko、Skadoodle、swag等五名选手组建了自己的Valorant战队;睡衣忍者(Ninjas in Pyjamas)也早在游戏测试之初就宣布组建Valorant分部。这些职业战队之所以可以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募集到职业选手并组建新分部,正是因为这款游戏中包含了大量其它游戏的元素,这也使得其它类似游戏的职业选手可以快速转型到Valorant之上。

事实上,除了上述两个战队之外,T1、FaZeClan等职业电竞俱乐部均已宣布将组建Valorant分部,Shroud、Ninja、xQc、Pr0phie等来自守望先锋,CS:GO和Smite项目的职业选手和主播也都考虑转型。对于这些主播来说,较低的转型成本可以让他们更快速地在这个新项目上取得成绩,这也是他们大部分人选择Valorant的原因。

除了游戏风格之外,拳头公司还在游戏优化之上下足了功夫。在这个3A大作横行,游戏画面技术动辄“动态捕捉”、“光影追踪”的时代,Valorant却并未选择在游戏画质上做文章。

拳头公司在宣传Valorant时曾用一句话概括了这个游戏的技术特性:在最低系统配置要求之下,即便是十年机龄的电脑也能流畅运行(30帧/秒)游戏。在对游戏画质作出一定让步的同时,拳头公司换来的是更低的尝试门槛和更广的玩家群体。

而在赛事公平这一点上,拳头则给出了两个关键词:“128tick服务器”和“先锋”反作弊系统。

此外,拳头公司还表示,Valorant将使用全面采用128tick服务器,以确保玩家都可以在至多35ms的延迟下进行游戏。对此,拳头游戏技术总监戴夫·艾伦姆斯给出了解释,“当服务器tick越高,服务器接收到的人物位置会越来越和本体接近,而这点对于在毫秒以内决胜负的射击游戏则更为重要。”

至今为止,包括CS:GO和PUBG等大型射击游戏仅在比赛时才会采用128tick服务器,平时玩家游玩时仅能体验到64tick的普通服务器。而128tick虽然在流畅度上更胜一筹,但这也意味着,拳头公司要在这上面投入大量的维护成本。

作弊软件和外挂,向来是电竞项目的坟墓,这一点上在射击游戏上尤为明显。

今年4月20日,Valve公司的游戏源代码在互联网上被泄露,直接威胁到了旗下游戏CS:GO和军团要塞的游戏环境。虽然“Valve新闻网”负责人Tyler McVicker第一时间表示这个版本的源代码一直在一些外挂作者手中流通,并否认此次泄露会对游戏环境造成大影响,但此次事件还是给CS:GO:和军团要塞等Valve旗下游戏造成了一定数量的玩家流失。

对于反外挂方面,拳头似乎不惜做到“矫枉过正”的程度。在Valorant开始测试之前,拳头就公布了新研制的反作弊程序“先锋”(Vanguard)。

根据拳头公司官方技术支持团队公布的信息,不同于常规反作弊软件,“先锋”的驱动程式是在核心模式(Kernel Level)下执行,而非普通软件的使用者模式(User Mode)。而对于被“先锋”检测出作弊行为的玩家,拳头会将其Valorant和英雄联盟的账号一并封禁。而对于性质极其恶劣的作弊者,拳头会对其处以IP封禁的极刑。

▲“如果有作弊者胆敢跟你吹嘘自己的外挂处于核心权限,无法被封禁的话。那么这将是他被封号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然而,“先锋”的技术模式在玩家群体中随后引发一定争议。

部分玩家认为,在核心模式下“先锋”将触及到玩家的电脑硬件,其运行时也将获得比使用者更高的权限,这也会留下侵犯玩家隐私的隐患。对此,拳头给出了解释:因为市面上某些作弊软件也使用了核心模式的驱动来规避反外挂程序的检测,若想要检测出这部分作弊软件,让“先锋”进入核心模式是唯一的办法。 

而事实上,就在Valorant测试进行到了第一周时,游戏内就已经出现了作弊者。在4月22日接受电竞媒体IGN采访时,“先锋”系统开发负责人保罗·张伯伦表示,此前技术团队预测至少要在测试的第二到三周才会出现首批作弊者。张伯伦认为,作弊案例这么早就出现,有些让技术团队始料未及,但这也从侧面证明了让“先锋”进入核心模式的必要性。

而在技术层面之外,拳头游戏还在Hackone网站上向民间黑客和技术人员开出了总额高达300万美元的悬赏金,这笔奖金将被用来奖励那些发现“先锋”系统漏洞的人。在Hackone上的悬赏帖子内,拳头游戏对“先锋”系统可能出现的漏洞明码标价,将依漏洞重要程度对发现漏洞者至多奖励10万美元,而对提供有效线索者也将至少提供250美元的奖金。

游戏之外,拳头将Valorant的运营交给了维纶·罗泽尔(WHALEN “MAGUS” ROZELLE,后称Magus)。北京时间4月21日,Magus向全体未来的Valorant玩家发出了一封公开信。

Magus在这封信中宣布了两件事:第一,自己将接手Valorant的运营;第二,Valorant的赛事将从民间的第三方举办赛事做起。

首先,Magus本人正是英雄联盟北美赛区LCS的奠基人之一,是他一手推进了LCS的联赛的建立,并将英雄联盟赛事推广到了世界范围。可以说,每年一度的英雄联盟世界总决赛从S1开始仅有8支队伍参赛,到现在发展到了12个赛区,Magus功不可没。

其次,Magus表示,Valorant赛事将先由民间的第三方机构开始举办,官方并不急于组织像英雄联盟总决赛这样规模的大型比赛。对此,Magus向有意承办Valorant赛事的第三方发布了一份《社区竞赛指南》。

指南表示,第三方可以自由组织总奖金在12000美元以下的小型赛事,并不需要向拳头官方申请。而对于中型赛事,拳头官方甚至允许第三方在办赛过程中使用拳头官方的Logo进行宣传,并允许其通过售卖拳头官方纪念品获利。此外,拳头官方还允许办赛方自行招揽赞助商,除了烟酒黄赌毒和其它游戏公司之外,拳头公司对这些赛事承办方的赞助商并无限制。

在大型赛事方面,Magus将其定义为官方半职业赛事,主要组织者将是ESL、DreamHack和OGN等较成熟的大型公司。

Magus曾在拳头官方论坛上解释过公司现阶段对Valorant这款游戏的运营策略和期待,他表示,目前拳头并不希望揠苗助长,强行组织大型官方赛事。目前的计划是通过小型和中型的第三方赛事先进行试水,并在这些联赛中获取一定的经验,挖掘更广泛的用户群体。

而对于大型半职业赛事,拳头则选择将它们交到大型公司手中,目标是通过这些公司的资源将Valorant这款游戏纳入旗下的拳头电竞生态之中。

在游戏本身做到“亲民”和“公平”,而在赛事发展上做到徐徐图之,不急于求成。从这两点上就能看出,在Valorant这个项目上,拳头不着急赚一波“快钱”。他们对Valorant的期望是要让它跟《英雄联盟》一起,在未来撑起拳头的招牌。

在电竞游戏领域,一款游戏的寿命周期一直是最具争议的话题之一,尽管《英雄联盟》到目前为止依然还保持着在电竞赛事领域的最高影响力,但其一路走来,无时无刻不在经受着游戏寿命这把“达摩克利斯之剑”的考验。拳头当然更清楚这一点,它们花了6年时间研发出来的新游戏,必然将在全行业和海量玩家的关注度和争议中启动。

电竞领域这几年的发展表明,成为一时爆款容易,但要成为一款可持续的热门赛事难度明显要大得多,看看拳头后续会怎么做吧。

+1
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这是伯克希尔哈撒韦新老交替继承人的信号。

2020-04-2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