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巴清传》补拍完成播出在即,电视剧公司们已过至暗时刻?

文娱商业观察 · 2020-04-29
2020年电视剧公司走向。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文娱商业观察”(ID:wenyushangyeguancha),作者 浮萍,36氪经授权发布。

高云翔被判无罪、范冰冰逐步解封之际,《巴清传》也迎来落地的声音。

近日,上市公司唐德影视发布公告称,与天猫技术、优酷等达成了补充协议,《巴清传》已经取得《发行许可证》,母带已经交付给天猫技术方面,最终的价格调整为(750万*集数)-1.28亿元。

这意味着这部命运坎坷的超级大剧,已经完成了补拍修改,具备了播出的基础条件,只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

根据协议的资料显示,天猫技术方面已经支付了3.028亿元的预付款,剩余的款项将会在电视剧首播完成后一次性支付,按照唐德影视目前2018年和2019年连续亏损的状况,如果要在2020年完成保壳目标的话,《巴清传》就必须在2020年实现播出,以拿到回款完成“自我救赎”。

或许这一次《巴清传》真的快了,而以《巴清传》为代表的电视剧行业“去泡沫化”时代或许已经接近尾声,电视剧公司们的至暗时刻即将过去。

范冰冰、高云翔接连爆负面,唐德影视因《巴清传》损失惨重

《巴清传》讲述了秦朝寡妇清传奇故事,原名《赢天下》、原本由范冰冰和高云翔主演。

受到外界关注的原因不仅仅是这个体量和卡司,更在于曾经一度震惊行业的投资收益。据悉,这部电视剧投资约在5亿元左右,但是版权价格方面江苏和东方两个卫视首播,每个平台的首播价格均为2.33亿元,两个平台合计4.65亿元。

加上优酷的网络版权价格应该是5.25亿。所以总价格应该是5.25亿元+4.65亿元=9.9亿元,如果这个数字除以70集计算,单集价格超过1400万元,投资回报率接近200%。

高价预售难挡不测风云,《巴清传》坎坷之路令人同情。

先是2018年3月份该剧男主角高云翔在澳洲被捕,卷入一场性侵案中;随后唐德影视为了消除影响,邀请李晨补拍戏份,以替换高云翔;但是到2018年年中的时候,女主角范冰冰因“阴阳合同”事件,站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再紧接着就是遇上了“限古令”,一系列的打击让这部电视至今无缘播出。电视剧无法播出,最受伤的当属主要出品方唐德影视,不仅没有挣到钱,5个亿的成本还要砸在自己的手里。

从2018年至今唐德影视都被这一部电视剧“折腾掉半条命”。

唐德影视2018年净利润亏损5.65亿元,而2017年为盈利1.92亿元;公司解释称电视剧《巴清传》未能在本年度实现播出,相应合同款项回收滞后,对公司2018年经营活动现金流造成不利影响,导致公司2018年度投资制作的影视剧项目制作进度有所滞后。

2019年唐德影视发布业绩修正公告,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亏损1.15亿元,净利润亏损1.07亿元,因为《巴清传》唐德影视已经连续2年业绩巨亏,背负上退市预警的包袱。

《巴清传》播出在即,剧集去泡沫化运动进入尾声

《巴清传》之所以广受关注,除了主演的连环风波,还因为这部剧是电视剧泡沫化和古装积压剧的代表。

说剧集泡沫化是指这部剧具有非常典型的“大明星+大IP+大制作”特点,是2015年兴起的电视剧“流量时代”的集大成之作,在2017年立项和拍摄的时候被认为是“剧集黄金时代”的标杆性作品。

这部电视剧内含了泡沫化时代的典型要素:主演天价片酬、范冰冰公司参投、邀请流量明星出演、剧集长度动辄60集以上(不排除注水成分),最关键的是具备这些要素之后能够卖出一个好价格,获得成倍的收益。

这样模式生产出来了一大批电视剧:《如懿传》《天盛长歌》《大明皇妃》《狼殿下》《天下长安》……,每一部电视剧都曾豪言单集千万的售价,形成了剧集发展史上的巨大泡沫期。

随着国内政策的变化和资本市场环境骤降,这一模式生产出来的电视剧遇到了播出瓶颈,大制作的古装剧、翻拍剧一时间成了烫手山芋,让无数的影视制作公司如坐针毯,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就慢慢在挤压这种泡沫。

如今两年多的时间已经过去,这种泡沫的挤压已经取得了明显的效果:明星高片酬得到控制、大制作剧集收缩、注水剧现象缓解,内容创作者被资本躁动起来的心开始回归到内容创作,而不再是言必称如何码盘。

重要的是一批积压剧已经开始陆续播出,比如《如懿传》《大明皇妃》《狼殿下》《将夜》《庆余年》等,虽然播出后口碑效应不一,但是能够安全播出,对于制作方来说能够拿到回款就是最大的欣慰。

如今《巴清传》有望播出,意味着电视剧泡沫化时代顶峰的剧集即将落地,对于行业来说也算是一个拐点时刻:剧集行业的至暗时刻是否已经过去?

2020年电视剧公司走向:大概率回暖

文娱商业观察认为,剧集行业的至暗时刻即将过去,从2020年开始电视剧公司们将触底反弹。除了上面提到的积压剧逐渐播出,解决了很多公司的存货问题,还有经过这两年的出清,影视公司在财务方面已经完成了“财务大洗澡”。

标志性事件是商誉或者应收账款的大幅减值,引爆了电视剧公司的财务雷。根据已经公告出来的数据显示,华策影视2019年亏损14.67亿元,其中海宁华凡星之和西安佳韵社合计减值计提5000万,减值大头为克顿传媒,达到了7.9亿,共计商誉减值8.4亿。

2018年的少量暴雷+2019年的大幅暴雷,华策影视在2020年一季度就率先反弹,实现净利润8697.16万元,相比较于2018年的804.69万元实现了大幅度的增长。可以预计经过两年的调整,2020年华策影视的基本面将会有所好转。

欢瑞世纪2019年净利亏损4-6亿元,其中最主要的还是应收账款减值了3.31亿元;唐德影视2019年+2018年巨亏10.34亿元,基本上已经将《巴清传》带来的风险消化完毕,2020年将会触底反弹。

而提前一步完成“财务洗澡”的慈文传媒,在2019年已经完成了盈利1.65亿元。此前的2018年慈文传媒曾亏损10.94亿元,其中最主要的是对游戏子公司赞成科技计提了高达8.66亿元的商誉减值准备。

如今2020年虽然受疫情影响,各大电视剧公司的项目开发陷入停顿,对各自一季报都会产生重大的影响,但是在疫情常态化和防控意识、能力大幅提高的背景下,5月份开始就有剧组将陆续复工,电视剧公司们的经营也会逐步走上正规。

没有了“财务雷”的负担,只要业务正常经营,市场预期趋向稳定,对于电视剧公司们来说就是慢慢回暖。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