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弃B从A”?想太多

犀牛娱乐 · 2020-04-24
B站在变,但也没变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犀牛娱乐”(ID:piaofangtoushijing),36氪经授权发布。

作者|胖部

编辑|夏添

B站风波再起。

起因其实和此前的“227事件”有些瓜葛。B站“娱乐-明星”专区举办了一场“心动挑战混剪大赛”,剪刀手们剪辑明星的创意视频参赛,其中获特别奖的可以让作品里的明星登上“聚划算55盛典”。不料肖战粉丝又来秀存在,投票榜首页居然被肖战“承包”了。

“227”战氛未平,反对者们心火犹在,分分钟就是一波反对声浪。但互联网奇异行为大赏又开始了,反对者的舆论导向渐渐让犀牛君有些哭笑不得:B站变了,是时候离开了。

这波话题导向是怎么开始的,又是如何迅速演化为一波集体黑B站的舆论?这与B站多元化发展之后ACG原住民一直以来的抱怨不无关系,但当这种抱怨在各种标题上被写成“弃B从A”、“A站回归了,欢迎回家”的时候,这场风波似乎在伴生更多不单纯的元素。

已被快手完成收购的A站,面对二次元市场B站占据主导地位的现状,重新吸引用户和流量也是题中应有之意。但B站这一波风口浪尖,真的会是A站的好机会吗?

B站到底做错了什么?

平心而论,B站对此次事件的应对可以说是快速且有效的,甚至在犀牛君看来,有些让步已经有明显的抚慰性质。

4月7日“心动挑战”活动开始,4月10日B站已经发出第一个官方公告,承认活动规则有漏洞,并确定修改活动规则,并在次日直接关闭了投票按钮;11日的第二份公告中,直接取消了投票维度,以各项互动和观看数据维度进行评选,“坚决反对不健康的数据操控和以流量为唯一衡量标准的价值观”。再度开放投票之后,所有肖战相关视频被清除。

作为活动主办方,确认活动存在漏洞并及时拿出补救措施,是B站承担平台责任的做法。而将所有肖战相关视频撤下,就带有特事特办的味道了,显然有对老用户的偏向性,当然以B站的平台基因这也无可厚非。

但反对的声音反而在加剧。

一方面,“反饭圈联盟”认为B站官方需要将公告同步到微博;另一方面,他们要求肖战必须离开B站,甚至是饭圈内容乃至非ACG内容离开B站。于是该“联盟”在B站官微大规模发“B站/陈睿为肖战站台”的言论,百度词条搜索陈睿,一片不堪入目。

这当然是“227事件”的“胜利”给参与者们带来的情绪延伸,但换个角度看,这还是一次饭圈模式的互啄,用相关评论的定义是“以饭圈打击饭圈”,都是不同圈层抱团取暖之后,对外界所有可能的威胁进行疯狂抢攻。

双方的手段也如出一辙,举报、刷恶评、散布负面信息、威胁罢用等等,是不同圈层抢占话语权的捷径,更是小群体借势压人的犯规打法。许多平台都经历过这样的暴力逼宫,这一次,轮到了B站。

没有人需要为后果负责,讲理成为这样的大环境下最吃力不讨好的举动。

互联网时代标榜的个性和个体表达,在这些圈层内部反而是失位的。许多圈层文化陷入“集体无意识”的被标签化,进而上演着屠龙少年变成恶龙的悲剧故事。这样的事件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有社区的地方就有饭圈

这次“掀桌子”对平台将带来的伤害按下不表,“饭圈滚出B站”这样的情绪化口号,B站做不到,任何平台也都做不到。

如果说互联网时代之初的“李毅吧”、“李宇春吧”还是不同立场的话题角力,当下的饭圈已经细分到极其颗粒化的小范围,密集到随时随地可以爆发冲突。供个体发声的新浪微博成为主战场,接下来是豆瓣、虎扑、知乎等各种具有社区性质的网络平台。以B站的体量和平台影响力,自然无法避免。

况且B站作为国内最大的ACG内容平台,饭制内容因为本身具有解构性质的亚文化定位,也在其中占有位置。

B站的“鬼畜区”、“娱乐区”就是这些内容的产出地。不只当下的追星族,大批B站的剪刀手都会有饭制内容产出,只不过他们迷恋的可能是港片、韩剧、日剧包括恐怖片、喜剧片等具体类型。还出现了如贾玲这样偶像人气的“风向标”,流量明星没有和她的CP视频都会被认为不够火,俨然是解构文化与饭圈的共生生态。

这不是B站的问题,重新开站的A站,菜单上同样有“偶像”、“娱乐圈”等栏目,基本上是韩星和内地流量明星的作品片段或混剪内容,也有不少粉丝在视频下面叫“老公”。

退一步讲,也别说B站,任何平台要将饭圈“驱逐”都不可能。互联网内容高度丰富的当下,各为其主的社区内部生态正在消解,每个人的网络触达结构都是多边形,各个领域的边界也越来越呈现为模糊和交叉的形态。书粉会因为IP开发入坑影视、游戏、动画,偶像的粉丝也会开始追剧、追直播甚至研究商业品牌。

在这种情况下,不同圈层的话语权竞争正在陷入越来越尴尬的局面,因为每个圈层都正在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斜杠青年的每一道杠都是圈层冲突时纠结的伤。而饭圈文化作为当下的普遍存在,真的有一条明显的边界吗?

B站表示自己太难了,而部分用户化身嘤嘤怪:“你不宠着我了,你以前很惯着我的。”并有所谓“弃B从A”的声音。但A站,真的会是他们想要的新家吗?

B站在变,但也没变

B站用户和平台的争议,似乎是围绕着B站永远无解的难题。许多用户的观点其实很简单:B站变了。从大会员制度、到代理游戏运营、再到泛娱乐内容开发,在ACG原住民看来,都和他们曾经进入的那个小社区变得不同。

但正如上文所说,社区文化本身就在进入次元壁消融的阶段。甚至应该说,B站作为UGC平台,其目前的多元化内容结构是一次自下而上的改变,追番的ACG爱好者将追剧、看片、鬼畜、饭制等内容渐渐引入了这个二次元平台,最终使B站在进入平台式运作之后成为目前最大的视频平台之一。

B站有些东西没有变。譬如这里没有如老用户们所谓的“去ACG化”,B站依然具有最多最完整的ACG内容,也依然保留了二次元的交流和创作空间。

B站也不得不改变,比如引入泛娱乐、多品类的内容,纳入影视、美食、美妆、科技数码包括学习等更多内容垂类,甚至被许多年轻人戏称为“学习平台”。

其实许多用户都能理解,多元化的内容发展是B站持续生存的必然选择。Web3.0时代,曾经“平台-个人”的点对点联系已经进化为多平台、多个人的交互式信息输出和反馈,“唯二次元”的单一内容平台根本无法在这个时代生存。甚至正是泛娱乐内容的发展,让B站还有能力继续为用户买番。

但一些老用户们未免纠结,陷入“厚古薄今”的情绪。不妨学《离骚》以男女关系做一比喻,平台和用户是多年相爱的小两口,但越来越多的现实因素让他们濒临破产,平台不得不外出打工寻求新路,这段感情不再是它生活的全部,而部分用户开始觉得:你不爱我了。

而A站在此时出现,并标榜“硬核二次元”,恐怕只能止步于口号,任何平台生存都必须有其盈利模式和内容生态。翻阅A站平台会发现,所谓“硬核二次元”同样需要大量其他内容来丰富平台内容结构,甚至包括一些#女神、#性感 标签下的UGC内容。

目前A站似乎还没有什么粉圈乱象,大概主要还是因为平台太小,饭圈觉得还不足以作为需要“攻陷”的目标,而目前还看不出A站对此没有任何反制措施,一切都停留在嘴上。

趁虚而入的A站,不可能做到自己的许诺,却正成为这场风波里最大的不安定因素。就好比是一个男人,明明有一肚子花花肠子,还要信誓旦旦从此只对你好,他大概率只是另一个罗志祥。

+1
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