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Open AI和Paypal创始人都在疯狂抢购新西兰末日地堡?

新智元2020-04-23
亿万富翁并不是唯一一个为世界末日做准备的人,但他们可能是准备最充分的。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智元”(ID:AI_era),36氪经授权发布。

来源:Bloomberg等

编辑:啸林

疫情蔓延,为什么硅谷富豪们都跑到新西兰的末日地堡里?富人们早已为世界末日做足了准备。

“风吹草低见牛羊”,新西兰的田园景象是硅谷高管们心中挥之不去的乡愁。

新冠在美国已经确诊了82万人,并带走了其中的4.5万人。

然而一些富有的硅谷高管们对此并不担心。

因为他们已经跑到了自己在新西兰的豪华末日避难所。

硅谷人的先知先觉,不只是在科技上。富人们早已为世界末日做足了准备。

硅谷晚餐聚会的主题,是在世界末日跑路去新西兰

在硅谷高管和纽约金融家的晚餐聚会上,谈论最多的话题是什么?

是世界末日计划。

Bloomberg:硅谷超级富豪早有世界末日逃生计划

一位匿名人士说,在最近的三届硅谷晚餐聚会上,富豪们讨论最多的是:现在方不方便去新西兰。

场景大概是这样:高管们喝着天价威士忌聊着天。

主要的话题是,世界末日是什么样。

生化危机?饥荒遍地?AI暴动?

当时,一位著名的风险投资家向食客们分享了他已经落地的逃生计划。

在他位于旧金山私宅的车库里,有一袋枪悬挂在摩托车的车把上。

他将骑着这台摩的在通向私人飞机的路上一路穿行,而那把Uzi则是为了打退可能威胁到他逃亡的僵尸。

他会在机场开私人飞机飞往内华达州的一个着陆带,在那儿有架湾流喷气飞机一直静静地躺着,等待着接他和另外四名亿万富翁一起,一口气飞到新西兰。

他们的目的地:新西兰,在毛利语中意为“长白云之地”(The land of the long white cloud)。

是的。亿万富翁并不是唯一一个为世界末日做准备的人,但如果那一天到来,他们可能是准备最充分的。

如今,硅谷聚会上长期流行的末日谈话已经变成了行动。

“亿万富翁掩体”不需要从头开始

现在末日地堡最火的供应商之一是Rising S Co.。总经理加里·林奇说,过去两年中,有七个硅谷企业家向他们购买了地堡,并放在了新西兰。

他说,在出现世界末日的第一个迹象时——核战争、超级细菌,或是针对前1%的法国大革命起义——加州人随时准备跳上私人飞机,然后在新西兰迫降。

3月初,随着新冠病毒在美国蔓延,一位身为硅谷高管的客户给林奇打电话问,

自己之前买的位于西兰地下4米的价值数百万美元的掩体的秘密大门是怎么开来着?他还顺便咨询了电源、热水器和是否需要额外加水或空气过滤器等问题。

这位高管在经营一家公司,但住在纽约,而纽约已迅速成为全球新冠病毒震中。

林奇说:“他去新西兰是为了逃避发生的这一切。”

出于对客户名字的保密,他拒绝透露更多信息,但他说,“据我所知,他现在还在那个掩体里。”

另一家与Rising S Co.不分伯仲的地堡制造商是位于加州的Vivos集团,它正在为高端客户建立“全球地下避难所网络”。

美国疫情升级,硅谷精英已经开始新西兰大逃亡

随着新冠大流行的升级,一些硅谷居民已经转移到新西兰。

3月12日,米海·迪努列斯库(Mihai Dinulescu)决定拔掉他创办的加密货币初创公司的电源,带着女朋友逃往偏远国家。

现年34岁的米海说:“我担心的是,要么现在走,要么再也走不了,因为我觉得他们可能会开始关闭边界。我感到我们现在需要赶紧跑路。” 

这位哈佛校友收拾行装,买了最早的机票,12小时之内就和他的妻子在凌晨7点坐上了飞往奥克兰的飞机。

米海说:“在旧金山,机场的整个国际区域都是空的,只有一班飞往新西兰的航班。”

四天后,新西兰就对外国旅客关闭了边境。

米海说,他已经与关闭前就紧急逃到新西兰的10几个人建立了联系。

“我认识的很多风险投资人并不害怕及时关闭边境,” 米海说。“现在他们进不来了。” 

但是,在宣布停飞之后,新西兰媒体报道了该国私人飞机降落量略有增加。

米海现在为Ao Air工作,这是一家小型公司,正在设计与N95竞争的空气过滤面罩。

它的联合创始人、新西兰人Dan Bowden说,自大流行开始以来,他已经从大约12名来自美国科技行业的有希望的员工那里进行了查询,但总的来说,他对这些要求保持警惕。

鲍登说:“有些人只是因为想要签证或是对美国的情况感到害怕,而来联系我。” 

一位潜在的美国投资者甚至问,如果他对这家初创公司投一大笔钱,是否有资格获得新西兰居留权。 

人在新西兰的米海

对于新西兰豪华房地产经纪人沃尔来说,这是一个好消息。他说,最近几周,他接到了大约六打来自有钱美国人的电话,他们希望在岛上购买房地产。

他说:“他们都说现在看来最安全的地方是新西兰。这是在新冠流行之前就风靡美国的一个理论。”

尽管不在豪宅里,但米海没有计划在大流行消退之前返回硅谷。

现在,他和妻子一起在怀赫科岛(Waiheke Island)上,住了两层三卧室海景房,月租金为2400美元,比他们在旧金山购买的两居室公寓的价格少了三分之一。

这对夫妇之所以选择怀赫科,是为了靠近其他精英居民。该岛是史诗般的悬崖顶豪宅和世界一流的酿酒厂的所在地,很多美国名人在那儿拥有一套房子。

“坦率地说,我们确实是在寻找亿万富翁,”米海说。“我们想弄清楚其他硅谷人都在哪儿。” 

但到目前为止,他说他还没有与任何技术精英擦肩而过:“每个人都在自我隔离中。”

米海在怀赫科岛上的租房景色

一名本地建筑商将怀赫科描述为“亿万富翁的游乐场”。

他在岛上的各处豪宅内进行日常维修工作,其中许多几乎全年都空着。

在怀赫科,建筑商通常不知道他们要为之工作的房主的身份,与世界末日有关的翻新工作相当常规。

Vivos创始人表示:“显然,冠状病毒使人们意识到我们所有人都非常脆弱,但是它的后果才是人们真正担心的。”

位于德克萨斯州默奇森的Rising S Co.制造工厂的豪华钢制掩体内正在建造的温室

硅谷大佬在新西兰置业,已经是正常操作

多年来,有钱的北美人设法在新西兰置办财产。

身价上亿的对冲基金老板Julian Robertson在新西兰南岛皇后镇拥有一座俯瞰瓦卡蒂普湖的旅馆。

富达国家金融公司董事长Bill Foley在惠灵顿北部的怀拉拉帕地区拥有家园,

《泰坦尼克号》和《阿凡达》的导演詹姆斯·卡梅隆在普努伊湖附近购买了一座豪宅。

硅谷亿万富翁风险投资家、PayPal(美国的支付宝)的联合创始人Peter Thiel在2011年对《商业内幕》说:“新西兰已经是乌托邦了。”

2016年12月14日,当选总统的Trump在纽约市的特朗普大厦与Peter Thiel握手。

2011年,Peter Thiel在新西兰停留仅12天,然后就成为了新西兰公民,这引起了轩然大波。

2011年,新西兰基督城。

今年50岁的Thiel在湖边小镇瓦纳卡Wanaka 拥有477亩的土地上和价值1380万美元的豪宅,可欣赏白雪皑皑的山脉,并在皇后镇购买了另一处配备安全房的物业。

美丽的瓦纳卡湖

Thiel认为,新西兰是整个世界最后尘埃落定的地方,并把末日情结传播给了科技界的同事。

这就是硅谷科技精英为何把新西兰变成世界末日的藏身地。

据称,已经有7位硅谷富豪在这儿埋下了地堡。它们都藏在偏僻的角落,只有GPS才能找得到

硅谷初创企业孵化器Y Combinator的前总裁兼OpenAI的CEO Sam Altman的末日逃亡计划帮助提高了新西兰作为暂休中心的声誉。

Sam Altman

他曾在2018年告诉《纽约客》,在某种疾病大流行的情况下,他会与Thiel一起跑去新西兰。

但是,他在上周的一次采访中说:“这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地方,但我不知道有人逃到了新西兰。” 

相反,奥特曼正在他在旧金山的公寓里躲藏。目前,他和其他许多人一样,正在长着胡子,在Netflix上观看《老虎王》。

为什么是新西兰?

林奇在接受采访时说:“没有国家把新西兰当敌人。” 

“新西兰不会是核攻击的目标,也不会是战争的目标。

这儿是人们寻求庇护的地方。

新西兰特卡波湖

这个偏远的岛屿国家紧贴地球南端,距澳大利亚海岸2500英里,拥有490万人,绵羊数量是人口的6倍。

它以自然美景,便捷的人际网络,骑自行车上班的低调政客和一流的医疗设施而闻名,其租金仅为旧金山湾区的一半。

 新西兰皇后镇,瓦卡蒂普湖

新西兰的孤立曾经被视为经济障碍,现在成为这个国家最大的资产。

面对疫情,新西兰政府成功地提早实施了为期四周的封国,到目前仅有12人死于新冠肺炎,人均死亡率比美国低50倍。

“如果您要在世界末日时有一个替代计划,那么您会选择最远的位置和最安全的环境,

如果您Google一下,那就是新西兰,”新西兰前总理John Key在2018年接受彭博社采访中说。

他说:“这是到达南极洲之前地球上的最后一站。”

 “有很多人对我说,如果要世界末日了,他们希望在新西兰拥有房产。”

瓦纳卡湖

新西兰本国人听到这样的新闻,感到既疯狂又有趣,但是对于地球上一些最富有的人来说,这完全有道理。

“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拥有非凡的财富,而当你有那么多的钱时,把其中很少一部分分配给'B计划',其实并不是听起来那么疯狂。”

为什么美国富豪对“世界末日”这么痴迷?

世界末日的幻想在美国文化中根深蒂固。

想想在美苏冷战最激烈、核阴云笼罩美国本土的时候,全美小学生们练习“卧倒与掩护”的动作。

从1970年代的吉姆·琼斯的人民圣殿教,

1971年,人民圣殿教号称有信徒3万人。后在面临美国司法调查后,Jim Jones于1977年逃离美国,带着约一千核心信众迁到南美洲的圭亚那,建立了一座农村公社—————琼斯镇。1978年,他以武力威逼900多名信徒一起集体自杀。

到1990年代的天堂之门和分支大卫教徒,世界末日的宗教崇拜似乎永远都不会结束。

就在六年前,许多美国人认为世界由于玛雅预言而终结。

硅谷的不同之处在于,这些对末世充满恐惧的人有能力将详尽的计划付诸行动。

Vivos创始人表示,硅谷精英们2017年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讨论了逃往新西兰的详细计划。

他说,他们预见到“一场革命将使社会攻击那前1%的人。” 换句话说,就是他们自己。

新西兰并不是最好的解决方案,因为一颗小行星撞击太平洋引发的海啸,就可以把新西兰全部淹没。

来围观“亿万富翁掩体”什么样

Vivos创始人表示,他们已经在新西兰基督城以北的南岛安装了300人的掩体。

他们的投资不只是在新西兰。他们在南达科他州有一个可容纳5000人的掩体,由前军事基地翻修而来。

它最初是由陆军工程师建造的。

这个掩体带有自己的电气和供水系统,因此居民无需出门即可生存至少一年。

每个掩体约200平米大小。

Vivos还在印第安纳州建造了80人的掩体,并在德国开发了1000人的庇护所。

他们最奇特的建筑,称为欧罗巴一号(Europa One),位于德国罗滕斯坦村的一座400英尺高的山下。

这个避难所曾经是冷战期间的苏联军火库。

末日地堡的物业也不同凡品,能承受近距离的核爆炸,飞机坠毁,地震,洪水或军事袭击。

典型的居住区有两层。在较低的楼层(如下所示),有多个卧室,一个台球桌和一个电影院。

每个家庭的居住面积大概是230平方米,但可以选择将居住面积扩大到将近500平米。

电影院能坐得下一个五口之家。

掩体里面甚至有公共空间,例如一个酒吧,以便上流阶层在世界灭绝之时可以享受短暂的旧日时光。

这让人想起《银翼杀手2049》里的末日酒吧。

在过去的几年中,Rising S Co.在新西兰建造了大约10个私人掩体。 

一个重约150吨的避难所的平均成本为300万美元,但它的售价可以轻松达到800万美元,并带有豪华浴室,游戏室,射击场,健身房, 剧院和手术床等附加功能。 

维奇诺说,2018年的时候从德州运送过两个92平方米的掩体到新西兰,整整装满了19辆拖车。

它们两个分别到达了惠灵顿西海岸的沉睡小镇,和奥克兰北边的一个野生海滩。

Vivos网站将避难所比作“一家非常舒适的四星级酒店”。

Vivos在其网站上声称该避难所可抵御海啸、地震和核袭击。

新西兰海关总署的一名发言人以隐私为由,拒绝证实这些掩体已经到达该国。

林奇说,挖掘土地并掩埋一般的掩体大约需要两周时间。所有这些都是秘密完成的,因此当地居民不知道。安装后,路人将无法知道它的存在。

“没有任何线索,甚至连门都没有,”林奇说。

因此,如果你看到一个美国亿万富翁在羊场上徘徊,查着他的GPS并踢着脚下的泥,那么这儿一定是新西兰。

 参考链接:

硅谷超级富豪的世界末日逃生计划

https://www.bloomberg.com/features/2018-rich-new-zealand-doomsday-preppers/

45张虚假的“亿万富翁掩体”照片,可能在世界末日掩护超级富豪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billionaire-bunkers-shelter-wealthy-during-apocalypse-2019-6

+1
1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相较于赞美,我们之前收到的更多是质疑”

2020-04-2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