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B站的2020:被追捧与被围猎

蓝洞商业 · 2020-04-22
对于2020年的B站来说,不论是被追捧还是被围猎,核心所指的都是其引以为傲的年轻社区生态,这也是当下的B站在构建商业化生态中的重要源动力。

撰文 | 蓝洞商业 赵卫卫,原文标题《B站:被追捧与被围猎》

4月的B站,乍暖还寒。

被追捧的是B站获得索尼4亿美元战略投资,交易完成后,索尼将持有B站已发行股份的4.98%。“B加索”这一组合,让二者在游戏和音乐等娱乐业务领域的未来充满想象,也让在腾讯阿里加持下的B站,又多了一个被看好的理由。

而被围猎的则是塑造社区的UP主们,最近美食UP主徐大SAO被质疑诈捐,徐大SAO不得不晒出收益结算,B站创作中心也回应数据真实,而徐大SAO一共捐了12万给助鄂医疗队,却遭受无比大的舆论打击,最后选择休更。

一直以来,B站都是一股被觊觎的独立流量,这是BAT所无法同化的。

在过去的2019年里,从一季度月活用户过1亿到四季度月活过1.3亿,这个年轻人聚集的社区依然保持着高速的增长。

而对于2020年的B站来说,不论是被围猎还是被追捧,核心所指的都是其一直引以为傲的年轻社区生态,这也是当下的B站在构建商业化生态中的重要源动力。

被看好的理由

2019年,哔哩哔哩董事长兼CEO陈睿说过,“B站所在的行业太残酷了,长期来看,在中国低于100亿美金这个体量的内容平台都将被淘汰。“

从2019年10月,B站的股价一路上升,一场出圈甚广的跨年晚会之后,市值大涨12.51%,即便后来受中概股震荡的影响,但也迅速回温,距离百亿美金的市值,指日可待。

在这一进程中,索尼的入股显然又是一个B站被看好的重要理由,而双方的合作由来已久。

早年间B站独家代理索尼旗下Aniplex手机游戏《FGO》,后者占到B站收入的60%,成为其营收的半壁江山。在2019年B站发布的五款独立游戏中,其中《斩妖行》、《妄想破绽》两款都是和索尼合作。

在星陀资本创始合伙人王超看来,索尼的加入对B站来说,多了一条商业化的路径,凭借索尼在在线娱乐领域的地位,B站未来将保持更强劲的发展势头,但同时的挑战也存在于,如何理顺协调B站与腾讯、阿里、索尼等合作方的关系。

更关键的是,B站的成功崛起,依靠的是有高度黏性的二次元和Z时代人群,未来的B站迈向下一个阶段的挑战,在于如何征服更广阔的人群并维持这种黏性。

曾在君联资本供职的王超,参与对B站的投资。早在2014年,君联资本就着重在文化领域布局,不论是上游的内容公司摩登天空,亦或是平台型的B站。

君联资本曾先后三次投资B站,共计6000万美金,是其TMT范围里投资额度最大的项目。其中一个关键因素就是陈睿,其次则是B站强用户黏性和难以被BAT同化的独立平台。

“摩登天空和B站都是特点鲜明的公司,而对于文化领域的公司来说,特点越鲜明,受众越明确。”王超说,“好的内容和好的平台,早晚都会有合作的机会”。

平衡与破坏

4月的上海,哔哩哔哩上海总部的大楼,被一个巨大而又神秘的二维码笼罩,只要扫一扫,二次元萝莉的形象映入眼帘,B站代理的手游《公主连结!Re:Dive》在全平台开启了公测。

游戏,一直是B站的支柱,但在2019年一系列多元化的布局之后,第四季度B站的游戏收入占比达到43%,非游戏收入占总营收的57%,可以说二者比例得到很大的平衡。

无论是签下斗鱼主播冯提莫,还是8亿拿下《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中国区三年的独家直播权,上市之后的B站,内容越来越多样化。在2020年的疫情期间,摩登天空和B站在网络上率先发起了宅草莓音乐节直播,让宅在家里的年轻人体验了一把云端蹦迪。

虽然相比于斗鱼的游戏直播或者抖音快手的电商直播,B站的直播业务是一个内生型业务,但终保持在150%以上的速度增长,靠的就是站内多元的内容品类,尤其是电竞直播。

在过去的2019年第四季度,B站直播和增值业务在营收中的贡献比例提升到28%,而2020年3月份,国内头部电竞经纪品牌大鹅文化的CEO王宇阳和COO王智开入职B站,负责B站直播业务,直播业务无疑是B站在2020年的发力点之一。

更重要的是,直播加码背后是B站全面拥抱商业化的姿态。

B站COO李旎说,“万物皆可B站”。这是B站内容商业化的精炼总结,Z时代人群是B站稳固的基本盘,而只有到更广阔的人群中,才有更多的可能性。

所以不断出圈的B站,首先是用户增长的压力使然,而外界一直在担忧B站社区生态的破坏与平衡,这与知乎、虎扑等社区面临的问题一样。当社区的归属感被打破边界的新人所改变,如何平衡商业化与用户之间的关系,自然也成为B站的首要问题。

除此之外,走入更泛化领域的B站,也要面临腾讯视频、爱奇艺等平台一样头疼的问题,在过去的2019年,腾讯视频亏损30亿,爱奇艺亏损103亿,这些NETFIX的中国学徒们都没有逃离重度自制内容带来的商业化魔咒。

相较于NETFIX,B站一直被认为是中国的YouTube, 他们都是通过UP主培养忠实的粉丝群体,输出新颖多元的观点,从而创造了一个注意力变现的循环商业力量,在无数个细分领域,他们创造了小众的逆袭。

预言与生存

前不久,陈睿在B站更新了专栏,因为前通用电气CEO杰克·韦尔奇去世,陈睿想起了自己在26岁时就读过他的自传,反复读了不下十遍。

通用电气,一度是20世纪90年代美国市值最高的企业。对于书中的内容,诸如“数一数二”战略、“活力曲线”、公司内部“无边界”等,陈睿记忆犹新,即便当时他只是金山的基层经理,而韦尔奇是世界级的企业家,但陈睿还是会去把自己代入韦尔奇的角色去想:如果是我,我会怎么做?

后来陈睿加入B站,如今回头看,《杰克·韦尔奇自传》中的很多观点和案例,对他之后管理公司都起到了重要的参考作用,这本书甚至是他那时读的书里最有用的。

“人生就是这样,你永远不知道未来将去做什么,好像充满了偶然。但是当你到达一个阶段,回头一看,其实你之前做的一些事就是为现在而准备的。”陈睿觉得。

一切偶然背后也有着必然。陈睿与韦尔奇的区别在于,一个是面慈心宽的创始人,一个是严厉的职业经理人。

在《杰克·韦尔奇自传》的结尾,精明而又务实的韦尔奇曾做出一番预言,恰恰说的就是中国。“在当今的中国,资本主义的妖魔几乎已从瓶中放出,在新的世纪里,这个伟大的国家将对全球经济产生巨大的影响……

“那些坐在会议室里,轻松地划分市场份额的人不要忘记了,这块蛋糕中将有一半是留给中国的,在今天的中国,有一些你闻所未闻的公司发展迅猛,会在未来10年以巨无霸的身份出现在我们面前,威胁我们的基本生存。”

如今看来,这番2001年作出的预言早已实现。

作为B站的领路人,陈睿早就预言过B站的未来,那是像迪士尼一样的造梦机器,而且这个公司既赚钱又被众人喜欢。

更重要的是,迪士尼有将近100年的历史,而培育一代互联网人文化生活方式的B站,刚满10岁。

+1
2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爱奇艺

快手

大鹅文化

下一篇

金额巨大,加上募投项目不涉及女鞋主业,反而加码最近炒作颇为火热的“网红经济”,这次定增不光引发了部分投资者的质疑,也引起了监管层的担忧。

2020-04-2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