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疫情中的硅谷:裁员、降薪、互助

远川科技评论 · 2020-04-20
有人就地卧倒,有人逆势扩张。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远川科技评论”(ID:kechuangych),36氪经授权发布。

作者:王宇晴

编辑:龚方毅

支持:远川研究所互联网组

迷茫就像病毒一样四处扩散。几乎所有的地方都关闭了ーー餐馆、商店、图书馆、博物馆。大小企业都面临经营压力。一切似乎都变了样。 

为了应对疫情对经济的冲击,即便是科技产业中心的硅谷,一些企业也不得不大面积裁员。

尽管《纽约时报》评论硅谷大佬们,比如苹果、微软、亚马逊、Google、Facebook,可能会在这次危机结束后, “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大”。但像亚马逊、Netflix 这样疫情期间还能股价创新高的科技公司终究是少数。更多线上、线下业务关系紧密的公司,比如 Uber、Airbnb,亦遭受重创。

与此同时,更多初创公司成批倒下。《财富》杂志说,近一个月至少 231 家初创公司宣布裁员,人数接近 2 万人。四月份的第二周,美国 660 万人首次申领失业金,其中硅谷所在的加州,就有超过 100 万人申请。

这就是疫情下的硅谷。有人就地卧倒,有人紧衣缩食,有人逆势扩张,也有强强联手。恐慌之外,人们也看到了硅谷极客们也在争先恐后地想方设法运用他们的技能、资源和创造力来应对病毒及其对公众健康和经济的影响。以下大洋彼岸科技业的一些故事。

Part 1. 共享经济,当头一棒

互联网公司总爱说自己如何用技术和数据改造行业,如何将规模优势转变成竞争优势,以达到一个低边际成本公司才可能实现的规模。这个故事共享经济创业家们大概讲得最溜。

但在 Uber 流血上市以及 WeWork 折戟 IPO 戳破了这些泡泡。而在如今这场衰退中,它们也遇到了更大的麻烦。

WeWork 的从天堂到地狱之路 图片来源:The Information

自打去年 IPO 失败后,共享办公公司 WeWork 的日子愈发艰难。WeWork 本质上就是个经营效率不怎么高的二房东公司。去年得到软银紧急支援后,WeWork 去年年底账上还有 44 亿美元现金。软银还承诺今年再给 30 亿美元。

然而如今软银和其 CEO 孙正义已经自顾不暇,他们在 WeWork 的头寸更是像烫手山芋。这个月初,软银宣布撤回之前答应的 30 亿美元注资,并表示不会再为 WeWork 兜底,被后者指责“违反了对 WeWork 少数股东,包括数百名前任和现任员工的信托义务”。

很多租 WeWork 办公室的公司本身规模也很小,现金流压力大。英国《金融时报》说,一些租户拒绝支付租金或要求终止按月租赁协议。尽管如此,WeWork 新管理团队还是预期 2021 年实现 EBITDA 转正。

开源是不可能的了,WeWork 这周告诉员工做好裁员准备。他们计划在 5 月底前敲定裁员名单,涉及 10%、大约 1000 名员工。此前,WeWork 已经裁了 2400 人。同时,他们自己也不打算付给地产商租金了。

一个说法是 WeWork 早在去年就开始努力降低租金成本,并将租赁转为管理协议。当时它们第三季度亏损超过 10 亿美元。如今,WeWork 正在请经纪公司重新谈房租合同,希望减租或将租赁协议转化为利润分成,以降低固定的月度支出。

同样陷入订单和收入大幅减少麻烦的还有 Uber。近期 Uber 打车订单骤降 70%,去年收入增长最快的外卖业务也因为餐厅关停而业绩下滑严重。与此同时,优步庞大的固定成本——也就是人员成本 —— 也在急剧消耗其现金流。

这家公司在经济繁荣时从未接近盈利,现在却面临着一个生死攸关的问题: 当大多数人都呆在家里的时候,它们和它们的司机如何才能生存下去?分析师们认为,纽约、旧金山、洛杉矶、巴黎……Uber 在每一个主要城市群的订单量和收入都会在 3 月份减少七八成。

雪上加霜的是,加州此前通过的一项新法律,令得Uber 可能需要为之前的订单,向司机支付更多的薪水。目前加州已经有超过 2500名 Uber 和 Lyft 司机向前雇主提出了工资索赔,声称他们至少被拖欠了6.3亿美元的工资。

这周,Uber 撤回了 2020 年业绩指引。此前他们预计今年至多实现 800 亿美元交易额、170 亿美元营收、14.5 亿美元 EBITDA。此外,Uber 在其他公司的持股也可能在今年减值,又是大约一笔 19 亿到 22 亿美元的大出血。

本来打算在今年 IPO的 Airbnb 要重新掂量规划了。Airbnb预订量从3月1日的每周约50万下降到月底的仅10万,下降了80%,预计在今年上半年将损失10亿美元。全年收入预期减半。

前阵子,Airbnb 以 11% 的年利率融资 10 亿美元,并且同意以 180 亿美元的估值向投资人配股。这一数字较其最近一轮 VC 的投后 310 亿美元估值折价 40%。

目前,Airbnb 已经暂停了几乎所有的市场营销开支,估计每年节省 8 亿美元。但它可能需要进行更大幅度的全面成本削减。Airbnb 此前高投入换业绩高增长。它在产品开发、设施和员工薪酬等固定成本上的支出,远高于 Booking 和 Expedia 等竞争对手,大概是 Booking 的 1.8 倍、Expedia 的 2 倍。

Airbnb 人均非广告支出是同行的两倍 图片来源:The Information

Airbnb 还没有说是否裁员,不过招聘暂时冻结,今年员工的奖金可能也没有了。

其实这些所谓“独角兽”的日子已经算不错的了。那些还在天使轮或者 A 轮的小公司,只能就地卧倒、听天由命了。就像红杉资本上个月早些时候警告其被投公司说的那样,要为重大变化和有限的发展做好准备。

Part 2. 硅谷巨头,喜忧参半

相比于这些新兴的独角兽,硅谷的老牌企业,看起来似乎更有面对疫情的底气。人们宅在家里,各种平台上的活跃用户都在增加,流量蹭蹭的蹿。

但这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像 Google、Facebook 是全球最大的数字广告主,越来越多公司降低了今年的广告投放,也令它们今年的增长蒙上阴影。

一些分析师预计,Google 将会在今年迎来成立以来首次年度收入下滑。有分析师说,Google 高达 40% 的收入来自于能够被疫情“精准打击”的行业,比如旅游、出行业。三月最后一周,Google 付费广告客户数量同比减少了 20%。

YouTube 原本是 Google 实现收入持续增长的新亮点。 毫无疑问,YouTube 和其他视频流媒体服务一样,属于疫情“利好”板块。但是随着视频广告投放率的下降,YouTube 的广告收入可能会下降。

Facebook的局面也好不到哪儿去。随着企业关门,失业人数增加,消费需求下降,广告主们都拉上了钱包的拉链。这对于去年一年广告收入近700亿美元、占总收入 98% 的 Facebook 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

虽然在疫情相对严重的国家,Facebook 上的发帖总量增加了50%,视频发帖量更是增加了一倍多。可这一切,并不能改变整个广告市场支出枯竭所带来的影响。

面这次广告业的偃旗息鼓,谁也不知道会持续多久。业内著名的调研机构 eMarketer将全球广告支出预估从 7120 亿美元下调至 6910 亿美元。Internet Advertising Bureau 最近对390位广告投放负责人进行的另一项调查显示,74% 的受访者认为此次疫情对广告行业的影响大于 2008 年金融危机时。而J.P.Morgan则预测今年在线广告支出同比降 1%。

即便面临增长压力,Facebook 和 Google 仍表现出一定的担当。像有 75% 中小企业客户的 Facebook,计划向 30 多个国家逾 3 万家小企业,提供 1亿美元的现金救助和广告额度,以帮助大家维持经营,度过难关。

Google则向其平台上的中小企业提供价值 3.4 亿美元的广告额度,并向世界卫生组织和许多政府机构提供 2.5 亿美元的广告额度拨款。另外, Google 将设立一个 2 亿美元的投资基金,为小企业提供贷款支持。

然而,尽管 Google 和 Facebook 今年前景可能看起来很黯淡,但其他数字广告玩家的前景却更加黯淡。像美国版的大众点评 —— Yelp —— 已经表示将裁员 2100 人。因为它们最主要的广告客户,餐馆、酒吧和其他本地业务都关门了。

基本可以确定的是,在这一切结束后,Google 和 Facebook 可能最终会处于更有利的地位。道理很简单,在经济不景气时期,广告商只会选择转化率最高的平台,所谓的精确投放。这个平台有最大的流量池、最多的用户、最广的地域。只有 Facebook、Google 是最安全的。

同样的,国内最安全的也就是那几家大互联网公司,阿里巴巴、腾讯、字节跳动、百度。

Netflix 和亚马逊相比之下乐观不少。《经济学人》说,疫情防控举措是流媒体的“天赐之物”。尽管听起来有点怪怪的,但近年来好些个事件都显示流媒体业务“受益于”大灾大难。

尼尔森分析了 2017 年飓风哈维(Hurricane Harvey)期间,德克萨斯州休斯顿的电视使用情况,以及 2016 年纽约遭遇严重暴风雪期间的电视使用情况,基本上灾情当天或者当周的电视观看数据,环比提高了约 50%。其中通过流媒体服务消费的内容量增加了 61% 。

今年也是类似的情况。服务商们也是抓紧时间推送全家欢类型或者爽爆片。Netflix 的股价已经在近期连续刷新历史新高。

三月最后两周以及四月第一周,美国地区访问 Netflix 新用户注册页的流量同比翻倍;与此同时,美国 2 月和 3 月份取消 Netflix 订阅的速度有所放缓。在意大利、印度和菲律宾等地,Netflix 手机和平板应用的使用率也大幅上升。

逼出来的宅经济。

机构 Similar Web 预计的 Netflix 每日活跃用户增长情况

不过也有人指出 Netflix 的潜在增长隐患是疫情如果长时间继续下去,其全球各地的原生剧拍摄可能会遇到问题。而原创剧一直是 Netflix 的护城河之一。

下周,亚马逊将告诉外界在这动荡的三个月内,它从电商、影视剧集、图书销售以及云计算业务中挣了多少钱。有分析师估计是 730 亿美元,同比增长 22%。

相当于每秒钟有 10000 美元流入亚马逊的户头。

不分昼夜。

这令亚马逊一度被看做是一家公用事业公司 —— 防御型、可靠型、不可或缺。它的股价在三月涨了 42%。股价创新高,也令其 CEO 贝索斯今年财富增长超过 200 亿美元,巩固了首富的位置。

疫情爆发以来,亚马逊一口气招了 10 万人。现在它还打算再招 7.5 万人。将使亚马逊的全球劳动力达到近100万,逼近沃尔玛的规模。

在华尔街分析师看来,亚马逊在疫情中的表现更令他们确信,这家公司已经在互联网几乎每个角落安装了收费亭,对“经过”的消费者收税。

Part 3. 减少技术的恶意

硅谷极客们在大流行病期间重拾喜欢解决问题的一面。科技公司、企业家和投资者都在争先恐后地想方设法运用他们的技能、资源和创造力来应对病毒及其对公众健康和经济的影响。

比如包括 Everlywell、 Carbon Health 和 Nurx 在内的许多医疗保健初创公司,都迅速转向开发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测试工具包。软件公司,比如办公通讯软件 Slack、冥想应用 Headspace 为直接参与抗议的人士提供免费服务。

硅谷最大的孵化器 Y Combinator 加快了对创业团队“选角”程序,以帮助一部分企业尽快拿到启动资金。像苹果、Google 则是联手改进各自的 iOS 和 Android,加入基于蓝牙的新冠病毒感染者追踪功能。

类似的合作和善意国内也能看到。平台型公司有的向中小客户提供政策倾斜,有的加大对此前疫情较重地区的战略投资和人才招募。齐心参与到这场与病毒的较量中。

参考资料:

1. As Amazon Rises, So Does the Opposition,纽约时报

2. Coronavirus brings out Silicon Valley's inner problem-solver,Axios

3. How Netflix usage changed in 14 countries in March,BI

4. Does Covid-19 Contact Tracing Pose a Privacy Risk? Wired

5. Airbnb Costs Under Microscope as Travel Shrinks,The Information

6. Layoffs Accelerate Across Silicon Valley Startups, The Information

(本公众号部分图片由图虫创意提供正版图片支持)

+1
1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远川科技评论特邀作者

投资视角聊科技 像素级别扒巨头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