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率”和“生产力”有时是肤浅的东西

神译局 · 2020-04-22
不必时刻绷紧”工作”的弦。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疫情教会了我们什么?对于本文作者来说,居家隔离的生活教会了他慢下来。“效率”有肤浅的一面,一味地对生产力的追求会让我们迷失自我。在全球都在面临不确定性的时候,不必因效率低下而焦虑,利用这个时间,多花些时间陪陪家人和朋友,多听听自己内心的声音。本文译自Medium,原标题为" Now Is Not the Time to Obsess About Productivity",希望对您有所启发。

图片来源:Photo by Austin Distel on Unsplash

因为疫情发展的原因,全球范围内开启了居家隔离模式。很多人认为这是一件坏事,使工作效率大大降低,但你可能有所不知,莎士比亚(Shakespeare)也是在疾病流行的隔离期间写的《李尔王》(King Lear)。近一个世纪后,艾萨克牛顿(Isaac Newton)也是在隔离期间发展了微积分。

有个工作日晚上的11点钟,我开始发送电子邮件。全国各地的人们都开始居家办公,减少外出,我却还在焦虑地做着自己的苦差事。然后,妈妈发来短信告诉我妹妹生病了。我没写完那封邮件。突然间,我觉得“效率”变得非常肤浅。那一刻以及从那以后的每一刻,我唯一想做的事就是——慢下来。

虽然不应该,但确实是一场全球性的流行病把我从狭隘的视野中拉了出来。由于对提高效率的狂热已经渗透到我们的文化结构中,冠状病毒的传播伴随着关于如何“优化”居家工作或利用这段时间提升自我的推特和文章,就不足为奇了。他们说,现在是时候重新开始生活了,终于可以着手所有未完成的项目了,比如做食谱、启动副业还有健身计划等。

对于我们之中的一些人,处理各种各样的项目可以提供一种结构感,在这个不确定的时期,我们可能需要这种结构感来保持清醒。但现在不是给自己施加压力完成那些提升自己的任务的时候,趁现在喘口气休息一下吧。

慢下来可能会让人暂时感到不适。这正是它必要的原因。

追求生产力并不是总是好的

《我们需要对话:如何进行有意义的对话》(We Need to Talk: How to Have Conversations That Matter)和《无为之道:如何逃离过度工作、过犹不及和不和谐的生活状态》(Do Nothing: How to Break Away From Overworking, Overdoing, and Underliving)的作者塞莱斯特·黑德利(Celeste Headlee)说,我们总是本能地想做更多事情,这种本能有一部分可以追溯到工业革命时期。“这种对工作固有价值的信念,是工作使你变得更好,是工作让你实现自身的价值,这种观念随着每一代人的成长越来越强烈,直到变成我们现在这样,”她告诉我。“人们不工作就会感到内疚,这太糟糕了。”甚至,很明显,在全球健康受到威胁的危机关头仍然这样。

当我们一味追求生产力时,当它被视为一种绝对的美德时,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在不确定的时期,无论是经济还是其他方面,我们都会有加倍努力的冲动。我们认为生产力能拯救我们,如果我们做的更多、追求更多、成为更多,我们会变得有价值。按照逻辑,我们就会是更安全的。

同样,很容易看出这种严重误导人们的想法的根源。美国超过一半的工作岗位都受到新冠肺炎的威胁,这意味着数百万人会在这场疫情导致的经济衰退中失去工作。这与你的个人表现完全无关。经济并不关心你如何优化你的时间。努力工作获得的控制感并不会带来你想要的东西。

生产力不等于有效

当然,对照顾病人的医生和护士、每一波恐慌性消费之后补充厕纸的零售店收银员等很多人来说,生产力是有效的。而对最近失业的人来说,这则是一种奢侈品。对于其他人:此时此刻,拒绝它是你能为自己做的最好的事情之一。

图片来源:Photo by Dan Gold on Unsplash

“现在,你比以往更需要休息,”黑德利说。“如果你想要免疫系统保持稳定,你需要休息。持续处在紧张和焦虑的状态下,你的大脑和身体就会没有时间恢复,这非常危险。”

是的,休息有时候很无聊,尤其是被困在家里不知道要多久的时候。这很正常,甚至是一件好事。黑德利说:“我们把无聊感排除在生活之外。”但是无聊不仅仅是效率的缺失,这种感觉有自己的内在价值。它会让你产生新想法,有时候仅仅是想起给老朋友打个电话这样简单的事情。

如果你需要更多的刺激,工作不是唯一的选择。“你需要找到一些爱好,”黑德利说,意思是你去做这些事,不是由于它能教给你什么东西,也不是因为它能让你的事业更进一步,纯粹是因为它们带来的乐趣。快乐也是滋养心灵的一种方式。

生产力不是万能药

很难不去听从黑德利的建议。即使几天之前抽空烤了一堆曲奇饼干都让我感到内疚,好像我被一件无聊的小奢侈品偷走了时间。这个世界一片混乱,我怎么能不随之而动呢?

“我们会有如此多的困惑、焦虑和被压抑的情绪,以至于把忙碌当作荣誉勋章,总是在寻找可衡量的指标,来证明我们是一个朝着奇怪方向发展的超高产社会。”布丽吉德·舒尔特(Brigid Schulte)说,她是新美国美好生活实验室(New America’s Better Life Lab)主任,也是《不堪重负:当没人有时间来工作、相爱以及玩乐》(Overwhelmed: Work, Love, and Play When No One Has the Time)的作者。

但是与其疏导紧张的情绪,舒尔特告诉我,不如让它消散,哪怕只是一点点。“或许我们现在需要做的只是拿出点时间感受一下现在的境况有多奇怪,”舒尔特说,我们需要暂停一下,才能意识到,我们忙碌的很大一部分,也是因为害怕看到不好的消息,我们的生命太短暂了。”

她的话引起了我的共鸣。我们的生产力文化很大程度是建立在恐惧之上的。我们害怕失去工作,害怕停滞太久,因为害怕所以不能认识到自己其实并不快乐,害怕一旦停下来就再也不能开始。

“带着这些恐惧和疑惑坐下来,”舒尔特说。“然后认识到这些未知是一种活着的状态,而我们总是试图通过忙碌来控制或避免它们。”在某些方面,现在的世界是全新的:突然间,一切都不确定了。另一些方面,这个世界仍然是原来的世界:从来没什么是确定的。

在不确定的时候,把工作放到一边,多陪陪朋友和家人,多关注一下自我需求,多注意自己的感觉,而不是效率和产出。记住,自己是个真真实实的人。

译者:Jane

推荐阅读:读过的东西,如何才能记住更多?


+1
2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中国联通一季度手机上网总流量达87323亿MB,环比下降0.35%。

2020-04-2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