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位华语电影摄影师

一起拍电影 · 2020-04-17
你中意哪一款?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一起拍电影”(ID:yiqipaidianying),作者:念北,36氪经授权发布。

从今天开始,拍sir将陆续为大家带来电影幕后系列。

都说电影是一门综合的视觉艺术,除了导演之外,需要摄影、美术、剪辑、服装、音乐等各部门的默契配合。在这其中,摄影无疑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事实上,一部电影,尤其是大体量的商业电影,从摄影场务、跟机员、助理摄影、焦点员,到掌机摄影师,再到摄影指导,组成了一个庞大且分工明确的摄影部门,正是这群人的艺术创作与技术把控,为守在大银幕前的观众带来了风格各异的光影盛宴。

只是,比起导演,大多数摄影师都还是默默无闻的存在。但其实,我们有凭借《卧虎藏龙》获得过奥斯卡最佳摄影奖的鲍德熹,凭借《花样年华》获得戛纳技术大奖的摄影师杜可风、李屏宾,有因《推拿》获得柏林最佳艺术贡献奖的曾剑,还有更多如赵小丁、曹郁、董劲松、赵非、余力为等在行业内备受尊崇的摄影师们。
在此,我们选取了华语电影背后的100位摄影师,这其中有如黄岳泰这样的香港摄影界的泰斗级人物,也有近年来凭借各类青年导演作品而逐渐崭露头角的新锐摄影师。由这100位摄影师掌机的电影作品或是在票房上取得过不错的成绩,或是在口碑上得到大众认可,分析这群摄影师的背后,也可窥见一些电影摄影这个行业的讲究。
备注:
1、表中摄影师按姓氏首字母排列;
2、摄影师名单根据豆瓣评分top100和国产电影票房top150所得,且参与摄影的电影作品在三部以上;
3、张艺谋、顾长卫、侯咏、吕乐、刘伟强、林国华、马楚成等如今以导演身份更被观众熟知的不计算在内;
4、资料参考豆瓣、猫眼专业版。

学院派or 红裤子摄影师普遍女性少、年纪大

从上表不难发现,电影摄影师有两个显著的特点,一是雄性荷尔蒙旺盛,在这100位摄影师中,余静萍(代表作《少年的你》)是唯一一位女性摄影师;二是年纪偏大,比起国内有一些85后、甚至90后的青年导演开始初露锋芒,如今行业内摄影师的中坚力量,则大多是70后或是部分80后,而像一些可以被称之为“前辈级”“大师级”的摄影师则多是五六十年代生人。

之所以有此现象,抛去有可能的性别争议,这和摄影师所需要的体能、技能和资历有关。在片场,若是影片需要,摄影师需要手持或肩抗笨重的机器,坚持工作十来个小时甚至更久。生理构造的不同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女性相对处于弱势地位,也就成了如今行业内很少有女性摄影师的现状。

▲摄影师余静萍

而大多数电影摄影师,都是体能和意志的绝佳者。比如黄岳泰(代表作《画皮》),从小学过武术,练过洪拳;赵小丁(代表作《影》)在考取北电摄影系之前,曾经当过一段时间的运动员。这些经历无疑为他们担任摄影师提供了更多的外在优势。

此外,比起导演,摄影师是更需要“熬资历”的工种。鲍德熹曾经说过,“好莱坞可以让一个从来没有导演经验的人来当导演,可是从来不会让一个没有摄影经验的人来操控摄影工作。”

就像我们常常会在一部电影的片头看到摄影指导的名字,这是行业里摄影师范围内所能达到的最高职位。一般来说,从场务到助理摄影师,再到掌机,直至摄影指导,需要花费数年甚至十几年的时间。

▲摄影师鲍德熹

比如香港有两个摄影师,黎耀辉和何宝荣,是的,就是王家卫导演的《春光乍泄》中哥哥和梁朝伟的角色名,任性的王家卫当年就是“征用”了剧组两位助理摄影师的名字,经过十几年的历练,当年的助理黎耀辉已熬成了摄影指导。

像这样的“成长”比比皆是。尤其是对于早期香港电影的摄影师而言,他们其中有很多都是从片场成长起来的“红裤子”,即没有经过专业的系统院校学习,而是通过传统的“师徒制”,学习摄影技术,并一代代传承。

前文提到的黄岳泰就是香港摄影圈的泰斗级人物,导演文隽曾说过“香港现在一半以上的摄影师都是黄岳泰的徒子徒孙”。此话不假。搭上北上潮流,后来担任《战狼》系列摄影指导的敖志君就是其众多弟子之一,而他自己则是刘伟强的师傅。在执导古惑仔系列电影声名鹊起之前,刘伟强是一名摄影师,由敖志君带入行,后来参与拍摄了《旺角卡门》《重庆森林》等电影。

▲敖志君和吴京在片场

像陈志英(代表作《绝地逃亡》)也曾担任马楚成和黄岳泰的助理,一步一步从底层做起;参与拍摄《地球最后的夜晚》等电影的摄影师姚宏易,最早也是在台湾资深摄影师陈怀恩的介绍下加入了《好男好女》的团队,从摄影二助干起,慢慢跟着侯孝贤的幕后制作团队成长。

当然,除此之外,也有很多摄影师属于“学院派”。比如内地的一些摄影师,大多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亦或是在此进修过,而像鲍德熹、余力为、陈丹等摄影师则有海外留学的经历。
即便如此,“学院派”出身的他们也得经过片场的历练,很少有一进组就能掌机的摄影师。比如余力为,当年从比利时国立电影学院毕业后,正值香港电影低潮期,大概只有王晶的三级片能够赚钱,因此他也跟了一两部戏,担任摄影助理,后来自己也拍了电影,直到遇到贾樟柯,彼此气味相投,开启了延续至今的合作。

▲余力为和贾樟柯在片场

总而言之,摄影并不是一项轻松的活儿,而要成为一名优秀的电影摄影师,必定需要时间和经验的双重积累,也需要各方面审美能力的综合,而不仅仅是掌握一门摄影技术。

风格的争议 摄影师和导演的合作和较量

那么,如何才能成为一名能让人记得住的摄影师呢?

这背后可能是有关于摄影“风格”有否的争议,以及与导演合作之间所能产生的火花。

可以看到,经过多年的合作,在业界已经产生了一些导演和摄影师合作的黄金搭档。尤其是一些作者性强的电影导演,背后往往有一个心意相通的强有力的摄影指导,与其并肩作战。

就像提起王家卫,大多数人可能就会联想到其曾经的御用摄影师杜可风,他们一起合作了《阿飞正传》《东邪西毒》《重庆森林》《春光乍泄》《花样年华》等电影,共同创造了一个独属于“王家卫式”的电影风格宇宙,就连法国影评界都曾赞誉王家卫和杜可风是开创了现代中国电影视觉与语法的大师。

▲《春光乍泄》剧照

值得一提的是,杜可风是澳大利亚人,但却深爱中国文化,自称是“得了皮肤病的中国人”,并常年活跃于两岸三地,为华语电影贡献了不少经典之作;与此相类似的还有包轩鸣(代表作《风中有朵雨做的云》)、陆一帆(代表作《两只老虎》)等在华工作的国外摄影师。

此外,像侯孝贤和李屏宾(合作作品《海上花》等),蔡明亮和廖本榕(合作作品《青少年哪吒》等),姜文和赵非(合作作品《让子弹飞》等),娄烨和曾剑(合作作品《推拿》等),刁亦男和董劲松(合作作品《南方车站的聚会》等),贾樟柯和余力为(合作作品《小武》等),张艺谋和赵小丁(合作作品《影》等),李安早期的家庭三部曲《推手》《喜宴》《饮食男女》,也都是和其在纽约大学的师弟林良忠合作的。

▲《推拿》剧照

这些摄影师和导演之间的默契合作,极大地丰富了华语电影的视听语言表现力。而如今,一些青年导演,即便还算不上有御用摄影师,但与其合作的摄影师大多也是相熟的搭档。比如杜杰和陈思诚合作了《唐人街探案》系列;何山和忻钰坤合作了《暴裂无声》《心迷宫》两部电影;余静萍也和曾国祥合作了两部代表作《七月与安生》《少年的你》。

究其原因,摄影师能和导演组成合作多年的相对固定的制作班底,可能在于这样能有效降低沟通成本。如同他们在采访中或多或少都曾提到过,作为摄影师,必然需要了解导演的所思所想,运用色彩、光线、运动、构图等元素来创造镜头语言。

事实上,在每一部电影开拍前,导演和摄影师等人都需要共同商讨以确定影片的整体风格,且在前期进行各种试片。在这个时候,若是此前有过愉快合作而形成的默契以及日常相处的脾性相知,必然会更有效地进入到电影的筹备以及之后的拍摄之中。

▲《刺客聂隐娘》剧照

同时,摄影师和导演也会因此而产生足够的信任感。毕竟在正式拍摄过程中,总会遇到各种技术难题,如赵小丁此前在采访中所说,“新的摄影师肯定可以带给导演更多的新鲜感,但是导演会综合考虑这个新鲜感是不是能抵消在技术层面的安全感。”相类似的,李屏宾也曾提到过,侯孝贤在片场就负责想,“不怕给他丢难题,因为知道他一定会解决”。

久而久之,伴随着和导演多年的合作,一些摄影师们或多或少被观众记住了,但也因此难免会在观众心中形成一些“标签化”的认识。

但其实,大多数摄影师都不希望被定型。黄岳泰就说过,自己的摄影没有风格,“能够拍摄不同的题材,应该是摄影师具备的能力,不能把自己定型在某一个类型里,因为定型之后很难翻身。”

廖本榕对此的说法则是“摄影一如水,导演犹如一口缸子,摄影师要是柔软可变的,去适应各种不同的形状,因片而异,塑造出独特的型与格调。”

▲《郊游》剧照

事实上,从更宽广的时间维度和作品维度来看,即便是以上被称为各导演御用的摄影师们,其实也都和其他导演合作过,拍摄过不同题材的影片,比如曾剑就担任过喜剧片《一出好戏》、青春片《万物生长》的摄影指导;杜可风也有《中国合伙人》等其他作品。

而像鲍德熹的作品序列中,即有早期摄影犹如油画效果的《神雕侠侣》,也有具有山水画意蕴的《卧虎藏龙》,还有未上映的《紧急救援》,类型跨度可见一斑;曹郁也有拍摄过《南京!南京!》《妖猫传》这样完全呈现出不同视觉效果的电影。

电影摄影师和导演,也正是因为互相之间合作的关系,呈现出一种近乎暧昧的相爱相杀的关系。如同曹郁所描述,他和导演,就像电影的两个情人或者情敌,“他们都很爱电影,每个人都想表现出自己最好的那个面,但又有一种竞争的微妙关系。”

▲《妖猫传》剧照

不过,有一点,摄影师们大多都有“自知之明”,毕竟在电影的艺术创作过程中,摄影师始终是辅助导演的存在,而两者只有互相发挥所长,才能合力创造出佳作。

摄影师的自我追求摄影指导or 当导演

电影摄影师的自我追求,或者说职业目标是做什么?

可能千人千面,有千种回答。不过,如前文所述,按照价值观,单论在摄影师范畴内,他们能够达到的职业最高成就是成为一名摄影指导。

摄影指导一词,由英文Director of Photography直接翻译而来,其代表的是一个摄影部门的导演,在片场主要统管机器组、灯光组、重型移动机械组。很多时候,摄影指导并不需要亲自掌机,但在不少电影里,摄影指导同时也会担任掌机摄影师,具体情况主要视影片而论。

▲《摆渡人》海报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这是身处剧组基层,从场务小工、小助理开始默默耕耘的摄影师们所心心念念的奋斗目标,毕竟能力的成熟和认可需要时间的磨炼。但在如今,或许是由于电影市场曾经的极速扩张,人心浮躁,很多年轻的摄影师并不具备过硬的专业能力。

鲍德熹就曾发文批评过这种现象,“一个才干了一、两年的机器小工,转眼成了摄影助理,摄影助理转眼成了掌机,掌机转眼成了摄影,摄影转眼成了导演……依靠这些不专业的人,如何拍出好电影?”

想来,对于一名有追求的电影摄影师而言,耐得住辛劳,懂得修炼自我技艺,懂得虚心学习,不仅仅是对掌机的这一部电影负责,也是对更大范围内的华语电影生态负责。

而那些已经成了摄影指导,有作品傍身,小有名气的摄影师们,肩上也自觉担着更多的责任。

不难发现,现在有很多青年导演的作品,即便是处女作,大多也能请来一些大咖摄影师担任摄影指导。比如李屏宾就曾为刘若英的处女作《后来的我们》,杨超的《长江图》担任摄影指导和摄影师;林良忠也为滕丛丛的处女作《送我上青云》,周申、刘露的处女作《驴得水》分别担任了摄影指导。

▲《送我上青云》海报

除却人情往来,需要实力团队背书等外在的客观原因,这也是很多摄影师的自我主观选择。一方面,这是他们对自我技艺训练的要求。余力为曾在采访中坦言,“和年轻导演合作能找到自己年轻时候的东西。”

另一方面,作为行业内的“老人”,这些资深摄影师能为年轻导演保驾护航。如同离开了王家卫的杜可风所言,“很荣幸我可以和一些年轻人合作,用我的名字,用我所谓的经验,去帮助一些年轻导演拍电影。”

当然了,也有很多的摄影师选择了跨界当导演。毕竟,同在一个行业内,摄影和导演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摄而优则导,也算是人才的自然流动。早期的张艺谋、顾长卫等人就是从摄影师转行成导演的典型。只是,在这其中,自然也有一些可能不太成功的例子。

不过,退一步讲,即使他们导演的作品水准不一,退回到摄影师的岗位上,依然能够发光发热。因此,不管成绩如何,在业内还是会有很多后来者想尝试导演的角色,包括电视剧、网剧导演。

▲《太平轮》海报

比如,担任过《太平轮》摄影指导的杨振宇,有一部待播的导演电视剧《斗罗大陆》;担任过《李茶的姑妈》等多部电影摄影指导的李炳强,也转行当起了导演,和张一白、韩琰联合执导了《风犬少年的天空》。

总而言之,对于电影摄影师而言,不管是在摄影的道路上走到底,还是跨界当导演,都只是一种职业选择。而无论是何种身份,做好当时当刻的本职工作,创造出好的作品,才是对自己、对观众最好的交代。

在此,拍sir也罗列了25部以上电影摄影师们或担任导演,或担任摄影的待映(播)作品。在眼下的特殊时期,总有些美好值得我们期盼。

+1
1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念念

万物生长

微信

下一篇

讲清楚「焦虑」的底层原理。

2020-04-1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