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的陌生人社交产品,不再害怕互加微信

刺猬公社 · 2020-04-17
春天是社交的季节。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36氪经授权发布。

作者 | 园长 

编辑 | 石灿 

既然用户之间互加微信不可避免,陌生人社交产品更要作出差异化,提供大众化社交产品没有的场景和服务。

2019年年底、2020年年初,陌生人社交赛道迎来了一次集体爆发——腾讯复活了朋友网,新推出了猫呼、轻聊,阿里则推出了图钉百度上线了听筒……光是BAT亲自下场打造的陌生人社交产品就有不少。

尽管其中有不少是内部赛马型产品,相当一部分注定要被淘汰,但也足见这条赛道的热闹程度,以及互联网行业对陌生人社交的看好。

在BAT之外,陌生人社交产品千帆竞发的格局中,也有其他跑马者的影子——美图公司推出了HiLIght,快手推出了带有美颜视频社交功能的产品“一甜面聊”,抖音开始内测陌生人随机匹配视频聊天功能,即刻则连发两款产品,一个叫Comeet,另一个叫橙。

HiLight和Comeet的用户界面对比

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不少产品的发布节奏,当一切开始逐渐回归正常时,时间已经到了2020年的4月。但这个春天的陌生人产品浪潮,和4个月前相比有了许多不一样。特别是HiLIght、Comeet和橙,给整条赛道都带来了新的风向。

从形式上看,2019年底、2020年初的那一批产品,大部分都有共同的原型,比如腾讯复活的朋友网身上有Ins的身影。

不论界面还是交互方式,这些产品都是为展示以图片为主的内容服务。在陌生人社交属性之外,它们也有很强的内容社区特征。

在这些产品中,用户在内容上的需求,大于结识陌生人的需求,用户行为模式也更接近微博、Ins。当这些产品以陌生人社交的面貌出现,内容社区也是他们的核心元素。

“朋友”App 界面 可以发现杂糅了很多产品的功能

但他们又和微博、绿洲、Ins等社交功能较为初级的产品不同,用户之间不仅是简单的互相关注,产品中还深入布置了用户聊天和陌生人匹配功能,用户交流的流程更为通畅。在当时,这种陌生人社交+Ins式短内容社区的玩法,一度成了大多数产品的主流模式。

最近出现的这批陌生人社交产品,则在陌生人社交的方向上更为纯粹。比如HiLIght、Comeet,他们的产品中也有发布图片、文字的功能,但作用仅限于展现用户的自我介绍,增进其他用户的了解,为下一步沟通做准备。这些产品最主要的功能,基本都是通过“左右滑”的交互方式,让用户建立联系。

如果要判断一款“社交产品”中的内容是服务于社交,还是社交与内容地位相当时,有这样一个判断标准:观察用户是否需要经常性地更新内容。

在2019年底、2020年初发布的那一批“类Ins”产品中,用户就需要及时更新内容,像发微博或者Ins一样;但在HiLIght、Comeet等产品中,用户只需在注册时更新一次,进行基本的自我展示就够了。

最近在社交上“纯度”更高的这批陌生人社交产品,也有一个共通的原型,那就是来自美国的陌生人约会社交产品Bumble。

Bumble界面截图,在国内也可以使用 

Bumble不是一个新产品,它推出于2014年12月,到目前为止依然在北美市场维持一定活跃度。根据分析公司App Annie2017的数据,Bumble是美国下载量第三高的陌生人约会产品(排第一的是Tinder,探探的原型)。

与国内不少热度只能持续几个月甚至更短的陌生人社交产品相比,活跃了六年多的Bumble堪称老而弥坚。

Bumble的成功,一方面有它坚持“女性主动选择”原则,充分保护女性安全的原因,另一方面则是它对内容和社交在分寸上的准确拿捏:它能向陌生用户展示比简单“左右滑”的Tinder更丰富的内容,但内容没有多到需要经常更新的程度,在Tinder和Ins中间做出了差异化。Bumble的反例是,2019年末、2020年初国内那批试图糅合Tinder和Ins的产品,仅仅过去几个月就水花全无了。

这次,HiLIght、Comeet等产品,都在Bumble的模式上进行了各有特色的改进,让内容为社交服务。另外的一个重大变化是,这些产品看起来不再害怕用户之间互加微信了。

在过去,用户互加微信堪称陌生人社交产品的噩梦,这意味着一款新社交产品相当一部分用户直接流向微信。为了迎合用户的微信习惯,Soul、Uki等主打兴趣、“灵魂“社交的产品,还会专门开发一些App内的独有功能,提供微信、QQ等大众社交通讯工具没有的服务,试图把用户留在产品中。

有些产品采用更“慢热”的模式,想让用户从陌生人到熟人的转化速度变慢一点,让“相识”的这段时间尽可能拉长,以提升用户留在产品中的时间。

但在陌生人社交产品中阻止用户互加微信,几乎不可能。当人们从陌生人变成熟人之后,势必需要一个更加“日常”的产品进行交流。

腾讯科技旗下的公众号“产品猎人”曾联合PMCAFF互联网产品社区的十几位产品经理,讨论“陌生人社交产品如何阻击用户互加微信”这一命题。他们得出的第一条结论就是,“弱社交关系转化为强社交关系后,’互加微信‘几乎是一个无法破局的命题。”

但这些产品经理还有另外一个结论,那就是“向用户提供脱离自身产品后就无法连接的场景,则是陌生人社交产品的壁垒。”

既然避免不了用户互加微信,那就应该思考陌生人社交产品应该如何为用户提供“不可替代”的社交场景。

即刻出品的Comeet,可以被看做这批陌生人社交产品的代表。在它的名字中,我们就不难看出这款产品所提供的服务是什么:Comeet,等于Come + Meet ,字面意思是“来,约会”,意味着它是一款致力于促成聚会的社交产品。

Comeet的组局页面,只有匹配成功后才会出现

在Comeet中,用户可以在更新认证资料后,借助“无感”和“喜欢”寻找感兴趣的人。这款产品也会展示用户感兴趣的聚会活动,最终见面方式是“组局”,目前有两人局和四人局可供选择。

Comeet也有对话功能,但只是一个供用户简单交流的工具,而不是靠私聊把用户黏在产品中。它并不排斥用户在相识之后互加微信,反而鼓励用户尽快到线下熟识起来。所谓的“内部闭环”不再是产品的终极目的,它想要的是提供约会前“结识陌生人”这一场景,在这里做出不可替代的独特性和差异化。

专门做约会、聚会类服务的产品,在国内还不多见。因此,Comeet也可以看做即刻的一场“聚会社交”试验。即刻的“面即文化”由来已久,即友聚会也是即刻的一大传统,特别是在下架期间,即刻在全国各大城市都招募了“城市合伙人”,一批忠实的即友组织了不少高质量聚会。“线下基因”浓厚的即刻,也在2020年春天推出了这款即刻味很浓的“线下聚会撮合”产品。

Comeet的组局模式,目前还只有四种

这种模式能否如Bumble一般成功,在国内还是个未知数。可以观察到的是,Comeet也围绕着线下聚会,正在进行着很多本地化的适时调整。比如,目前Comeet最大组局规模限定为4人,也很符合防疫期间“不聚集”的倡导。

以Comeet为代表的这批陌生人社交产品,让人们看到了不再追求阻止用户互加微信、寻求更精细化的场景服务的行业趋势,他们本身更是表明了这样一个事实:陌生人社交永不眠。

即使2020年年初,已经有过陌生人社交产品的一轮碰撞,即使疫情的影响打乱了一部分互联网产品的发布节奏,陌生人社交这条赛道上,也随时都会迎来产品的集体爆发。2020年,陌生人社交的故事,还将热热闹闹地继续下去。

+1
14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低价却不热卖的尴尬与无奈。

2020-04-1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