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不赚钱,为何没朋友?

判官2020-04-17
道义放两旁,把利字摆中间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判官老司机”(ID:panguansays),作者:判官老司机,36氪经授权发布。

去年有段时期,媒体热衷于讨论职场中年危机,带出一个灵魂拷问:如果由于经济下行或中年危机而失业,你是去送外卖,还是开网约车?以市场份额而论,这问题约等于,你是跑美团,还是跑滴滴?

一语成谶。今年疫情来袭,多家媒体报道健身行业困境时提到,健身教练们收入停摆,不得不去送外卖。

考虑到开滴滴需要考取网约车驾驶证,而送外卖只需要健康证,骑电动车的门槛也比开汽车低很多,所以美团们确实成了个人收入坠落的防护网。

而同样受到疫情重创的餐饮企业们却开心不起来。美团为餐饮行业的堂食收入坠落提供了外卖防护网,但代价却很大,以至于多省餐饮行业协会公开对美团提出抗议,指责其在疫情期间佣金不降反升,加重了行业负担。

而美团三月底刚发表了2019年业绩公告宣布盈利,又不得不站出来辩解称自己赚的很少,“2019年四季度外卖平均每单利润不到两毛钱”,言下之意就是,挣的都是辛苦钱,美团并不比餐饮商户潇洒。

平台方和供应方都号称自己不挣钱甚至亏钱,而用户方也并不念及平台方的好处,只要涨价或补贴取消就骂声一片,这种场景似曾相识。没错,这就是隔壁滴滴多年来的处境。

没有哪家企业是真的不赚钱只为交个朋友,更何况已经上市的美团。但是,美团既然没怎么赚钱,为何还是交不到朋友?

财务角度的分析,很多媒体已经做过了,相比起业务体量,美团确实挣得不多。我们不妨从商业模式角度,来看看为何会出现这种局面。

严重依赖人力

车是需要人来驾驶的,饭是需要人来做的,而外卖也不会自己长腿跑到客户身边。随着人口红利的消退以及一二线城市生活成本的提高,人力成本在可见的未来,会持续攀升。

更要命的是,这三个行业的人力资源杠杆效应差,复利效应差。

比起游戏、短视频、电商之类“少数人的生产和运营可以服务于多数人消费”的行业,出行、餐饮和外卖业务从业者,单位时间内可服务客户的数量很少。

并且,这种依赖于人力时间的成本,是随着业务持续发生的,并不像程序和内容一样,生产完成之后就自动运转起来。出行、餐饮、外卖行业,今天产生的人力成本,明天还会继续产生,甚至在业务下滑的时候,依然持续产生。

为何美团和滴滴都在搞无人驾驶,就是希望打破这种人力成本的限制,成为真正的科技企业。可惜,这个目标的实现,至少需要十年。

存在客单价锁定的博弈场景

你愿意为一次出行、一顿饭花多少钱?

打一次车三五十块,点一次外卖二三十块,是普通人尚可接受的范围。超过这个价格区间,大量用户会选择替代方案,比如公共交通,自己做饭。

在给定的客单价内,平台方和供应方需要在利润上寻求平衡点。可惜的是,没人会嫌自己挣得多,尤其是在疫情期间,出行、外卖需求大幅度下降的情况下,供应方被固定成本搞得苦不堪言,回头一看平台佣金居然不降反升,肯定是要掀桌子骂街的。

总之,平台方和供应方相拥掉进了低价低利润的泥坑,且用户丝毫不会体谅你们的处境。

用户增量和业务增量到了天花板

既然客单价锁定,把业务盘子做大如何?

前边说了,疫情和收入下滑会导致需求紧缩。即使没有疫情和收入问题,在美团和滴滴多年借助资本补贴清场的过程中,所有能挖掘的用户和需求,基本都被开发完了。

此外,餐饮和出行虽然高频,但数量也很明确。吃饭一天三顿加个宵夜就是极限,通勤出行一天四次也是极限,这还是理论上的极限消费次数,在实际场景中很难达到。

除此之外,供应方的门槛也在提升。随着2016年网约车新政出台,一二线城市网约车供应门槛明确建立。而餐饮行业在租金上涨、行政许可审批收紧的背景下,早已不再性感。供需双方的数量如此,平台业务规模做大,从何谈起?

平台倒逼行业变化,强化负面口碑

一方面,出行、餐饮、外卖以城市为单位开展,导致业务没有真正的网络效应作为护城河,众多本地平台始终有机会出现。车企和出租车企业进军网约车,品牌餐饮连锁企业自建配送网络,以及众包甚至快递企业进军外卖市场,都是这种情况的表现。

另一方面,平台分食利润导致供应端急速劣化,最后用户体验劣化。

出行领域为何屡屡爆出安全事故,一方面是行业本身风险特点,另一方面是平台佣金带来的低利润,导致相对高素质从业者被挤出。

而外卖越来越难吃,也是低客单价高佣金带来的必然结果——工业化食品生产。中央厨房加快餐式加工,新手掌勺+大批量制作,在供应端无限逼近“机器替代人”来降低成本,保障利润。

最后带来的结果就是,平台和供应方苟活,用户骂街,低毛利状况无法突破,直至无人驾驶无人送货、餐饮机器人之类技术换代。

企业可能面临的一切质疑中,最致命的质疑就是:企业生存所依赖的商业模式不成立,或者商业模式在现有的业务规模下不成立,需要放大或者缩小。一旦业务规模放大无望,缩小更无法接受,则企业陷入两难境地。

美团外卖业务所依赖的线下服务业已然深陷困境,且被指为趁乱往骆驼背上添稻草的无耻小人,就是商业模式先天缺陷的一个实例。

至于这个锅是否应该由美团来背,除了美团自己,又有谁真的在意呢?

判官:资深产品经理,著有《产品觉醒》一书

+1
5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我身边一些做公会的朋友都从斗鱼和映客迁移到抖音了。”

2020-04-1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