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报复性消费不会来了?你去婚姻登记处看看

天下网商 · 2020-04-15
疫情后最火的,不是网红餐厅,而是这里。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天下网商”(ID:txws_txws),36氪经授权发布。

作者 | 李丹超,

编辑 | 陈晨

4月11日,苏州虎丘婚纱城,寇伊少女婚纱礼服馆恢复营业的第4个星期六,老板叶苏乐忙疯了。

从早上9点第一波客人进店,直到下午6点市场关门,叶苏乐和3名店员接待了近百对准新人,“真的很疯狂,一天下来脸被闷得受不了,换了4个口罩。”

网络上有这样的调侃,疫情后最火的,不是网红餐厅,而是婚姻登记处。不过,这个调侃确实有数据佐证:4月8日,武汉解封第一天,共有171对新人领证结婚;天猫上,近一个月的钻石销量同比增长82%;1688上,来采购“苏州婚纱”的全国买家数环比增长了3倍。

或许在这轮集体结婚潮过后,我们会迎来集中的怀孕潮、生娃潮、上学潮,母婴用品也将接棒婚庆周边成为下一个经济热点。

就像那个段子说的,多年以后孩子问爸爸:“为什么我们班里同学都是同年同月生日?”爸爸看向远方,点支烟深沉地说:“那得从一只蝙蝠说起……”

婚纱店老板的周末:客流暴涨3倍一天换4个口罩

23岁的叶苏乐,是婚纱二代。虽然自己做婚纱生意时间不长,但从小跟在父母身边,也算见识过大场面,不过,婚纱城近一个月的“名场面”他确实没见过。

叶苏乐的婚纱店在3月16日恢复了营业,5天后,他迎来了复工后的第一个周末。上午9点,大批男男女女冲进婚纱城,挑婚纱、试婚纱、砍价、订尺寸……店里4个人忙得晕头转向。

“大家都像在家里闷坏了一样,婚纱城一发开业通知,扎堆就来了。”唯一的男劳力叶苏乐负责收银、理货、搬货等后勤工作,他原本以为,疫情还没结束,店就算开了也不怎么会有人来,但他错了:没有什么能阻挡两个要结婚的人。那天,婚纱城的客流相比一般周末涨了3倍,看店的每个人一天换了4个口罩。

虎丘婚纱城(资料图)

新冠疫情,让国内婚礼市场沉寂了近两个月。这场寂静同样席卷了苏州虎丘,曾经流转着全国70%婚纱交易、贸易往来于30多个国家的中国最大婚纱产销基地,在经历漫长的等待后,终于苏醒。

很多来店的情侣让叶苏乐印象深刻。

一对情侣原定大年初六办婚礼,因为疫情尚未结束、女孩怀孕最后决定不办了。女孩来电话说要退了订好的婚纱,男孩私下又让叶苏乐做好寄过去。当时女孩嫌弃自己手臂粗,叶苏乐推荐了一款一字肩婚纱,男孩觉得好看,说“没能给她一个婚礼,但婚纱是每个女孩的梦,一定要有的。”

“童话中,公主就是穿着美丽的蓬蓬裙。每个女孩都有一个公主梦,梦想有一个守护她的王子。”

一个女孩曾腿部受伤危及生命,同行的男孩是救助她的医生,疫情期间,他们互相守护、鼓励,度过艰难时刻。如今婚期已定,他们来到叶苏乐的店里。挑婚纱的时候,男孩偷乐着跟叶苏乐说:“疫情后已经骗她去把证扯了。”

阿里内贸批发平台1688数据显示,3月,苏州婚纱线上交易环比上涨280%,全国各地采购买家环比增长了3倍,其中包括不少来自湖北的婚纱订单。

工厂一开工,婚纱网店里就挂出了通知

“大概是从3月下旬开始回暖,订单量总体呈斜上升趋势。”苏州阿丽塔服饰商行电商负责人陈岗说,这几天他们正忙着上新,尽管他们在疫情期间也保持着每个月10件的上新速度,但后台依然有客户在不停地催着他们再上新。

“三亚的旅拍团队特别着急,急着备货开张,大家都等得太久了。”3月以后,一家三亚旅拍的机构几乎每天都会在陈岗的店里拍下十几件婚纱,他们告诉陈岗,5月份的旅拍档期已经满了。

影楼摄影师的档期:5月全满,8月前周末被预定光了

3月28日,大黑终于又一次端起了工作室的佳能5DMAXⅢ单反相机。这是时隔两个多月,他回到杭州后,工作室派给他的第一单活。

来拍照的情侣,年前就订了婚纱照套餐,听到工作室开业,立马就约了时间。大黑供职的工作室不大,但疫情前积累的订单也有十来个,加上只有大黑一个摄影师,接下来4月和5月的周末已经全部被约满,大黑自嘲,“也可能是怕我们跑路吧”。

熟悉的配方,大黑忙得不亦乐乎。毕竟前两个月他被困在老家安徽时,实在没啥施展才华的空间,虽然他也捣鼓着弄了些短视频,但比起短暂且遥远的网红梦,眼下有活可干有钱可挣才是生活正轨的模样。国内疫情逐渐好转,大黑这样的婚纱摄影师变得尤为抢手。

韩国艺匠婚纱摄影销售人员大鹏证实了大黑的说法。韩国艺匠全国大部分门店迎来“开门红”,前期积压订单加上新来订单,5月,所有摄影师档期全满,如果准新人想约周末拍摄,得等到8月了。

天猫上,很多婚纱影楼都迎来不错的月销数据

婚纱摄影师们迎来2020年的头一个事业高峰,但婚纱影楼们的遭遇却大相径庭。

大鹏做销售5年,圈子里朋友不少,他说,一些规模较小的本土婚纱影楼受房租等线下运营资金所困,有的已经倒闭甚至跑路,但像韩国艺匠这样较早布局线上销售的,疫情影响了线下拍摄业务的推进,客源和订单的维系倒没有受到困扰。

除了被疫情推迟的订单,韩国艺匠近两个月的新增订单量和去年同比几乎持平。因为韩国艺匠以线上销售为主,待在家里的这段时间,品牌推出了很多促销活动,反而给了准新人们更多时间冷静下来做出决断。现在来约拍摄时间的,大都是2、3月在线上找大鹏他们咨询下单的人。

疫情期间,婚纱影楼也推出了特殊时期的定制产品

记者发现,韩国艺匠天猫旗舰店里一款婚纱照套餐4月销量已经达到近5000单;传统婚纱摄影品牌金夫人的天猫旗舰店里,销量最高的套餐月销量也已达到近1000单。

着急结婚的年轻人:啥都定不下来,但不想将就

《北京青年报》2003年6月23日的一篇报道这样写道:昨天是“非典”过后第一个举办婚礼的好日子,相恋4年多的王靖纬、关涛终于在这一天喜结连理。仪式开始之前,新娘新郎拿起测温仪互测体温,成为婚礼上最“经典”的镜头。

17年后,因为一场疫情,离别和团聚又一次成为人们最珍视的关系。携手熬过疫情的情侣们,在经历几个月或异地隔离、或日夜相守的生活之后,一些人选择了离别,很多人更加相信爱情,想结婚了。3月27日,湖北黄冈恢复婚姻登记办理,一名领证的新人说,经过疫情后,最想做的事就是和她在一起。

天猫数据显示,3月,平台婚庆套件销量环比增长141%,喜糖盒销量环比增长68%,红包销量环比增长129%。

设计师品牌PaperPlay成立5年,线上有28.1万崇尚私人定制的粉丝,他们从3月开始接了很多请帖和喜糖盒设计订单,买家会单独商议定制方案,还特意叮嘱要“独一无二”;婚礼策划师、“吉日”测算师也都上线开工了,淘宝上测算“嫁娶吉日”的产品,4月销量前5名都在200单以上,一位客服告诉记者,下半年吉日的咨询量尤其多,准新人们结婚也讲究选个良辰吉日。

网络上吉日预测师晒的5月“嫁娶吉日”

虽然疫情后酒店的第一场婚礼什么时候能办还没有答案,但准新人们对于婚礼的期待,并没有因为疫情而变得仓促凑合。

原定5月举办婚礼的杭州姑娘三毛,仍在等婚庆公司的通知,但婚庆公司需要等到酒店确认才能给出答复。爱美的三毛不想把婚礼放在夏天,如果等不到5月,她宁可把婚礼改期到8月以后。

今年博士毕业的嘉兴姑娘小非,本想着毕业了就张罗婚礼,如今毕业论文和工作还没完全定下来,她决定把婚事再往后推推。毕竟是终身大事,她不想将就。

举办婚礼前的第一件事,倒是不少准新人的共识:减肥。

+1
6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补救赞助商权益,渴望直播带货,电竞线上赛的商业使命还有啥?

2020-04-1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