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孙宏斌47亿转让金科11%股份,正式退出三年股权之争

许千慧 · 2020-04-15
一别两宽,各自欢喜

谁也没能料到,持续了三年之久的股权之争,最后是以孙宏斌的大规模减持告终。

4月14日晚间,金科股份(000656.SZ)发布公告称,红星家具集团控股子公司广东弘敏拟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受让金科地产集团股东天津聚金所持公司587368740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1.04%,转让价格按照8元/股的价格计算,总价达46.989亿元。

广东弘敏实际控制人是红星美凯龙控股集团董事长车建新,是金科集团董事局主席黄红云的“老朋友”。而天津聚集背后站着的是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是曾经试图抢夺金科的“野蛮人”。

此次交易过后,孙宏斌通过天津聚金、天津润泽、天津润鼎对金科股份的持股量已从29.35%降至18.35%,车建新持股11.04%,黄红云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一如公告中着重强调的,“此次股权交易并不会对金科股份控制权产生影响,黄红云仍是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

而对于所持剩余股份,融创方面在给金科的公函中表示,“未来12个月,不排除通过协议转让、大宗交易等方式减持公司股票”。

曾经扬言“金科就是我的生命”的黄红云,这一次终于能睡个安稳觉了。

尽管在今日召开的2019年业绩会上,金科管理层声称“刚接到通知的时候也很诧异”,但在被问及融创减持事宜时,一边称赞孙宏斌投资眼光,一边还耍了一把暗讽,“融创作为股东及所提名的董事在某一个阶段,对公司正常的生产经营议案的一些表现情况,给公司带来了一些不利的影响”。

这场明枪暗箭的股权之争,始于2016年的那个夏天。

彼时,金科已经推出一项45亿元的定增计划以挽救腰斩的股价。由于定增条款中未设置对定增对象认购份额的限制,2016年9月,孙宏斌“趁虚而入”,通过天津聚金以40亿元认购了金科约16.96%股份,认购价为每股4.41元,跃居金科第二大股东。

黄红云感到了来自“并购大王”的威胁,并随即展开一系列股权保卫战。

融创入局次月,黄红云就修改了公司章程,要求“董事会成员中应有不少于五分之一的职工代表担任董事,担任董事的职工代表须由在本公司连续工作满五年以上的职工通过职工代表大会民主选举产生后,直接进入董事会”,以加强对董事会的控制。

这一“未雨绸缪”的举动也在后续融创代表入局董事会起到了关键性作用。

2017年5月24日,金科举办临时股东大会,选举产生第十届董事会,9位董事席位中,金科占了7席,融创最后只抢到2个席位。

尽管在董事会管控上“棋差一招”,但孙宏斌的“钞能力”依旧能将其推向第一大股东的位置。

2018年10月25日,融创通过三家子公司合计持有金科27.6783%股份,以0.0002%的微弱优势超过黄红云及其一致行动人,成为金科第一大股东。

随即黄红云选择与当时持股2.31%的女儿黄斯诗结成一致行动人,以29.9925%股份夺回第一大股东位置。随后又推出员工股权激励计划,试图以激励员工的名义减少二级市场流通股,并通过管理层持股,进一步拉开与融创的差距。

金科与融创的股权之争前后拉锯了三四年之久,如今却以“并购大王”孙宏斌的退出而告一段落。

但孙宏斌的收手并非没有征兆。

此前,孙宏斌在融创2019年业绩发布会上一改“买买买”的豪气,开始谈起了“谨慎投资”。

孙宏斌将2020年称为“洗牌年”,大谈考虑处置资产。而在问及是否会考虑处置对金科的投资,孙宏斌的回复如今看来也意味深长,“股权处置会跟资产处置一样,我们都有计划有要求,到时候看公告吧”。

尽管花了三年时间都没能拿下金科,但“并购大王”孙宏斌并不算吃了败仗,相反获利颇丰。此番减持套现之后,融创的持股成本已经收回过半,同时实现账面浮盈50亿。抛开收购的执念不谈,这的确是一场“稳赚不赔”的投资生意。

而舍弃金科之后,终于腾出手来的孙宏斌也在着手追寻自己的“诗和远方”。4月8日,武汉解禁前夕,孙宏斌与武汉地产集团联手签约,准备投资750亿在黄陂打造长江文旅城

解除危机的金科也在今天的业绩会上推出员工持股计划,并将2020年的业绩目标定在了2200亿。而对于“白衣骑士”车建新来说,红星与金科未来在住宅地产、购物中心等业态上的合作也有很多种可能。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金科股份

旅城

诗和远方

创方

美凯龙

投资眼

下一篇

2020年微信公众号生态,还会有多少机会?

2020-04-1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