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一场电竞假赛风波背后,是无数个诱导下注的博彩“金字塔”

懒熊体育 · 2020-04-14
一场假赛风波再次让电竞行业内外审视博彩的角色和相处之道,尤其是在当下这种特殊时期。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懒熊体育”(ID:lanxiongsports),作者 孟桥,36氪经授权发布。

一份半夜三点发布的处理公示,让在疫情时期唯一坚挺的电竞赛事,再度吸引了舆论的加倍关注。

3月25日凌晨3点16分,RW电竞俱乐部在官方微博上发布了一条《RW俱乐部违规人员处理公示》,将战队LPL分部打野选手王湘(ID:Weiyan)开除,理由是其涉及打假赛。

对于选手王湘,RW战队采取零容忍政策,表示其在刚刚复赛的2020赛季LPL春季赛中存在“严重违规违纪行为”,对其予以开除的处罚,并宣布即日起与选手王湘解约,同时将其资料同步至LPL官方进行进一步调查。

而LPL赛事官方也在接到RW战队申报的第一时间成立了专项小组,对此事件展开了调查。两天后,LPL赛事官方发布了对选手王湘假赛事件的处罚:对其处以禁赛两年,且禁赛期禁止直播英雄联盟内容。此外,官方还对RW俱乐部处以300万元人民币的罚款。

但这场假赛风波并没有到此为止。 

Weiyan的辩解和突然出现的假冒Weiyan们

就在官方发布处罚后的一天,选手王湘在自己的微博上发文爆出新证据,表示自己虽存在违纪行为,但从未打过假赛。

根据王湘公布的证据,可以归纳三点信息:首先,选手王湘因疫情期间参与赌博输了很多钱,于是找人借钱。而介绍他去打假赛的人,正是借给他钱的人;其次,在选手王湘公布的聊天记录中可以看出,王湘拒绝了在与OMG、IG的比赛中作假,对方以聊天记录作出要挟;最后,最终举报王湘的人,正是当初要操控王湘打假赛的人。

就在选手王湘发文自辩后,此前同样因为假赛风波而退役的前LGD选手向人杰(ID:condi)发出微博表示,已经有了自己的前车之鉴,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想不明白。

2019年6月,LGD俱乐部打野选手向人杰同样因假赛事件断送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向人杰因为此前曾在NEST(全国电子竞技大赛)中“违反了竞赛规定”,而被人胁迫继续打假赛,最终向人杰由于不想被对方操控而选择向官方自首。英雄联盟赛事官方对向人杰处以18个月禁赛,同时涉案的还有俱乐部经理宋子洋、主场主持人陈思锜(Nara)等人。随后,向人杰宣告退役,而宋子洋、Nara等人也被开除。

向人杰事发之后,老干爹当时的教练(ID:DP丶DP)在自己的微博上发布了一片长文《让我来阐述整个事情的经过吧 真的累了 倦了!》,在这片文章中DP丶DP表示,自己在向人杰自首之前已经收到了一名ID叫“越”的举报者的举报,并公布了聊天记录截图。

巧合的是,此次举报王湘假赛事件的ID“越95138”中也带着一个越字。在王湘事发期间,微博帐号“越95138”频繁发帖,表示自己正是举报王湘的人,并宣称LPL像王湘这样的选手还有许多,自己手头有证据。

随后,该微博帐号被注销,现在微博上的“越95138”已经不是当时的爆料者本人,号称“电竞315打假”。从他现有的微博来看,除了两条所谓“电竞打假”相关的微博之外,其余微博都是在兜售一些小首饰。

在向人杰的事件中,某些细节和王湘事件惊人的相似。

首先,两名选手都是被人抓住了把柄,向人杰是因为曾有“违纪行为”,而王湘是因为“欠了很多钱”;其次,当得到这些把柄之后,操控方均选择继续胁迫选手打假赛,以谋取更高的利益;而最后,在选手拒绝之后,这些幕后庄家都会将选手举报。

这番操作是舍车保帅,还是杀鸡儆猴,我们不从得知。从这些事件中可以观察到,选手接二连三成为庄家的弃子。这也再次将大众的目光引向了这些利益纠葛集中之地——博彩公司。

最值得玩味的是,就在选手王湘发布了辩解微博之后不久,这个“RWWeiYan”帐号也注销了,在微博上如今已搜索不到。但选手王湘当时发布的那条辩解微博后,微博上一夜间冒出了大量假“魏延”。这些帐号模仿选手王湘的微博原有ID、发帖历史和头像,炮制了无数个“rw+weiyan”。

而在这些帐号的发帖记录中可以看出,他们会挑选关注度最高的假赛自辨微博发布,并在其中夹带私货,宣传自己的博彩网站链接。在其中一个假冒帐号发布的文章中,有十二万次点击量,而在评论区的六十多条评论中,仅有极少数人看出了破绽。

▲这是选手王湘当时发布的辩解微博,由于当时没能第一时间截取,此图属于二手获取,所以模糊

▲左图是大量的假“魏延”微博帐号,而右图是众多“借尸还魂”的假魏延中粉丝数最多的一个,这个帐号还会每天假冒选手本人与粉丝互动


电竞博彩在中国的钻营策略

博彩这一行业的历史,几乎和体育的历史一样久远。体育之所以让人着迷的一个原因,就来自于它的种种不确定性。然而,正是这种不确定性产生的潜在利益让无数人趋之若鹜,博彩行业也就应运而生。而在这一点上,越来越讲求体育化且规模越来越大的电竞赛事也逐步卷入其中。

海外博彩行业咨询公司Eilers & Krejcik Gaming指出,自2016年起,全球电竞博彩投注总额正以平均每年68%的增幅增长。Eilers & Krejcik Gaming还预测,电竞博彩的增长速度已经远快于电竞项目本身的增长速度,2020年间在电竞项目上的增量将达到38%之多,投注额将达到801亿美元;2020年电竞博彩业的利润将达到5%,也就是10亿美元——而这将超过全球所有电竞俱乐部的盈利总额。

在如此庞大的利益驱使之下,有些博彩公司和选手会铤而走险安排假赛似乎显得“顺理成章”。

而事实上,在王湘和向人杰之前,已经有多个电竞项目的选手因假赛结束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他们很多人最终的结局甚至比王湘和向人杰还要悲惨。

2010年4月,前KeSPA战队冠军选手马在允(ID:IPXZerg、sAviOrgm)被曝出在韩国星际争霸联赛中跟博彩公司签订赌约,并打了假赛。马在允当即被KeSPA永久除名,并被法庭裁决18个月有期徒刑,缓刑两年执行。

七年之后马在允在Afeeca直播平台回归的第一件事,就是向观众下跪认错,然而却无人买账。马在允事件是韩国电竞最黑暗的时刻,就在韩国总统正在打算立法免除顶级电竞选手兵役的前一刻,马在允用实际行动打了总统的脸,毁掉了自己和无数其他职业选手的前途,而这也是为什么七年过后韩国电竞协会和韩国电竞粉丝依然对马在允不依不饶的原因。

众所周知,电子游戏作弊已经在韩国入了刑,就算普通玩家在游戏中作弊也有可能面临牢狱之灾。而中国也早在2007年就出台了《关于规范网络游戏经营秩序查禁利用网络游戏赌博的通知》(后简称《通知》),明令禁止互联网电竞博彩。

但为何在这样高压的监管之下,仍有大量博彩公司屡禁不止,甚至把手伸向了电竞选手?这要从这些博彩公司的运营模式说起。

首先,国内很多大型博彩公司的服务器均设在东南亚地区、英国这些博彩合法的地方,除了运营网站的服务器外,这些公司通常在国外注册,在国内没有任何备案,这也使得国内法律鞭长莫及。

这些博彩公司将自身完全设置在境外,那么在国内的推广就成了他们面对的一个难题。由于《通知》规定,在国内接受赌博网站赞助,并在自身平台展示的,也构成犯罪,所以这些博彩公司不能在社交媒体上走正常的推广路径。然而,他们总能想到一些新手段,钻法律的空子。

他们最常用的手段,就是在各大直播平台上注册以自己公司名称和网址为ID的帐号,并用这些帐号在热门房间里砸钱送礼物,把自己送上热榜榜首,从而达到推广自身的目的。2019年英雄联盟集中邀请赛期间,斗鱼官方的直播间右侧热搜榜长期被Ray雷老板、UI赢大师等博彩类ID霸占。此外,在重大电竞赛事期间,这些博彩网站也会选择霸占微博相关话题。

在众多平台中,百度贴吧也成了博彩网站眼中的宣传利器,博彩网站会注册大量机器人帐号,在各大高流量贴吧24小时不间断发布大量广告,导致这些贴吧无法正常运作。

其中最为讽刺的是百度贴吧戒赌吧的关闭事件,2018年6月,百度“戒赌吧”被关停。戒赌吧的创立,初衷是为生活受赌博侵害的人们提供一个宣泄、忏悔的场所,粉丝最高时达1400万人。

而在博彩公司眼里,戒赌吧的1400万粉丝中大部分都是有着赌博前科的优质流量。当时坐拥这些天然流量的吧主“迷茫的渔夫”转手将贴吧卖给了某博彩公司,戒赌吧瞬间被博彩广告攻陷,并在2018年6月被百度官方封停。

其次,这些博彩网站会向各平台的自媒体进行一些合作。合作形式主要分为两种,其一,是要求在自媒体视频内容前插播广告,将自身的广告隐藏在这些视频中播出;其二,就是要求UP主将这些博彩公司广告的评论置顶。

在这些广告中,博彩公司会以“XX电竞”、“XX竞猜”或“XX菠菜”之类的话术隐藏自己,博彩二字虽绝对不会出现,但有心的用户只要去搜索引擎上搜索关键字,便被会导入博彩公司的网站和QQ群。在将流量导入自己的网站和QQ群中之后,这些博彩公司要做的便是把这些流量变现。

▲B站一名英雄联盟Up主与电竞博彩公司的聊天记录

电竞博彩的“金字塔”下注体系

而就在当下新冠疫情的大环境之下,全球所有顶级体育联赛停摆,这也导致了大量闲置资金涌入了目前唯一存活的赛事——电竞赛事之中。

根据纽约大学全球体育研究所导师丹尼尔·凯利预测,2020年全球电竞博彩投注总额将到达300亿美元,但考虑到疫情下传统体育联赛停摆,这个数字将会翻倍,达到600亿美元。

对于中国来说,由于《通知》的存在,国内不存在合法电竞博彩途径,所以国内电竞博彩网站、App大部分都为“私庒”。而就在疫情期间,这些“私庒”变得异常活跃。对此,懒熊体育尝试联系这些“私庒”和了解它们的具体运营模式。

首先,懒熊体育从微信关键字“电竞竞猜”进入了一篇回顾英雄联盟经典比赛的文章,这篇文章的导语和末尾均有某博彩网站的地址和公众号链接。记者在进入了“电竞竞猜推荐”的公众号之后向客服留言,随后得以添加客服微信。客服使用微信昵称、ID看不出任何博彩公司的痕迹,看上去就像正常用户私人微信一样。在微信中,客服不愿多聊任何信息,只是公布了一个QQ号。

添加这个QQ号之后,会被添加到了一个“表层群”。这个“表层群”是一个中转站,只有下载了专用博彩App并注册了账号的成员才能进入“外群”。懒熊体育在客服的指引下下载了一个名叫“金X乐”的电竞博彩App,注册后终于获得了进入所谓“外群”的资格。

这个名叫“恶人谷花无缺”的外群有65名成员,其中有6名常驻管理员,5名博彩推手和一名VIP推手。根据懒熊体育一周的观察,这个“外群”24小时活跃,流量最高时一般是当日LPL比赛进行前后的时段。其中拉我们入群的管理员表示,自己除了拉人入群之外,还要负责每日群内活跃气氛的工作,主要手段基本是发段子和红包。

而在疫情期间其工作也忙了起来,根据这位群管理员透露,疫情期间群的流量明显变高,投注人数也比平日里多了许多。

▲聊天记录中的QQ帐号均已做了处理,但保证真实性

推手的任务则相对“专业”,他们负责在每期比赛开赛前1-2小时发布比赛预测信息,并号召群成员在“金X客”App上下注,并承诺群成员只要跟着自己投注,稳赚不赔,若自己的预测三场不中,则包赔本金。

群管理员每天都会给群员发私信,希望后者进入所谓的内群。而进入内群需要在“金X乐”App上消费500元,消费后将获得内群资格、VIP推手的每日预测参考和承诺每日超过100元的收入。据该群管理透露,像这种60人规模的外群至少还有六、七个,而规模超200人的内群数量则更多。

懒熊体育估算了一下,若每个外群的50名成员均以消费500元进入内群,总投注额将达到175000元,而我们所在的这个群中,一星期内至少有20人进入了“内群”。根据群管理透露,内群人数通常在220人左右,每日流水则是免费的外群的数倍。就这一周的观察来看,内部群之上还有很多层级,但需要更进一步的消费才能触及。

根据懒熊体育观察,大部分电竞博彩公司的变现渠道都和“金X客”类似。作为个体,每一组博彩群就像一颗洋葱,通过消费层层入内;而作为一个整体,用户只能在群组内“晋升”,却无法触及到与之平行的其它群组。

整个机构像一个蜘蛛网,看似杂乱无章,实则很有韧性。通过调查最多只能顺藤摸瓜,消灭蜘蛛网中的一个或几个节点,却永远无法找到位于金字塔尖的首脑进行“斩首”,因为这样的人物,或许根本不存在。而这,只是众多电竞博彩公司中的一家。

回顾职业体育的发展史,博彩滋生假赛并不少见。一旦管控不当,会对任何体育赛事项目造成毁灭性的的打击。但博彩又是与职业体育长伴左右的存在,在许多行业发展的讨论中,也不乏参照传统体育中的博彩合法化以扩大电竞收入和商业价值的提议。

利益的驱使仍然是关键。随着电竞赛事的日渐职业化和联盟化,包括更多的采用特许经营制,价格上千万乃至上亿元的天价席位导致电竞俱乐部不可能成建制的去打假赛,所以目前诸多较为成熟的赛事中,爆出的假赛丑闻都仅限于选手个人。

然而,电竞行业选手收入差距堪称马太效应的典范,谁又能保证低级别联赛中收入较低的选手们不会上演“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的戏码呢?

根据向人杰和王湘在被处理后的种种态度,可以大胆推断他们也只是幕后庄家最明面上的弃子,从目前看,两人后续均未提供幕后产生具体收益关联的相关方。而除了他们俩之外,又有多少职业选手成为了博彩公司的“宿主”,我们却无从得知。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对于全球范围内正在高速发展的职业电竞赛事来说,将会是一个长久的挑战。


+1
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如果你学习如何经营自己的公司,并且做大做强,那么你应该来36氪看下

2020-04-1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