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状病毒流行会引发居家工作潮流吗?目前看来喜忧参半

神译局2020-04-14
在这次新冠病毒大流行发生之前,美国的远程工作已经在加速发展了。但接下来的几个月,广大白领的未来将接受一个非常奇特的考验。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 编者按:疫情期间很多人都不得不居家工作,终于可以不用早起晚归地通勤,忍受糟糕的交通和办公室里污浊的空气!大家的感受怎么样呢?如果从此以后都能在家里工作,是不是很理想?可是实际上还有很多问题亟待解决。本文译自Medium,作者是 The Atlantic的Derek Thompson,原标题为“The Coronavirus Is Creating a Huge, Stressful Experiment in Working From Home”。

图片: Orange Chen

个人电脑发明后不久就有人预言,我们最终将不用在办公室里工作,可以在家工作,多么令人激动的未来啊

就当笔者是一个来自未来的通讯员吧。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作为一个本周在家工作的人,这并不令人激动。

我的办公桌是厨房的操作台,(对它)持续不断地清理,让我(完美地)得了拖延症;而我的食堂是放置应急库存的冰箱,(对它)日常的突击检查,更加剧了我的拖延症。

为了躲避冠状病毒,本周和我一样在家工作的有几十万人,也许是几百万人。可以肯定的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在家工作。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只有29%的美国人可以在家工作,其中包括二十分之一的服务人员和一半以上的信息行业工作者。所以,当服务生还在餐厅干活儿的时候,科技行业已经卓有成效地实现了远程化工作。亚马逊、苹果、谷歌、Twitter 和 Airbnb 都要求至少部分员工开展远程工作。

冠状病毒的爆发,引发了一场远程工作的大规模试运行,也引发了人们对此的焦虑。我们在接下来几个月内所学到的东西可能会有助于塑造未来的工作模式。无论是否发生这场百年一遇的公共卫生危机,远程工作都可能是必将发生的事情。

即使在这次新冠病毒大流行发生之前,远程工作在美国也已经在加速发展了。根据美联储的数据,过去15年中,在家工作的劳动力比例增加了两倍。有两个最为明显的促进因素:一是知识工作者密度最高的大都会地区的生活成本居高不下,二是像 Slack 和 Microsoft Teams 这样的技术,将办公室协作和八卦都转移到了线上。

但是,从早先美国居家办公的效果来看,却喜忧参半。《纽约时报》专栏作家Kevin Roose在他的临时隔离处中写道:当我们与实实在在的人而不是他们在Slack上的缩略图头像互动时,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交流会产生“创造性的火花”,而远程工作阻碍了这些创造性火花的产生。

在2016年的论文《在家工作怎么样?》中,一组经济学家考察了携程网,这是一家拥有1.6万名员工的中国旅行机构,携程随机分配了一小部分呼叫中心员工在家工作。起初,这个实验似乎是雇员和公司的双赢。员工们工作干得更多,同时辞职减少了,而且他们还表示对工作更加满意了。同时,由于在家工作,公司可以缩减办公面积,由此每位员工能节省1000多美元的办公费用。但当携程将这一政策推广到全公司时,却引起了一片混乱。一句压倒一切的抱怨是:孤独。

除了缺乏创造力和团队关系之外,对许多公司来说,远程工作的最大威胁是它破坏了团队合作所必需的社会纽带。几年前,Google对其生产力最高的团队进行了一项研究。Google发现,成功的团队最重要的特点是 “心理安全”----团队成员有信心不会因言获罪,不会因为言论而感到尴尬或受到惩罚。

但是,前Google工程师 Bill Duane认为——在线交流可能触碰到心理安全的雷区——现在他是一名企业顾问和研究者,在家远程工作。“每当我们在Gchat或Slack上看到一句在我们看来模棱两可或讽刺的话时,我们就会默认为,你这个混蛋!”Duane告诉我。“但如果有人当着你的面说了同样的话,你可能会和他们一起笑。”

办公室里的戏谑、恶作剧,甚至是走廊里的逢场作戏式的公司谈话,其实都是些没什么用的事。但Duane把它们叫做 “心理安全的载波”。几乎所有在办公室里感觉不像是工作的事情,才使得办公室中的工作能够最大程度发挥创意、产生最好的生产力。

未来,远程工作可能对很多人来说并不适合。但是,现状确实已经让无数人失望了。

由于工作岗位集中在市中心地区,但是员工买不起那里的住房,只能住在远郊区。美国的通勤被认为是对心理和环境的损害,大大增加了抑郁症、离婚和化石燃料排放量。最近,美国的平均通勤时间创下了单程27分钟的历史最高纪录。那意味着,每天上班的人要在狂喷尾气的汽车里呆上几乎一个小时,远离他们的亲朋好友。如果让人们能够在家附近工作,无论是在咖啡馆、协同办公空间,还是在沙发上,会使他们取得更多工作与生活的平衡,赢得更多幸福感,对地球生物圈的环境也是利好。

就业岗位的地域性集中,也意味着强势产业集中在少数富裕城市。美国80%的风险投资只投向三个州——加州、纽约和马萨诸塞州——约70%的互联网行业工作岗位都分布在华盛顿和波士顿之间的阿塞拉走廊或西雅图到凤凰城之间的西部新月地带。未来的远程工作模式可能会给一些人带来烦恼,但人们也必须权衡一下利弊,大部分中产经济上是负担不起金融、媒体和科技领域的企业总部所在地区生活成本的。

“由于沿海地区的住房紧缺,有更多的极有才华的人将会住在市区以外的地方,”Hiten Shah说,他是一位企业家,也是Automattic等远程工作公司的顾问。“因此,企业必须建立起适应远程工作的文化,才能获得那些人才。”

Base 在总部工作的另一个弊端是,劳动力集中在高收入的大都市,会吸引来自同一社会经济群体的人,他们具有相同的想法,同时也具备相同的盲点。搜索引擎 DuckDuckGo 的创始人 Gabriel Weinberg 说:“有一件事人们没有充分认识到,那就是分布式的远程工作,会使得公司拥有一种不那么同质化的文化。”他的员工分布在世界各地。“因为远程工作,大家下班后从来不会被逼着去喝酒。你不会用工作社交取代社区社交。他们(员工们)在自己的社区里。所以,这才是真正的思想多元化。”

我已经展示了两张远程工作的图像。在一幅图像中,是一片让人感到荒凉和寂寞的景象,这往往会削弱人的创造力,混淆劳动与闲暇之间的区别。在另一幅图像中,远程工作促进了社会生活、家庭生活、平等、神经多样性以及地球本身的繁荣。混乱的远程工作图景,说明这个想法还处于初级阶段。

“眼下,远程工作对大多数公司来说还并不可行,”Shah 说。“那是因为我们已经花了 120 年的时间学习人如何在办公室里工作。”19世纪末,电报和铁路的兴起,不仅促进了零售业、广告业和大众传媒的兴起,也带来了管理资本主义--中层管理者、高层管理者和公司总部里的现代等级制度。21世纪的经济已经改变了零售业、广告业和大众传媒,可能工作和管理形式也会不可避免地随之发生改变。

但首先,企业要认识到远程工作是不同的工作模式。管理者要通过设定和监督具体目标来更好地衡量员工的工作效率,而不是用办公室出勤率。劳动者为深度工作、工作交流、个人时间和公民或家庭生活划分一天的时间时,要有非凡的自觉性。员工必须养成新的习惯,例如,将每一次有意义的工作互动都记录在案,这样,跨空间、跨时间的团队就能随时了解工作进展的情况。而老板们将不得不将更多的视频会议和企业务虚会常态化,因为员工会很期待能够有面对面的互动。

在当下的恐慌中,Twitter上充满了理想化的预言,认为这次病毒爆发将成为未来分布式远程工作的拐点。但是,如果我们要决定什么样的工作安排才是最理想的,现在疾病大流行的时期并不是一个合适的时间。对于公司来说,现在是一个相当重要的时刻,应该趁机建立起这样的技术和文化——当经济全面恢复正常时,可以让那些希望远程工作的人更容易开展工作,让未来的白领们可以减少一点通勤,多一些和家人相处的时间。

译者:张茉茉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如何才能经营好一个业务,做好一个生意,运营好一个公司。

2020-04-1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