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crunch Disrupt 北京#:TechCrunch Sarah Lacy对话马化腾(问了许多尖锐问题,各种料)

马超 · 2011-10-31
大会第一场,Sarah Lacy对话马化腾,她非常直接问了马化腾许多尖锐问题,以下是主要内容整理: Sarah:对人们批评中国的copycat(复制)模式怎么看? 马:这是发展中必然经过的阶段,但是预计不会如此持续下去,中国也会不断的创新。 Sarah:如何转变腾讯过去的CopyCat模式成为一个领先的创新公司?

在今天TechCrunch Disrupt北京大会上,TechCrunch高级编辑Sarah Lacy采访了腾讯公司总裁马化腾,他们谈论了中国的创新和山寨问题,腾讯的开放问题等。下面是对话主要内容:

Sarah:对人们批评中国的copycat(复制)模式怎么看?


:中国互联网时间短,人才少,不只中国是这样,全世界其他国家最主要的idea都是来自美国(硅谷),发展中必然会经过这个阶段。其实中国其他传统行业也经历了这个阶段。但是相信这种情况不会再持续太久,否则中国互联网的发展不可能长久下去。

Sarah:如何转变腾讯过去的CopyCat模式成为一个领先的创新公司?


:美国公司没有支配中国,俄罗斯,韩国等3个较为特殊的国家主要因为文化,人口,政策保护等原因。中国互联网公司早期得到了美国风险投资,涌现出了一批很优秀的创业者,拿外国的钱结合本地特征也做出了许多美国没有的创新。比如腾讯的增殖服务就打破了硅谷传统的只靠广告盈利的模式,比如百度贴吧等都是本地创新。

Sarah:中国有句话,互联网创业是生存,死亡和腾讯。那么如何转变人们对腾讯的看法,让他们相信腾讯是开放的?


:我们一直有注意研究Facebook等的开放生态环境。而我们自己最注重的是娱乐和游戏,事实上我们不可能自己去招许多开发者来直接开发这些游戏,因此需要开放。希望人们相信我们开放的诚意,因为即便我们主观上不想开放也是不符合发展规律的。

Sarah:腾讯最近投资很多,那么哪些领域腾讯不会投资而是给其他开发者留些机会?


:开发者有很多机会。比如社交游戏的开发80%到90%都会是外部开发者开发。比如电子商务的创新如O2O,B2C等腾讯也不可能都做。

Sarah:文化上,中国和硅谷应如何合作?比如硅谷公司在中国进展艰难,比如Groupon在中国的失败。


:Groupon是我们的合作伙伴,所以不太好批评。可能的原因是前期软硬件准备都不够,而且国内资本市场也起伏很多。中国和美国创业圈最大的两个不同是——美国:创意或者产品出来后会有3个月到半年的领先期。而中国:半个小时或者1夜就会有许多公司同时起来,同时竞争一个创意。因此环境完全不同。所以在中国,不能像美国那样什么都靠总部审批,必须快,只有创意还完全不够。

Sarah:当初创业更难还是现在创业更难?


:应该说当时更难,当初我工作了6年左右有一定积累后才创业的。深圳那边也是风险投资边缘化的角落。但是就个人来说我希望利用自己对通信软件和对互联网了解的优势出来创业。起初是希望开发一个软件卖给其他公司,做外包。但是后来发现即时通信软件只能卖一份,客户很难承受成本。再到后来又发现这个即时通信不是一个软件而应该是一个服务,所以从那时起我们就开始接触风险投资。另外我想很多创业公司走不下去的最主要原因是内部产生问题,股东之间产生矛盾。比如在深圳当初就有一个19人的公司,而这个公司后来变成了19个公司。所以一般来说很多事情都是内部事情,比如腾讯早期就有一个程序员弄明白了即时通讯之后就跑出去做了一个同样的。因此我以为外部问题不是最大的问题,内部问题才是最大的,尤其是股份问题。因此为了长期稳定,利益分配一定要均衡。创业的时候股份可以少拿点,但是大家一起把蛋糕做大,最后的分配都会涨上来。真的,信任是整个团队发展的基础。

Sarah:父母对你是中国最大互联网公司的老板怎么看?


:其实我起初很内向,怎么看都不像做老板的人。但是我确实很想做一件东西让许多人都用。创业后我才发现,之前在大公司工作主要是写代码,创业后,则发现写文件,写标书的时间会花得更多,因为你要不断的出去找客户。而且当时还受到硅谷许多创业故事的影响。现在我也非常钦佩乔布斯对科技和艺术的结合。希望自己也能做一个产品可以打动人心的企业家。

Sarah:由于时间问题,我问最后两个问题。你认为未来互联网是会更加地域化还是全球化?比如中国有些互联网公司在中国很大,但是在美国没有多少影响。

 马
:这个问题很复杂,比如中国互联网公司就采用的是独特的VIE结构。我认为关键是要一步步有序发展。中国和俄罗斯互联网公司的发展确实得益于一些政策的倾向,因为政府是希望本土互联网企业发展起来的。(说到这里不好意思直接说,停顿了一下)并且希望这些公司更健康的成长。我非常里理解和支持政府在信息安全上的控制与管理。但是政策肯定也会不断的调整,没有哪个政策一出来就是完全正确的,因此大家要给予耐心。我本人也很关心中国企业如何走出去。但是我认为还需要时间,比如再等30年,我们肯定可以更好的参与全球竞争。我过去做过类似的尝试,但是后来发现最好的办法还是找到一些好的公司去投资。因此我以为至少5年内,中国互联网公司焦点还是应该放在中国。

Sarah:最后一个问提。在中国,许多创业者和小公司都会腾讯不满,那么你有没有担心的东西,比如说晚上睡不着的时候?


:我有许多担忧。因为互联网和传统行业很不同,互联网上可能1秒钟就毁掉你的公司,如数据突然全部流出等。但是就长远来说,我更担忧的是发现下一个商业机会在哪里。我很怕战略失误,怕丢掉未来的发展机会。因为很担心公司越大越官僚,内部决策慢,越来越脱离用户的体验。所以总体来说每天都在担忧,希望腾讯可以像小公司那样灵活,不断的创造出用户喜欢的产品。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氪周刊》是一份专门为互联网创业者、从业者打造的一份科技周刊。《氪周刊》提供了鲜活的创业资讯和深入分析,公司可以把它作为一份「行业参考」,用于公司「内部培训」。 下载地址:微盘下载地址,新浪爱问下载 另外,欢迎大家通过邮件订阅氪周刊,订阅方式参见这里。

2011-10-3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