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图钉的魔法:Pinterest是如何解放了老师的创造力,并催生了新的商业模式

小天 · 2015-04-20
给教师一颗图钉,他们就能撬动地球。

原文载于medium 的 Bright 栏目,作者是Kathryn Joyce。

Bright栏目由The New Venture Fund(NVF)和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的支持。

每天有超过50万个教育类Pins被创建,教师们在其中找到了灵感、社区和新发现的财富。

我母亲在上世纪70至90年代教高中英语的数十年间,积累了很多册五颜六色的教学小贴士,它们塞满了我父母家的书架。它们中的一些是来自师范学院教授的毕业礼物,另一些则是在150英里外的州政府举行的教师大会上领取的。在那个老师们孤立地在各自的教室工作的年代,他们学习新教学法来吸引学生的机会很少,这些小贴士代表了其中的一种:把资料从口袋中拿出来,影印拷贝,和其他老师分享,并在其后数年里将其储存在教室里鼓鼓囊囊的文件柜中。

如果我母亲今天还在教书,事情会有很大的不同。她的藏书室很可能消失不见,并被社交媒体巨人Pinterest上排列整齐的虚拟白板所代替。通过这个网站,她可以接触到数量多得多的教学小贴士:从教室布置,到提词撰写,再到派对主题。她甚至有可能结识一位住在国家另一端的教学导师,这位导师在“如何教十年级学生读《双城记》”这件事上会有更新颖的点子。

Pinterest在2010年建立,原本是供准新娘们寻求婚礼筹备方案的社交媒体。与Twitter上激烈的争论和Facebook上好友的过度分享不同,Pinterest是剪报爱好者的福音:用户在这里整理并分享他们喜欢的图片,从婚纱、鞋子、美甲到室内装修。网站的风格是重图片轻文字,这让它成为收藏视觉概念的绝佳选择。大概是因为Pinterest早期主要作为一款婚礼筹备工具而流行,现在网站上许多排名靠前的用户都是女性。(网站的性别不平衡是如此明显,以至于Pinterest曾经安排过私人胡须整饰咨询师见面会,只为吸引更多男性用户。)

这让下面这个现象显得在意料之中:在Pinterest用户开始将它的应用向时尚话题之外拓展时,最大的用户群体之一是传统上女性为主导的教育行业从业者。2013年,Pinterest宣布每天有超过50万条教育相关的Pins被创建。

Edutopia是George Lucas资助的教学网站,根据它的调查,Pinterest是教师们最喜欢的5个职业发展网站之一。就在当年,Pinterest上线了一个新的中心,名为Teachers on Pinterest(Pinterest上的教师),以促进网站上教师社区的发展。这个中心从一批明星教师阵容开始,汇集了一系列关于小学数学教育、中学教室管理和家庭式学校的Pins。

几年之后,Pinterest成功将它的几个教师成员推向名人了的位置,比如Erin Wing——43岁的她在辞去教职抚养自己的孩子之前,已经在西雅图附近的小学教了10年书。她在2009年Pinterest测试版的时候就已经加入,并经常以她的博客Home Literacy Blueprint(家庭读写计划)为素材,在Pinterest上创建条目,她现在已被近140万人关注。她说,在关注者之中甚至有几个是她孩子的老师。

“我不认识一个不用Pinterest的老师,”Wing说。

一个图钉的魔法:Pinterest是如何解放了老师的创造力,并催生了新的商业模式


虽然在询问之前我并不知道这一点,但我对周围教师朋友的快速调查证实了Wing的说法。所有人都在用Pinterest,他们在需要快速协助的时候都会求助于它:当他们需要表格来讲解一个关于“后缀”的单元的时候;当他们需要有趣的数学练习题的时候;又或者是当他们需要迅速在黑板上写下一条标语,委婉地提醒年轻的学生注意控制情绪的时候。

老师可以广泛地浏览各种分类——比如数学或科学;或者探究大量的分支学科——比如针对一年级学生的季节性艺术活动、蒙特梭利课程,或者教室DIY项目。这些DIY项目可以帮助进一步缩减布置教室的开支:有一个非常流行的Pins系列,会告诉你该如何制作一个挂在椅背上书袋。

对很多像Denise Beohm这样的老师来说,Pinterest是一个“数字文件柜”。Densie是弗罗里达的布劳沃德县一群聪明的二年级学生的老师。有了Pinterest,她可以将一整年的课程计划整齐地组织并储存在社交媒体上,并且在她需要回忆某一个星期的活动的时候方便地调出。

Pinterest以视觉为导向的设计,使超负荷工作的繁忙老师们得以迅速浏览上百个点子,这看上去是它在老师中流行的关键因素。老师们已经被超多的阅读材料压垮,对他们来说,浏览100种小苏打火山的图片,可比读一堆同主题的博客要轻松愉快得多。

就像Pinterest早期的明星教师、拥有223,000关注者的Charity Preston所说:“图片胜千言。”

-----------------------------------------

Teaching Pinterest的成功也给教师这个职业引入了一层独特的社区概念。老师经常感到他们在教室中是一个孤立的存在:在乡村地区,很多老师可能是整个年级唯一一个教这个科目的人;即使在大一些的学校,老师有限的时间和学校的经济限制也使得他们很少有协作和讨论的空间。

“一起工作的老师可能有和彼此不同教学思路,学校可能拿不到什么经济资助,这些都可能成为限制老师发挥的因素,不管此前老师是因为什么原因而被限制,现在他们都可以接触到多得多的资源,”Wing说,“最棒的是,这些资源就在他们口袋里。Pinterest毫无疑问正在改变教育行业。”

今天,老师面临的一个很大的挑战是要在不断变化的课程标准中为学生提供导航,在“共同核心课程”(Common Core)的理念被越来越广泛地应用之后,这一点显得尤为重要。教师须根据标准化考试的要求教书,很多老师因此而精疲力竭,特别是当考试本身和国家的教育出版材料并不匹配时。这个时候,其他老师的点子可能会展示出更吸引人的选择。

“标准化考试不好玩儿,”Boehm说,“但当你在Pinterest上看到其他老师怎么把准备考试变得更有趣味,或者看到他们展示数据的方法,也算是苦中作乐了。”

除了Pinterest之外,当然有其他的方法可以将老师通过互联网联系起来。在Pinterest之前,一些老师聚集在ProTeacher社区,它是一个针对一到八年级老师的在线聊天论坛。但能让老师们广泛地分享文件的途径很少,而且聊天室科技已经被超越了,论坛也开始让人觉得非常古老。最近出现了一些非盈利的网站,比如The Teaching ChannelLearnZillion,但对于很多老师来说,Pinterest更强调用户驱动,因此更有吸引力。

现在,一些活跃的Pinterest老师聚集在协作版面上,一起制作各类学科的备课资料,所有人都贡献了一些之前搜集到的东西。一些协作版面是所有人可见的,它们被当做是Pinterest上海量信息的精华集合,另一些协作版面则只对成员公开。

Pinterest的教师社区也渗透了所有形式的社交媒体和博客。协作版面的成员往往会建立相应的Facebook私密聊天小组来制定策略;教师博客激增,从而生产中更多可以被用于创建的Pins条目的内容;在周二晚上的Twitter上,很多老师会关注带有#teacherfriends和#edulebrities标签的话题。

一个图钉的魔法:Pinterest是如何解放了老师的创造力,并催生了新的商业模式


和很多在网络上流行起来的事物一样,Pinterest上关注教育话题的巨大粉丝群也有可预见的变现方法。许多Pinterest上被标为高亮的资源会将读者导向Teachers Pay Teachers这样的网站。这个网站会给老师提供一些上课的点子,并收取一定费用,通常在3美元到8美元不等。

2006年,曾经的布鲁克林英语教师Paul Edelman根据自己在网上搜索备课资料的经验创建了Teachers Pay Teachers(以下简称TPT)。今天,他这个脑力劳动的产物已经是一个拥有全球各地用户的公司,甚至可以和Etsy和iTunes比肩:TPT成为了一个售卖老师的数字教育产品,并从中抽成15%手续费的交易市场。三月下旬,TPT宣布它已经帮用户赚取了7600万美元;一名佐治亚州的幼儿园老师通过在TPT销售自己的备课资料成为了百万富翁。网站的会员数正在急速增长。一封Edelman在三月发给他的卖家的邮件中称,每天有5000个新教师加入该网站。

增加(在一些罕见的案例里,减少)教师收入的可能性,促生了一批“教师企业家”,他们以Pinterest或其他社交媒体为杠杆,销售他们家庭作坊式的教育产品。

Jennifer Jones,一个北卡罗来纳的读写专家,有21年在小学执教的经验。她一度还帮校长建立了一所新的学校,并且用新的“标准核心课程”标准培训她的同事。2010年,她决定开始写博客分享她在学校的成功教学实践,并因此收到了其他学校来参观研讨的请求。在同事的催促下,她开始在TPT售卖她的课程资料。今天,她是TPT在北卡销售额最高的老师,并在全世界的TPT老师中排名第25。

因为在TPT上销售的成功,以及每月数次收到全国其他学校发来的咨询邀请,Jones最终辞去了教职,专注做自己的教育品牌。她仔细地在多个社交媒体平台和她的博客上管理着这个品牌。(她的Facebook主页和博客Hello Literacy是严格意义上的职业平台。Instagram则给了粉丝们一窥Jones日常生活的机会。)她大部分时间销售约3美元一件的独立产品,但也有一部分的产品是捆绑销售的,比如售价20美元/年的“标准核心课程”图表整理工具,这个工具已被批准用于整个地区的所有学校。

Jones说,她知道大约有100名老师最终离开了教职,专注TPT销售和其他相关社交媒体平台的推广。甚至有一个专为全职TPT老师而设的Facebook小组,他们中的很多人不得不因为税务原因合并为一桩生意。Boehm说,其他Pinterest会员已经开始投资购买专业级别的相机、灯箱和其他摄影器材,因为他们意识到,他们的社交媒体形象越好,他们产品销售就卖得越好。

“我们现在看到的是教师职业的解体,和老师更多的出路,”Sandy Speicher,设计公司IDEO的教育产品经理说。她说,在过去,老师只有两条职业道路可走:要么一辈子呆在教室里,要么进入行政系统。“我们现在看到的是,教师成长的可能性大大多样化。”

一个图钉的魔法:Pinterest是如何解放了老师的创造力,并催生了新的商业模式


但是,随着Pinterest上教师越来越专业化,也给一些更随意的用户带来了挫败感。他们对鼓励付款的网站越来越厌烦。当一批老师有机会通过网络获得声誉,甚至获得财富时,大部分仍然将自己的钱花在别人产品上的用户,有沦为普通的消费者危险。

这也许是互联网不可避免的现象。在博客发展的早期,还有一种自由无政府的气氛,每一个在某个昏暗角落写作的人,都有和其他人同等地获得读者的机会。但早期这种的以贤能论成败的氛围最终让位给了高调的多人协作博客,很多获得成功的博主转型成了他们曾经嘲弄过的主流媒体。

尽管老师工资不高,但他们习惯会用自己的钱来补充教室所需或者帮助有困难的学生,所以老师为了职业发展在开始在TPT这样的平台上付钱,并不是一个实质性的改变。但当他们负担不起这笔钱的时候,这个教师驱动的网络交易市场将会带来什么改变?答案还不明确。

Speicher认为,重要的是,我们必须把TPT看成是众多解决问题的方法中的一个,我们还需要更多方法。“我们不想(让社交媒体上提供的创新)固化,因为如果那样,我们将重回‘将一个方法死板地套用在不同情况中’但老路上去,”她说。

即便如此,很多与我交谈过的Pinterest用户都认为,浏览教学产品的Pins并不一定意味着他们一定会购买。很多老师在Pinterest上看到了点子——其中有些资源甚至是明码标价的——然后很快意识到他们可以根据自身情况改造这些备课资料,让它们更适用于自己的教室。

“老师希望变得更有效率,但同时也希望他们可以运用创造力塑造自己使用的东西,”Speicher说,“所以当老师浏览资源的时候,他们倾向于对获得的资源做一些修改。他们将会结合对自己学生的了解,在材料上加工,生产出更为合适的产品。我认为对于老师来说,不只是灵感和信息的输入,而必须明白对自己而言什么是可配置的,才是科技正确的介入方式。”

插画:Marina Muun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创业者有时候会说他不在意股份,只要公司好就行,这是很无知的说法。你看马云早期在意吗?

2015-04-2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