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疫情下“停摆”的东南亚电商市场,谁是最先倒下的人?

36氪的朋友们 · 2020-04-07
疫情的影响,全球市场无一幸免。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亿邦动力”(ID:iebrun),36氪经授权发布。

作 者丨任倩文

编辑丨何洋

疫情的影响,全球市场无一幸免。在跨境电商大热的东南亚市场,卖家们更是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跨境供应链服务商米仓创始人孙剑巍告诉亿邦动力:“目前东南亚各国管控力度并不强,现在普遍爆发,都采取了一些极端措施,商业状况不容乐观,很多正常的经济活动都被迫终止,面临停滞状态。”

01 物流之难

跨境市场也受到很大影响,主要是物流成本高、航空运费价格上涨严重,海运船期也不稳定。这主要受两个因素影响:一是各国封城封国,二是大量客机停航。

在孙剑巍看来,目前东南亚物流处于一个“冰冻期”,运力以及最后一公里都受到巨大影响,导致时效过长、价格暴涨。

一、空运方面,目前主要问题是,因为中国的航空货运是以客机腹仓为主,约有70%的运力都靠客机,且全货机并非出口主流运力,整个国家全货机也不多,而客机大面积停运,直邮货品面临运价高昂且很多国家无法发运的问题。

由于跨境电商的产品客单价相对比较低,这种高昂的空运定价对跨境电商直邮出口的影响很大。不仅是跨境电商,很多传统外贸的中间商品,如手机屏、显示屏等产品客单价较高,对航空需求也很大,同样也会受到很大影响。

二、海运方面,部分地区海运要求船到目的地码头后需隔离14天,导致货船的周转速度变慢,另外船员轮换需要乘搭飞机,各国的隔离措施,导致船员无法正常轮换,目前的船期也就变得不稳定,物流时效不能保证。与此同时,很多货船的船期也面临被取消的问题,导致海运价格也有很大波动。

三、最后一公里的派送,疫情导致派送员大量减少,人力不足使最后一公里派送时效延误、成本上涨。而除了各国主要的城市外,在东南亚一些非首都城市,干线交通受到影响,基本上无法进行订单派送,导致卖家产品退货率大幅增加,占压资金。

由此,对卖家的主要影响是:

一、部分品类的订单减少,退货增加,从而使库存积压,导致资金链紧张,“当前的情况是,卖家资金被占用的很厉害,因为许多品类的货物订单减少,物流不畅,退货率飙升,导致现金流会出现问题。”

二、物流成本上涨严重,不同国家情况不同,但整体上达到5~10倍的涨幅,使卖家利润都被物流给“吃”掉了。

而目前,东南亚各个国家情况不同,所面临的物流成本和时效问题也不相同。各国的防疫政策每天都在变化,物流面临极大的不确定性。

02 现在还不是最困难的时候

据了解,由于疫情,使东南亚消费者的消费意愿也在降低,非必需品如服装、3C等与国内情况基本相同,但是日用消费品,居家商品,宠物用品和医护产品的需求增长很快。

所以,在孙剑巍看来,此次受影响的东南亚卖家跟大小体量无关,主要跟品类相关。“现在比较畅销的品类,本身不会差到哪里去,但是滞销品类,不管大卖家还是小卖家都会很难受。”

“因为订单减少,除了一些疫情导致需求增加的特殊品类,其他产品在平台上也没有太多扩充机会,去找新的机会也是不现实的。”

孙剑巍指出,当前,面临种种困境,卖家想要转换赛道,布局其他品类的风险很大。比如,防疫物资出口,现在国家规定需要国内外各种资质认证,导致线上销售的不确定性就变得很大。“有些之前想做医疗物资的卖家,现在很多货就砸在手里了。”

另外, “相对于电商,疫情对传统贸易的影响可能是更致命的。”孙剑巍表示,目前,东南亚供应链端产能都在下降,直接走线下一般贸易的大订单明显减少,很多外贸商家想转跨境电商,但又苦于没有跨境电商运营能力。

而这还不是最难的。“最困难的时候应该在5、6月份。”孙剑巍判断,由于很多工厂现有订单都是去年签订的,因此还保有生产能力,但当前很多工厂订单都在锐减或取消,预计到6月份,很多工厂可能会面临完全没有订单的情况,到时候,工厂现金流耗尽,会出现大量工厂倒闭的状况,“一旦他们倒了,卖家货源这一端同样也就出了问题。”

据称,目前,很多卖家的服装工厂都在东南亚,订单几乎已大减半,很多连订单都没有。其所在国对劳工保护的条例,人员入境的限制,也令工厂面对额外的困难,其同样也面临无法开工、倒闭的问题。

“所以,疫情对跨境贸易形态产生巨大的影响,各国的隔离措施对海外市场也是一个电商教育的过程,疫情过后会使之有一个较大的发展。同时,也倒逼传统贸易重视跨境电商这个不断增长的销售渠道。”

03 现金流!现金流!现金流!

“这次疫情对物流、货代企业、卖家等都是一个大洗牌,保证现金流很重要,现在没有多少机会,也不是进行业务扩张的时候。”孙剑巍谈道,当前要想办法活下来、熬过去,才是最核心的问题。 

他直言,对于物流公司而言,怎么样确保自己的现金流能让企业生存下来也是第一要务,同时还需要控制好各项成本,根据市场需求来进行应变。

据介绍,物流供应链企业所受的冲击是,最明显的就是成本大幅度提高了,而这个成本来自包机、海运等的运价大幅提升,且应收账款的坏账风险在提高。

“应收账款的风险,就是很多卖家撑不住之后运费也付不出来,就导致坏账风险大幅提升,经营风险也增加了,而卖家的经营风险,自然也会转嫁到物流商身上。”孙剑巍说道。

据介绍,米仓目前不仅面向东南亚,欧洲、澳洲市场也都在运行。对市场的变化也非常敏感。所以,米仓也采取了一些措施应对。比如,由于原本直邮的9610模式都是走空运,但由于空运价格上涨过高,米仓开通了海运的9610模式,虽然时效性低,但成本也低了很多。同时,为缓解货机运力紧张问题,也在开拓一些包机业务。 

整个东南亚市场的回暖要根据疫情的走势,而中国控制疫情的模型在东南亚市场并不适用。由此,孙剑巍预估,可能要到10月份以后,整个市场才会恢复正常。“但是,等疫情过后,电商会快速发展,且反弹力度也会很强。”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经历微博、微信等泛流量红利后,企业用户在钉钉上寻找私域流量。

2020-04-0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