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专访《青你2》:女团还是话题?当代选秀到底要什么

娱乐资本论 · 2020-04-06
就像草根选秀那么多,但都很难超过2005年。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作者吴晓亚,原标题为“女团还是话题,当代选秀到底要什么?|专访《青你2》总导演、制片人”,36氪经授权发布。

2018《偶像练习生》《创造101》、2019《青春有你》《创造营2019》《以团之名》、2020《青春有你2》《创造营2020》《少年之名》。三年8档,中国选秀节目的密度达到最高峰。

如果依照三年来几档节目的市场反馈画一道曲线,2018年必然是黑马巅峰,蔡徐坤、杨超越两位顶流由此成名,无数经纪公司蜂拥至偶像培养行业。之后的2019年则是猝不及防的滑铁卢。到了2020似乎有触底反弹的趋势,至少从目前“淡黄的长裙”的传播力度来看,《青春有你2》(以下称《青你2》)已经超越上一季出了圈。《创造营2020》单单官宣导师就制造了数个热搜。

基于综艺市场和长视频消费习惯,女性一直是这类娱乐产品的主力,因此审“男色”的男团选秀一直被认为是最安全有效的节目模式。无论国内外,以《偶像练习生》(以下称《偶练》)为代表的精品化选秀节目都从男团入手。但从近几年同类节目的话题度上来看,无论是“青系列”还是“创系列”,往往女团选秀更易带来爆款效应,且商业效益更明显。

今年两个系列不约而同做起了女团选秀。《青你2》率先接受检阅。

在与娱乐资本论的谈话中,《青你2》制片人吴寒提到,爱奇艺做女团选秀其实是基于行业需求的转变,《偶练》启动时爱奇艺就计划做两年男团后开始做女团。当然,“男团市场经历两年后,需要沉淀和积累”也是很重要的客观原因。

鱼子酱文化副总裁、《偶练》《青你》系列总导演陈刚也提到,做女团既是长久以来的准备,也是一种行业现实储备下的选择,“虽然很多公司正在不断招募,但很多都是素人起步,没有一年半载真不敢说是训练生,但两年下来关于男训练生的消耗非常大,慢慢地数量开始不够,这个问题我们在《青你》里是能感受到的,这个情况其实大家都有碰到。”

确实,从综艺市场来看,相对男训练生已经被四档节目收割了两轮,女训练生市场只经过一档节目的一轮收割,没有被过度开发,有更多好苗子等待被发掘。上官喜爱、安琦、许佳琪、刘雨昕等一批优秀训练生在《青你2》中的表现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目前也在助力榜前列。尚算充裕的人才储备构成了《青你2》成功的基础。

但我们也注意到,现在《青你2》助力榜榜首仍然是“小作精”虞书欣,破圈的“淡黄的长裙”梗出自毫无rap经验的李熙凝和秦牛正威。甚至回到两年前的《创造101》,观众侃侃而谈的是“村花”杨超越、“地狱使者”王菊,这些节目效果超越了女团的影响力。于是衍伸出另一个问题:当选拔以综艺形式呈现出来时,制造节目效果与遴选实力团体应该如何平衡?

男团之后

从前年的《创造101》到今年的《青你2》,女团选秀似乎天然在关注度和话题度上就比男团高一些。有网友将这种现象归结为“女团选秀爱上演宫斗戏”、“女子力更符合当前的社会热门议题”等原因。这两个话题都在女团选秀节目中出现过。

事实上,陈刚团队和平台很早之前就分析过男团与女团在话题度、内容传播及商业传播上的能力区别,最后的结论是,女团选秀可能在商业上更占优势,但两者在内容和社会话题的传播层面区别不大,“如果传播效果不好就是导演组做得不好。”因此,对爱奇艺和鱼子酱来说,选择做女团很难说是根据市场选择做的临时调整。

据吴寒和陈刚介绍,从做《偶练》开始,他们就在关注女团市场,每年更新对女团的调研,得出的结论是,尽管市场上有女团选秀节目,但女训练生的储备依然非常大,仍急需平台的节目作为出口。

通常一个成熟的练习生需要一到两年培训,而过去两年中只有《创造101》一档聚焦女团的节目,因此从节目所需的练习生数量和市场保留的质量看,女团确实有较大空间。

不过,对整个团队来说,第二季不仅是男团转女团的变化,更是创作思路调整回来的挑战。

“《偶练》之所以成功,一是有很好的训练生基础,第二,有很好的意识形态基础,第三,新。特别是第二点,那时候所有内容都是返回给全民制作人的,而不是导演意识形态在引领。”陈刚回忆,《偶练》最开始其实经历了一次返工,“因为我是做草根选秀出来的,导演思维很重,《偶练》第一期花十几天剪出来的东西导演思维就非常重,属于导演要给观众看什么、导演要做什么,甚至节奏都是导演节奏,后来全盘推翻。所以为什么大家觉得《偶练》刚开始的剪辑质量跟不上,全盘推翻了怎么跟得上?能播出就不错了。”

《偶像练习生》

修整后的思维确实来了节目的高热度,《偶练》点燃了国内偶像选秀的第一把火。从那时开始,团队更坚定了这种全民制作人视角的核心理念。直到现在,很多粉丝仍能对《偶练》出道组和未出道选手的表现津津乐道,证明了这种创作思路的正确性。

但《青你1》的时候,这种意识形态淡薄了,恰好彼时男训练生的市场储备经过过度开发。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从筹备《青你1》到开始选择训练生,陈刚都感受到一种力不从心。“我觉得人还是很重要的,但还是两条腿走路,一是我们自己本身对于内容的创新度和思路对不对,二是行业里提供给我们的人才储备是不是到位。这是很明确的两点,只有同时满足才有可能呈现好的节目。”

尽管根据猫眼数据,《青你1》的最高热度高于《偶练》,但从云合统计的播放量看,《青你1》的累积播放量刚刚超过10亿,是《偶练》的一半。从成员认知度来看,《偶练》捧出了蔡徐坤、陈立农、范丞丞等出道选手,未出道的个人、经纪公司也顺势起飞。《青你1》尽管最终由李汶翰、陈宥维等九人成团,但成员知名度、活跃度相较前者还是有差距。

因此,当决定第二季做女团选秀时,陈刚和团队意识到,一定要把思路调整为交还权力于青春制作人的思维。这也是《青你2》设置“X的无限想象”核心创作理念的根本原因。从最初的训练生选拔,到导师的敲定,以及最后的成片展示,都是这套逻辑上的产物。

在这套逻辑下,几乎每一期都有重点训练生进入观众视线,如第一周观众记住了虞书欣、上官喜爱、小王、张总,后面许佳琪、安琦显露头角,本周之后宋昭艺、刘令姿、马蜀君走进观众视野。

从数据来看,《青你2》的播放量截至4月4日已经超过6亿,节目影响力相比《青你1》有很大提升。每期节目上线后都能收割数个话题。一方面这得益于创作思路调整,另一方面也在于市场上有相对充足的女训练生供节目组挑选。

女团的标准

吴寒告诉小娱,《青你1》结束后爱奇艺便立即开启第二季女团选拔的准备,比2018年准备第一季时还提早一个月。

从2019年六月开始,制作团队用了接近半年时间遴选训练生,共接触了约两百家经纪公司,经过初步筛选收到五千多名训练生的正式报名,获得导演组面试资格的大约两千多个。据吴寒称,这可能是三季以来最大的量。得益于《偶练》和《青你》的品牌,很多经纪公司会主动递上橄榄枝,但爱奇艺也有自己的接触策略。

“我们的大方向是,首先一定要争取这两年有过合作、熟悉的公司。其次是继续拓展新公司,很多公司虽然可能是《偶练》期间刚起步,但通过两年筹备还是有一些基础不错的训练生。”这是陈刚面对海量练习生和经纪公司时给出的策略。

不过,爱奇艺是第一次做女团选秀,而腾讯视频有《创造101》在先,市场上培养女团的经纪公司只有那么多,必然产生碰撞,而且多家经纪公司跟两大平台都有过合作。今年又该如何取舍?这就涉及到一个匹配度的问题。

一位经纪公司负责人告诉小娱,两档节目在选人上的硬性标准其实是相似的,首先都希望有基准的业务能力,再有一些个人特色。

另一家经纪公司——丝芭传媒,今年安排训练生参与了《青你2》和《创造营2020》。“相对来说,去《青你2》的成员基本是方方面面都更成熟的,比如经历更成熟、出道时间比较久,或者人气更成熟,在团内的总决选排名整体更高。”

从节目组层面看,唱跳的底线也是有必要的,“至少要有训练基础或艺能基础,或者至少本身有一个偶像基础,不能无下限,否则就是草根选秀。”这是陈刚的要求。

但陈刚不太允许《青你2》中出现“脸盲”这种事情。“脸盲难道只是因为一张面孔吗?根本不是。脸盲更多在于人的各种维度,比如特点和能力,以及这个节目能否做到给大家更多选择。如果观众评议节目出现脸盲的问题,就说明标准是单一的,而单一标准不是未来走向。”

因此,不同平台与经纪公司之间更多需要匹配的是双方认知和审美层面的东西。上述经纪公司负责人提到,“比方我觉得我的某个训练生,唱功好、跳舞是短板,这是我的认知。两个节目的导演、编剧也会有一些反馈,如果跟我们的认知比较符合,我们就会优先参加这个节目。如果相反,我们就不会让她选择这个节目。”

丝芭今年向《青春有你》输送了10名成员,两个小分队。其中 SNH48 7SENSES 是丝芭传媒的国际化小分队,经受过专属定位和海外培训。同样在“养成系”下成长起来的另一组 SNH48 的成员,则希望能客观体现团内“千人千面”的真实面貌。“其实我们让两组成员同时出现在舞台,就是希望向外界传递出‘我们不想被刻板定义’的态度。”丝芭方面表示。

这似乎正好与《青你2》的需求相匹配。吴寒强调,平台一般并不会针对某一家经纪公司做人数的限制,理论上是有多少都可以送过来报名。然后节目组会横向考量,将所有人放在一个池子里去比较。最后遴选出足够的人数。

至于女团该是什么样子?吴寒和陈刚都没有做出过固化想象。

就是依照这个看似没有标准的标准,《青你2》在某种程度上确实做到了多元化,节目播出之前,外形不似一般女团成员的上官喜爱就曾引起一轮“是否适合女团”的讨论,节目播出后,爆炸头的张总、颜艺满分的小王、嘴角有痣的安琦都引起过观众的讨论。

不过,节目播出以来还存在另外一种同样声势浩大的讨论,围绕那些看似“不女团”的训练生和无关实力的行为。

选秀之外

这似乎是选秀节目的宿命。时至今日07超女在《王牌对王牌》重聚仍能掀起一段长达十几年的恩怨情仇。《青你2》也不例外。

节目播出以来,比起实力,一些训练生的绯闻、性格、人生经历更吸引观众,比如因为“做作”出圈的虞书欣、被定义为“reader”的秦牛正威、“网红”林小宅,甚至有过婚史的蔡卓宜、疑似抱团的四胞胎。《创造101》中也有“村花”杨超越。这些人究竟是来做女团担当,还是节目效果担当?面向大众层面的选秀节目一直存在这个问题。而《青你2》的第一次出圈也是源自一段不太成功的rap和导师Jony J无可奈何的表情包,这是否在某种程度上消解了选秀的初衷?

在吴寒看来,这个问题要回归到“做一件什么样的事情”上来。“客观上来讲,如果要去定义的话,它是一档选女团的综艺节目。这些都是真实发生的事情,在整个节目进程中,一百多个人需要经过层层筛选,完成各种任务,到九人出道。这其中有人遇到的是她擅长的事情,发挥得很好,但有些人遇到的是她不擅长、发挥不好的事情。”

从选手属性的多元角度来看,吴寒认为这是中国选秀或偶像培养市场特殊性决定的,“可能海外所谓的成团方式比较固定和单一,训练生必须进入经纪公司经过培训后成团。但中国的这个产业有自己的特点,未来想做偶像并不只有这一条路径,她可能是学生、演员,或者其他行业,但只要喜欢唱跳和舞台,就可以进来。这也是国内这些节目的选手开合面比海外大的原因。”

至于镜头多少问题,在吴寒看来,客观来看,《青春有你》毕竟是一档综艺节目,如果给每个人平均分配一分钟,节目会很难看,“那更像一档赛事转播,这不符合综艺节目的制作方式。我们的平均和公平体现在保证每个人前期的素材拍摄和制作都是一样的。之后再根据个人的表现以及节目需要从里面真实筛选。”

至于在导师的选择上,节目组也尽量避免他们的光芒“盖过”训练生,陈刚不太理解‘盖过’这个词。“也许大家觉得艺人是不是要更多光芒、更多流量,给予节目更多热点之类的,但我个人觉得这个效果一定是在节目过程当中,而不是首先开始的选择当中。”

在吴寒看来,青春制作人和导师在《青你2》中的更大的作用是一种陪伴感,并且用他们自身的经历来给训练生们做引导。最重要的还是将注意力还给训练生。

而为了更全面地呈现训练生们的方方面面,爱奇艺设置了一周综艺带,除每周四、六播出两期正片外还制作了多档衍生节目,包括《好吃的少女》、《青春加点戏》等,贯穿全周。

吴寒告诉我们,一开始爱奇艺就想打造一个综艺带的概念。一是因为素材量非常大、内容非常多,二来是希望能够让训练生们拥有更多展示空间,让粉丝和观众能从不同角度更多了解她们。

有惊喜,也有争议,但目前《青你2》的市场反馈仍超出了制作团队的预期,也为2020年的选秀市场打开了好局面。但今年能否重现2018年选秀元年的辉煌,我们还是要打个问号。

三年前偶像养成市场一片蓝海,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收割红利。三年后即便是女团选秀,也早已是红海。正如陈刚所说,再达到《偶练》的高度真的很难,因为当时确实有太多天时地利人和。就像草根选秀那么多,但都很难超过2005年。

+1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是乘风破浪,还是被拍在沙滩上。

2020-04-0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