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连载IP影视化的难题,《龙岭迷窟》解决了吗?

毒眸 · 2020-04-03
改编和尊重原著之间,这个平衡木不好走。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毒眸”(ID:youhaoxifilm),作者 符琼尹,编辑 吴燕雨。36氪经授权发布。

“怪哉怪哉,怎么这位的长相,与老夫年轻时颇有几分相似?”昨天播出的第3集《龙岭迷窟》中,陈瞎子摸着潘粤明饰演的胡八一的脸说。

胡八一笑了:“您这是变着法子占我便宜啊。”但看过《怒晴湘西》的观众一定知道:才没占你便宜呢——潘粤明曾在其中饰演天下群盗之首,卸岭力士魁首陈玉楼。而下周,《怒晴湘西》的主角鹧鸪哨也将在《龙岭迷窟》的剧情中出现。

由同一团队主导、同一演员阵容打造的 “鬼吹灯”宇宙,就此拉开序幕。这要从《怒晴湘西》开始说起——《怒晴湘西》之后,腾讯视频决定,将《龙岭迷窟》《云南虫谷》《昆仑迷宫》《南海归墟》《巫峡棺山》这五部连贯的作品进行五部连拍。主创团队是由费振翔导演及师父管虎、梁静带队的7印象团队,主要演员阵容无例外也不再发生变动。

打头阵的《龙岭迷窟》表现如何?从热度来看,播出后“鬼吹灯”便一直在热搜榜上,最高还升至热搜第一;豆瓣的“实时热门书影音”也一直位于热搜第一,甚至带动前作《怒晴湘西》《精绝古城》一并登上高位;从口碑来看,播出首日、豆瓣评分目前为8.4,是近期播出的国产网剧里最高分。“整个故事虽然有改动,但是主线还原度很好,而且逻辑顺畅,无论情节还是台词都亮点十足。”有原著粉在豆瓣评价。

得到这样的评价并不容易。由于网文IP是以连载的方式发出,为了刺激读者同时也制造悬念,当章节集结成书后难免会有一些断裂的“片段感”,这也是连载IP影视化面临的普遍难题。《龙岭迷窟》开播前,毒眸(微信ID:youhaoxifilm)独家专访了《怒晴湘西》《龙岭迷窟》两部剧的导演费振翔,他告诉毒眸:“‘鬼吹灯’系列的许多地方,都需要用剧本及影像化去补充它的逻辑。”

而一旦开始下手改编,稍有不慎又容易“伤筋动骨”,触动了原著粉的雷区。在改编和尊重原著之间,这个平衡木应该怎么走?

逻辑性——连载IP影视化的普遍难题

在2015年之前,对《鬼吹灯》这样的重量级IP来说,除了作品中的逻辑性难题,更难解决的是作品连贯性的问题。当时的市场环境中,没有一部重量级连载网文IP被全系列开发,版权要么分散各处,要么还不具备开发的能力。

不过2015年之后,《鬼吹灯》小说拥有了被全系列开发的土壤:这一年,IP改编的网剧已经在各方面刷新了成绩,流量、热度创新高,制作班底和投资数额也在这一年全面升级:据媒体统计,2015年投资在2000万元以上的网络剧有近20部;慈文传媒、唐人影视、正午阳光等知名电视剧公司也已投身于网剧的制作。

当网剧的投入产出比增加,且网剧制作班底有了升级,平台也开始宣布加大对网剧的制作规模。2015年9月,腾讯视频宣布将开发《鬼吹灯》全系列作品:“我们呈现给观众的将是最全最正宗的《鬼吹灯》。”

此时,他们也就遇上了网文IP改编的普遍难题——

网文为了给读者更大的刺激,制造连载的悬念,剧情的发展常常是片断式的,逻辑性不强。以《龙岭迷窟》为例,费振翔告诉毒眸:“原著里胡八一、胖子和大金牙在上半部就开始探险了,下半部基本都在解释过程里的东西,想要变成剧作是需要把故事的起承转合重新编排的。”

同时,此类题材虽然最吸引人的是探险部分,但导演在讲故事时还是需要把人物立住。“不能上来就是探险,找到东西之后遇到艰难就出来,那就成游戏了。”费振翔告诉毒眸。但由于类型的特殊性,此类题材塑造人物的空间并不多,“它不是一个家庭伦理剧,可以用很长的篇幅讲一件事儿。在这种类型片里,就要在最短的时间去把想阐释的人物关系和所有的情感说到,而且在哪一点给到,这些都是很难的。”

《龙岭迷窟》剧照(图片来源:微博@网剧鬼吹灯)

此外,想在获得原著党认可的同时做好改编,这个平衡木并不好走,与改编方式、创作者的能力都密不可分。

面对“鬼吹灯”系列诸多待解的难题,腾讯视频请来了堪称“顶配”的制作班底,在剧本的逻辑补充上下足了工夫,这从前三部鬼吹灯作品的表现中也能窥视一二。

《精绝古城》的创作团队删减了一些难处理的部分,书里关键的情景、情节基本都被保留下来;《黄皮子坟》大胆创新,增加了诸多新人物和新情节,为故事增加了一些笑料,也助推了主角们的成长;《怒晴湘西》则在改编过程中不断做市场分析和调研,了解书粉的需求点。“每一位读过原著的观众都是前辈”,这一想法贯彻团队创作始终。

《怒晴湘西》剧照

这三部作品在影像化上的努力,最终都取得了什么样的效果?

仅从数据来看,2016年年底播出的《精绝古城》至今豆瓣口碑评分仍然在8.0分,45.18亿点击量拿下了2017腾讯视频年度网剧第一名;《黄皮子坟》在年末的复盘中也被认为是2017年腾讯视频“在会员拉新和留存上比较好的项目”;《怒晴湘西》则在《2019腾讯视频年度指数报告》的“会员价值TOP10”中排名第三。

而在《龙岭迷窟》播出前,毒眸了解到,团队在解决逻辑性难题时,也在思考五部连拍的连贯性难题:既然已经保证了可以五部连贯拍摄,那么每一部作品的差异化在哪里?团队于是对每一部的气质、色调做出了区分。

导演在《龙岭迷窟》片场

“《黄皮子坟》是冬天的戏又在北大荒,雪山也多,我们把它定为银白色;《怒晴湘西》是在湘西发生的事儿,所以蓝绿色比较多;《龙岭迷窟》是在陕北,所以是金黄色比较多。每一部戏颜色的调性是根据不同的地貌提前定好的,有明确的影调和色调为底,在这个基底下再去搭景、找景,都会有个统一的赏析的调性,是不会乱的。”费振翔告诉毒眸。

《龙岭迷窟》的答卷

作为第四部播出的“鬼吹灯”系列网剧,《龙岭迷窟》如何应对网文IP改编的逻辑性问题?从《龙岭迷窟》目前播出的六集中,已经能看出主创团队的回答——

首先是人物出场顺序的调整。原本要在书的后半部才出场的Shirley杨和陈瞎子,分别在第二集和第三集就已出场。当胡八一和王胖子在开始为一双绣花鞋背后更多的文物踏上旅程时,Shirley杨也在美国有了新的发现;陈瞎子则在完成“鬼吹灯”宇宙的串场之余,也在指引主角们找到龙岭迷窟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Shirley杨在第二集就已出场(图片来源:微博@网剧鬼吹灯)

“如果严格按照原著拍,Shirley杨可能要剧集后半部分才出场,那还叫剧吗?”当被问及出场顺序的调整时,费振翔导演告诉毒眸。如上文所说,《龙岭迷窟》一书上半部分是探险,下半部分是解释,以及为下一部《云南虫谷》做铺垫。如果严格按照原著的出场顺序拍摄,想必上下两部分割裂感会非常严重。

其次是对每一个配角的充分利用。在剧中设局想蒙骗胡八一等人的李春来,在原著中仅出现了几章;而李春来背后的指使者,与胡八一、胖子、大金牙进行了一场精彩巷战戏的马大胆,在原著中更是几乎只活在李春来的讲述中。小说中出现多个这样的“NPC”式人物,并不会影响阅读体验。但在实际的剧集拍摄中,让每一个出场的有名有姓的角色承担更多的功能性,才能充分发挥其价值。

周晓鸥饰演的马大胆(图片来源:微博@周晓鸥)

主角之间的互动也比书中要丰富许多。原本书中会有大段胡八一对事物的解释,而在影像化之后,会在他解释之余加上不少笑料,比如大金牙和胖子的一唱一和。同时,他和胖子的互动也比书中多了不少,比如两人掉进沙洞后几次关于“被那什么了”的对话笑料十足。三人的逗贫也让这个险象丛生的探险故事多了许多喜剧色彩,有网友还笑称这三人可以开一个“灯云社”了。

胡八一、胖子和大金牙的搞笑互动(图片来源:微博@网剧鬼吹灯)

除了在剧本环节通过上述方式弥补,对《鬼吹灯》这样的探险题材小说而言,不因操作强度和难度避开一些场景和生物的呈现,也是对影像化后作品逻辑顺畅的保证。毕竟作品核心在“探险”,那么许多场景及生物便是重要的线索。

“为了尽量还原书中场景,《龙岭迷窟》导演和摄像团队、视效团队做了很多尝试,拍摄前就从置景、灯光、技术设施等多个维度保障拍摄的顺利完成,包括2万平米内景的打造和3千米溶洞的全方位布光。”该剧摄影指导向毒眸透露。据悉,《龙岭迷窟》还让几乎所有的视效团队参与到了前期的创作中,这也一定程度上保证了最终呈现的视觉效果。

诸多努力之下,《龙岭迷窟》的答卷回答得如何?

从目前豆瓣8.4的分数看,一定程度上也体现了观众对前六集效果的认可。在豆瓣《龙岭迷窟》页面上的高赞短评中,就有多年的书粉点评道“《龙岭迷窟》是几部系列小说中高能情节相对薄弱的一部,要想拍得引人入胜,对导演、编剧和演员都是很大的考验。今晚看了正剧,整体感觉没有让人失望。”

观众们的反馈,主创们想必也在拍摄现场一一浏览中。目前《云南虫谷》的拍摄也已经接近尾声,在费振翔看来,“我们团队是一支日趋成熟,极速成长的队伍”,当然,这就意味着未来前进路上将会挑战更大的难题——

“《黄皮子坟》的时候大家都是‘小学生’,从摄、录、美、光、影、服装、造型、导演全是懵的状态;《怒晴湘西》可能就长大一点,相对想得就更多了,因为只有长大了烦恼才会更多;到了《龙岭迷窟》(我们)又成长了一点,就会开始给自己设(立)障(碍),就会更难更复杂。”

“只有一部比一部难。如果觉得一部比一部轻松,是因为一部比一部差。”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CEO和CFO也将在美国面临诉讼和赔偿”

2020-04-0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