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创业公司行政主管自述:我在硅谷碰到的各种奇葩事儿

神译局 · 2020-04-02
我讨厌我的同事们。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硅谷是诞生科技创新公司的温床,一提到硅谷,就联想到颠覆、创新、科技,硅谷的工作和生活也让人神往。本文是选自《旧金山自白》,专门讲述当地人的匿名故事,在这篇文章中,一名在硅谷创业公司上班的行政主管分享了自己碰到的各种奇葩事儿。

晚上10点,我正准备躺床上看一集(或者三集)电视剧《办公室》(The Office),Slack(线上办公软件)上发来了新消息。我知道我应该关掉通知,但我从来没有这样做过,如果这么做的话,稍后会有大量的信息突然涌现,这种情况带来的焦虑让我无法忍受。

我在一家初创公司上班,这条信息是公司的一名销售人员发来的,他叫格雷格,是一个经常抱怨的人,常对很多事情生气,然后向我诉苦。我是行政经理,我的工作就是耐下心来,认真倾听,满足他或任何其他员工的每一个要求,同时对股票期权和医疗保险心存感激。

一般情况下,格雷格的要求是在办公室购买他喜欢的某种乳清蛋白,但这次不一样。

这次他发来的是一张马桶被大便堵塞的照片。

你可能想知道我接下来是如何做的。答案是,我吃了一颗安定片,开始免费试用冥想软 Headspace,打算明天早上再处理这个事情。

虽然这件事在视觉和时间上令人震惊,但这并非个例。事实上,我在工作中经常遇到各种糟心事。我要经常离开办公桌处理各种事情,例如做25万美元的开支报告,策划我不愿参加的活动,处理物业相关的事情,或其他各种各样的任务——为员工冲厕所。

需要说明的是,人们不会走到我的办公桌前说,“嘿,我刚在男洗手间放了一个漂浮物,你介意帮我处理一下吗?”给科技圈(以及其他领域)的员工提个醒:硅谷环保主义者喜欢用压力辅助马桶,这种马桶需要一些时间让水箱加满水。所以,如果你在别人刚离开后就使用马桶,而现在水箱还没有加满水,那么很有可能马桶没有坏,只是它还没有准备好。

尽管我提醒了他们这个简单但重要的细节,人们还是会来找我帮他们冲马桶。我还应该提醒一下,卫生间里有马桶塞,每个人都可以自己冲干净马桶,但他们宁愿我去做这些,就像孩子希望父母帮他们擦屁股一样。

在硅谷当行政经理是一份费力不讨好的工作,让我觉得没有自我价值。但更重要的是,科技行业的公司文化是为员工提供丰厚的福利,在这种文化下诞生的员工的权力让我感到震惊。有些权力太变态了,执行人员根本无法满足。

据我观察,在日常生活中,有些员工非常幼稚,这令人担忧但又无法避免,毕竟有人照料他们所有的事情:餐食和零食是按他们的请求准备的,他们扔进水槽的盘子会神奇地消失,他们免费的康普茶洒在地板上会被其他人清理干净。正是这样,他们觉得在晚上10点通过Slack向行政经理发送一张便便的照片是合适的,而这打乱了唯一能让我放松的事:《办公室》的重播。

我从未想过要当一个行政经理。我认为这不是我的职业,或者至少我希望不是。在曾是一名学者,一个身无分文、疲惫不堪的“知识分子”,在American Studies 的博士项目中,我学到沿海自由主义时,停滞不前了。在研讨会上,人们彼此达成一致,而且经常使用“post-post-”这样的前缀。参加了四年的研讨会后,我决定追求更有创造性的事情。当然,我需要朝九晚五的工作来支持这种奢侈的生活方式:坐在电脑前煞费苦心地写萨拉·沃威尔风格的文章。我应聘了这家初创公司的工作,并在某种程度上让他们相信我能胜任这项挑战。于是,我就成了公司一员。

起初,我很喜欢这份工作。当时我快30岁了,但我的年薪从来没有超过24,000美元,而现在我的工作只是帮别人订购零食,收快递,每天下午5点能准时下班,而我赚得比之前更多。我的老板很酷,我们喜欢同样的音乐,面试时,他告诉我,如果他的乐队做大了,他就不在这工作了。但这种好日子只持续了一个月左右,很快我意识到这份工作不仅仅是订购零食和代收包裹而已,还包括管理日历、活动策划、与供应商打交道,基本上确保任何人想要的东西都能给他们,不管他们是否有能力自己做。我对科技圈的厌倦不亚于我对学术的厌倦。

我每天接收到各种各样的要求,同事还期望以他们的方式进行解决,这让我的工作环境充满敌意,在这种环境中,我不受尊重,他们对待我还不如对待普通人。紧接着,需求一个接一个,我开始怨恨办公室里的同事,其实这么做我是羞愧的,因为其中许多人都非常好,在正常情况下,我与他们相处没有问题。如果你在一家初创公司工作,就把这当做一个警钟,提醒你如何对待公司里处于我这种位置的人。

我还遇到了一些其他的事情:

  • 马桶座圈上有便便,地板上有便便,还有人把便笺簿卡在管道系统非常深的地方,必须要请市政工人来维修。

  • 在新粉刷的墙壁和崭新的家具上涂鸦。

  • 把整碗的麦片、沙拉和拉面都倒进厨房的水槽里。

  • 马桶里漂浮着空气清新剂罐和除臭剂罐,就像斯科塞斯电影里的暴徒袭击一样。

  • 抱怨切的柠檬、酸橙和黄瓜没法用来泡茶。

  • 抱怨星期三的甜甜圈过多(星期三是甜甜圈日)。

  • 抱怨餐饮安排方式不妥。

公司的温度控制器在我的办公室里,我可以调节办公室的温度。我们在Slack上有一个专门针对温度的聊天群,“群聊成员”可以在群里热烈讨论各自区域的温度,我都会根据他们的个人喜好来匆忙调整温度。但是,你知道他们是怎样让我调节温度的吗?你可能会认为他们会有礼貌地和我沟通。但是,他们只是发一个雪花或火焰的表情符号,或者只写“热”或“冷”一个字。换句话说,他们认为任何时候只要有人感到有点不舒服,我一看到表情符号就应该放下手中所有的工作去调温度。

我常把办公室的温度控制在21度到23度之间,但在很多情况下,有的人发雪花,他旁边的人则会发火焰。所以,事实证明,同事们似乎不仅不尊重我的时间,他们似乎也很少考虑周围人的喜好。

要知道,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体温或个人喜好,办公室的同事并不会这么想问题,他们会觉得我是闲来无事,才从工位上起身15次来调整温控器,从而满足某个人的需求。公司里有近300人,不可能满足每个人的需求,但当我勇敢地与高管们讨论我的困境时,他们告诉我要继续努力。显然,对20多岁的人来说,这比其他的事情更让他们感觉到自己像巨婴,例如,他们在上班第一天前,我会提前在他们办公桌上放上讨厌的免费帽衫。

现在,我只是走过去,假装按几个温度调节按钮,然后回到我的座位上。

天气一冷,有些员工就会使用加热器,而加热器会导致整个区域突然断电。大部分情况下,无需使用加热器,尤其是当室温到达23度时。当我终于让员工停止再让断路器跳闸时,他们要求我请一位电工来给整个断路处重新接上电线。电工把所有的断路器都换了,并让我告诉他们如果觉得冷就穿上件毛衣。

你能想象吗?员工对理想化的环境温度的需求是多么让非技术人员感到困惑和混乱。

另一个问题是灯光。理想情况下,我们都应该在充满自然光线的开放空间中工作和生活。不幸的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在类似《家居》杂志的环境中生活和工作,人造光是一种必不可少的恶魔。在公司里,员工毫不估计灯泡的危害,他们会不断地要求用不同的灯泡。

我是一个友好的受气包,我讨厌将行业的文化强加到我的部分工作中,人们会将自己的舒适感和感受优先于做我这种职位的人。

我承认有些类型的光会让人感到头疼,但是我从小被教育不要多说话,不给别人带来麻烦,我在一个月内换了两次灯泡,当第三次被要求更换灯时,我不再忍耐。我让同事戴上防蓝光眼镜,吃点止痛药,别再烦我了。我经常早上6点就来公司上班,并且在买灯泡、雇勤杂工上花了数千美元。

我不能因为我的感受而完全责怪我的同事。他们如此厚颜无耻的要求和行为,部分原因在于我们的互动方式。我过于友好和迁就。当面对每天消极的、咄咄逼人的评论和无理的要求时,我试图鼓起内心深处的勇气,设定界限并开创先例,尽管我可以满足合理的要求,但我的首要任务是确保办公室的日常运作——但我失败了。

我们公司和整个硅谷崇尚的文化,将原本正派的人变成了苛求的人,他们认为自己的舒适和便利比其他人更重要。我希望,如果你正在阅读这篇文章并在科技行业工作,你会更好地理解,行政管理是该行业成功的一个不受重视但又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最后,请自己冲马桶吧。

译者:牧之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近日,上海易居研究院发布了中国50城2019年度房价收入比。

2020-04-0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