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除了电商巨头,这些时尚科技公司也在新冠疫情下逆势而起

36氪的朋友们 · 2020-04-01
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转向远程工作和电商,迎合时尚业的专业数字平台也注定迎来增长。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BoF时装商业评论”(ID:Business_of_Fashion),作者:Chavie Lieber,36氪经授权发布。

英国伦敦——在2月底巴黎时装周期间,随着致命的新冠病毒继续蔓延,丹麦哥本哈根的时装公司Birger Christensen的批发和运营经理Svenja Maria Macmillan知道,时装业即将陷入大麻烦了。

Birger Christensen经营着两个品牌: Rotate 和 Remain,拥有遍布全球300多个零售商。但在本季,由于担心受到传染,买手们纷纷翘掉在巴黎的预约,Macmillan的团队开始担心无法达到销售目标。因此,他们求助于 Joor——一个连接零售商和品牌的数字批发采买平台。他们上传了新系列的大量图片,并让买手直接在Joor上下单,而不是通过传统的面对面预约的方式。

Macmillan说: “在其他时期,我们并不会大量使用Joor,但现在我们的业务依赖它。”

最近几周,新冠病毒已经成为全球性流行病,在199个国家和地区至少感染了75万人,并造成了大规模的经济损失。许多企业的供需都遭遇了破坏,而其他一些企业则被迫关闭门店和办公室等实体场所。但是,也有一些提供数字连接解决方案的公司逆势而起,比如提供电话会议解决方案的公司。

尽管全球股票市场已经崩溃,但广受欢迎的视频会议工具 Zoom 其股价仍在飙升。目前,它的市值为300亿美元,没有一家时尚软件公司有Zoom 这样的规模。但是像Joor这样的数字服务公司或将从这场危机中受益,因为时尚行业已经被迫在适应新的工作方式。

数字化批发

Joor成立于2010年,是一个时尚品牌和零售商的在线市场,其将诸如 The Row、 Marni、 Loewe、 Golden Goose、 Marc Jacobs 和Stella McCartney等品牌与Forty Five Ten、 哈罗德百货(Harrods)、 尼曼马库斯百货(Neiman Marcus)和 Shopbop 等零售商打通。通过将批发体验数字化,品牌和零售商能够通过其软件直接进行购买和销售; 它能还汇总销售趋势,减少重复订单。

2019年,Joor的商品总销售额为120亿美元(该公司拒绝透露进一步的业务数据)。这些销售额只是整个时装批发市场的一小部分。这是因为大多数的市场玩家仍然倾向于亲自运营批发业务。但这种情况可能即将改变,至少在可预见的未来会如此。

BMO Capital 董事总经理兼高级分析师Simeon Siegel表示: “企业需要按照恢复正常状态的方式运营,否则它们将无法保证恢复正常状态。拥有崭新的库存将是关键。”

“零售商无法触碰到你的产品,但如果设置得当,他们仍然可以做其他任何事情,” Joor的首席执行官Kristin Savilia这样描述该平台。

Joor还能品牌提供虚拟Showroom等功能,零售商可以通过图像或视频查看整个系列的细节。Savilia表示,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她观察到利用这项功能的产品销量增加了一倍以上。

NuOrder也是一个数字批发平台,Lacoste、Vince 和 Arc‘ teryx等品牌都在使用。在疫情期间,该品牌免除了新零售商和品牌使用其数字目录的费用。

洛杉矶时尚品牌 Rails 的创始人Jeff Abrams表示,假设贸易展会被取消,他计划将重点放在视频内容上帮助其实现批发战略。他的团队正准备拍摄整个展示系列以及产品细节的视频,并上传到 Joor 和在线视频平台 Vimeo。“我们正在准备一个不涉及人际互动的数字化过程,”Abrams说。

电商的帮手

许多不得不关闭实体店的品牌都希望转向电商来弥补一些销售损失。“在家工作或呆在家里很可能带来更多的非工作屏幕时间,这将给营销人员额外的目标,” Siegel:“他们是否会转变则是另一回事。”

事实上,支持在线销售的竞赛正在展开,一些时尚公司正希望通过技术增强来促进销售。 多年来,零售商一直试图利用3D成像技术和各种各样的“先试后买”解决方案来提高转化率,其中一些方案由AR扩增实境提供支持,但效果有限。但Siegel认为,现在正是这类创新大放异彩的时候了。

Ordre 是一家虚拟Showroom公司,专注于制作时装系列的3D 图像,他们使用类似机场安检扫描仪的机器,在品牌公司现场拍摄图像,每张图像价格大约55美元。该公司首席执行官Simon Lock表示,自疫情爆发以来,该公司一直在为Gucci等公司制作图像,以吸引第三方零售商的买家 (Gucci对此拒绝置评)。该公司最近还宣布与Joor合作:该平台的软件现在支持 Ordre 的图像。不过,Lock现在也鼓励品牌将3D 图像部署到其电商网站上,帮助其提高客户参与度。

Lock表示,市场对Ordre的需求最近在“飙升” ,但拒绝透露具体的业绩数据。他承认,由于疫情的影响,该公司目前正面临着自身的障碍,因为在米兰和巴黎等城市的奢侈品牌Showroom里,要扫描产品也变得更加困难。Ordre在伦敦、巴黎和亚洲等城市都设有服务中心,Lock表示,该公司目前正要求一些品牌直接将样衣送到他那里进行扫描。

“柜姐”直播销售

随着世界各地都在直播新冠疫情的实况,这项技术也帮助到了一些时尚零售商。Hero是一家通过直播应用程序将顾客与商店联系起来的初创公司,Credo Beauty、 Levi’s、耐克(Nike)和 Harvey Nichols百货等公司都在使用。虽然像Credo Beauty和Rag & Bone等品牌的实体店已经关门,但其店员正在通过 Hero 应用向顾客销售产品。

Hero公司的首席执行官Adam Levene说,疫情下,进行直播购物尤其成功: 在三月的前几周,消费者和商店之间的对话率比2020年任何时候都要高。在美国,通过 Hero 下的平均订单在3月份的前两周增长了20%。

在家工作也能进行设计

由于疫情爆发,越来越多的时装设计团队正准备远程工作。直面消费者时装品牌Italic的首席执行官Jeremy Cai表示,产品生命周期管理(PLM)工具将把团队凝聚在一起,这些工具帮助他们管理从概念到生产的商品制造全过程。

Italic使用的是一个叫做Backbone的PLM系统,Allbirds、Outdoor Voices、Kith和Chubbies这样的公司也在用,它能够帮助公司跟踪库存日程表、更新设计并保持与工厂沟通的最佳状态。“PLM就是零售业的圣杯,因为它让你能够在投入生产之前,以数字化的方式完成所有工作,”Cai说。

利用数字工厂的通讯工具将越来越重要,因为许多公司目前正在为即将到来的一季评估库存量。Rails的Abrams说,他的公司通常生产超额20% 的产品,但他说,大多数批发公司可能不得不削减工厂订单。

他说: “我们已经看到一些在封锁区的公司因为人们无法来门店消费而推迟了货物运输。我们需要留意,可能陷入库存过剩的程度有多深。”

他补充说,数字工具可以简化时尚产品的设计开发,对越来越多的公司要求人们在家工作也是必不可少的。虽然团队依赖 Slack 进行各种类型的小组讨论,但是当整个设计团队暂时无法在同一个会议室开会时,能够对版型或裁剪等细节进行评论的软件变得尤为重要。

Italic使用的是AirTable软件,Cai将其描述为“打了激素的谷歌表格” 。Italic可以上传产品图片到软件上,团队能够就最精确的细节提供反馈,然后再把最终版本发送到工厂制作样衣。

一些科技公司,比如阿姆斯特丹的虚拟时装公司 The Fabricant,已经开始向品牌推销他们的整个样衣制作过程的数字化服务。Lululemon、耐克、阿迪达斯和沃尔玛这样的公司已经在使用 Browzwear 软件,让他们可以用数字化的方式来对设计进行实验。

但是像Cai这样的专业人士很快注意到,即使有技术创新,实物样衣仍然是过程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如果你面前没有它,你会感觉像是在黑暗中瞎子摸象,”Cai说:“在时尚界进行数字化产品开发非常困难。私下里会发生很多效率问题,这就是为什么现在是个很困难的时期。”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对有在线交付能力的机构利好”

2020-04-0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