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错过张一鸣的人不配做风投

36氪的朋友们 · 2020-03-31
投晚了的扼腕叹息,退早了的撕心裂肺。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FN商业”(ID:FN-24H),作者:大壮,36氪经授权发布。

8年间,眼睛不大、个子不高、带着眼镜、一脸书生气的张一鸣,带领着今日头条一直走在风口浪尖。这家超级独角兽公司的成长史,资本既是最佳见证者也是最佳参与者。

2012年是中国互联网迅猛发展的一年,这一年中国的互联网圈发生了很多大事儿。比如,2月盛大网络宣布私有化从纳斯达克退市,3月网络视频行业里老大优酷与老二土豆合并了,唯品会在纽交所上市,6月阿里巴巴在港交所退市,11月欢聚时代在纳斯达克上市。

同是2012年,中国互联网圈诞生了两个可以媲美BAT的超级独角兽企业——字节跳动(估值750亿美元)和滴滴出行(估值560亿美元)。

8年间,眼睛不大、个子不高、带着眼镜、一脸书生气的张一鸣,带领着今日头条一直走在风口浪尖。这家超级独角兽公司的成长史,资本既是最佳见证者也是最佳参与者。

一、字节跳动与3个“第一”的投资故事

张一鸣是中国互联网圈典型的连续创业者,投资人称他的成功是必然,然而并不是每个投资人都能在早期投中这样的必然。

从酷讯到微软,从与王兴一起创业做饭否和海内网,到创业做房产搜索网站九九房,张一鸣从未放弃对“内容搜索、信息分发”的一腔执念,最终才有了后来的今日头条。

张一鸣在2016年央视《对话》节目中,曾谈到了创业初期的艰辛,称一个月见30多个投资人,因说话太多导致失声,“在创立的前一年半,其实整个业界并不看好今日头条。”

不过凡事总有例外,在今日头条的早期发展过程有两个人一直坚持相信张一鸣以及他的智能引擎推荐技术,一个是海纳亚洲创投基金董事总经理王琼,一个是天使投资人刘峻。

今日头条是海纳亚洲第一且唯一的天使投资项目,预计最低投资回报也是百亿美金以上,谁能想得到这样超额回报的项目是在餐巾纸上敲定的?

王琼在一篇自述中这样写道:“2012年大年初七,张一鸣约我在他办公室附近的咖啡馆见面。那天天很冷,咖啡厅人很少,我至今记得,当时一鸣是用咖啡馆的一张餐巾纸画线框图,讲解他构想中的产品原型,大体就是后来今日头条的样子。”

“我觉得这事儿很新鲜,当即跟一鸣敲定天使轮和A轮,海纳亚洲都会参与。我当时完全没有料到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几乎没有投资人会看好这个产品;同时,我也没有料到,今日头条日后会成为一家超级独角兽公司。”

比别人看得长远,也意味着要承受未知的压力。王琼在自述中的回忆克制而客观:“2013年3月份,头条当时有了300万 的日活数据,并且一直在稳步增加。所以,我靠刷脸约见了至少20位投资界的朋友,跟他们介绍一鸣的产品。但是一圈走下来,依然没人看好头条。”

后来还是王琼发现DST创始人尤里·米尔纳(Yuri Milner)在美国投过个性化推荐新闻阅读产品 prismatic,她觉得这位投资人肯定是能够理解今日头条的。于是王琼就帮忙联系到Yuri,后者认为头条是中国版的Prismatic,很快决定投资,并且给到5000万美元的估值。

今日头条是DST尤里少有的在早期阶段即参与投资的中国公司,之前DST曾参与小米的C轮融资、京东的C轮融资、Facebook的D轮融资、阿里的E轮融资、Twitter的G轮融资等。

度过艰难的B轮后,今日头条才算一马平川。值得一提的是,王琼算是中国最早一批相信机器学习会成为未来大趋势的人之一,尽管过程并非一帆风顺,但今日头条最终用事实强力证明了这一点。

无独有偶,今日头条是刘峻投的第一个天使投资项目,投资回报也不会低于千倍。

2012年,张一鸣与刘峻在中关村一家“醉爱”的饭馆约谈,两个技术男的交流相对简单,一个醉心研发内容推荐+信息分发,一个热衷琢磨个性化阅读,一拍即合。

刘峻不仅投了钱,还在产品、战略、融资、人才等层面为今日头条提供很多帮助。刘峻在接受《捕手志》的采访中表示:“创业是一件非常孤独、非常苦逼的事情,如果身为股东的投资人都不帮忙,那创业者还能依靠谁呢?”

作为“爱帮忙”的天使投资人,刘峻不仅在今日头条B轮融资时,促成了奇虎360的跟投;还在产品开发层面提出过一些建议。“今日头条最初有搞笑囧图、内涵段子、犀利语录等多个产品,但是我认为犀利语录批判性太强会惹麻烦,就让他们给关了。”

众所周知,后来的后来,在2018年4月10日,内涵段子因为“导向不正、格调低俗等突出问题”被要求永久关停。

在移动互联网崛起的很长一段时间内,VC圈子内都有一句脍炙人口的名言,“如果这个事BAT也要干,你怎么办?”这句话张一鸣也被很多投资人问过。

不过,谁都不曾想到,张一鸣带着今日头条会和BAT这些创业者避之不及的巨头四处开战。

源码资本创始合伙人曹毅也是今日头条的早期投资人之一,他在“刚正面”的视频采访中回忆了与张一鸣的投资往事。

“2012年我代表红杉去见张一鸣,其实是带着成见去的,过去五年有几波创业者一直在做推荐,我其实不太看好推荐。30分钟时间,他很快扭转了我的观点。”在PC互联网时搜索最有效,但移动互联网推荐更创新。

张一鸣非常清楚底层的气候变化,既有很强的洞察力,也能迅速的去行动。曹毅认为:“张一鸣在最早期就抓住了这个机会,其实在全球范围内今日头条是引领了一个模式。”

今日头条也是源码资本投资的第一个项目,曹毅当时果断投资了500万美金,保守估计也会是千倍回报。

“这种级别的公司很稀缺,过去15年这种稀缺的公司只有小米、京东、美团、滴滴、头条,所以能有这个机会,我一定会全力以赴的投,有多少份额就拿多少份额,能投多少就投多少。”在2016年,曹毅就坚定的认为今日头条未来会是千亿美元市值的公司。

二、投晚了的扼腕叹息,退早了的撕心裂肺

在红杉的一次内部培训活动上,谈及错过今日头条这个投资机会,曾一举让3位大佬遗憾到扼腕叹息、疼痛到撕心裂肺。

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直言,“当年错过了今日头条的A轮融资,究其原因就是调查不够、判断失误。幸运的是,后来还是跻进了今日头条的B轮、C轮融资。”

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接着说:“今日头条A轮没投不是一个错误,因为你们投得起B轮;对我们就是错误了,我们错过了天使轮不投就是永远的遗憾。”

同在现场的还有奇虎360集团董事长兼CEO周鸿祎,“刚才他们两个争着犯错,说的我心里特别难过,因为一个是没投今日头条,一个是投晚了,其实这都不是最愚蠢的错误。最愚蠢的错误在这呢,我在一开始就投了,但中间很低估值的时候就退出了。”

关于360投资今日头条的故事,天使投资人刘峻也在《捕手志》的采访中有过详细的回顾。

“2013年头条B轮融资,是DST的Yuri领投,当时我还在360管投资,代表360跟投了一些。那之后没多久,我觉得头条进步很快,已经展现出成为一家百亿美金公司的潜力,就代表360和头条谈了一个大比例投资的条件。”

“当时新浪也想投,曹国伟找周鸿祎,希望把机会让给他,老周一大方就给让了。但是新浪一直在价格上纠结,最后被红杉沈南鹏抢走了C轮的领投,新浪只是跟投了一些。几年后新浪和360因为需要钱就都把股份卖了,也有不错的投资回报。”

一向喜欢直言不讳的周鸿祎,在接受《中国企业家》的采访中说:“我觉得当时360错过了今日头条这个机会,百度和搜狗也同样错过了这个机会。百度忙活了半天,老以为360搜索是竞争对手,没想到真正颠覆百度的是今日头条。”

新浪董事长曹国伟在C轮融资时明确表示:“之所以投资今日头条,是因为微博与其能够产生协同效应,当时今日头条是微博上分享量最大的资讯应用。”

红杉资本虽然错过了今日头条的A轮,但是在1亿美元的C轮融资中大手笔领投。尽管如此,作为中国投资界神话人物的沈南鹏还是在多个场合,反复提及这个错误虽然不可避免,但是每次复盘依然会遗憾。

沈南鹏在某次演讲中说:“我认识张一鸣的时候,心里也是打了一个盹,因为他要做的事情具有巨大的风险,没有人包括在美国都没有人做过。但是张一鸣认为这样的产品有它的空间,可是我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我在他第一次融资的时候,我没投。”

“我做了很多审慎调查的工作,作为投资人很理性,也拜访了很多他的竞争对手,所有的大公司(新浪、搜狐、小米、腾讯)都要做这个产品,我们合伙人讨论以后感觉这个市场竞争太激烈了,这家小公司没有机会。作为投资人有时太聪明了,理性东西思考太多,所以在A轮融资时我放弃了。于是在后面9个月里面证明了我们是错的。”

三、那些完美错过张一鸣和今日头条的大佬们

前文提到,在今日头条创立的前一年半,业界并不看好它,B轮投资也完成的一波三折。事实上,当时国内的资本市场,几乎没有看好张一鸣和今日头条的机构。

其中包括投资圈的大佬,比如梅花创投吴世春、金沙江创投朱啸虎、GGV符绩勋等,还有互联网圈的巨头,比如腾讯、小米和凤凰等。

在天使投资人的信条里,错过项目比投错项目更令人遗憾,今日头条就是被梅花创投吴世春错过的项目。张一鸣是酷讯的第一名程序员,被吴世春从BBS论坛“水木清华”上招来。但是,喜欢投熟人的吴世春偏偏错过了张一鸣。

吴世春曾在访谈中提及,在今日头条天使轮融资时其实是有关注的。“谁知他这么快就拿到钱了。当然,如果我更敏锐一点的话,应该早点去找他。”

如果吴世春对错过头条并没有感到遗憾与后悔,那朱啸虎是不止一次公开表示过对错过今日头条的后悔。“觉得他太斯文,然而中国的互联网还是需要创始人凶狠一点,所以当时就没有投资。”

2013年初,王琼带着张一鸣也曾到访过金沙江国贸三期的办公室。双方只聊了15分钟,朱啸虎便明确拒绝了张一鸣,“那时候,新浪的市值不过30亿美元。5000万美元的估值投一个移动端的新浪,你让我怎么赚钱?”

“钱”景如何暂且不提,朱啸虎在公开采访中表示:“投资人一般喜欢气场强大的人,像饿了么张旭豪、滴滴程维都是气场足够强大的人。比较斯文的创业者就容易被投资人错过,比如头条的张一鸣。”

对错过今日头条感觉比较遗憾的还有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他在接受《AI财经社》的采访中称:“做B轮时和张一鸣沟通比较多,也拿到很多数据来研究,但还是做了一个错误的判断。2013年觉得头条使用人群有限,市场空间恐怕不大。现在看来,中国更多人群是在三四线城市,是我触达不到的人群。另外,张一鸣身上的创新能力和管理上的突破,也是我没有预期到的。”

与资本圈的投资人不同,天使投资人刘峻认为:“BAT的反应相对比较迟钝,大公司对外面的创业公司往往容易俯视,刚开始是看不上,后来又总觉得自己一出手就能把人灭了,结果一错再错。他们也都找头条谈过几次,都想让头条站队,腾讯还想占比例大点,但是也没成。”

潘乱在《今日头条融资故事:得到的和错过的》中也提及,小米错过是因为雷军要价太狠,他想让头条出让20%的股份,以及还要接受小米日活用户的一半收入都要归小米。张一鸣觉得这样做非常不值当就没答应。

今日头条在B轮融资时也曾经找过凤凰网,但是李亚更偏向投一点资讯,于是在2014-2015年,三轮连续投资了一点资讯,成为重要股东。后来在2019年,凤凰卖掉了一点资讯的大部分股权,价值近4.5亿美元,投资回报10倍。

2015年11月,小米以同样条款投资了一点资讯,即便如此,一点资讯依然没能干得过今日头条。

四、看人准+误打误撞也能获得2000倍回报

业内还有个小道消息说,FA平台以太资本的创始人周子敬在知道今日头条这个业务时,就觉得张一鸣这个人一定能成,于是借了80万元投资他,据悉这一把投资就是超2000倍的巨额回报。

因此,看人准也是走上人生巅峰的必备技能之一,而早期投资看人也成为投资圈里颠扑不破的真理。

周子敬虽不曾过多提及投资今日头条的细节,但在公开采访中却从不吝称赞:“跟着今日头条,我才知道原来一个公司正确的成长路径是这样的。今日头条在融资过程中多次作出坚持独立定位不站队的选择,所以更有机会成为移动互联网的平台级企业。”

误打误撞投资今日头条,并获得巨额回报的还有一个硅谷投资人黄共宇(MattHuang)。微信公众号“乱翻书”曾有一篇文章《他24岁从硅谷来北京旅游,认识了张一鸣,投资头条现在赚了2000倍》,这个他就是黄共宇。

在今日头条7周年的年会上,张一鸣分享了一个早期融资的故事,说的也是黄共宇。“公司创立半年左右,一个来北京旅游的美国创业者,经过朋友介绍来公司参观,聊了很多产品技术。他很惊讶,说这间公寓里团队的技术是跟硅谷接轨的,他能不能做一笔投资?后来他就成了我们的投资人。”

总之,一个伟大的企业在成长历程中,肯定会有无数精英大咖的身影隐然其中,他们或短暂参与却留下精彩一笔,或坚持到底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或擦出火花但最终失之交臂……然大道至简,知易行难!

参考资料:

1、《海纳亚洲王琼自述:为何投资今日头条?》,来源:虎嗅网,作者:王琼;

2、《专访刘峻:今日头条将来没准也搞个X实验室进军太空》,来源:捕手志,作者:李曌

3、《今日头条融资故事:得到的和错过的》,来源:乱翻书,作者:潘乱;

4、《吴世春:我是如何将40万熬成了6个亿的》,来源:i黑马,作者:周路平。


+1
2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完善线上模式,保障线上消费的权益,与线下互相辅助,对于消费者和市场,都是有利而无害的。

2020-03-3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